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戲和珅 漢字諧音一語雙關

周慧心

漢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與其它文字不同,漢字不是僵硬的符號,而是具有色彩、溫度、重量、味道、聲音和質感的生靈,它們有著鮮活的氣質和智慧,是華夏老祖宗給我們留下的瑰寶。(Fotolia)

  人氣: 77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11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慧心綜合報導)中國文化博大精深,最能體現這一點的莫過於漢字。漢字除字形之外,還有字音。漢字中同音字較多,讀音相同而字形、字義不同,這是諧音特色的基礎。漢語的諧音正是巧妙地應用了這些讀音相同而字形、字義不同的漢字,在一定的語音情景中,有意使話語發出「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含蓄地表達了耐人尋味的意思。

古代諧音趣聞

古代的文人墨客非常喜歡運用漢字的不同內涵來表達不同的感受。而漢字諧音更被利用得淋漓盡致。至今流傳著許多有關諧音的趣聞。

趙拂雲是鄭板橋的得意門生,一年臘月三十,他感歎自己的貧寒,在門上寫了一副對聯:「上聯:二三四五,下聯:六七八九」 。鄭板橋之女一次隨父上街,偶爾看到了這副對聯,知其「缺一(衣)少十(食)」的含義,於是推門而入,送給銀子二十兩,後因欣賞其才華與他結為夫妻。一副巧妙對聯成就一段美好姻緣。

同樣是諧音對聯,被文人用來責罵可惡之人,讓人忍俊不禁。

古時有一羅姓惡霸欺壓鄉里,眾人敢怒不敢言。時逢過年一老先生在村頭幫人寫春聯,被惡霸撞見強要寫聯,老先生無奈提筆書一聯,上聯是:一二三四五六七,下聯是:孝悌忠信禮義廉。橫披是:捨我其誰。大年初一各家出來相互拜年賞對聯,待至羅家門前眾人抿嘴而笑,大呼有趣。原來此聯上下各丟一字,上聯應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忘了「八」,下聯「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少了「恥」,整聯的意思是:忘(王)八無恥捨我其誰。

紀曉嵐才思敏捷,智鬥和珅的故事在民間廣為流傳。

一天,紀曉嵐去和珅家做客,剛坐下,門口就走來一隻狗。和珅問:「請問侍郎大人(紀曉嵐的官職),這是狼(侍郎)是狗啊?」這話剛說完,四座便響起一陣大笑。紀曉嵐不緊不慢地說:「沒想到尚書大人(和珅的官職)連這都不知道。記住了,看尾巴,下垂的是狼,上豎的是狗,上豎(尚書) 是狗。」說罷,四周又是一陣哄堂大笑。

這時旁邊一個官員連忙替和珅解圍說:「這狼吃肉的,毫無疑問,侍郎是狗。」紀曉嵐問他:「這位大人好面生,不知尊姓大名,官居何位?」這位官員回答說:「本人姓劉,現任江蘇御史。」紀大人拱了拱手說:「劉御史,久仰久仰!你看,這狼是吃肉的,可是狗是遇肉吃肉,遇屎(御史)吃屎!」「哈哈!」在座的文武百官個個笑得前俯後仰。

諧音—雙關語

所謂諧音雙關,就是利用漢語中的同音或音近現象,使某些詞語或句子的語義達到一語雙關的效果。古代許多詩詞都有運用諧音文字。

1. 「絲」諧「思」

不寫情詞不寫詩,一方素帕送心知。
心知接了顛倒看,橫也絲來豎也絲。

詩中利用「絲」諧「思」,表思念之情,卻不直言,耐人尋味。

2. 「蓮」與「憐」、「梨」與「離」

蓮子心中苦,梨兒腹內酸。

「蓮」與「憐」同音,「梨」與「離」同音,用「蓮子」和「梨兒」雙關語表現心中說不出的「苦」和「酸」。

3. 「晴」諧「情」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
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

(劉禹錫的《竹枝詞》,「晴」諧「情」。)

4. 「題碑」雙關「啼悲」

三更書石闕,憶子夜題碑。(《讀曲歌》,「題碑」雙關「啼悲」。)

5. 「蹄痕」雙關「啼痕」

朝看暮牛跡,知是宿蹄痕。(《讀曲歌》,「蹄痕」雙關「啼痕」。)

6. 「芙蓉」雙關「夫容」、「蓮子」雙關「憐子」

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蓮子。(《子夜夏歌》,「芙蓉」雙關「夫容」,「蓮子」雙關「憐子」。)

詩歌諧音雙關手法的運用在明代民歌中掀起一個高潮,明代民歌主要收錄在馮夢龍輯錄的《山歌》裡,共輯有380首,使用雙關的有40首以上,約占總數的十分之一。

諧音——隱喻

諧音特色也常被一些文學家運用在名著中,起到隱喻的作用。比如《紅樓夢》中的諧音與雙關妙語獨具匠心:甄士隱諧「真事隱去」,賈雨村諧「假語村言」,裡面暗藏玄機,諧音寓情,指物借意,兼而有之。榮國府的4位千金名為元春、迎春、探春、惜春,便是以「原應嘆惜」 四字諧音,預示各人的命運。甄士隱的獨生女兒英蓮,也諧音寓意:甄英蓮(真應憐)的薄命女。另外,《紅樓夢》當頭就經警幻仙子通過諧音雙關點破眾位女兒的悲慘宿命,她借款待寶玉的茶香酒香和異卉之精製成的油香,說是「千紅一窟(哭),萬艷同杯(悲),群芳髓(碎)」。

