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正義(32):「學」而「習」之「說」何在?

作者︰子正

(Fotolia)

  人氣: 132
【字號】    
   標籤: tags: ,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這是《論語》的開篇〈學而〉(《論語》以每篇開頭的幾個字為篇章名)篇開頭的三句名話。

「不亦說乎」的「說」讀ㄩㄝˋ yuè,指內心欣悅。《詩.召南.草蟲》有言:「未見君子,憂心惙惙;亦既見之,亦既覯之,我心則說。」這樣的意思,原多用「說」表示,後來寫作「悅」表示。當然,「不亦說乎」的「說」也有說出來的意思,這個稍後我們要提到。

「學而時習之」為什麼會「不亦說乎」?所「悅」何來?這涉及到學什麼和「習」的意思。

那麼「學」的是什麼呢?是儒家經典,即《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當然也包括孔子所講授的內容。其目的所謂「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要「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要「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而不是指學習一般的實用知識或技能。

孔子講「君子不器」。所以《論語.子路》中記載:「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繈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因此《論語.顏淵》中孔子又講:「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那麼「習」又是什麼意思呢?

習,甲骨文一形是羽(鳥類展開的雙翅)在囗(ㄨㄟˊ wéi,區域,範圍)上,表示小鳥在空地鼓翅學飛之意;後(二形)「囗」變為「日」,用以強調是白日練飛,並最終能自由翱翔於天空。

古文承接甲骨文二形線條化;篆文承之整齊化進而將「日」變為「白(白天)」,表意更明確。隸變以後寫作習。

即「習」的本義是小鳥反復練飛,並最終化爲能自由翱翔的本事。如:(季夏之月)溫風始至,蟋蟀居壁,鷹乃學習,腐草為螢。(《禮記.月令》)
引申表示反復地學練、實踐,以掌握某種、某項知識或技能。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的「習」用的就是這層意思。還有如人們平常所說的:修文習武、學習、練習、演習等。明確「學」的內容,瞭解「習」的含義,也許對「學而時習之」何以「不亦說乎」,就有了不一樣理解:

學習(經典)並時時按照其義理、規範去踐行,修為、境界就會不斷提升;修為、境界提高了,當然會心感欣悅。但這種欣悅的感受,他人是無法理解和體會的,只能形於言以表達,所以這裏用了「說(ㄩㄝˋ yuè)」字,也表示「說(ㄕㄨㄛ shuō)」的意思。

如果「學」指的是學一般的實用知識或技能,「習」指的是」復習」,「說」僅指快樂,相信沒有多少人會時時、時常地進行復習,更別談復習的快樂之感!

但「說(ㄩㄝˋ yuè)」了為什麼還要「說(ㄕㄨㄛ shuō)」呢?〈學而〉篇隨後的第二句話給了答案:「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朋,古代多指同師門的人,也指同道之人,而非一般親友。「親友」的意思用「友」表示。

前面所說的「學習」活動,同門、同道之間的交流、借鑒對於個人修為與境界的提升具有重要作用。遠來之「朋」可以帶來不同的理解和觀點的碰撞,由此激發出對所學新的領悟,那種悟道的喜悅,相信大多數人都是有體驗的。因此,有遠方的同門、同道來交流,那自然高興而喜不自勝。所以--

《禮記.學記》中強調:「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
《論語.述而》中孔子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論語.公冶長》中孔子評價孔文子說:「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是以謂之『文』也。」
《論語.里仁》中孔子提醒:「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內自省也。」

當然,「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的「說」主要是一種個人心境,而這種「學習」的內容、過程和收穫,一般人則不一定瞭解和理解,所以非議、詬病在所難免。對此種種,君子是不會慍怒的。就像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論語.雍也》)

古來聖賢和成大事業者,在其立業之初,鮮有為世人所認可、讚許、崇尚者。然其固守己志,窮究篤行,終成宏論偉業,澤被後世,多緣於此。所以--

《論語.學而》中孔子強調:「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論語.衛靈公》:子貢問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點閱【漢字正義】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王書林

更多:漢字正義(40):「克己復禮」你理解對了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前文〈如何「格物」以致知〉中介紹過,「格物致知」是中華文化認知活動的基點和基本方法,但這只是對常規宏觀領域的常規事物而言。當進入微觀量子世界以後,物質的存在狀態和行為,呈現出與常規宏觀世界完全不同的特點,「格物致知」的方法就不再適合了。
  • 何一個可信的道理都是真理的一種形象。--英國威廉.萊克(William Blake,1757~1827)
  • 「王宮長聞管笙樂,穹遙天宇神意旨,舞韻技巧粹身法,蹈之雲裳上明月。」
  • 「王者必承天之運,遵揚應和地之道,滋養教化人之倫,萬物欣榮展神韻。」王者自古稱為天子,從字的結構來看很容易理解王的任務, 那就是以道(一者)承天意將其用以教化百姓(人)並以此道來崇敬土地,順其理而得萬物以養之。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說:「天下所歸往也。董仲舒曰:『古之造文者,三畫而連其中謂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參通之者王也』。孔子曰:『一貫三為王。』」唯有真正能理解並實踐王道者才能穩坐王的寶座而福澤天下百姓。
  • 「三才更新要淨轉,天地人和應化生,自古修煉有鋪墊,返本歸真時未晚。」「三」者三才也,乃指天、地與人。人從何而來?又將去哪裡?前面我們說了天與地之道,那麼再打開一些思維,去掉一些窠臼的框架,就會看到人生命的真相。
  • 「二字排開天地來,萬事萬物為人栽,日月星辰有時令, 江河湖海伴山挨。」天地初,從道始,東漢許慎所著《說文解字》中說「二」是「地之數也」,地與天有著對應關係,衍化出奇妙深奧的世界,讓生存其中的人類為之讚嘆,觀之悟道。
  • 中華文化是神傳文化,神傳文化是從最基本的層面和更高廣的角度揭示世界與物質的本質。漢字是神傳文字,神傳文字有著完整系統的設計理念與嚴密邏輯的框架體系,以最大限度地符合人的感官感覺、常識經驗為宗旨來表達思維。
  • 什麼是「眞」?「眞」的內涵是什麼?還是讓我們從漢字中尋找啟示吧︰
  • 世,在甲骨文「笹(ㄊㄧˋ tì,籠屜)」中是「枼(yè ㄧㄝˋ,即『葉』)」的省形,將「枼」的枝葉分離出來,即成「世」,象徵樹木之葉脫落,表示如樹木一年一度的榮枯輪迴週期之意。
  • 曾在一首詩中讀到:「一字一筆成宇宙,一生一世織錦繡。一來一往過繁華,一德一道顯妙釉。」這個「一」字確實不簡單,已能成就宇宙,否則要錦繡人生何有難處?重點是這一切的基礎則建立在有「德」亦得有「道」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