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中美關係在多方面的衝突和對抗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2014年11月19日訊】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20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美關係在多方面的衝突和對抗」。我們說一個國家的外交活動,是本國的政治和經濟活動的對外延伸和擴張。在中國大地上,中共自稱為是領導一切的,是黨國體制,黨的利益和權力在國家之上,共產黨的利益大過於和高過於國家的利益。所以在整個北京APEC會議過程中,所表現出來的中美關係,表面上是國家之間的關係,但是實質上關係到中共政權存亡的根本利益問題。

在北京的APEC會議上,中美兩國的表現是很不同的

習近平和奧巴馬訪華的會談當中,多次強調建立「中美新型大國關係」,它的內容是「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這是他的原則。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在處理中美兩國關係的時候往往並非如此。事實上到今天為止,由於中美兩國的政治制度和社會制度的不同,立國之本和思想意識形態更是不同,所以在北京的APEC會議上,中美兩國的表現是很不同的。

習近平提到「不衝突、不對抗」,他只是個意願,希望中美兩國之間不要發生戰爭,或者不要向戰爭方向發展。畢竟在軍事戰力上面,中共不是美國的對手,中共害怕和美國打仗。而事實上在許多方面,中美兩方是衝突和對抗的。

我們看看在習近平和奧巴馬會談之後,舉行了一次公開記者會,他們兩個人的講話以及如何回答記者問題,都在在表現出中美兩國關係的衝突。中共中宣部下令禁止記者會的現場實況轉播,是害怕中國民眾看到中美兩國關係衝突的一面,更害怕中國民眾看到習近平真實的一面。

根據中共媒體的報導,兩國領導人同意推進和發展「新型大國關係」,中共把它翻譯成英文叫做「new type of great-power relationship」。這種關係的基礎,是相互尊重以及雙方做為平等大國的合作關係,這是中共報導上這麼寫的。事實真的如中共媒體所報導嗎?我們看到事實上不是如此。

美國政府不接受習近平的建立「中美兩國新型大國關係」的說法

我們來看看英國《金融時報》記者吉密歐於今天(11月14日)發自北京的報導:《分析:中美「各說各話」》,登在英國的《金融時報》上面。他這麼寫道:「這並不完全屬實,因為自從習近平去年首次提出中美兩國新型大國關係以來,美國官員甚至痛恨這種說法,他說得很重,「痛恨」。包括美國總統在內的美國官員,事實上根本不能在公開場合使用這種說法。雙方的會議記錄顯示,習近平或者中方某位官員不斷的使用這種說法,試圖讓奧巴馬或者美方某一位官員承認它的合法性,雙方就好像在玩一場貓捉老鼠的遊戲。」

習近平不斷的講中美要建立新型的大國關係,而奧巴馬和美國官員根本就不願意提、也不願意承認、也不講,也就是你講你的,我根本不賣你的帳。美國反對這種提法,稱這種說法帶有一種「一戰時代」的意味。於是中共就把新型大國的英文翻譯做了一次變動,改為「New type of major power relations」,新型的大國關係,這是英文,但是中文的說法和內涵都保持不變,那是為了對外宣傳需要。那就說明中美兩國用各自的語言來各說一套,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正因為如此,中美兩國的首腦在北京的APEC會議期間,對中美關係是各講各的話;在中共看來,美國在亞洲的存在,是對中國崛起的一個大威脅,無論是美國重返亞太或又稱之為「亞太戰略再平衡」,還是美國在主導的。跨太平洋貿易協定TPP,中共的回應都認為,這些都是美國扼制中國的一種方式,這都是對中共政權的威脅。因此,中共就提出了「核心利益」這個概念,要求美國在處理中美關係、以及國際問題的時候,要顧及到中共的核心利益。

那麼甚麼叫核心利益?甚麼叫中共的核心利益?我們就回過頭來看看一段歷史。2009年,中共國務委員戴秉國到美國訪問、談判的時候,他提出來說:「中國的核心利益,第一是維護基本制度和國家安全;第二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經濟社會的持續穩定發展。」

各位,請注意,他第一個講的是維護基本制度,這個基本制度是指甚麼呢?就是共產黨的黨國制度,共產黨領導一切的專制獨裁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專制獨裁制度。它要美國和其它國家維護這個制度,維護它的核心利益。