每當官府腐敗、民不聊生之時,民間就會誕生出許多與時政有關的歌謠,如宋代流行的歌謠:「打破筒,潑了菜,便是人間好世界。殺了痛,割了菜,吃了羔兒荷葉在。」歌謠中運用了諧音手法,大罵當時的奸臣童貫、蔡京、高俅、何執中等人。「筒」與「童」諧音, 「菜」與「蔡」諧音,「羔」與「高」諧音,「荷」與「何」諧音,分別用打、潑、殺、吃等表達人民對這些貪官痛恨的情感。

祈福諧音

民間喜歡利用諧音,給人們帶來吉祥。這些在民俗上體現最多。如過年買魚,諧音「年年有餘」。在江南地區,除夕吃年夜飯或新年招待客人時,端上來的整條魚的菜餚,大家一般都不動筷子,待用膳結束後,主人再把這菜端下去,意為「吃剩有餘」,象徵來年豐足有餘。吉祥圖案中有兩條鮎魚。「鮎」與「年」同音,「魚」與「餘」諧音,表示年年有餘,生活富裕。

羊與祥諧音,寓意吉祥。三羊喻「三陽」,指陽氣盛極而陰衰微。開泰即開啟,預示要交好運。「三陽開泰」圖案,寓意祛盡邪佞,吉祥好運接踵而至的意思。

喜鵲報三元也是一種常見的吉祥圖,圖案為喜鵲、桂圓和元寶的組合。明代科舉廷試的前三名稱為「三元」,即狀元、榜眼、探花。「三元」是古代文人夢寐以求,升騰仕取之階梯。喜鵲是報喜之吉鳥,三桂圓或三元寶寓以三元。
  
結婚新房中,一般都放有「棗子」、「花生」、「桂圓」和「瓜子」,諧音成「早生貴子」。有些地方新郎新娘在結婚當天還要吃蓮子,取義為「連生貴子」。

禁忌諧音
  
與祈福諧音相同,很多字詞因與不吉祥的字詞同音,所以常被禁忌,要用與之不諧音的字或事情來取代。

禁忌語在華人社會中佔有重要的位置。如相愛雙方不分吃一個梨,意為不分離(梨);因「四」諧音「死」,許多華人都不喜歡這個數字;行業中也有許多諧音禁忌,如養蠶業中忌說「伸」字,因為蠶只有死後才是伸直的。為忌「沉」字,漁家把「盛飯」叫作「添飯」;「舌」字在四川方言裡與「折」諧音,在廣東話裡與「蝕」諧音,於是「牛舌」、「豬舌」等在四川話中叫做「牛招財」、「豬招財」,在廣東話中叫做「牛脷」、「豬脷」。

漢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擁有4,500年以上的歷史。與其它文字不同,漢字不是僵硬的符號,而是具有色彩、溫度、重量、味道、聲音和質感的生靈,它們有著鮮活的氣質和智慧,是華夏老祖宗給我們留下的瑰寶。**

責任編輯:李曉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這是《論語》的開篇〈學而〉(《論語》以每篇開頭的幾個字為篇章名)篇開頭的三名話。
  • 者不憂,智者不惑,勇者不懼。--《論語.子罕》
  • 【本報訊】為響應2014海外漢字文化節,位於亞城東北郊的中華文化學校於10月18日在學校舉辦了漢字文化節及才藝比賽。
  • 「王恩皓皓召萬民,德澤輝輝映天下,神旨瑩瑩臨聖境, 韻和翩翩世間明。」既然舞樂之道是讓人能通神界,亦以為王者所用來治理國家之重要關鍵的內涵,那麼我們觀察一朝一代的舞樂,也就能知道這個朝代的氣數如何了;虹如中天者必正氣昭天日--- 如黃帝堯與舜,氣若游絲者必迷亂穢紅塵---如商紂桀與煬,這歷史如金的定律值得人深思借鑑。
  • 前文〈如何「格物」以致知〉中介紹過,「格物致知」是中華文化認知活動的基點和基本方法,但這只是對常規宏觀領域的常規事物而言。當進入微觀量子世界以後,物質的存在狀態和行為,呈現出與常規宏觀世界完全不同的特點,「格物致知」的方法就不再適合了。
  • 何一個可信的道理都是真理的一種形象。--英國威廉.萊克(William Blake,1757~1827)
  • 「幹嘛要過年哦?嗯,這是個好問題。」我放下了手中的書,坐直了身體:「其實很多人過了一輩子的年,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過年欸。」
  • 「王宮長聞管笙樂,穹遙天宇神意旨,舞韻技巧粹身法,蹈之雲裳上明月。」
  • 「王者必承天之運,遵揚應和地之道,滋養教化人之倫,萬物欣榮展神韻。」王者自古稱為天子,從字的結構來看很容易理解王的任務, 那就是以道(一者)承天意將其用以教化百姓(人)並以此道來崇敬土地,順其理而得萬物以養之。許慎在說文解字中說:「天下所歸往也。董仲舒曰:『古之造文者,三畫而連其中謂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參通之者王也』。孔子曰:『一貫三為王。』」唯有真正能理解並實踐王道者才能穩坐王的寶座而福澤天下百姓。
  • 「三才更新要淨轉,天地人和應化生,自古修煉有鋪墊,返本歸真時未晚。」「三」者三才也,乃指天、地與人。人從何而來?又將去哪裡?前面我們說了天與地之道,那麼再打開一些思維,去掉一些窠臼的框架,就會看到人生命的真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