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羅干下令周永康督導 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始末(4)

文/高薇薇、高莉莉

高蓉蓉的姐姐高薇薇(圖中右一)在中領館前抗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對妹妹高蓉蓉的虐殺。(明慧網)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4年10月10日訊】(接上文)八、政法委所謂「調查」

驗傷後本來一、兩週等驗傷鑑定出來,就會有相應的處理結果,但驗傷結果卻遲遲沒有了消息。

7月1日檢察院的人來醫院調查後,瀋陽市610、市政法委的邪惡之徒也在當天快速派人來醫院以所謂「調查」為名,直接出面干擾,不准任何人再接觸蓉蓉,並加劇對蓉蓉的迫害。

7月1日、2日,市政法委的人頻繁前來,7月2日一天就來了三次,有當時龍山教養院惡警2004年7月1日和7月2日記錄的日記為證。

其中7月1日寫到:「2、早:9:10分以劉海波(檢察官)帶隊的,市檢察院四處和城郊檢察院來533室並做筆錄。」
「3、早:10:10分市政法委王惠等2人要到533房瞭解情況,請示院裡同意,但因為市檢沒有做完筆錄,沒瞭解上並於12:10分離開,並說下午再來。」
「4、市檢四處和城郊檢察院來人的身份經李院長同意未記錄,但身份都明確,是檢察官,劉海波確切表示來人都是檢察院的檢察官。」
「5、下午2點45分,政法委來的人有介紹信,政法委綜合處處長王惠、沈河區檢察院公訴科劉革(女,從瀋陽市沈河區檢察院公訴科抽調到這個所謂「專案組」的)。下午5:33分離去,談話、做筆錄,內容不詳」。

7月2日:「1、早10:00點,政法委盧靜臣、檢察院劉革、610辦公室魏軍到醫院,瞭解情況。經請示院裡同意、其三人進病房。10:05左右檢察院劉革要求,我們迴避。10:10分,三人離開病房。」
「3、下午1:30分左右,張局長、李榮深來醫院瞭解情況。史應俊、姜小兵、張曉秋、王靜惠及衛生局田野到醫院瞭解情況,並請專家會診。」
「4、下午2:10左右,政法委王惠、劉革、李某(男性)來醫院瞭解情況,2:15左右離開。」
「6、晚7:25政法委劉革、王惠、田東昇、王可陶到醫院瞭解情況。」

從上面僅2天的龍山惡警工作日記中,現在仍可感到邪惡中共各層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門,在當時為了阻止住高蓉蓉被電擊毀容的法醫驗傷結果公佈於世,他們走馬燈似地加緊了迫害。這裡我們引用一下高蓉蓉自己親自揭露對她迫害的文章中所記錄的,那兩天政法委和610的人員頻繁到醫院對高蓉蓉的不斷騷擾和威脅,看看他們到底做了甚麼:

***********

在市檢察院7月1日上午來做調查時,「專案組」成員王惠、劉革就趕來瞭解情況。當日下午,王惠等4人再次來到病房,對我說有人向他們反映了我的情況,並拿出我的申訴書和受傷照片。我問:「誰反映的情況?」他們沒回答,只是說得對我調查核實做筆錄。筆錄由劉革記錄,一名男子提問。

在做筆錄過程中,我提到此次二大隊共有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電棍電擊時,他們不往筆錄上寫,那名男子單獨記在一個小本上。這些人對龍山警察違法的事實不想多聽,而是一再問我:「照片在哪拍的,誰拍的,別有心理負擔,你得相信『組織』,會解決你的問題的。」(2004年8月份我病危期間,家人找到市政法委、市610要求解決問題時,得到的回答卻是「不歸他們管」。) 我說:「誰拍的都是合法的,我沒有甚麼負擔,你想的太複雜了。」那人忙說:「是合法的,但照片沒甚麼用,說明不了問題,有你這個人在,就是證據。」過後,他小聲自言自語:「不是有戒護嗎?怎麼拍的呢?」(註:「戒護」指看護的警察)

7月2日上午10點,劉革陪同市政法委領導盧靜臣(男)、市610辦公室魏軍(男)來病房,稱「市領導重視此事」。

下午兩點多,劉革、王惠同一中年男子來到病房,說中年男子是政法委的領導,姓李。這名政法委領導問我臉上的傷痛不痛,伸手在我臉上結痂處到處按,並快速揭斷一塊黑痂,因結痂上有紗布纖維,揭斷的那塊結痂沒掉下來。當護理我的家人制止他不應該這麼做時,三人匆匆離去。