那麼看看美國怎麼反應?美國的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他是美國密西根大學的政治系教授、普魯金斯學會的約翰‧桑頓中國中心(JohnL.Thornton China Center)主任,他在1998年到2000年擔任克林頓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特別助理、兼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局的資深主任(李侃如),他這麼說:「中國人一直在說大國關係需要尊重每個國家的核心利益,我們不認同這一點,因為我們無法確知中國的核心利益是甚麼。」是啊,你的核心利益隨時可以增加。東海、南海、台灣、釣魚島、西藏、新疆等等,你都可以增加,作為你的核心利益,都要別的國家尊重你。

中共不願意接受西方世界制定的世界秩序

中共為了維護它的核心利益,它不願意接受西方世界制定的世界秩序,尤其是經濟貿易規則。所以,中共就通過這次北京APEC會議,推動亞太經濟貿易合作這一個協議,就是FTAAP。

而事實上,現在圍繞著環太平洋地區和東南亞地區,有三個經濟貿易協定在籌備和協商當中。中美兩國在三個協議當中都是互相排斥的。

第一個是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英文叫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這是以東南亞東盟十個國家為主體,加上日本、中國、韓國、印度、澳大利亞、新西蘭六個國家,總共16個國家。他們實際的做法就是更進一步地自由貿易協定FTA,但這個協定把美國排除在外,中共試圖主導和影響這個協定。

那麼剛剛出來的一個消息,李克強在緬甸參加東盟會議,就討論這一個RCEP確定要在明年2015年談判結束,到2016年就開始要執行了,這是由中共大力主導拿出500億美金投入到東盟國家來主導這個協定,把美國排除在外,這是第一個。

那第二個協定,是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這次是擴大了。這個協定是在2006年,在越南河內召開的APEC會議上做的決定,要建立這個FTAAP亞太自由貿易區,經過了8年的時間,沒有進展。一直到上個禮拜,在北京APEC會議上,中共又是提出來大力投資,趁勢運作,在全體會議上就通過了這個FTAAP的路線圖,計劃用兩年時間的研究,寫出一個可行性報告,然後再提交給今後的某一次APEC會議來討論研究。到現在為止,FTAAP還沒有時間表,不知道甚麼時候可以開始執行。

那麼第三個協定是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是由美國牽頭建立的,有12個國家參加,中國和俄羅斯被排除在外。這個協定和其它的協定都不一樣,它根據WTO的經驗,WTO運作已經十幾年了,從裡面得出的經驗、教訓,所以它訂的標準要高過於現在運行的WTO世界貿易的標準。

特別是在防止金融、貨幣、匯率被政府操控,這實際上指的就是中共操控人民幣匯率,要防止網絡盜竊,阻止經濟貿易當中的貪污腐敗活動和限制國營企業加入國際貿易等等,這些都是WTO世界貿易(組織)當中的一個弊病。

那麼可以說TPP的高標準是針對著中共而來的,這也是美國的重返亞太的戰略中的一部份。由於各國利益擺不平,日本的農產品、越南和馬來西亞的國營企業等等問題,到現在為止,TPP建立簽訂協定條約的時間表一再推遲。這次TPP會議在北京APEC會議期間,在美國駐北京大使館裡面召開,結果還是沒有達成協議。

那麼APEC會議結束了,它在後面就發表了一個部長會議聯合聲明,在這個當中,非常巧妙的掩蓋了大國之間的緊張的貿易關係,但並沒有解決問題。事實上在整整的一年裡面,中美兩國在APEC框架內的貿易談判分歧不斷的擴大。

問題的根源在哪裏呢?問題的根源在於各國家組成幾個聯盟,就是剛才我上面所講的三個聯盟,尋求大型的貿易協議。那麼因為在WTO世界貿易組織裡面,本來要想解決存在的問題,所以在多哈舉行會談,沒有成功。正因為沒有成功,所以美國要主導建立TPP,那麼中國要主導建立FTAAP,這兩個互相衝突的、互相排斥的,這就說明中美兩國的矛盾衝突非常大。

一方面美國要和12個國家去簽訂TPP,另一方面中國要和16個國家正在談判RCEP,並且還要去建立FTAAP。這幾個都重疊一起互相競爭,沒有一個能夠涵蓋中、美、俄、日和主要的亞太國家,都包在一個協議裡頭互相公平的來進行貿易,沒有!所以這個衝突就非常非常的大。

中共要建立一個世界的新的秩序

目前為止這是現狀,那麼中共下一步怎麼走呢?可以看得出來,它的所有的行動可看出它的意圖。它的意圖是要建立一個世界的新的秩序,世界新秩序,西方的媒體也把它點明出來了,中共有這樣的意圖。

我們說現行的世界秩序,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果,美國的軍事力量、經濟實力、美元體系、民主制度、倡導自由貿易以及美國文化軟實力等等,綜合國力造成了現今的世界秩序。這個世界秩序已經走了快70年了。

