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類基因研究是「潘朵拉之盒」

前克林頓政府多邊和人道主義事務國家安全委員會主任,吉米.米歇爾(Jamie Metzl)表達了對目前中國在人類基因研究方向的擔憂。(Jason Kempin/Getty Images for HBO)

人氣: 199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11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蕭桐美國華盛頓DC報導)11月7日,在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舉行的「中美在基因研究前沿之爭」(US-China Rivalry at the Genetic Frontier)研討會上,前克林頓政府多邊和人道主義事務國家安全委員會(Multilateral and Humanitarian Affairs for th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主任,吉米.米歇爾(Jamie Metzl)表達了對目前中國在人類基因研究方向的擔憂。他認為,國際社會應盡早對中國的人類基因試驗進行限制,否則會造成比埃博拉和恐怖襲擊更嚴重的後果。

目前,國際上對人類基因研究的方向,集中在疾病治療和試管嬰兒兩個方面,只影響到人的下面一代 。而對於基因強化人種(Genetically enhanced human)和基因操縱(Genetically manipulation)這種永遠改變人類存在方式、尊嚴和倫理的研究,不但沒有相應的法規制約,也沒有針對這一問題的國際間對話。

米歇爾認為,對於基因強化人種和基因操縱的研究,會給整個人類帶來不可估量的傷害:「對於相信人為神造的西方社會來說,人不是簡單細胞的組合體。人有靈魂、感情、尊嚴、情感和信仰。如果把人當作物品製造或改變,會完全破壞現在的社會和人對自己的看法。」

目前,對基因的研究有三個等級:一以基因的帶病與否決定取捨,從而達到治療疾病的目的,這一等級目前應用於試管嬰兒的胚胎植入前遺傳學診斷(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 PGD);第二是以基因的優秀程度:體能、智力、高矮、胖瘦來決定基因的取捨;第三級,以不同的目的挑選基因,進行培養繁殖,而這一等級是目前最具倫理爭議性的。

因為涉及道德倫理及宗教信仰,美國從19世紀70年代就有總統特設的「生物倫理問題研究委員會」(Presidential Commission for the study of Bioethical issues)機構,對基因研究方向進行規範,布什政府就禁止了對人類胚胎幹細胞(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進行培育的研究。但是目前基因研究缺乏國際對話與規範的狀態,使一些國家,如中國和新加坡,對人類基因研究不設底線。

米歇爾表示,基因強化不是遙不可及的科幻技術,因此建立基因研究的國際規範十分緊急和重要。實際上,美國對線粒體病抗遺傳性的治療即採用了基因強化概念:用其他女性健康的細胞核,代替帶病母體卵子的細胞核。這樣出生的孩子,就有兩位生母,一位生父。但是目前,中國對基因強化的研究方向是十分危險的。

深圳華大基因研究院擁有目前世界最大的基因庫,其所作的許多「凶狠」的基因研究試驗,可能會給人類帶來災難。如正在進行的:研究智力和體力超常的人的基因,在進行挑選和複製後「製造」更優秀的下一代。

米歇爾說道:「中國是一個冰冷的國家,對於自然和人的尊嚴有著和其他國家不同的對待方式。沒有能源,他們可以造大型水壩截斷河流;沒有水源,他們可以把水從北方『趕到』南方;想控制人口,他們可以實行『一胎化』;想贏得奧運,他們可以把小孩子從父母身邊帶走。」

但是,目前人類只能識別57個遺傳異常DNA,對於人類的特性,例如靈魂、情感、信仰和意志等產生和認識還處在「嬰兒期」。對克隆和轉基因的研究,不僅有技術上的局限,同時也引起社會對道德和倫理的巨大爭論。如果人們尚不能完全接受克隆羊和轉基因玉米,又會用甚麼態度對待基因強化人?

米歇爾說:「人類科學的發展,是通過對一無所知的領域反覆實踐和試驗得來的。但是對基因的研究涉及到人的生命,一旦失敗,我們能否承擔得起後果?克隆羊的試驗經過了上百次的試驗,但我們不能對人採取同樣的做法。」

責任編輯:楊飛

評論
2014-11-09 10: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