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詩集:從簡體字看中共及其黨文化(37)

作者:伍新

人氣 8
標籤: ,

【大紀元2014年12月14日訊】嗜權須 犄角長 長犄角 關門鬧 媽挑鬩 萬變異 無道盜 無理次 血海劃 主人隸

旨在毀棄神傳文化,構建邪惡黨文化的所謂消滅漢字,實現拼音化的文字改革,儘管不得不中止,但中共憑其流氓本性而對漢字所作的摧毀性、毒化性簡化,業已造成非常嚴重的惡果。無論生造的,還是利用的古今異體、俗字、草書和外國漢字,其推行的簡體字背後或字面裡都滲透著其邪惡毒素。這些毒素猶若轉基因,於潛移默化之中害人。今天回頭一瞅,尤其是讀過《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者,會看得很清楚。——題記

325、嗜權須(鬚、须——须)

鬍鬚並必須,藏有啥貓膩?
須毛必須管,嗜權黨附體。

(註:「在中國,黨組織無所不在,無所不管」,「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九評共產黨》之一)

326-1、犄角長(長——长)(一)

長本發長長,簡而犄角長。
崇尚假惡鬥,盜娼最風光。

(註:① 中共『在幾十年生存危機的掙扎中,不斷充實發展和「發揚光大」其「假惡鬥」的特徵。』——《九評共產黨》之六 ②「中共幾十年流氓治國的惡果──國家流氓化。伴隨著中國經濟的虛假繁榮,是整個社會道德的全面下滑。」——《九評共產黨》之九 ③「在黨文化的體系裡,處處充滿流氓的匪氣霸氣」,「經過數十年中共對流氓粗鄙文化的宣揚歌頌,從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中改造著人們的生活習性,把人變得滿嘴髒話,行為低下。」 ——《解體黨文化》之四(下))

326-2、長犄角(長——长)(二)

頭本長髮毛,簡長怪犄角。
黨官長上長,妖風邪氣囂。

(註:「無論是中央政府一直到農村的村委會,行政官員永遠低於黨的官員,政府聽命於同級黨組織。」——《九評共產黨》之一。)

327、關門鬧(鬧——闹)

鬧本市場戰,改入門內干。
閉門鬧運動,命喪八千萬。

(註:① 闹字正體「鬧」的外部首,不是「門」,而是「鬥」。 ② 「從1949年以後,中國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過中共的迫害,估計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九評共產黨》之七)

328、媽挑鬩(鬩——阋)

鬩本兒鬥毆,簡改窩裡鬥。
鬥爭哲學濫,黨挑鬩牆鬥。

329-1、萬變異(萬——万)(一)

萬本蜂類聚,簡不問來歷。
漫灌黨文化,一萬見萬一。

(註:① 「万」字正體「萬」,《康熙字典》:亦指蜂一名。蜂類眾多,動以萬計,引申為數。甲骨文,為蠍子形。 ② 切斷「字源」,實質上在灌輸盲從的奴性膚淺思維)

329-2、萬變異(萬——万)(二)

簡萬取異體,簡化圖變異。
變異紅貨色,特色一標記。

(註:① 万,異體字。且為讀音同「末其」的複姓「萬俟」的第一個字。 ② 捨正體,取異體,是中共這個異類邪惡本性的反映:『「中國特色」是「中共流氓特色」的縮寫。』『中國跛足資本主義就變成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失業」變成了中國特色的「待業」;「解僱」變成了中國特色的「下崗」;「貧窮」變成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言論、信仰自由的「人權」變成了中國特色的「生存權」。』——《九評共產黨》之九。)

330、無道盜(盜——盗)

偷嘴涎入皿,簡盜過次品。
無道紅魔盜,欺世倒乾坤。

(註:①「盗」字正體「盜」,上邊部首是「涎」的古字。② 自古「盜亦有道」,江湖重哥們義氣。可是,『中共的同志之間只要一面臨危機,就立刻相互揭發、落井下石,甚至栽贓誣陷、無中生有』。『共產黨殘暴殺人,不施仁政;同室操戈,不講義氣;出賣國土,沒有勇力;與正信為敵,缺少智慧;搞群眾運動,非聖人治國之道。可以說,共產黨連「盜亦有道」的底線都放棄了,其邪惡已經完全超出宇宙間相生相剋的道理。』——《九評共產黨》之四。)

331、無理次(次——次)

次本二哈欠,簡而欠冰點。
一太欠道理,其次邏輯亂。

(註:① 次字正體「次」,右旁為象形字「欠」。欠,甲骨文為人上是空氣——打哈欠。左旁為「二」:打哈欠,一個接一個。②「需要強調指出的是,黨文化教育危害最大的不是灌輸的具體內容,而是灌輸給學生的認識世界、解釋世界的認知框架。」——《解體黨文化》之三(中)。)

332、血海劃(劃、划—划)

錐刀船竿劃,簡明刀戈化。
紅船血海劃,殺吸有計劃。

(註: ①劃,原意:錐刀,用刀尖刻劃。②划,原意:進竿撥船。小船,也叫划子。③中共靠「人民戰爭」、「人海戰術」即血海戰術奪得政權,爾後,有計劃地開展各種整人殺人運動。而其所謂的「五年計劃」,也不外是有計劃的吸血而已。)

333、主人隸(隸、隶——隶)

本來隸即逮,簡隸反被逮。
紅朝主人翁,黨奴全被逮。

(註:隶,原意音:及也;持尾者從後及之,音「代」,又音「隊」;亦作「迨」、「逮」。肄也,音同。本也。秦晉之閒,方言餘也,音「示」。狐子也,音「第」。)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短詩集:從簡體字看中共及其黨文化(31)
短詩集:從簡體字看中共及其黨文化(32)
短詩集:從簡體字看中共及其黨文化(33)
短詩集:從簡體字看中共及其黨文化(29)
最熱視頻
【直播】5.30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600萬
【一線採訪視頻版】舒蘭爆首例死亡 公安局癱瘓
【一線採訪視頻版】舒蘭浴池爆確診 當局恐慌
【十字路口】中共入侵5步驟 川普檄文砲轟
【世事關心】班農:暴政即將崩潰
【直播回放】SpaceX龍飛船載人上太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