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張贊寧:應查周涉活摘器官罪給社會一個交代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12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報導)12月6日凌晨,大陸喉舌通報了周永康案,周被開除黨籍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同時周被中共最高檢立案偵查並逮捕。中國法學教授張讚寧律師接受大紀元專訪,對周案及周永康對大陸司法破壞並造成的社會危害進行解讀與剖析,對周永康被外界指控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他認為官方應該對周進行這方面調查,給社會一個交代。

公開資料顯示,張讚寧是東南大學法學教授,在八十年代為中國著名律師。他創立的「三分」法學理論體系至今仍有深刻影響。

記者:周永康案6日被通報後,引起海內外的關注,想請你從專業的角度跟讀者談一下對周永康案的看法,以及周永康對中國法制造成的破壞?

張讚寧:周永康作為「維穩沙皇」,在他主政政法委期間中國大陸法制嚴重倒退,製造了大量的冤家錯案,罄竹難書。中共制定的法律、包括惡法他都可以不遵守,完全是用黑社會的手段來對付異見人士、上訪人士等。

在他主政政法委期間,就是公檢法都要聽命於黨,聽命於黨也就是聽命政法委,而政法委的頭子就是周永康。而且他周圍的警察頭子到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中國最高的首席檢察官,竟然都要向其匯報工作,這是世界上沒有的事。

而且他製造了無數秘密失蹤。比如高智晟律師有一段時間失蹤,大家找不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裏,就是秘密失蹤。根據中國法律規定,拘留或逮捕一個人必須在24小時內通知其家屬,但是他們沒有這樣做,就是指他們用黑社會的方式來對待律師、異見人士等。

而且在他主政政法委期間,修改了幾次刑法、刑事訴訟法都是倒退的。比如規定律師調查要向法院、檢察院申請,徵得法院、檢察院的同意律師才能對刑事案件進行調查。已經完全倒退到文革前了,特別是秘密失蹤。而且在審判案中完全不顧事實,政法委一家說了算,政法委定了調,法院、檢察院必須執行,也就是在刑事審判中完全可以不顧事實,製造大量的冤假錯案。比如念斌案、內蒙古冤案,這都是在政法委統治之下所造成的冤假錯案,所以周永康的罪惡可以說罄竹難書。

周永康案被公佈的幾點罪行中,沒有提到它最主要的反人類罪和謀反罪。這些都沒有公佈,看來對周永康的審判還是一個政治案件。

記者:周永康被外界指控涉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大陸官方是不是應該對關押周永康這方面罪行有所交代?

張讚寧:關於這塊,海內外都有呼聲,都提到這個問題,作為當局,既然逮捕了周永康,這塊必須要調查的,如果不調查就沒有辦法向全國人民有一個交代。

我辦理的案件中沒有具體的這方面接觸,但我是看到一些境外媒體的有關報導。

記者:在追查國際的報告中,李長春曾親口證實用法輪功煉習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這件事是周永康具體管這個事,讓直接去問周永康。今年10月初追查國際公佈調查報告,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親口承認「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是當時江主席直接下達的指示」「並且不止軍方這一塊」。中共前衛生部部長黃潔夫前不久宣佈從明年開始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不知道你是否留意到這些?

張讚寧:黃潔夫的話我看到了。他們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我沒有直接證據,沒有這方面的資料,但是從間接的器官移植到數量來看可以證明這點。

周永康主導政法委期間,從2002年以來,全國腎移植、器官移植的數量急劇上升,而且過去等腎移植是很難等到的,排隊要排很久。但那幾年很容易等到器官,甚至連一般的農民、老百姓要做器官移植都很容易拿到這個器官。從這些現象來看,我估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確實是存在的。

記者:在你代理法輪功案件中遇到的特別荒唐的違法問題?

張讚寧:我代理的法輪功案件遭遇到法律程序上的違法觸目驚心,它們是無所顧忌的。我們代理中發現,連合議庭人員都是假的。合議庭裡面都有「6‧10」辦公室的人來擔任審判員。名義上是法院在審,其實還是「6‧10」在審。「6‧10」這個蓋世太保是一桿子插到底,從偵查、檢查、起訴都有他們直接干預,所以根本沒有公正可言。

記者:是否可以舉具體案例?

張讚寧:我在08年遼寧錦州審理劉鳳梅、張秀蘭、黃成、曲成業案,發現連「合議庭」都是假的。因為還是有一個被告不在這四人裡面是單獨審的,那個被告其中的書記員,在我們這案子裡面是陪審員,那個案子的陪審員到了我們這案子裡面成了書記員。

因為陪審員不是法院的工作人員,而書記員必須是法院的工作人員,這兩個角色是不可以互換的。但是「6‧10」辦公室連這個基本常識都沒有,竟然犯下了這樣錯誤。結果在二審的時候,我們以「合議庭違法」作為重要的理由提起上訴,結果二審不給開庭給予報復,根本就沒有道理可講。

記者:在你們代理敏感案件中,由於「6‧10」的干預,律師本身受迫害現象是不是也相當嚴重?

張讚寧:那樣的例子可多了。我代理一個法輪功案件時,人還在法庭辯論沒有回到南京,結果那邊電話就已經打到了南京司法局,要調查我的身份,調查我是不是法輪功?表現怎樣?結果調查後沒有甚麼問題,司法局還找了我談話,命令我不准再辦法輪功案件,後來甚至不給我註冊。這種種現象簡直是令人發指。但我相比其他律師的遭遇還算好的。

更離譜的多了!像唐吉田、劉巍因為辦案法輪功案被司法局吊銷了執照。現在公、檢、法、司都是一家人,辦理這些案件都是流水作業, 「6‧10」辦公室稍微指導警方的一個起訴,送到檢察院,檢察院不管他證據如何,有罪無罪都要執行、都要起訴,到了法院就照判不誤,完全沒有法治,完全用黑社會的手段來對付法輪功學員、異議人士、維權律師及上訪人員,多少人被秘密失蹤。

記者:在您這看來,是不是在司法層面應該要有一個類似的清除周永康這樣的一個瘤毒?

張讚寧:對,周永康的瘤毒主要是體制的問題。「穩定壓倒一切」就是為了他們的屁股底下的那把交椅,就是可以不擇手段。現在周永康在主政政法委期間就是這樣做,他可以連自己制定的法律都不顧,完全搞黑社會那一套來打壓異見人士、上訪人員等。

記者:周永康在司法上倒行逆施導致甚麼樣的社會惡果?

張讚寧:周永康影響了全社會,整個中國大陸簡直沒有司法空間的可能,在周永康任政法委期間,司法在人民中的威信已經跌到了底谷了,人們根本不相信法律,也不相信法院,也不相信審判。直到現在還有很多當事人打起官司來就問律師有沒有關係,現在打官司根本就不是打法律,是打關係,可能在相當長一段時期裡面,都可能得不到糾正、恢復。

最後張讚寧教授表示,司法扭曲的現狀主要還是體制的問題。他認為這個制度如果不改變的話,中國的法治建設、中國的前途是沒有希望的。如果體制不改進的話,中共說的依法治國就是不可能的。

責任編輯:李穹;覆核編輯:姜斌

評論
2014-12-10 5: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