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維平:薄熙來的尾巴,錢鋒的騙局

人氣: 119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12月04日訊】自從薄王倒台判刑之後,相當多的海內外正義之士,都關注重慶的變局,並預示遭受薄王「黑打」的民企老闆彭治民,李修武等人能重見天日,但時間過去了一年多,只聽說一些受到處分的公安人員復職,其他人杳無音訊,重慶的地方官換了兩茬,從張德江到孫政才,都無所作為,山城依然迷霧籠罩,薄熙來的罪行被留下了一個長尾巴,而黃奇帆,張軒,錢鋒等薄王的死黨還在位,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玩起陰陽術,耍盡小花樣,力阻冤假錯案的平反,使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的「依法治國」目標成了泡影,近日錢鋒的表演就是精彩的一例。

據官媒報導,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重慶市司法局、重慶市律師協會11月27日召開的第五次聯席座談會透露,2015年重慶法院將強力推進「律師訴訟服務台」建設試點工作,全力保障律師執業權利,方便律師參與訴訟。

從這一信息看,似乎多年來只起「李莊陪練」作用的重慶律師制度,要有點改變,但仔細查看重慶公檢法系統目前的狀況,我並不樂觀,因為薄熙來「黑打」時的人事「堡壘」還堅不可摧,只要點擊「錢鋒」的名字,就可以從網上看到一系列的大量的當年吹捧薄王的文字,這些一邊踩著民企老闆肩膀往上爬,一邊瞞著良心寫的無恥謊言,已盡顯薄的「幹部基礎」,是多麼牢固,不把錢鋒這樣的得力幹將抓捕歸案,重判入獄,如何徹底清算薄周徇私枉法的罪行?不把監獄裡蒙冤坐牢的良民平反釋放,如何凝聚社會的正能量?不打破由黃奇帆、張軒、錢鋒、余敏等貪官污吏編織的籬笆牆,重慶為民企申訴的律師豈能追討失去的正義和公平?

原來,「黑打」的重災區,薄王的大本營,為了迷惑群眾的眼睛,在繼續玩「花架子」,官員不是實實在在地接受律師代理的申訴案件,爭分奪秒地為受冤的民眾平反,而是搞所謂的重慶高院研發的「律師訴訟服務平台」,其內容主要包括以二代身份證為載體的律師身份識別系統、公眾服務網上律師服務系統和專門的律師工作室,等等。目前,重慶高院已決定在市一中院、萬州、黔江、沙坪壩、江津、豐都法院啟動平台建設試點工作。2015年將重點抓好試點法院平台應用,逐步實現代理信息自助錄入、案卷材料自助查閱、證據材料自助提交、案件進展自助查詢等功能。

但是,在我看來,現代化的技術手段再先進,也不能自動為人民服務,它必須首先需要由正直和善良的人,有社會責任感的人去操控,在重慶,不論是在過去,還是在現在,都恰恰還是薄熙來的餘黨,周永康的嫡系人物錢鋒,獨掌重慶高院院長的大權,重慶地方媒體報導說,錢鋒從法官與律師的共同價值追求、職責使命、行為底線、履職保障四個方面,指出法院要把律師的閱卷、會見、舉證、質證、辯護等執業權利落到實處,嚴格遵循疑罪從無、非法證據排除等刑事司法政策,充分保障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要推進建立由律師代理不服生效裁判、決定的申訴制度,共同推動涉訴信訪法治化建設,要構建網上網下一體、訴訟與服務結合的律師訴訟服務平台系統。

聽其言,觀其行,人們對薄熙來及其死黨的兩面性已早有領教,他們講一套做一套,已成了笑料的典型,把薄的貪腐和枉法的罪行和他在位時的漂亮話比較一下,就想起一句流行語,「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當面是人,背後是鬼」,同樣的,錢鋒是薄周的高徒,兩面派的演技超好無比,但多年受騙,歷經山城風雨的老百姓已經不信,只是礙於他的權勢而無語。

