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行家】技法篇─飄盪

作者:李招治

李招治,《飄盪》,(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人氣: 1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初次認識大鄧伯花,是在宜蘭的冬山河童玩節園區裡,初邂逅,就被那成串、茂密倚著棚架流洩淡紫色詩情的景象,給深深吸引,並留下深刻印象。

隨後,這美麗詩樣的成串淡紫色花朵,即時時出現在出遊的植物園,或公園藤蔓棚架區,甚至於出現在朋友的花園裡, 因為如此, 創作的意念也隨著更加增強。

大鄧伯花怒放時的姿態、造型、色彩,加上背景的棚架,非常利於畫面的呈現,但架構、取捨、提煉、簡化,仍是經營畫面不可缺少的巧思,如何讓大鄧伯花的花葉、藤蔓,有疏有密、有聚有散、變化中有統一、統一中有變化,仍是經營創作意念、美化畫面不可或缺的。

如果加上光影、微風,畫面將美得醉人,背景棚架制式而呆板,若以幾何圖案式或抽象化處理,將更添整體的藝術性。

李招治,《飄盪》,(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李招治,《飄盪》,(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圖I.大鄧伯花隨著藤蔓恣意綻放,隨風飄盪,美極了!但藤蔓、花朵的置放,可以依創作者自主性的挪移,以配合心中意象及美的形式、架構。過程有些艱鉅,頗能考驗創作者的美學素養,但也能享受創作完成的快意!

李招治,《飄盪》,(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李招治,《飄盪》,(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圖J.先鋪陳背景。

李招治,《飄盪》,(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李招治,《飄盪》,(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圖K.完成作品。

(原載:水彩藝術資訊 第十六期)
責任編輯:周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倘若你沒頂著烈日,在蒸烤過的土地上勞作過。或者你也不曾眼睜睜地看著風災土石無情地蹂躪一家子的未來。也或許你突然覺察到:家鄉的種種美好已似父母之身若殘蠋般一點一滴流逝得心慌…
  • 如果不曾耕作,又怎能理解扒光碗中飯粒是對農民尊嚴的禮敬;這並非惜物或習慣的養成問題,而是一份「感同身受」的美感覺知。「土地」絕不僅僅只是供人行、居甚或予取予求的空泛對象,倘若認知正確,著眼角度自然不凡。
  • 「發現美」與「發現不美」同等重要,如何在紛亂龐雜的大自然中找到美,靠的是「慧眼」與「觀看方式」;如何發現不美,靠的是對自己美感系統的深入理解與創作經驗。
  • 繪畫創作,不只停留在「寫實」和「紀錄」的層次,創作有如懷孕、生產的過程。一件作品,從受到大自然的感動,到意念的醞釀、琢磨到沈澱,創作者就像孕育胎兒一樣,小心翼翼,誕生前還要經過相當程度的焦慮不安,斟酌、掙扎構圖、色彩計畫及意念的呈現。
  • 在許多識貨的藝術愛好者或專業人士眼中,《最後的審判》毋庸置疑是當時最偉大的藝術創舉。
  • 古希臘的著名悲劇《伊底帕斯王》就從一場瘟疫揭開序幕。底比斯國王伊底帕斯面對肆虐全國的瘟疫束手無策,因而派人前往德爾菲的阿波羅神殿求神諭,經過一番曲折和調查,得到的答案卻是最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弒父娶母的逆天罪惡引發了這場災難!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羅倫斯的卡爾米聖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內,這裡保存了文藝復興早期最重要的壁畫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並不在於題材,而是馬薩喬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創新的壁畫技巧描繪聖彼得的故事。
  • 納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臘神話
    我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作品,同時渴望獲得別人按「讚」鼓勵。誠實說來,發文獲得越多讚數,我對自己的滿意程度就越高。但這些讚數和我對它的渴望實際意味著甚麼呢?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沒有遺漏任何東西」,17世紀法國古典主義畫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說。誠然,普桑作品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為他筆下每一幅畫作背後的根本依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