當天晚上7、8點鐘,劉革、王惠等四人又來到醫院,要給我姐姐做筆錄,姐姐拒絕了,他們顯露出很不高興,還說他們「專案組」很忙、調查時間排得滿等等。因姐姐仍然拒絕做筆錄,他們之後離去了。

7月2日下午,瀋陽市司法局副局長張憲生和李榮琛、史英俊、姜曉兵,龍山教養院二大隊大隊長王靜慧、衛生科科長張曉秋及衛生局的工作人員田野,先後來到醫院在一起「商談」。

有兩個穿便裝的陌生男子來到病房,不打招呼直接在床前觀察我,家人問這兩人是哪裏的,他們匆忙地一邊往外走一邊說:「醫院的。」

家人後來曾到檢察院去諮詢,工作人員說:「在辦案期間,龍山教養院和司法局作為被申訴對象,有關人員不應該到醫院來。」

************

一天夜裡,混雜在這些往來人當中的,有一位不明身份的男子,蓉蓉和我們都感到那人好似北京來的,隨從他的人在他面前都不敢說話,那人自己也沒有開口,趁深夜到關押蓉蓉的533病房看了看就走了。我們越來越感到周圍的環境詭異和凶險。

九、短暫的「自由」

從蓉蓉遭電擊毀容的這5個月的時間裏,蓉蓉和我們家人都處在邪惡中共的政法委及「610」的包圍中。

我們多方尋求政府和法律上的援助,但所有關於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子,在政府各部門、司法領域、報社媒體都被消聲。瀋陽龍山教養院的惡警更是集體出動,每天在醫大骨科關押蓉蓉的533病房和骨科走廊裡,大耍惡警的淫威。整個骨科的醫護人員和患者及家屬都敢怒不敢言。瀋陽市司法局的各級人物,經常出入醫大醫院,威脅串通醫院邪黨黨委,對骨科醫生施壓,脅迫醫生殘害蓉蓉。瀋陽「610」宋姓主任,在我們的父母找到他時,竟威脅兩位老人:「是不是也煉法輪功?」

瀋陽龍山教養院的惡警頭子李鳳石,因迫害法輪功心狠手辣被提為副院長。蓉蓉在龍山教養院遭非法關押迫害期間,李鳳石多次縱容唐玉寶等惡警酷刑摧殘蓉蓉。李鳳石曾叫囂:「教養院是幹啥的?手銬電棍是幹啥的?不信治不了你小小的高蓉蓉。」在蓉蓉被電擊毀容囚禁在醫大骨科病房後,此人更是上躥下跳地賣力迫害。當時在醫大的住院部和邪黨委辦公樓,經常見李鳳石與司法局的劉波一起,威脅利誘醫大各級人員和部門,對蓉蓉和我們家屬施壓。在蓉蓉被迫害的身體一度很虛弱危險時,李鳳石就曾向龍山把守的惡警指示:「死了馬上報告。」

在「610」和政法委的不斷威脅、迫害下,很多瀋陽的法輪功學員擔心蓉蓉的危險處境,到後來我們每天都會在骨科走廊和樓梯旁的座椅上,看到有同修到醫院為蓉蓉守護。醫大醫院包括骨科的各病房,都被同修們發放了真相小冊子。8月末的一天下午,母親在病房陪護身體極度虛弱的蓉蓉。在惡警蘇志忠和其他惡警走出病房的一個短暫時間裏,一位梳短髮穿格子襯衫的女法輪功學員,毅然走進了關押蓉蓉的病房內,據母親描述,這位女學員站在蓉蓉的病床前,看到躺在病床上滿臉傷痕、憔悴瘦弱的蓉蓉,痛苦得站在那裏不肯離開。母親催促她離開,這位女學員沒有走。這時惡警蘇志忠衝了進來,推搡和打罵著她,把她帶走了。

晚上其它病房的病人們告訴高莉莉,蘇志忠把那位女法輪功學員劫持到醫大的保衛科了。我們不知道女學員之後的下落如何,都非常替她擔心。

2004年10月5日,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將蓉蓉營救出關押了蓉蓉5個月的醫大骨科533病房。

在蓉蓉被營救後,中共「610」為了找到蓉蓉,把我們家外城市的親屬的單位都騷擾遍了。我們父母家的大門口,龍山教養院的一個大客車停在那裏,惡警們24小時吃住在客車裡,對父母進行監控。後來父母家的鄰居告訴我們,龍山教養院的惡警每天到父母家的門口看情況,門口的郵箱每天被他們打開查看,鄰居煩透了他們,把郵箱摘掉扔了。