請問:錢鋒坐著重慶法官的第一把交椅,他的「價值追求」,「職責使命」和「行為底線」及「履約保證」是神馬東西?我懶於去網上搜尋更多罪證,只點擊了三下,就找到了2008年1月3日的一則故事,那時「唱紅打黑」正起於青萍之末,官媒說,近日,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分別在市高級人民法院和市人民檢察院考察調研,他指出,法治健全的社會環境對重慶的發展不可或缺,而執法隊伍的廉潔公正則至大至要。在聽取市高級人民法院院長錢鋒、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余敏的匯報後,薄熙來說,市檢察院、市法院為全市的平安、穩定作出了重要貢獻,贏得了群眾的好評。兩支隊伍政治可靠,工作努力,業務精通,值得信賴。這段文字足證,錢鋒和余敏都是薄王得力幹將,稱他們是「搶錢買官」的急先鋒,一點也不錯,明明是盯著民企的錢袋子,要虛構罪名加以刑罰和沒收,把數以億計的民脂民膏貪佔揮霍,卻把自己包裝成「廉潔公正」的楷模,明明是老百姓恨之入骨,把山城攪得雞飛狗跳,民不聊生,卻自誇山呼萬歲。

總之,從「黑打」發韌到瘋狂落馬,此間,錢鋒都是薄熙來搞運動的「功臣」,所以,2010年3月12日,全國人大在北京開會,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院長錢鋒不是人大代表,竟敢破壞組織程序,列席會議,由周永康和薄熙來撐腰,在專門的一次會議上,為他們公開辯護,他說,重慶涉黑案件的審理程序公開,公正,透明,「打黑」不存在不公正、擴大化、運動化問題。官媒報導說,12日下午,重慶市全國人大代表分組審議「兩高」工作報告,錢鋒在列席會議時發言並作出上述表態。假如錢鋒是受了矇蔽,日後應當有反思和內疚,懺悔,但是,誰是見證人,要知道他當年可是在全國人代會上信誓旦旦講的,難道像放屁一樣排出二氧化碳就完事了嗎?堂堂的一個直轄市的高院院長,就這個鬼德性,現在還講「神馬」價值追求和行為底線。可見錢鋒的臉皮厚如鞋底,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他過去和薄熙來學得騙術和演技大有長進。

那麼,錢鋒是個「神馬」東西?原來,他是周永康在地方佈局的一枚棋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把他的簡歷與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的簡歷比較一下,會發現驚人的相似之處,儘管,公檢法是專業性很強的一個領域,這方面的工作人員,既要品質好,也要懂業務,不應當是官員拍腦門可以點將的,但李東生和錢鋒等人都打破「隔行如隔山」的古訓,一個跟頭翻過「山」,由記者變成了公檢法的骨幹,過去與墨水攪在一起,現在穿上了制服,李東生有了警銜,錢鋒裹上了法袍,這裡的奧秘周永康,薄熙來最清楚,他們深知要統治臣民,主要靠兩手,一是抓,一是騙,而10年「政法王」製造冤假錯案堆積如山,老百姓怨聲載道,他們要掩蓋真相,更需要謊言,於是,由新聞與論界,一個撐桿跳,他們成了周永康的得力棋子,北京媒體消息人披露,錢鋒是由周永康推薦給薄熙來的。

簡歷顯示,錢鋒1982年9月至1986年8月,在中國人民警官大學新聞系新聞專業學習,獲得文學學士學位,1986年8月至1994年9月任法制日報社評論部編輯,1994年9月至1995年4月任報社經濟採訪部副主任,當時才是一個副處級,此後,他雖在司法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過,但並不精通相關業務,只是給領導擦皮鞋,薄熙來任商務部長期間,他通過友人關係,巴結上了他,於是,2004年9月至2007年7月,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法學專業學習,獲得法學博士學位,其實,他是薄熙來煞費苦心,故意栽培的助手,2007年12月,薄熙來下重慶,由力挺「薄騙子」包裝自己,圖謀政變的周永康舉薦,錢鋒跟隨薄一路走來,「唱紅打黑」,枉法追訴,雙手沾滿鮮血,犯下纍纍罪行,直到2008年1月,他任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代理院長、黨組書記,隨後,薄為政變做準備,提升他為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院長、黨組書記。這一仕途足跡類似李東生,不過一個在京城,為周永康所用;一個在西南,為薄熙來效勞,假如薄周政變成功,他一定取代如今的周強,總之,他們都是殺人如麻的馬仔,看主子的眼色行事,做任何事都沒有道德底線。