那麼中國,中共它也想在它認為現有的條件底下,它要推行一個新的世界秩序出來。那它怎麼走?我們可以現在看到的,它正在向全球推行「工資輸出」和「思想輸出」,以建立以中共為主導的世界性秩序做為開路。

甚麼叫「工資輸出」?它指的是工業輸出和資本輸出,這兩個的頭一個字合起來叫做「工資輸出」,這是第一項。

第二個所謂「思想輸出」,指的是孔子學院輸出,它在全世界輸出了幾百個孔子學院,以及中宣部大外宣計劃中的媒體大輸出。收購外國的媒體,平面媒體、網絡媒體、電視媒體,甚至收購外國相當有名的一些節目主持人,來替中共的宣傳平台服務。

中共僅僅靠「工資輸出」和「思想輸出」,那是很難建立一個新的世界秩序的

但是我們可以看到,中共的軍事力量或者金融、經濟力量是很有限的。軍事力量你打不過美國,金融,人民幣它影響推行著國際貨幣,但是從現有的資料可以看到,全世界所有的外幣印行當中,截至今年9月,人民幣仍僅是全球使用度第7大貨幣,佔全球支付比重僅有約1.72%。而美金超過了60%到70%,連人家的零頭都不到。可是你現在就想走這條路。再加上專制獨裁政治制度和思想意識型態是不為世人所歡迎的,所以你僅僅靠工資輸出和思想輸出,那是很難建立一個新的世界秩序的。

而這個新的世界秩序是為誰服務的?它不是為全世界服務的,是為中共政權服務,是要救中共政權的命的。所以美國在2012年提出重返亞太計劃,要把中共的政權圍堵在中國的黃海、東海和南海之濱的大陸上,限制它向太平洋海域和地區發展。

因此,中共就被迫向西部發展,來擺脫困境。它怎麼發展?我們看,外表看來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這是在這次APEC會議上特別表現出來的。一帶一路各投資400億美金和500億美金,它作為中共試圖建立以中共為中心的世界新秩序,抗衡美國在亞太的戰略再平衡政策的一項努力。

中共推動「一帶一路」的根本的目是為了挽救中共政權

中共正在全力推動以一帶一路為外表的「工資輸出」,這根本的目的是為了挽救中共政權。所謂的「一帶一路」,其一,陸路陸地上的,從中國的新疆向西沿著唐代所開的絲綢之路建設鐵路,途經中亞和中東地區,最終的目的要達到歐洲。這是唐代的絲之路,它要把它重建,用鐵路把它再現出來。

第二是開闢海上絲綢之路,它沿著明朝太監鄭和七下南洋的路徑,由中國向南,經過南海、馬六甲海峽、印度洋、阿拉伯海,最終也到達歐洲。

他可以達到這兩個目的,第一、它擺脫了向太平洋發展的困境,向西發展。這是一個在戰略上的發展。第二、它想利用中共在海外存著將近4兆美金,把它運用起來,再加上中國本土的龐大的基礎建設,它的生產能力向外輸出。它達到兩點好處。一、盤活外匯存款,以求獲利。現在的外匯存款,大致上要麼買美國的國債,要麼是借給外國人,要麼貸款給外國人,自己沒有運用。

現在它改變方式,它要自己運用其中一部份資金,做個資本輸出,以求得獲利。第二、可消化中國的生產能力,特別是中國基礎建設的生產能力非常龐大,可以減少中國的經濟持續下滑的壓力,來維持或者推動中國的經濟活力向上升。最終目的是減少美國對中共政權的壓力,以維持中共政權。

但是我們可以看到,中共的「工資輸出」面臨很大的困難。困難在哪裏?隨著國內經濟的增長持續的放緩。今年年底GDP到7.0,明年可能到6.8、6.5。所以這個資本在中國本土上很難得到獲利,資本的利潤太低了,再投入資本,沒有效益。所以為了保存資產和資本,為了獲利,中共就鼓勵中國的資本,無論是國家資本、社會資本,轉移到外國去。把目標移到海外,進軍外國市場,收購有價值的技術產品和品牌,比如像收購紐約的華爾道夫大旅館,花了將近20億美金。

在這個同時有一個現象出來了,我過去講過好幾次,外資直接投入中國FDI是急遽的放緩減少了,同時中國向外投資急遽增加。這麼兩個一上一下,顯示出外國已經觀測到對中國的市場不看好,人家不來投資,而你本國的資本也不投資,那你這個市場怎麼上的來?因為投資下去沒有得到合理的利潤,大家都不想投資。

