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顯赫一時的樓蘭古國神秘消失

文:正見叢書編輯小組
  人氣: 1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千古顯赫一時的樓蘭古國神秘地消失

樓蘭王國位於中國大陸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若羌縣北境,羅布泊以西,孔雀河道南岸七公里處,整個遺址散佈在羅布泊西岸的雅丹地形之中。

在歷史上,樓蘭屬於西域三十六國之一,與敦煌鄰接,西元前後與漢朝關係密切。樓蘭古城曾經是人們生息繁衍的樂園,週邊有著煙波浩淼的羅布泊,人們在門前環繞的清澈碧波上泛舟捕魚,在茂密的胡楊林裏狩獵,生活在大自然的恩賜園地。在樓蘭王國前期,樓蘭古城是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東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古代「絲綢之路」的南、北兩道從樓蘭分道,依山傍水的樓蘭城成了亞洲腹部的交通樞紐城鎮,在東西方文化交流中,曾起過重要作用。早在西元前七十七年,樓蘭地區已是西域農業發達的綠洲,到了唐代,「樓蘭」卻幾乎成了偏遠的代名詞,李白的《塞下曲》中就有「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的詩句。

然而如今在絲路上,探險家、考古學家只能在乾枯的孔雀河畔看到樓蘭古城四周多處坍塌的墻垣,面積約十萬平方公尺的樓蘭城區外圍只見斷斷續續的墻垣孤伶伶地站立著,全景曠古凝重,城內破敗的建築遺址了無生機,顯得格外蒼涼、悲壯。

樓蘭城不只是在二千年前成為絲綢之路上的南北貫通、東西交匯的重要交通樞紐,從考古的發現上也證實了樓蘭國的地理環境從石器時代便是非常適合於人居住之處。在孔雀河下游兩岸,新發現的近十處古代人類遺址中可以看到一些石球、手製加沙陶片、青銅器碎片、三稜形帶翼銅鏃、獸骨、料珠等人類遺物,暴露在未被沙丘完全覆蓋的黃土地表面。還有一些五千~六千年以前的石刀、石矛、石箭頭、細小石葉、石核等。這些遺跡清楚地顯示,今天已是不毛之地的樓蘭,自新石器後期、青銅時代直至漢代前期,的確曾綠草萋萋,森林覆蓋率達到40%。在歷史的記載中,它曾經是我國古代西部對外開放最繁華的商城,這裡的居民們也種植小麥、飼養牛羊,日常用品是胡楊木、獸角、草編類製品。如此顯赫一時的古代商城為何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縱觀世界上各民族的傳說記載與目前在地球上已被挖掘的古蹟來看,繁華的國城在短時間內的消失並非只有樓蘭國才有。

前面我們提到這麼多的史前文明遺跡,世界上有這麼多輝煌的古文明,科技水平甚至超過今天的人類。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他們為什麼會消失呢?@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近日,在中國大陸新疆考古的科學探險家在新疆孔雀河下游羅布爾荒漠地帶發現了20世紀30年代曾發掘過的“5號小河墓地”与近10處古人類的遺存。
  • 近日,13位新疆沙漠、考古、文物保護、地理、環境及野生動物研究、探險旅游等不同學科的專家,深入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孔雀河下游羅布爾荒漠地帶。
  • 100年前,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在我國新疆羅布沙漠無意中發現了一座被風沙淹埋的古城。它就是消失於沙漠1500年、曾經在歷史上來去無痕的樓蘭古城。
      
  • 還記得上帝造人、女媧造人、盤古開天或是諾亞方舟的神話故事嗎?當「人是從猿進化而來」的說法取代神造人的說法後,這些故事逐漸地被我們淡忘了,或是被當成古人由於對大自然現象缺乏科學的理解所產生的奇想。
  • 綜觀之前提到的考古發現,我們不免在心中產生了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這些考古發現所呈現的觀點,與我們現有的認識大不相同,甚至抵觸學校教科書的內容?記得教科書是這麼寫的──人類進入文明時期不超過一萬年。
  • 羅布泊曾經是中國西北干旱地區最大的湖泊,湖面達12000平方公里,上個世紀初仍達500平方公里,當年樓蘭人在羅布泊邊筑造了10多万平方米的樓蘭古城,但至1972年,卻最終干涸。
  • 距今約一千六百年前,曾經繁榮一時的樓蘭古城突然從中國西部神秘消失,使得「樓蘭古國」成為歷史難解之謎,然而,現代科技技術卻能使「樓蘭美女」的原貌重現。
  • 樓蘭古國,它的傳奇經歷如同它一樣的神秘悠遠,從一個世紀以前再現於人面前,吸引了不同國度,不同種族的人前往探險,一個個考古家興奮的發現,探討和研究樓蘭歷史、地理、人文等,學術成果不斷面世,樓蘭的經歷越來越清晰的得以在現,使這個歷史古國的神秘面紗漸漸隱去,讓人們重溫了這座古絲綢之路經歷了荒蠻、文明,輝煌和落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