在蓉蓉被營救後,父母為了我們的安全,一直不讓我們再回到老家瀋陽。

十、再遭綁架、迫害致死

在中共網絡式的搜索中,蓉蓉及營救她的法輪功學員在2005年的3月6日再遭綁架。父母多方打聽,費了很多周折才得知蓉蓉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在他們得知蓉蓉被馬三家迫害的生命垂危時,二老悲痛難當,但他們還是對我們隱瞞蓉蓉的消息,而是把親友找到瀋陽幫忙,親戚們也怕中共邪惡之徒再對我們下毒手,都對我們隱瞞著。

從後來明慧網上刊登出的消息看,由於害怕暴行在國際上被進一步曝光,中共政治局常委、主管迫害法輪功的羅干親自做批示,定為公安部「26號大案」,從省市到縣區為此層層開會傳達佈置搜尋迫害。當時的公安部部長周永康親自竄到瀋陽指揮抓捕蓉蓉和營救她的法輪功學員。

3個月後,2005年6月16日蓉蓉被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迫害致死。之前在馬三家的監獄醫院裡,蓉蓉一直遭單獨關押迫害,父母找遍了各級部門,都爭取不到見蓉蓉一面。馬三家女惡警所長蘇境,不但親自出面阻擋父母見到蓉蓉,還一直撒謊欺騙兩位老人,說蓉蓉很好。有一次,母親一定要見蓉蓉,蘇境竟然招來當地公安要綁架母親。

我們不知道在蓉蓉再遭綁架的那3個月裡,她是經受了怎樣的摧殘。我們知道蓉蓉遭電擊毀容的照片公佈於世後,殘酷的迫害震驚了世界,尤其遼寧省檢察院專家給蓉蓉做了驗傷後,中共在它的內部想掩蓋罪惡也很難了。面對鐵證,中共依然是選擇了繼續做惡,中共的邪惡是無底線的,江澤民、羅干之流不惜再下毒手,虐殺了我們的妹妹高蓉蓉。

遼寧省檢察院監所檢察處處長秦春植曾對我們說:「高蓉蓉驗傷的照片,在大會議上已經播放了,省政府的領導也看到了。」

據可靠消息,在蓉蓉被迫害致死後,遼寧省政法委責令遼寧省檢察院把給蓉蓉做的驗傷報告及照片等材料,整理了3大口袋卷宗,上交給政法委。檢察院已無權過問了。

在蓉蓉被迫害致死後,蓉蓉在她的工作單位瀋陽魯迅美術學院的檔案,被「610」全部取走。

但中共做出的這一切,真的永遠能遮住真相嗎?有檢察官對我們說過:「要想把高蓉蓉的(驗傷的)事實抹掉,除非把檢察院的人都殺光了。」

結語

當我們講述妹妹高蓉蓉遭電擊毀容後「610」和政法委對蓉蓉和我們全家進行迫害這段經過時,因為我們與蓉蓉當時同在,那個邪惡氣焰囂張的氛圍、那種身臨其境的痛楚,又切切實實地回到了我們的身邊、我們的腦海中,我們不得不無數次地停下筆來……

我們知道我們應該有妹妹那樣的堅忍,把迫害揭露出來,能更多地引起世界人民的關註:在中國,在邪惡共產黨侵佔了幾十年的中華古老土地上,中共惡魔每天在殺人、迫害信仰「真、善、忍」宇宙大法的好人,甚至活體強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販賣。而這種以國家的名義進行的屠殺,因為看不到硝煙和戰場,更容易掩人耳目,加上中共一貫把持中國媒體的造假宣傳,一直在矇蔽著世人。

我們熱愛的祖國,被共產邪黨蹂躪,生靈塗炭。我們呼籲這個世界上善良的人們,不要懼怕對中共殘暴現實的正視,也許因為這種自我保護似的逃避,中共才得以囂張。讓我們都拿出勇氣,對邪惡的中共說「不」,說「必須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說「世界需要真、善、忍」。

我們悼念我們的妹妹高蓉蓉!悼念所有與我們妹妹一樣被中共虐殺的法輪功修煉者們!作惡者可能永遠也不會明白,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他們的肉身雖然死亡了,但他們的靈魂偉岸不朽!他們對正信的堅定,讓真理永存人間及宇宙!

(全文完)

文章來源:明慧網;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4-10-10 1: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