由此可見,官迷心切的錢鋒,從一開始,把自己綁到薄王戰車上,其目的就想當官謀利,否則,不會主子倒台一年多,他沒做一點反思,沒對親手送進監獄的一大批民企老闆,流一滴同情和悔恨的眼淚。從彭治民到李俊,從黎強到樊奇航,從王紫綺到曾智強,有多少曾為重慶經濟發展做過貢獻的企業家,被錢鋒打開監獄的門關進了地獄,有的是死刑,薄王殺死了他們的全部生命,有的是判刑,殺死了他們生命的一部分,不論是全部還是局部,都是人世間最大的犯罪,有時我想,假如錢鋒是受了薄的欺騙或有點人性和良知,在王立軍瘋狂的年代,他有策略地阻擋一下,把槍口抬高一毫米,重慶就不會發生那麼多駭人聽聞的悲劇。然而,這個沒有人性的幫兇沒有這樣做,從法制的角度分析,他是主觀上故意地追隨薄王犯罪,應當嚴懲不怠。

記得前年,有一位曾在曾智強的廣告公司的當文員的小女孩,從美國打電話給我,講述了她們老闆的故事,她說在曾的公司做了很久,這位民企老闆太好了,好得員工一直不願離開他,只因「黑打」他成了「黑老大」,公司被公安攪黃了,她才不得不離開中國,她在美國聖地亞哥讀書,不再想回去了,她說這是一個黑白顛倒的重慶,如果不認識曾總,她就不會這麼悲觀。後來,我在美國見到曾的母親彭老太獲悉,薄王倒台後,這個小女孩又放棄了學業,回到曾的公司繼續工作。我真的是好感動啊。試想,老闆如果是違法亂紀的「黑老大」,怎麼會對員工這麼好?類似的重慶民企有多少,類似曾智強的好人有多少啊,他們是中國民企經濟的脊樑呀!再比如,李俊流亡海外,至今有家不能回,但他在家鄉的企業每個月還給政府繳稅,你說這是「神馬」事啊?錢鋒還好意思講「疑罪從無」,「非法證據排除」,「保證律師代理已生效裁決的合法權益」?這真的是一幕天花亂墜的騙局。

在我看來,這是一個荒唐而猾稽的年代:李俊的「錢」養著「錢鋒」們,「錢鋒」們卻理直氣壯地擋住家門不讓他回家,他曾經多次委託律師向重慶各級法院提交了申訴,提交的證據可謂天衣無縫,但均被法院退回,不用說平反昭雪啊,連受理都沒門。製造無數冤假錯案的沙坪壩法院院長郭某照常陞官發財,和老「錢」一樣不損毫毛,那麼,法院的經費是哪來的,不是包括李俊在內的眾多民企上繳的嗎?他們用辛苦賺來的血汗錢養著這些貪官,這些污吏卻禍害老百姓,這是「神馬」邏輯?錢鋒應當拍著胸膛想一想,你在過去的幾年裡,掌管山城監獄的鎖鑰,把多少無罪無錯或無罪有錯的人,關進了厚重的鐵門,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啊。這是斷子絕孫的做孽呀!你現在還能引導他人講「價值取向」,你的取向在哪?你早就迷失在薄王的謊言裡,我相信,隨著周永康的落馬,你離監獄越來越近了,等你被關進鐵牢,你就知道了「神馬」叫法律,你可以和薄王一起討論「價值取向」等問題,一直到死,反正秦城裡有的是時間。

2014年12月3日被薄熙來下令拘捕14週年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4-12-04 5: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