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小人國之謎

文:正見網叢書編輯小組
  人氣: 13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除了巨人的傳說外,小人也在世界各地的傳說故事中出現。《格列佛遊記》中最有趣的故事要算是格列佛在小人國和大人國旅遊了。在小人國,人、畜、植物等一切物體的尺寸都只有我們的1/12。而大人國則恰恰相反,所有物體的尺寸是我們的12倍。現在看來這些都不是天方夜譚。前面我們介紹了關於巨人存在的一些證據以及古書中對巨人的記載,這裡我們再舉幾個地球上的確出現過小人的例子。

現在的小人發現

五千年前的12公分成年小人骨骼被發現

法蘭茲博士在墨西哥發現的12公分高的成年小人骨骼

柏林大學的法蘭茲博士在調查墨西哥中部附近的洞窟時,挖掘出一些奇怪的東西。他最先發現地面有一個奇怪的圖案,便試著往地下挖。這一挖可不得了,竟挖出了一些小小小小的生活用品,還有一些小小小小的裝飾品,看起來就像玩具一樣。挖到最後,終於出現這些東西的主人,一個小人。這一具骸骨約12公分高,重要的是,這絕對不是一個小孩子的屍體,因為骨骼的樣子已經是成人。經科學家研究,證實其年代約在五千年前。

碳黑小人出現在四○年代

據《求知世界》報十七期羅桂生<兩個小黑人是何種生物?>一文中說:我家住在廣西漓江畔,離桂林不遠,記得四○年代中期的一天中午,太陽高照。我端著飯碗邊吃邊玩,突然在屋後曬短褲的長凳上,看見從布下走出兩個「小黑人」,它們約一寸高,與人體比例相似。全身碳黑,似無穿衣,直立行走。它們走到凳子中央,朝我站著。我舉起筷子,它們一齊高舉雙手。陽光把它們小手指照得清清楚楚。我害怕得很,隨手拾起一塊石頭就朝它們扔去,然後立即跑回屋叫大人出來看,但兩個「小黑人」已無影無蹤了。

古籍中的小人記載

樹孔中居住的七八寸長小人

清代筆記《夜雨秋燈錄》樹孔中小人一文載:

廣東澳門島,有姓仇名端貿易商人,經常去各國做買賣。一日,遇颱風,幸避一島灣,風息後,船老大因力憊看船,仇端登島散步。仇見島中枯樹甚多,大可十圍,樹多孔,孔中有小人居之,人長僅七八寸,有老幼男婦,膚色如栗子皮。每人身上繫小腰刀,弓矢等物,大小與人相稱。見仇來看,齊聲說:「口渠三伊利!」仇此時要出恭,便解褲蹲地上,後吸煙繼續觀看。忽聽人聲嘈雜,見枯樹最高處,有小城高可及膝,皆黑石砌就。城門大啟,小人約千余,聯臂而出,搖旗一呼,各樹孔中皆有小人出迎,拱聽號令。其中有年輕者,面目端正,束髮紫金冠做小人總指揮;口喃喃不知做何語。旋聞眾應曰:「希利」,執堅擁來。仇大驚,知為驅己,然藐其小,並不害怕。蹲如故。年輕者又喃喃多時,仇不應,即揮戈與戰。小箭、小槍、小刀、小戈矛,鑽剌兩股頗痛。惡之,戲以手中煙筒擊年輕者。一擊,遂翻落雞背上斃矣。眾抬屍回,城堅閉。其餘皆竄入樹孔中。仇也回船。

夜靜,聞岸上小人大至,擲泥沙而大呼曰:「黎二師四咿利!」雞鳴始寂。仇船上自思︰若抓回一二頭,回故里,轉可炫耀。第二天早上,托言採薪,拿布袋與斧子至故處,砍破一樹,小人挺多,還有沒睡醒的,大概是一門眷屬,無一漏而裝布袋中。回到船上,給飯喂也吃,特別好吃松子果。仇正打算回走,岸上小人如螞蟻無數。口喃喃像是惡罵,且小箭如雨,船人怨恐,解纜而去。一個月左右,仇回廣東,訪其知者,說是僬僥國人。問洋人,說該物當肉吃,味甘甜,唯此物一人不敢獨行,恐為海鵠銜去。仇喜,把小人放在嵌水晶片的盒子裡,拿到市上讓人觀看,為此得了很多錢。

