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的傳奇(二十一)

文/方慧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4年11月19日訊】今天路易‧威登無疑是法國乃至全世界的頂級皮件奢侈品,LV自問世以來,就孜孜不倦地追求精緻、品質、舒適的「旅行哲學」,雍容大方的設計歷經上百年不僅沒有被時間所淘汰,反而成為時尚之經典。但是,您可曾知道這個輝煌的皮件帝國是由一個出生卑微的磨坊主的兒子和他的後代們一手打造的?現在讓我們追溯路易‧威登的足跡,走進這個皮件帝國,探尋它具有無比魅力的秘密。

二戰後重振旗鼓

當德軍宣佈投降,法國從納粹德國的鐵蹄蹂躪中解放出來時,卡斯頓‧威登像數以百萬的法國人一樣,終於能使全家人齊聚在阿尼埃爾的別墅裡。亨利‧威登在家族史「行李箱的回憶」(La Malle aux souvenirs)一書中記述道:「經過如此漫長的等待後,每個家人都試圖忘卻風險、焦慮和危險。儘管我們的餐盤、工作坊和商店都空空如也,但這是快樂的一刻,因為所有家人都相聚在一起,也許明天我們能嚐試重建一切。」

戰爭使威登家族失去了倫敦專賣店,與外國代理商的所有合約,也因戰爭無法交貨而終止。維希專賣店依然開著,但是維希城的輝煌時期隨著二戰的結束逝去了,奢華酒店裡的名人紛紛離去,本城的居民失去對未來的希望,只剩下一些熱愛水療的人和美國兵。

威登公司在戰後面臨原材料奇缺的困境,工廠生產的產量減緩。為了避免解僱職員,卡斯頓去承包了一些木工活。

1946年,法國通過了新憲法,法蘭西第四共和國成立了,新政府對奢侈品業表現得很關心。卡斯頓於同年創立了「奢侈品」協會,他在一次主題為「奢侈品有未來嗎?」研討會上這樣宣稱:「我明白當一個衣衫襤褸的不幸的婦人,遇到一位身著柔軟暖和的皮裘大衣女士時的痛苦心情。但是我們能肯定如果皮裘大衣不存在,就能使衣衫襤褸的婦人絕跡嗎?不,相反地,如果皮裘大衣不存在了,會招致更多的苦難,因為一件皮裘大衣的製造養活了許多人,從加拿大北部的獵人到巴黎的送貨男孩。這是一個無人能否認的事實。」他試圖在解釋奢侈品業的存在對社會的積極意義。

當卡斯頓找到必需的原材料時,他立即對公司管理人員重新調整,亨利負責商業貿易,雅克負責行政和財務管理,克勞德監管工廠生產。經過幾個月不間斷的努力,公司經營逐漸走上正規。全家人終於能慶賀戰後第一個重要訂單:它來自總統府愛麗捨宮,為總統奧裡爾正式出訪美國訂製的一整套行李箱。

路易‧威登軟包的誕生

1959年,克勞德‧威登發現了塗層新材料PVC,這種石油化工衍生物經加熱後,可作為麻布或棉布織物上的塗層。PVC塗層材料的應用使路易‧威登的字母組合風格的帆布軟箱包誕生了,它更輕便更適合旅行。這系列軟箱包日後成為路易‧威登公司最成功的王牌產品。

然而克勞德的雙胞胎兄弟雅克無法與家人分享成功的喜悅了,1964年,年僅40歲的他就病逝了。雅克離世的幾個月前,曾把威登公司從財政危機中拯救出來的祖母約瑟芬先過世了,享年104歲。

亨利與克勞德分別負責商務和生產,但是兩人非但合作不默契,而且反目成仇,原來亨利讓坐落在巴黎桑蒂埃(Sentier)地區的工廠生產系列產品,而不是讓自家的阿尼埃爾工廠接活。為甚麼?克勞德的兒子帕特里克這樣抱怨:「亨利是皮革聯盟會的會長,給眾多供應商生產機會,便於他建立起一個龐大的人脈網絡,從而獲得他們的選票而連任皮革聯盟會會長,他只考慮這個!」 卡斯頓是否對亨利的做法提出異議?

