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行家】技法篇─飄盪

作者:李招治
font print 人氣: 183
【字號】    
   標籤: tags: , ,

初次認識大鄧伯花,是在宜蘭的冬山河童玩節園區裡,初邂逅,就被那成串、茂密倚著棚架流洩淡紫色詩情的景象,給深深吸引,並留下深刻印象。

隨後,這美麗詩樣的成串淡紫色花朵,即時時出現在出遊的植物園,或公園藤蔓棚架區,甚至於出現在朋友的花園裡, 因為如此, 創作的意念也隨著更加增強。

大鄧伯花怒放時的姿態、造型、色彩,加上背景的棚架,非常利於畫面的呈現,但架構、取捨、提煉、簡化,仍是經營畫面不可缺少的巧思,如何讓大鄧伯花的花葉、藤蔓,有疏有密、有聚有散、變化中有統一、統一中有變化,仍是經營創作意念、美化畫面不可或缺的。

如果加上光影、微風,畫面將美得醉人,背景棚架制式而呆板,若以幾何圖案式或抽象化處理,將更添整體的藝術性。

李招治,《飄盪》,(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圖I.大鄧伯花隨著藤蔓恣意綻放,隨風飄盪,美極了!但藤蔓、花朵的置放,可以依創作者自主性的挪移,以配合心中意象及美的形式、架構。過程有些艱鉅,頗能考驗創作者的美學素養,但也能享受創作完成的快意!

李招治,《飄盪》,(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圖J.先鋪陳背景。

李招治,《飄盪》,(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圖K.完成作品。

(原載:水彩藝術資訊 第十六期)
責任編輯:周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倘若你沒頂著烈日,在蒸烤過的土地上勞作過。或者你也不曾眼睜睜地看著風災土石無情地蹂躪一家子的未來。也或許你突然覺察到:家鄉的種種美好已似父母之身若殘蠋般一點一滴流逝得心慌…
  • 如果不曾耕作,又怎能理解扒光碗中飯粒是對農民尊嚴的禮敬;這並非惜物或習慣的養成問題,而是一份「感同身受」的美感覺知。「土地」絕不僅僅只是供人行、居甚或予取予求的空泛對象,倘若認知正確,著眼角度自然不凡。
  • 「發現美」與「發現不美」同等重要,如何在紛亂龐雜的大自然中找到美,靠的是「慧眼」與「觀看方式」;如何發現不美,靠的是對自己美感系統的深入理解與創作經驗。
  • 繪畫創作,不只停留在「寫實」和「紀錄」的層次,創作有如懷孕、生產的過程。一件作品,從受到大自然的感動,到意念的醞釀、琢磨到沈澱,創作者就像孕育胎兒一樣,小心翼翼,誕生前還要經過相當程度的焦慮不安,斟酌、掙扎構圖、色彩計畫及意念的呈現。
  • 葡萄牙藝術家佩德羅‧亞歷山德里諾‧德‧卡瓦略(Pedro Alexandrino de Carvalho)(1729年–1810年)不僅是一位傑出的畫家,也擅長繪製草圖。他的畫作展示了葡萄牙在歷經1755年大地震災害後,他如何參與葡萄牙重建藝術遺產。
  • 看過中國各朝代的山水、花鳥圖畫,除了工筆之細緻、意境之深遠,還有一種特別的畫,很像用現在的建築界電腦軟體AutoCad所畫出來的圖,叫做「界畫」,這種畫的目標物線條必須得直挺不歪斜,例如宮廷樓閣、船隻、馬車等;在電腦沒有發明之前,建築系的學生第一個被要求的便是手繪線條要直,之後才能畫出好的建築圖。中國界畫的佼佼者除了五代的衛賢之外,就是宋代的郭忠恕了,他的作品精準得可以讓後人從圖中尺寸仿造出原船,讓人不得不佩服。
  • 十九世紀俄國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又譯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有句名言:「美可以拯救世界」(Beauty will save the world)。在藝術中發現的美,可以幫助復原我們破碎的心。
  • 沿著西斯廷禮拜堂高高的筒形拱頂外沿,文藝復興藝術大師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Buonarroti)畫了十二位先知——七男五女。在藝術家筆下,這些人物或深思,或閱讀、書寫,聆聽上帝對他們說話。
  • 為什麼以前的畫家可以畫出莊嚴的天國世界及神在人間的事蹟呢?是這些畫家被選中、有信仰、相信神,所以才能看到天國以及神顯現出來的世界?疫情肆虐下,找回人類的傳統道德及善良風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這也是藝術家的使命,用畫筆完成真正的美好作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