故事後來,該小人轉與他人,並用紫檀做小屋宇,該小人知禮儀,懂廉恥,靈性與生活習性與現代人沒有什麼區別,只是小而已。

長三寸的勒畢國人

漢朝郭憲的《別國洞冥記》中載:「勒畢國人長三寸,有翼、善言語戲笑,因名善語國。常群飛往日下自曝,身熱乃歸,飲丹露為漿,丹露者,日初出有露計如珠也。」郭憲記述勒畢國人文字較少,但仍略窺一斑,其於日下自曝,身熱乃歸,攝取太陽能量,似與面日月練功的現代氣功師靈性相通,只能說明,同歸一道也。

《閱微草堂筆記》中記載的小人

中國清朝乾、嘉時期位高望重的學者、官至禮部尚書的紀曉嵐,在其所著《閱微草堂筆記》一書中,有二則關於小人的記載。該書是綜述平生見聞而成。因當時紀曉嵐以學問文章名重天下,曾主纂《四庫全書》,故其記事具可信度。

其中一則關於小人的記載編在該書卷三《灤陽消夏錄三》。書中描述了在烏魯木齊(今迪化縣),經常看到身高只有尺許的小人,男女老幼都有。每到紅榴樹開花時,這些小人便折下榴枝,編成小圈戴在頭上,成群結隊唱歌跳舞。他們的聲音細如鹿鳴,悠揚婉轉。

有的小人會偷偷走到朝廷駐軍的帳篷內偷竊食物,如不小心被抓到,就跪在地上哭泣。若把他們捆綁起來,就絕食而死。假如把他們放了,他們也不敢馬上跑開,先慢慢的走數尺遠,回過頭來看看。若有人追罵他們,馬上又跪在地上哭泣。否則便慢慢走遠,到了差不多追不上的距離時,就迅速遁入深山中。

清軍始終找不到這些小人的居處,也不知他們如何稱呼,因為小人喜歡戴紅榴,便稱之為「紅榴娃」。當時丘縣(今河南省輝縣)丞天錦,奉派巡視牧場,曾抓到一個小人,將他帶回去,仔細端詳,他們的鬍鬚和毛髮都和我們平常人一樣,可見不是木魅或山魈之類的妖怪。

原文:

《閱微草堂筆記卷三》──《灤陽消夏錄(三)》

烏魯木齊深山中,牧馬者恆見小人高尺許,男女老幼,一皆備。遇紅柳吐花時,輒折柳盤為小圈,著頂上,作隊躍舞,音呦呦如度曲。或至行帳竊食,為人所掩,則跪而泣。系之,則不食而死。縱之,初不敢遽行,行數尺輒回顧。或追叱之,仍跪泣。去人稍遠,度不能追,始驀澗越山去。然其巢穴棲止處,終不可得。此物非木魅,亦非山獸,蓋僬僥之屬。不知其名,以形似小兒,而喜戴紅柳,因呼曰紅柳娃。丘縣丞天錦,因巡視牧廠,曾得其一,臘以歸。細視其鬚眉毛髮,與人無二。知《山海經》所謂靖人,鑿然有之。有極小必有極大,《列子》所謂龍伯之國,亦必鑿然有之。

西北海鶴民國

宋代編的《太平廣記》第四百八十卷和第四百八十二卷都記述了一些關於小人的故事:

西北海戌亥那地方,有個鶴民國,人身高三寸,但日行千里,步履迅急如飛,卻常被海鶴吞食。

他們當中也有君子和小人。如果是君子,天性聰慧機變靈巧,每每因為防備海鶴這種禍患,而經常用木頭刻成自身的樣子,有時數量達到數百,把它們放置在荒郊野外的水邊上。海鶴以為是鶴民,就吞了下去,結果被木人卡死,海鶴就這樣上當千百次,以後見到了真鶴民也不敢吞食了。

鶴民大多數都在山澗溪岸的旁邊,鑿洞建築城池,有的三十步到五十步長就是一座城,像這樣的城不止千萬。春天和夏天的時候,鶴民就吃路上的草籽,秋天和冬天就吃草根。到了夏天就裸露著身體,遇到冬天就用小草編衣服穿,也懂得養生之法。

鶴民國小人的生活場景與中國古老的典籍《山海經》的描述恰好有著相似之處。《山海經》中寫道:「小人國在東方,其人小,身長九寸。海鷗鳥吞之,不敢獨行。」不過從鶴民國的小人想出的刻木人以躲避海鶴獵食的「障眼法」看來,他們的智慧並不比現在人差呢。