此時第三代掌門人卡斯頓已年逾耄耋,84歲的他於1967年給兩個兒子留下了一份遺囑,其中寫道:「如果出於家族內部財會的考量,把家族財產分成四部份(阿尼埃爾、巴黎、尼斯和不動產)的話,那麼它們是密不可分的。過去的歷史證明,沒有一部份能獨立存活,在不同的時期,不是這一部份,就是那一部份扶持著整個家族生意。我的渴望是讓這四部份的關係更密切牢固。……讓外面的工廠為我們製造產品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它是一個懶惰的主意,如果持續下去就會導致阿尼埃爾工廠的倒閉,而阿尼埃爾是路易‧威登品牌存在的意義。如果阿尼埃爾關門,五年之內,路易‧威登品牌將不復存在。只要比較一下阿尼埃爾的產品和別的替代工廠生產的產品就會發現:別人生產的產品缺乏一種雅緻。我們家族中還有三人仍具備路易‧威登的品味,(除了我)就剩你們兩個了,你們務必要克服困難去維護和捍衛這個品牌。」

3年後,1970年3月17日,卡斯頓‧威登去世。

威登帝國崛起

1970年當卡斯頓去世時,威登公司的規模還較一般,巴黎和尼斯兩家專賣店的年營業額不足1千5百萬歐元。卡斯頓的實際接班人出乎意外地並非是亨利,亦非克勞德,而是卡斯頓的女兒奧迪爾(Odile)和她的丈夫亨利‧拉加米耶(Henri Racamier)。

1912年出生的亨利‧拉加米耶是一個工業家之子,1943年與奧迪爾‧威登結婚。1949年他創立了一個做鋼鐵買賣的小公司,非常成功。在卡斯頓去世前,他對經營威登公司甚感興趣。他是家族中考慮將威登品牌推向大眾市場的第一人,這個策略使一個專為貴族服務的行李箱公司轉型為跨國公司。威登家族整整三代人創立了一個優秀品牌,而拉加米耶打造的將是一個帝國。

1977年拉加米耶賣掉了他的鋼鐵公司,而專注於威登公司的擴展。他致力於開闢銷售網路,不久就意識到,如果公司不拓寬業務,就無法使正在建立的銷售網路獲得收益。於是他決定和其它的時裝和酒業大品牌聯合起來,他收購了紀梵希(Givenchy)和凱歌香檳(Veuve Clicquot),並夢想著把酩悅軒尼詩(Moët Hennessy)集團也納入旗下。擴大後的路易‧威登集團營業額飛速上升,此時的拉加米耶躊躇滿志,覺得無人能與他匹敵。

拉加米耶孜孜不倦地試圖實現他的夢想—與酩悅軒尼詩集團合併,功夫不負有心人,1987年他終於說服了酩悅軒尼詩集團的總經理,合併後的集團以LVMH命名,是Louis Vuitton Moët Hennessy的縮寫。但此刻的威登家族不再擁有絕大多數的控股權。當時的LVMH集團在全球擁有130多家精品店和120億美元的營業額,其中亞洲占40%。

拉加米耶雖然實現了夢想,並且成功地打造了一個奢侈品帝國,但在商場如戰場的殘酷競爭中,他在與另一個實業家之間展開的股權博弈中敗下陣來,這個實業家就是今天的法國首富貝爾納‧阿爾諾(Bernard Arnauld)。1989年1月13日星期五,對威登家族而言是個名副其實的黑色星期五,這一天阿爾諾把拉加米耶從集團的最高管理層擠下台,成為LVMH集團的首席執行長。

今天威登家族的成員全部從LVMH集團中淡出,除了克勞德的兒子帕特里克—路易‧威登(Patrick–Louis Vuitton)。帕特里克從1973年9月起,以學徒身份進入公司,至今仍負責特殊訂單的技術監督,同時也作為路易‧威登品牌的巡迴大使走遍全球。

今天的LVMH集團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團,旗下擁有60多個品牌,業務涉獵五大領域:葡萄酒及烈酒、時裝及皮革製品、香水及化妝品、鐘錶及珠寶和精品零售。集團中的龍頭老大路易‧威登品牌呈兩位數增長,有13個製作工作坊、1個國際物流中心、分佈在50個國家的300多家精品店及9500名員工。

一個獨一無二的威登帝國已矗立在時尚界的頂端。

結語

路易‧威登品牌誕生在冒險年代,隨著近代旅遊而發展,歷經三次戰爭磨難,走過三個法蘭西共和國,一代又一代,從路易、喬治、卡斯頓、亨利到克勞德,用他們的天賦、卓越、嚴謹與用心,讓世人感受到一份顯赫與尊貴,體驗王公貴族般的精緻生活方式,這就是一個法國家族—路易‧威登的傳奇。(全文完)

