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退休高官披露雲南徵地血案內幕

10月14日,昆明市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發生了大規模的徵地流血衝突,造成8死數十傷。圖為村民繳獲大量警用催淚器、盾牌等武器。(網絡圖片)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10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近日,昆明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發生徵地流血衝突,導致八死數十傷的慘劇,事件引發外界關注。對於官方的通報,當地村民提出質疑和駁斥。而長期關注失地農民狀況的雲南省退休高官楊維駿向陸媒披露了晉城徵地血案背後的內幕,稱強佔農田是導火索,徵地差價每畝達300多萬。

當地村民否認官方的通報

10月14日,昆明市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發生了大規模的徵地流血衝突。

官方通報稱,當日,近千名人員進場恢復施工。正在富有村吃早餐的8名施工方人員被村民扣押捆綁,被潑灑汽油後,帶到施工現場附近道路上。之後,百餘名村民和數百名持械著統一服裝人員發生短暫衝突,現場互毆造成重大傷亡。其中,建設施工方6人死亡,村民2人死亡,雙方共計18人受傷。

而村民的說法是,當天下午2點多,一千多個身著統一制服、戴著頭盔、盾牌、防彈衣、大刀、鐵棍、身上掛包裝滿石頭的打手進入富有村。當時,這夥人排著整齊的隊伍,有不少人手中拿著標有「警察」字樣的盾牌,不停喊著口號。

10月14日,昆明市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發生了大規模的徵地流血衝突,造成8死數十傷。圖為當地政府僱用的1000多個黑社會人員。(網絡圖片)
10月14日,昆明市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發生了大規模的徵地流血衝突,造成8死數十傷。圖為當地政府僱用的1000多個黑社會人員。(網絡圖片)

當地村民李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些人根本不是施工人員,而是政府以每人300元僱用的1000多個黑社會人員,其中有四百多個公安混雜在裡面,他們先用石頭等攻過來,還用兩米多長的大刀、催淚瓦斯等,村民被迫還擊,雙方激戰一小時,有2名村民被打死,四五十位村民輕重傷,對方也有多人死傷。

事發前,當地村民先後撥打了6次昆明市110,但始終未見警察到場。於是,村民紛紛從家裏拿起鋤頭、木棍、鐵鍬等農具自衛。

據搜狐網報導,當地村民張武(化名)表示,當天中午,對方派了八個全副武裝的打手進村查看底細被抓。村民以他們為人質,要求對方談判未獲回應。隨後,一千多名打手與兩千多名村民發生衝突,打手從三條路包抄,向村莊發起進攻。

10月14日,昆明市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發生了大規模的徵地流血衝突,造成8死數十傷。圖為村民繳獲大量警用催淚器、盾牌等武器。(網絡圖片)
10月14日,昆明市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發生了大規模的徵地流血衝突,造成8死數十傷。圖為村民繳獲大量警用催淚器、盾牌等武器。(網絡圖片)

51歲的村民張勝,剛趕集回來經過村口時,隨即被對方用鐵棍打成重傷,其頭部、腰部、腿部都被打傷,身上到處是血,在送醫過程中死亡。

村民舒煥章和妻子也是趕集回來經過村口時,被四五名男子拿著鐵棍追打,頭部被打傷,當場死亡;其妻子的腰部、頭部、腿部也被打傷。

官方通報稱,村民向對方投擲自製燃燒瓶,並點燃被扣押人員身上的汽油。當地村民否認此說法。

村民周麗輝向新京報表示,村民沒有往人質身上澆汽油。「對方用瓦斯噴村民,投燃燒瓶,是玻璃瓶,瓶口有火,會爆炸的。」當時,她看到前面起火了,聽到有人喊:「有人被燒著了。」但她沒有看到人質是如何被燒起來的。

10月14日,昆明市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發生了大規模的徵地流血衝突,造成8死數十傷。(網絡圖片)
10月14日,昆明市晉寧縣晉城鎮富有村發生了大規模的徵地流血衝突,造成8死數十傷。(網絡圖片)

雲南退休高官披露了徵地血案背後的內幕

91歲的原中共雲南省政協副主席楊維駿長期關注昆明農田被強佔事件,曾向王岐山致公開信,為失地農民利益呼喊,還舉報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楊維駿向陸媒稱,雖然他多年舉報的對象已落馬,但雲南的問題才剛剛開始。

此次富有村徵地血案後,楊維駿向京華時報披露,衝突的導火索都與土地徵收有關,當地村民靠種植大棚為生,平均生活水平已基本達到了小康的水準。當局突然徵收土地,村民都無法接受。

楊維駿表示,對於徵收土地的價格,村民更無法接受。按照市場價,當地的農田一畝賣400萬,而給村民只有一畝12萬的價格,這樣一畝就相差300多萬。對於中間的差價,錢的流向去了哪裏,村民都表示懷疑。對於村民來說,沒有了土地,生活不能保證,即使按照400萬一畝的價格補償,村民也不會同意的。

據悉,當地政府打著招商引資的旗號,以開發「七彩雲南古滇王國」旅遊項目為由,在無任何批文的情況下,強徵三合、安江、古城、廣濟、白沙、文河、富有、朱家營等12村近3萬畝土地。

富有村被強徵農田3,000多畝。從2010年「晉城泛亞工業品商貿物流中心」項目徵地以來,村民與開發商因補償問題一直未解決,從來沒有正式簽過補償協議,矛盾不斷升級。

當地村民不斷向有關部門反映當地徵地的問題未果,最終釀成了慘劇。從2012年12月至今,當地政府先後多次暴力徵地,先後發生多次流血暴力事件。

有村民告訴記者,這已是第四次衝突,因有地方政府的支持,那些黑社會才有膽打村民。他說:「我們堅決維護自己的權益,好好守住自己的家園,哪裏都不去,如果再來,我們就血戰到底。如果政府不管,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傷亡。」

責任編輯:姜斌

評論
2014-10-17 8: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