台灣畫家

【水彩行家】品故鄉馥郁芳華3

循陳品華老師彩筆之邀約 分享一份尋訪原鄉的感動 作者:毓修
毓修

陳品華《溪石對語》 76×56cm 200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人氣: 55
【字號】    
   標籤: tags:

相遇(天地有情‧無限豐盈)

大自然的奧妙就在於它總是默默陪伴著你撫慰著你,不會硬要強加什麼給你,只是耐心等待你去親近它。多年來巡禮東海岸,讓我從中領會很多。我重複的畫沙灘,學習它的「柔軟」;畫岩石,學習它的「堅毅」;畫大海,學習它的「包容」;畫大山,學習它的「沉穩」;太多隱藏的道理與美感值得我們去發掘。 —品華

姑且不論品華老師的創作意念與企望,若單就寫景技法而言仍值得分享一二。2005年作品「溪石對語」是老師藝術創作重心轉移後之精彩力作,以較少採用之中、近景角度構成;似靜實動的溪水在不同灰調切構而成的大、小石塊間刷起巧妙的飛白並激出躍動的生命力。此靜靜淌過之銀亮織帶串起音樂般動人的午后,看似無情流逝,實則深情擁抱。

陳品華《溪石對語》 76×56cm 200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溪石對語》 76×56cm 200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作品「島上的某一天」:清晨的三仙台,寂靜地等待曙光喚醒冷灰的迷濛。在精準的捕捉下,將大地甦醒時清冷海風之體感色域,掌控得非常到位。如睡眼惺忪時眼下焦聚澄澈,周遭散瞳般地呈現出模糊的視覺印象,令人激賞!每年秋冬旱季的台東,植物因水源短缺而開始枯黃,如此蕭瑟的景致怎能不入品華老師的畫單中呢!作品「海邊的工作者」與「飛越過山丘」,對於乾草坡有著精彩的演繹。平心而論,這些令人望而卻步之大面積前景描繪有其寫實完整度要考量,要在雜而不亂的前提下展現豐厚的野趣更非易事。因此老師用濕筆統整乾擦後筆調之燥感,在叢聚和散枝間嚴謹構築、緊湊有致,於留白至敷色間筆隨意到、引人入勝。

陳品華《島上的某一天》_76×56cm_1993(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島上的某一天》_76×56cm_1993(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海邊的工作者》_76×56cm_1992(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海邊的工作者》_76×56cm_1992(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飛越過山丘》_76×56cm_1992(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飛越過山丘》_76×56cm_1992(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沙‧土

在莽草不易根留之處,大地裸露出原始;沙灘與沃土以其不同的面貌在品華老師作品中撫慰著…,是離人、是遊子,都能在其軟性的灰調中踩踏出圓滿的印記;任潮水一次次刷平創痛或愁思,於再次撫平的當下療癒著。作品「晨光」描寫晨露溼透的沙灘上,礁石、枯木微醺未醒,任性陳臥於舒服的眠床上;海水攬鏡梳洗出灘上的亮潔,細柔綿延於這片無染的淨土。作品「卑南溪河床的沙地」以「之」灣型的河道將溪床切出一道天光般亮白,這是當季限定的圖樣;浸濕暈染之沙土留有乾濕分際的水痕,看似老天爺不經意的巧手擺弄,自然而饒富韻致。

陳品華《晨光》_76×56cm_2008(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晨光》_76×56cm_2008(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卑南溪河床的沙地》 76×56cm 200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卑南溪河床的沙地》 76×56cm 200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礫‧石

