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上億年地球多次毀滅的痕跡 (2)

文:正見叢書編輯小組
font print 人氣: 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地殼移位

哈普古德(Charles H. Hapgood)教授在研究古代南極地圖時,曾經提出了地殼移位(Earth-Crust Displacement)假說:某種狀況下,整個地球的外殼可能會整體轉動位移,如同一個空鬆的桔子的厚皮,鬆脫後就會整個轉動移位。該假說認為:30英哩厚的地殼,能在8000英哩厚的地球核心上滑動。美國的幾位學者把這一學說與一萬一千年前西伯利亞和阿拉斯加的大劫難聯繫起來:他們推測現在的南極大陸,原來是在離南極以北大約2000英哩的地方。而在這次人類文明產生前,至少距今六千年以前,發生了一次地殼轉移,整個地殼轉動移位,把南極大陸推到現在的位置。這使得南極洲由溫暖驟然變冷,漸漸被冰雪掩埋。同時,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亞轉向北極,使本來溫暖的陸地瞬間「凍僵」了。這合理地解釋了在西伯利亞北部的凍土層裡,發現的長毛巨象和許多無法生活在寒帶的動物,如犀牛、野牛、馬、羚羊、土狼、劍齒虎、獅子……還有人類的遺骸。

伽馬射線暴

伽馬射線暴是目前宇宙中已知威力最大的爆炸,科學家對此掌握的知識非常有限。(圖片提供:NASA)

科學家發現,來自於遙遠的外星系的伽馬射線暴(Gamma Ray Burst,GRB),像兩個恆星崩潰後重新組合所釋放的能量,其輻射能量巨不可測,大約是太陽的一千倍。這類的巨變在發生之前,人類根本無法探測到其後的演變,因此也無從預防。一旦發生,那麼即使在一千光年遠的地方,一個遠得平時即使在清朗的夜晚,你也無法看到的地方,也會突然亮得像太陽,然後釋放出巨大的能量,以輻射線型式照射地球。即使大氣層會保護我們免受X射線和伽馬射線的侵害,但是這些高能輻射線會使大氣層變熱,產生氮氧化物,同時嚴重地破壞臭氧層。更嚴重的是,會直接殺死海洋中的光合浮游生物(它們可為大氣提供氧),破壞生態也摧毀食物鏈。目前所發現的伽馬輻射射線距離我們人類非常非常遠,雖然科學家對此掌握的知識非常有限,但可以想像如果它突然間照射我們地球的可怕後果。(待續)@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除了與那國島南部之外,在與那國島最西端的西崎海域也有重大的發現。一九九○年潛水人員在西崎海域海底,發現了一個以岩石堆砌的龐大金字塔。這個金字塔型結構寬一八三公尺、高二七.四三公尺,由長方形的巨石構成,總共有五層。
  • 十九世紀末,英國上校James Churchward於駐防印度期間,在一個極特殊的機緣下,由一位印度教古寺院的住持手中得到一塊Naccal碑文,這是一種極為艱澀難懂的文字,上校費盡艱難終於在一位印度高僧的指點下,讀出了一個偉大古文明的興衰史。一九二六年上校出版了關於Mu大陸文明的著作「遺失的大陸」,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稱的「姆(Mu)大陸」的傳奇故事。
  • 太空人登陸月球後,人們知道月球表面是一片荒涼的沙漠,只有無盡的太空塵埃,空蕩蕩的。不過,您知道嗎?登陸月球後一些鮮為人知的發現,反而使科學家對於月球的起源更加迷惑。目前科學家對於月球的了解已超越當年未登陸月球前的想像,這些新發現的證據可以使人們打開新的思維,重新認識與思考自己與生命的起源。
  • 史學家們一般認為金字塔與法老的墓葬有著密切的關係。然而,在西元八二○年,開羅回教總督阿爾瑪門(Caliph Al-Ma'mun)率領人馬,首度挖出通道進入大金字塔,看到的景象卻是非常樸素的房間,連一件陪葬品、珠寶、雕像都沒有…是誰造了大金字塔?
  • 於史前人類的岩洞壁畫,大部分人的印象是一群圍著樹葉的原始人,打獵結束後,圍著火休息,有些人在岩洞壁上作畫,記錄今日的打獵成果。所以岩洞壁畫上畫著原始的打獵場景,有原始人類以及獸類,圖形是以極為簡單的線條構成的。
  • 一個與爪哇人相同,常常出現在生物課本裏用來強力闡述進化論的例子即為「灰斑蛾與黑蛾」。教科書上通常會展示一組對比圖:一隻停留於灰色樹苔上的灰斑蛾和一隻停留在黑色樹幹上的黑蛾。並且解釋這一種類的樺尺蛾主要生活在英美,只在夜間飛行活動,白天時則隱藏於樹幹上有苔蘚的部位,所以一般情況下,灰色的斑紋成了有利的保護色。但是當工業化生產帶來的污染熏黑了樹幹,殺死了樹幹上的苔蘚生物後,灰斑反而使這些蛾暴露無遺,成了飛鳥的美餐,於是黑蛾就因為其保護色的優勢而進化成為主要群體。當空氣淨化法案通過後,灰色的樹苔又生長起來了,灰斑蛾重新擁有了保護色的優勢,於是又淘汰了黑蛾。就這樣愛吃蛾的飛鳥也因為被蛾的保護色施了「障眼法」,理所當然地,飛鳥的捕食就成為這種自然選擇的驅動力了。
  • 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地球,並不是一開始就是現在這個樣子的,而是歷經了無數次的地殼變動、火山爆發、洪水、冰河等變化,億萬年來幾經浮沉,才形成今日我們所看到的地理環境。如果史前時代人類曾經有文明,那麼很可能一度、甚至幾度毀滅於天然災害侵襲,只留下部份遺跡在地形變動或海水上升後,沒入海底而得以保存。
  • 南美洲祕魯的納斯卡平原(Nazca)千奇百怪的圖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圖。這隻50碼(46公尺)長的蜘蛛,以一條單線砌成,也就是說用一筆劃畫成這隻蜘蛛,是納斯卡的動物圖形之一。這幅圖科學家認為可能是納斯卡文明當時的一種星座,就像我們今天的小熊星座一樣,代表當時人們的天文學。有人發現納斯卡平原的直線與某種天文曆法有關,因為這些圖形中有幾條直線極其準確的指向黃道上的夏至點。這片看似空無一物的地區,隱含了驚人的史前文明謎題。
  • 從一些關於巨人的考古化石發現,讓人不禁重新思考,「傳說」是否僅僅是傳說?卡布雷拉博士在ICA地區找到許多與恐龍有關的立體雕塑。在這些雕塑中,同樣呈現出人與恐龍共處的情境,而且更生動地展現出當時人類與恐龍的大小比例,「巨人」躍然而出…
  • 除巨人的傳說外,小人也在世界各地的傳說故事中出現。《格列佛遊記》現在看來都不是天方夜譚。前面我們介紹了關於巨人存在的一些證據以及古書中對巨人的記載,這裡我們再舉幾個地球上的確出現過小人的例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