《山海經》中的小人國


@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從一些關於巨人的考古化石發現,讓人不禁重新思考,「傳說」是否僅僅是傳說?卡布雷拉博士在ICA地區找到許多與恐龍有關的立體雕塑。在這些雕塑中,同樣呈現出人與恐龍共處的情境,而且更生動地展現出當時人類與恐龍的大小比例,「巨人」躍然而出…
  • 南美洲祕魯的納斯卡平原(Nazca)千奇百怪的圖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圖。這隻50碼(46公尺)長的蜘蛛,以一條單線砌成,也就是說用一筆劃畫成這隻蜘蛛,是納斯卡的動物圖形之一。這幅圖科學家認為可能是納斯卡文明當時的一種星座,就像我們今天的小熊星座一樣,代表當時人們的天文學。有人發現納斯卡平原的直線與某種天文曆法有關,因為這些圖形中有幾條直線極其準確的指向黃道上的夏至點。這片看似空無一物的地區,隱含了驚人的史前文明謎題。
  • 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地球,並不是一開始就是現在這個樣子的,而是歷經了無數次的地殼變動、火山爆發、洪水、冰河等變化,億萬年來幾經浮沉,才形成今日我們所看到的地理環境。如果史前時代人類曾經有文明,那麼很可能一度、甚至幾度毀滅於天然災害侵襲,只留下部份遺跡在地形變動或海水上升後,沒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 一個與爪哇人相同,常常出現在生物課本裏用來強力闡述進化論的例子即為「灰斑蛾與黑蛾」。教科書上通常會展示一組對比圖:一隻停留於灰色樹苔上的灰斑蛾和一隻停留在黑色樹幹上的黑蛾。並且解釋這一種類的樺尺蛾主要生活在英美,只在夜間飛行活動,白天時則隱藏於樹幹上有苔蘚的部位,所以一般情況下,灰色的斑紋成了有利的保護色。但是當工業化生產帶來的污染熏黑了樹幹,殺死了樹幹上的苔蘚生物後,灰斑反而使這些蛾暴露無遺,成了飛鳥的美餐,於是黑蛾就因為其保護色的優勢而進化成為主要群體。當空氣淨化法案通過後,灰色的樹苔又生長起來了,灰斑蛾重新擁有了保護色的優勢,於是又淘汰了黑蛾。就這樣愛吃蛾的飛鳥也因為被蛾的保護色施了「障眼法」,理所當然地,飛鳥的捕食就成為這種自然選擇的驅動力了。
  • 於史前人類的岩洞壁畫,大部分人的印象是一群圍著樹葉的原始人,打獵結束後,圍著火休息,有些人在岩洞壁上作畫,記錄今日的打獵成果。所以岩洞壁畫上畫著原始的打獵場景,有原始人類以及獸類,圖形是以極為簡單的線條構成的。
  • 史學家們一般認為金字塔與法老的墓葬有著密切的關係。然而,在西元八二○年,開羅回教總督阿爾瑪門(Caliph Al-Ma'mun)率領人馬,首度挖出通道進入大金字塔,看到的景象卻是非常樸素的房間,連一件陪葬品、珠寶、雕像都沒有…是誰造了大金字塔?
  • 太空人登陸月球後,人們知道月球表面是一片荒涼的沙漠,只有無盡的太空塵埃,空蕩蕩的。不過,您知道嗎?登陸月球後一些鮮為人知的發現,反而使科學家對於月球的起源更加迷惑。目前科學家對於月球的了解已超越當年未登陸月球前的想像,這些新發現的證據可以使人們打開新的思維,重新認識與思考自己與生命的起源。
  • 十九世紀末,英國上校James Churchward於駐防印度期間,在一個極特殊的機緣下,由一位印度教古寺院的住持手中得到一塊Naccal碑文,這是一種極為艱澀難懂的文字,上校費盡艱難終於在一位印度高僧的指點下,讀出了一個偉大古文明的興衰史。一九二六年上校出版了關於Mu大陸文明的著作「遺失的大陸」,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稱的「姆(Mu)大陸」的傳奇故事。
  • 除了與那國島南部之外,在與那國島最西端的西崎海域也有重大的發現。一九九○年潛水人員在西崎海域海底,發現了一個以岩石堆砌的龐大金字塔。這個金字塔型結構寬一八三公尺、高二七.四三公尺,由長方形的巨石構成,總共有五層。
  • 綜觀之前提到的考古發現,我們不免在心中產生了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這些考古發現所呈現的觀點,與我們現有的認識大不相同,甚至抵觸學校教科書的內容?記得教科書是這麼寫的──人類進入文明時期不超過一萬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