相較於沙土的柔軟,品華老師更著力於刻畫上蒼賜予台東海岸線上絕美的驚嘆號。因地質特殊,在海潮與天候的雕琢下有著瑰麗嶙峋的丰采。老師以較厚濃的色料鋪以寒暖大調,繼而刀刮塊面、刷筆飛白,如數家珍地將群礁與礫石依照節奏韻律擺設;結構隨意而精準,筆意酣暢中有節度。繼以中明度軟質暖調巧妙平衡礁石之冷寂,並將其生硬銳度予以調降,在沉穩堅實裡隱透著台東人的敦厚樸實;更在彩筆的揮控下沒去觭角崢嶸的獨秀,將之調和成個個精彩、架構緊實的交響詩,雋永且耐人尋味!恰如品華老師堅毅不撓的性格。我們可以從作品「巨巖的心」以及「石梯坪奇景」跟「小野柳奇景」裡讀到其堅硬的外殼下那份建構的豐富與柔軟。

陳品華《巨巖的心》__76×56cm_1993(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巨巖的心》__76×56cm_1993(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石梯坪奇景》_76×56cm_199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石梯坪奇景》_76×56cm_199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小野柳奇景》_76×56cm_199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小野柳奇景》_76×56cm_199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溪‧海

從小在卑南溪畔長大的品華老師,對於賴以維生的水資源有著臍帶孕育般的依存感受,它供給土地滋養與生息,亦如母愛般無止盡的給予,任生命毫無節制的攫取。讀作品「粼光燦燦」那條生命之河晶亮地流經冷灰之地,流域所及滋養而欣榮;即使水源已近孱缺,然當枯竭時仍鞠躬盡瘁啊!

海納百川,是育養生命之搖籃。老師的創作雖少以「海」為發想主幹,甚且多數僅點到為止,但仍以綠葉之姿安份而不茍。看似隨意撇加,然潮來潮往之律動筆觸頗能為畫面增添些許動能;也在剛柔分際間拍擊出高光和亮點。作品「三仙浪湧」是少數描繪浪襲礁岩的精彩之作,「海」的深沉是那麼多情而善變,潮起時激昂於雪白浪花中、浪退時纏綿在黯黑石縫裡;筆韻生動、壯闊如太平洋之豪氣,盡納凡塵俗事、滌濾清心,好不悠哉!

陳品華《粼光燦燦》_76×56cm_200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粼光燦燦》_76×56cm_2005(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三仙浪湧》_76×56cm_1993(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陳品華《三仙浪湧》_76×56cm_1993(圖: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未完待續..>
原載:水彩藝術資訊 第十六期
責任編輯:周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畫家的作品如果不能讓人記得人間的溫情、土地的芬芳、歷史歲月的痕跡、鳥兒的歡唱、和四季的容顏以及增進人類生活品質的美感經驗,那有什麼崇高的價值可言呢? —品華
  • 有些畫賞讀時 沒有驚嘆 只留有語塞詞窮的澎湃 有種圖 話說得清輕 卻常攪動又沉又稠的心緒 並非排山倒海的撼動 而是涓涓細流的述說 述說 太平洋的藍 都蘭灣的愁 述說 卑南溪的喘息 在打了赤膊的土地上 述說著四季更迭的容顏 在這片歲月踏走過的紮實 這是品華老師說的畫 用彩筆眷著家 也釋愛
  • 水彩是最適合旅行寫生的媒材,十九世紀英國的畫家們就是以水彩畫來紀錄大英帝國在世界各地的風光,維多利亞女王也是藉由這些水彩畫神遊她的領土,並成為當時英國最大的水彩畫收藏家,同時也讓英國的水彩畫蓬勃發展。
  • 風景是陳俊男最晚接觸到的水彩領域,寫生更是風景畫的基礎訓練。他使還記得剛練習風景寫生時,不懂畫面的取捨、水份的乾濕掌控、當下的氣候氛圍,總把風景畫畫成一張張有如風景明信片般的粗俗無味。但也從這幾年練習的過程中,逐漸瞭解如何畫好一張好的水彩風景畫。
  • 現任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秘書長的范植正,原是任職於台灣電力公司資訊處,退休後專職於水彩創作,在多次於國內大展獲獎之後,在國內水彩畫界嶄露頭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