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顯赫一時的樓蘭古國神秘消失

文:正見叢書編輯小組
  人氣: 16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千古顯赫一時的樓蘭古國神秘地消失

樓蘭王國位於中國大陸的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若羌縣北境,羅布泊以西,孔雀河道南岸七公里處,整個遺址散佈在羅布泊西岸的雅丹地形之中。

在歷史上,樓蘭屬於西域三十六國之一,與敦煌鄰接,西元前後與漢朝關係密切。樓蘭古城曾經是人們生息繁衍的樂園,週邊有著煙波浩淼的羅布泊,人們在門前環繞的清澈碧波上泛舟捕魚,在茂密的胡楊林裏狩獵,生活在大自然的恩賜園地。在樓蘭王國前期,樓蘭古城是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東通敦煌,西北到焉耆、尉犁,西南到若羌、且末。古代「絲綢之路」的南、北兩道從樓蘭分道,依山傍水的樓蘭城成了亞洲腹部的交通樞紐城鎮,在東西方文化交流中,曾起過重要作用。早在西元前七十七年,樓蘭地區已是西域農業發達的綠洲,到了唐代,「樓蘭」卻幾乎成了偏遠的代名詞,李白的《塞下曲》中就有「願將腰下劍,直為斬樓蘭」的詩句。

然而如今在絲路上,探險家、考古學家只能在乾枯的孔雀河畔看到樓蘭古城四周多處坍塌的墻垣,面積約十萬平方公尺的樓蘭城區外圍只見斷斷續續的墻垣孤伶伶地站立著,全景曠古凝重,城內破敗的建築遺址了無生機,顯得格外蒼涼、悲壯。

樓蘭城不只是在二千年前成為絲綢之路上的南北貫通、東西交匯的重要交通樞紐,從考古的發現上也證實了樓蘭國的地理環境從石器時代便是非常適合於人居住之處。在孔雀河下游兩岸,新發現的近十處古代人類遺址中可以看到一些石球、手製加沙陶片、青銅器碎片、三稜形帶翼銅鏃、獸骨、料珠等人類遺物,暴露在未被沙丘完全覆蓋的黃土地表面。還有一些五千~六千年以前的石刀、石矛、石箭頭、細小石葉、石核等。這些遺跡清楚地顯示,今天已是不毛之地的樓蘭,自新石器後期、青銅時代直至漢代前期,的確曾綠草萋萋,森林覆蓋率達到40%。在歷史的記載中,它曾經是我國古代西部對外開放最繁華的商城,這裡的居民們也種植小麥、飼養牛羊,日常用品是胡楊木、獸角、草編類製品。如此顯赫一時的古代商城為何會在極短的時間內消失得無影無蹤?

縱觀世界上各民族的傳說記載與目前在地球上已被挖掘的古蹟來看,繁華的國城在短時間內的消失並非只有樓蘭國才有。

前面我們提到這麼多的史前文明遺跡,世界上有這麼多輝煌的古文明,科技水平甚至超過今天的人類。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他們為什麼會消失呢?@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除巨人的傳說外,小人也在世界各地的傳說故事中出現。《格列佛遊記》現在看來都不是天方夜譚。前面我們介紹了關於巨人存在的一些證據以及古書中對巨人的記載,這裡我們再舉幾個地球上的確出現過小人的例子。
  • 從一些關於巨人的考古化石發現,讓人不禁重新思考,「傳說」是否僅僅是傳說?卡布雷拉博士在ICA地區找到許多與恐龍有關的立體雕塑。在這些雕塑中,同樣呈現出人與恐龍共處的情境,而且更生動地展現出當時人類與恐龍的大小比例,「巨人」躍然而出…
  • 南美洲祕魯的納斯卡平原(Nazca)千奇百怪的圖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圖。這隻50碼(46公尺)長的蜘蛛,以一條單線砌成,也就是說用一筆劃畫成這隻蜘蛛,是納斯卡的動物圖形之一。這幅圖科學家認為可能是納斯卡文明當時的一種星座,就像我們今天的小熊星座一樣,代表當時人們的天文學。有人發現納斯卡平原的直線與某種天文曆法有關,因為這些圖形中有幾條直線極其準確的指向黃道上的夏至點。這片看似空無一物的地區,隱含了驚人的史前文明謎題。
  • 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地球,並不是一開始就是現在這個樣子的,而是歷經了無數次的地殼變動、火山爆發、洪水、冰河等變化,億萬年來幾經浮沉,才形成今日我們所看到的地理環境。如果史前時代人類曾經有文明,那麼很可能一度、甚至幾度毀滅於天然災害侵襲,只留下部份遺跡在地形變動或海水上升後,沒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 一個與爪哇人相同,常常出現在生物課本裏用來強力闡述進化論的例子即為「灰斑蛾與黑蛾」。教科書上通常會展示一組對比圖:一隻停留於灰色樹苔上的灰斑蛾和一隻停留在黑色樹幹上的黑蛾。並且解釋這一種類的樺尺蛾主要生活在英美,只在夜間飛行活動,白天時則隱藏於樹幹上有苔蘚的部位,所以一般情況下,灰色的斑紋成了有利的保護色。但是當工業化生產帶來的污染熏黑了樹幹,殺死了樹幹上的苔蘚生物後,灰斑反而使這些蛾暴露無遺,成了飛鳥的美餐,於是黑蛾就因為其保護色的優勢而進化成為主要群體。當空氣淨化法案通過後,灰色的樹苔又生長起來了,灰斑蛾重新擁有了保護色的優勢,於是又淘汰了黑蛾。就這樣愛吃蛾的飛鳥也因為被蛾的保護色施了「障眼法」,理所當然地,飛鳥的捕食就成為這種自然選擇的驅動力了。
  • 於史前人類的岩洞壁畫,大部分人的印象是一群圍著樹葉的原始人,打獵結束後,圍著火休息,有些人在岩洞壁上作畫,記錄今日的打獵成果。所以岩洞壁畫上畫著原始的打獵場景,有原始人類以及獸類,圖形是以極為簡單的線條構成的。
  • 史學家們一般認為金字塔與法老的墓葬有著密切的關係。然而,在西元八二○年,開羅回教總督阿爾瑪門(Caliph Al-Ma'mun)率領人馬,首度挖出通道進入大金字塔,看到的景象卻是非常樸素的房間,連一件陪葬品、珠寶、雕像都沒有…是誰造了大金字塔?
  • 太空人登陸月球後,人們知道月球表面是一片荒涼的沙漠,只有無盡的太空塵埃,空蕩蕩的。不過,您知道嗎?登陸月球後一些鮮為人知的發現,反而使科學家對於月球的起源更加迷惑。目前科學家對於月球的了解已超越當年未登陸月球前的想像,這些新發現的證據可以使人們打開新的思維,重新認識與思考自己與生命的起源。
  • 十九世紀末,英國上校James Churchward於駐防印度期間,在一個極特殊的機緣下,由一位印度教古寺院的住持手中得到一塊Naccal碑文,這是一種極為艱澀難懂的文字,上校費盡艱難終於在一位印度高僧的指點下,讀出了一個偉大古文明的興衰史。一九二六年上校出版了關於Mu大陸文明的著作「遺失的大陸」,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稱的「姆(Mu)大陸」的傳奇故事。
  • 除了與那國島南部之外,在與那國島最西端的西崎海域也有重大的發現。一九九○年潛水人員在西崎海域海底,發現了一個以岩石堆砌的龐大金字塔。這個金字塔型結構寬一八三公尺、高二七.四三公尺,由長方形的巨石構成,總共有五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