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走卒竭盡心力 知恩圖報

作者︰談古 整理

汪應辰當初仗義執言並無求報之心,而王超知恩圖報,以一個小小的走卒,竭盡智力,終於暗中保護了自己的恩人,兩者都屬難能可貴。(大紀元╱宇蓮)

  人氣: 785
【字號】    
   標籤: tags: ,

汪應辰(1118~1176),字聖錫,信州玉山(今江西玉山縣)人。宋高宗紹興五年(1135年)科狀元及第,年僅l8歲。因反對秦檜議和,被貶出京城,在兩廣一帶輾轉任職十七年。

他在靜江府(治所在今廣西桂林市)當通判時,有一次,靜江知府呂願忠命走卒王超進京辦事,並跟他約定了歸期,但是王超因故遲了三天才返回,呂願忠大怒,命推出斬首。

當時滿府上下都不敢為王超說情,唯獨汪應辰挺身而出,認為王超僅僅只是誤期,罪還不至於斬首。

他直接去見呂願忠說:「王超只是誤期,且非軍情緊急之時,還不致死罪。如果您對他施用極刑,將來再有人誤期,一定會逃亡不歸了。倘若有急事要奏請皇上批示,就沒有人敢去出使,這樣一來危害可就大了!」

呂願忠這才醒悟,很後悔地對汪說:「命令已下,我不好改口,明天我推說有病,不理事,此事由您全權處置吧!」

第二天,呂果然稱病不露面。應辰將王超喊到跟前,先是進行撫慰,然後稍加杖責就釋放了。王超感激應辰的救命之恩,暗下决心要以死相報。

當時府中有個姓周的錄事參軍,年輕時與秦檜同過學,一貫依仗其威勢,在同僚中頗不守規矩,曾於國家忌日讓妓女歌舞沽酒。汪應辰向來討厭這個人,開始他想借這件事對周進行彈劾,後來考慮到秦檜一手遮天,便又作罷了。

但汪應辰的動靜已被周察覺,銜恨在心,悄悄寫了一封給秦檜的信,擬派一位典獄官送去。

王超得知此事,十分不安,心想「周錄事給秦太師去信,一定跟我的恩人有關。」就徑直來到典獄官家中,想探訪究竟。

典獄官愁眉苦臉地告訴他:「我平生未曾出過遠門,更何况是京師!再說我們這些人出差,不像州府的兵差那樣,可以事先支借路費。現在我連路費都籌措不起來,一家人都為此事發愁,不知該怎麽辦。」王超十分同情地說:「我倒有個辦法,可以為你借一萬個銅錢,請你稍等一下。」

不一會王超真個弄了錢來,交給典獄官。典獄官高興了就打酒請客,並把要送的信拿出來給王超看。喝著,喝著,典獄官不覺大醉如泥先躺下了。王超趕忙熔開信上的蠟封,偷偷打開來看,真的是誣陷汪應辰的。看罷又照原樣封好,典獄官一點也不知道。

過了兩天,王超又去典獄官家,對他說:「突然有令,讓我到臨安(即今浙江杭州市,南宋時為都城),要求馬上動身。如果你實在不想走這一趟,就乾脆把那封信和錢都交給我,我順便替你送去。你只要好好躲藏在家不出門就行。」典獄官大喜,按王超的要求辦了。

過了三個月,王超才歸來,將秦府的回帖交給典獄官。這時,汪應辰已任滿回到了玉山縣老家。

次年,王超特地到汪家拜訪,拿出周某的信給他看。上面寫的是:汪應辰經常派人渡海,送禮物給原丞相趙鼎(1085~1147年,字元鎮,因反對秦檜議和,當時流放在吉陽軍,即今海南省三亞市),和原參知政事李光(1078~1159年,字泰發,因面斥秦檜「懷奸誤國」,當時流放瓊州,即今海南省瓊山縣)。

這兩人都是秦檜的主要政敵,那時候秦檜正千方百計、捕風捉影地整治他們及其同情者,如果這封信送到秦檜手中,汪應辰定將大禍臨頭。

汪應辰當初仗義執言並無求報之心,而王超知恩圖報,以一個小小的走卒,竭盡心力,終於暗中保護了自己的恩人,兩者都屬難能可貴。@*#

資料來源:《夷堅志》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一個人的作為也能改變命運......
  • 代時江蘇常州府無錫縣東門外有一戶人家,兄弟三人,老大呂玉,老二呂寶,老三呂珍。呂玉家的兒子叫喜兒,六歲那一年,喜兒跟鄰居家孩子去逛廟會,結果一去不回,呂玉與妻子王氏一連找了數日都不見蹤影。
  • 白居易,字樂天,他與李白、杜甫在中國詩壇同負盛名,成為享譽世界的文化名人。他一生寫下大量反映社會現實、抒發報國之志的詩篇。
  • 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節度使安祿山起兵叛亂,攻占洛陽,次年稱帝,入長安,並遣部將史思明占河北廣大地區。玄宗逃往四川,肅宗在靈武(今屬寧夏)即帝位。
  • 顏氏家訓》是南北朝時期中國著名的思想家和教育家顏之推,對自己一生有關立身、處世、為學經驗的總結,被後人譽為家教的典範。
  • 禍臨惡人,吉神佑君子
  • 忍,是修身處世的「法寶」。孔子曾告誡子路曰:「百行之本,忍之爲上。」現在人們也常常說:「宰相肚裏能撑船。」忍不是無原則的順從,也不是懦弱的表現。往往有德有志的人,才能够容人所不能容。
  • 淸咸豐年間,湖北東湖有一個民婦某氏一向孝順婆母,每天早晨起來灑掃庭院,料理飲食。然後到婆母房間問安,把一盆洗臉水和二個雞蛋放在桌上,像這樣已經習以為常了。
  • 古語云:「古之君子,其責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輕以約。」是說古代的君子對自己要求嚴格而全面,這樣就能及時改過,不斷向上;對別人寬容而平易,使別人樂於為善。
  • 一言而興邦,一言而喪邦」出自《論語》的子路篇。魯定公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孔子回答:「人們說:『做國君很難,做臣下也不易。』如果真能知道做國君的艱難,不就近於一言而興邦了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