責任編輯:德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巴黎繁華的香榭麗捨大街上,離凱旋門不遠的一家店門前,顧客經常排起長龍等著進店購物,走出店門的那些膚色不同的顧客經常是手上拎著大大小小的購物包,上面都印有「LV」 字樣的圖案,這就是著名的路易威登旗艦店。近年來,這裡的中國顧客越來越多,他們也像一個多世紀前的王公貴族和名媛紳士一樣,對聲譽卓著的路易威登皮件情有獨鍾。
  • 在巴黎繁華的香榭麗捨大街上,離凱旋門不遠的一家店門前,顧客經常排起長龍等著進店購物,走出店門的那些膚色不同的顧客經常是手上拎著大大小小的購物包,上面都印有「LV」 字樣的圖案,這就是著名的路易威登旗艦店。近年來,這裡的中國顧客越來越多,他們也像一個多世紀前的王公貴族和名媛紳士一樣,對聲譽卓著的路易威登皮件情有獨鍾。
  • 見證歷史時刻 路易•威登在馬雷夏爾的木箱店裡幹了兩年後,就升為首席技師,這個新職位讓他整日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中徒步奔波。雖然路易•威登對政治不感興趣,但因為處在那個時代,還是身不由己地成為某些歷史時刻的見證人...
  • 走上創業之路1854年路易•威登與艾米莉結為秦晉之好,當時路易32歲,而艾米莉芳齡17。艾米莉雖然年輕,但很成熟,路易可以和她商討任何事。當路易求婚時,就告知了艾米莉他要開創自己的事業。如果此時的路易還有幾分猶豫的話,艾米莉則對她的丈夫充滿了信心。婚後三個月,艾米莉有身孕了,她堅信路易應該停止在馬雷夏爾的木箱店裡工作,自立門戶的時機到了,路易被說服了...
  • 改造巴黎拿破侖三世對後世的重要影響之一是改造巴黎,他重用意志堅強、具有強烈使命感的奧斯曼男爵對巴黎進行城市規劃,最終形成今日巴黎的建築風格和典雅氣派的城市景觀。奧斯曼精力充沛,事無鉅細,從海報亭、飲水池、路燈與燈桿、噴水池、坐椅等,都交代了尺寸、材料、配置的位置與原則,奧斯曼是把巴黎當作一個藝術品,從整體到細節都做了極其嚴謹的規劃...
  • 女士專用箱阿尼埃爾鎮的新廠房建成後,路易.威登也把住家蓋在旁邊。在路易的工廠裡當工匠,並非一件易事,他們必須持續不斷地適應路易推出的新款式的要求,達到路易制定的嚴苛的品質標準。工匠們學習如何釘楊木板條、如何在箱外粘貼帆布和在箱內鋪襯紅白條紋相間的帆布。路易是一個令人敬畏的老闆,他經常會給工匠臉色看,既不喜歡來自工匠們的挑戰也不願他們辭職,更不用說背叛了。
  • 王室貴族推動旅遊業當拿破侖三世的同母異父兄弟,莫赫尼公爵(le duc de Morny)在1860年創辦位於法國北部諾曼底地區多維爾(Deauville)海濱渡假勝地時,法國的旅遊業就此誕生了。拿破侖三世和歐仁妮王后對西南部的比亞里茨情有獨鍾,在那裏建造了一幢能眺望大西洋的以歐仁妮命名的豪華別墅。有時歐仁妮王后讓拿破侖三世一起去諾曼底做溫泉療養,帝王夫婦也喜愛維希(Vichy),在那裏蓋了一座具有第二帝國風格的「帝王小屋」,路易·威登的子孫們也曾住在鄰近的別墅裡。
  • 世博會獲獎1867年4月1日開幕的世界博覽會再度在巴黎舉辦,英國人和美國人都將參展,這給了路易一個征服全球的起步平台。當1860年英法簽署自由貿易條約,路易就料到要面對嚴峻的英國人的商業競爭,而背後商家必爭的是美國市場。美國是一片遼闊的淘金之地,隨著鐵路運輸的逐漸發達,熱愛出遊的美國人,需要大量的行李箱。對於美國這塊潛在且龐大的市場,路易更先知先覺於他同時代的法國工業家們。
  • 遠洋殖民地的行李箱
  • 路易被捲入普法戰爭1869年12月,歐仁妮皇后從埃及返回巴黎,一天下午,皇后親臨巴黎歌劇院施工現場,她驚奇地發現這座建築採用了色彩繽紛的大理石、瑪瑙,斑岩及褶邊裝飾,還有廊柱和大量的雕像,從中她能找到某種法國或意大利的藝術風格元素,但無法確定究竟是哪一種建築風格,於是她向巴黎歌劇院設計師查爾斯·加尼葉發問,年輕而富有才華的加尼葉給了皇后一個驚喜:「這是拿破侖三世建築風格!」這也是後人所稱的新巴洛克風格。然而此時拿破侖三世的法蘭西第二帝國快發出最後的歎息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