從2001年中國加入了WTO世界貿易組織以來,進入到中國的FDI,外國直接資本是一直增加的,到2013年達到了1,180億美元,可是到了今年FDI急遽的下滑往外走。在這同時,中國的經濟增長持續放緩,而中國的債務和GDP的比例急遽的上升,可以說中國的債務,無論是國家債務、私人債務、房地產債務,和你GDP產出的比例距離拉大了。

拉大了甚麼呢?2008年的時候,債務佔GDP的比例是130%,現在增加了一倍了,增加到250%。這裡面就出現這麼個問題,你把債務留在中國,而把大筆資金投資到外國,而外國的FDI資金又不進來,這就說明甚麼?完全不看好中國市場,就把債務留在中國、把資金帶走,等於要把中國的資產掏空,把銀行掏空,捲了資金逃跑,不就是這樣嗎?

中共高層在海外儲存巨額資產和資金,一旦風吹草動,隨時外逃

這就說明中共政權完完全全沒有信心,面臨垮臺、瓦解的局面,它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你再投入資本在中國國內不起任何效用,所以把錢帶出去,把債留在中國,外國人也不進來,這是目前最嚴重的局面。所以過去我一再提出我下面的看法。

中共政權的內政外交,政治和經濟的戰略和政策以及策略都是圍繞著保護和挽救中共政權,一旦這個政權垮臺了,中共高層早就在海外投資和儲存大量的資產和資金,他隨時準備可以外逃。

我們再從另外一個方面,另外的角度看,中國在APEC會議上提出了「一帶一路」這樣的戰略,能不能成功?有沒有危險?

華盛頓外交和安全觀察員Stanley Kober說,恐怖主義就在中東和中亞ISIS這些國家,他們的恐怖行動足以威脅到中國絲綢之路,在陸地上的絲綢之路戰略的失敗。因為那些國家尤其ISIS它是討厭你中共佔領新疆的,所以它不會讓你安安穩穩把鐵路從新疆一直接連到歐洲,其中要經過中亞和中東地區。所以這個看起來是在紙上做文章,實實在在操作起來非常困難。

我上面所講的都是在經濟、貿易、金融這些中、美兩國之間的矛盾和衝突,下面我要講中、美雙方在新聞自由、網絡自由、網絡間諜問題、中國人權問題以及香港「佔中」運動的態度,都是衝突和對抗的。

奧巴馬在記者會上講得非常清楚,香港老百姓有選擇他的特首的權利,香港老百姓有表明他們的政治意願,要求實行自由民主的意願的權利;相反的,習近平講香港戰爭運動是非法的,也就是說應該清理的、要清場。這些都是說明中國和美國兩國的政治制度、意識形態是完全不同的,得出完全不同的結論、結果。

奧巴馬所提出來的穩定雙邊關係,對兩國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要淡化雙方的分歧,這次奧巴馬在APEC會議上也做了一些對中、美兩國關係友善、友好的一些行動。延長簽證,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對於高科技的產品免稅,這也是一個很好的,可是這些都不影響到最根本的分歧,最根本的分歧是沒辦法用這些不重要的措施,不能夠影響重大政策、政治、經濟層面上的分歧,解決不了問題。

所以中、美兩國之間合作面少,衝突面和對抗面大,現在是為了維護雙方、維持現場的局面,但是我們可以預料明年美國新的國會上來了,由共和黨主導的美國國會,一定會對中共政權在人權、網絡自由、香港「佔中」、以及網絡盜竊,以及在經濟貿易協定等等幾個方面會給中共施加更大的壓力。

中共政權腐爛透頂,挽救不了中共政權失敗、滅頂的命運

所以我最後做一個結論,中共政權貌似強大,但內在是腐朽的,從頂層到根基都腐爛透頂。現在中共試圖向外擴張,尤其是向西部、向南部、向歐洲擴張,和俄國普京結盟來對抗美國,但因為所有的矛盾根源都集中在中國共產黨本身,你無論是對內加強鎮壓,對外大肆擴張,都挽救不了中共政權失敗、滅頂這樣一個命運。

好吧,這是我今天的評論,謝謝各位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伍凡評論》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美助理國務卿:天安門塗抹中美關係色彩
【網聞】教育是中國最大的假冒偽劣品
外媒:美國正緊張觀察中國選擇什麼道路
華郵:東海南海緊張 中美關係惡化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疫苗vs自然免疫力的謎團
【未解之謎】宇宙是意識的產物?!
【新聞大家談】揭開中共「依法帶娃」魔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