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人物寫實油畫大賽獲獎歐美畫家

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戴兵/大紀元)

人氣: 28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12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Christine Lin紐約報導)與往年不同的是,新唐人電視台第四屆舉辦的「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今年首次接納西方參賽者的作品。經過多輪嚴格評選,12月2日晚,結果揭曉,美國選手庫克(Sandra Kuck)的作品《伊馮娜》 獲得2014年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銀獎,獲得銅獎的包括美國選手弗格森(Max Ferguson)的《小提琴修理鋪》、加拿大選手Clement Kwan的作品《演奏不止》以及波蘭畫家勒斯托(Lesstro)的作品《愛葛妮絲》,美國畫家Daniel Murri 的作品《賣花的女孩》獲得傑出人文獎。 油畫大賽評委主席張崑崙教授和新唐人副總裁為選手頒獎。本報採訪了這幾名獲獎的歐美畫家,瞭解他們對藝術和創作的想法。

美國畫家卡克(Sandra Kuck)

美國畫家卡克(Sandra Kuck)(Courtesy of Sandra Kuck)
美國畫家卡克(Sandra Kuck)(Courtesy of Sandra Kuck)
  
記者: 《伊馮娜》(Yvonne)背後的故事是甚麼?
  
卡克女士:這是關於我外孫女的肖像素描,伊馮娜今年9歲。在過去的幾年間,我觀察了她瓷器般的皮膚和凱爾特人的亂髮,以及她的個性。她反應靈敏、機智、聰明。善於觀察,很像她的祖母。
  
我選擇的背景是龍的屏風和中式長椅,這在兒童肖像中不太常見。有龍在伊馮娜的頭上跳舞,帶著決心和好奇心看著觀眾。她的裝束讓我聯想起拉斐爾早期,我非常喜歡的一種風格。
  
我也希望觀眾能停下來,仔細地觀察她,以看待成人主題畫像的方式來看待這部作品。孩子們對畫的感知比我們想像的要好得多。
   
記者:你最欽佩哪三位藝術家,為甚麼?
  
卡克女士:尚克斯(Nelson Shanks)是我欽佩的藝術家,我運用他的調色法,將他的一些技術調整後為我所用。老一輩的藝術大師中,卡薩特(Mary Cassatt)是第一個讓我關注的,她將母子關係用溫暖人心的藝術形式展現。倫勃朗(Rembrandt)對光的和油畫的運用都很精湛。洛克威爾(Norman Rockwell)通過油畫的形式講述故事。阿爾瑪—塔德瑪(Alma-Tadema)用卓越的色彩、樣式和細節講述故事。從這些大師身上可以學習到很多東西。
  
記者:您稱自己為「浪漫寫實主義者」(Romantic Realist),為甚麼?
  
卡克女士:我的油畫將人們帶入另一個時空,我希望讓觀眾感受到一種平和與美麗。有人問我為何能將油畫以如此細節的方式展現,同時不忘為作品注入新的生命力。隨著我年齡的增長(很快就68歲),我發現我的油畫更複雜,更難定義。我的畫作與我同步成長。
  

美國畫家馬克斯‧弗格森(Max Ferguson)

美國畫家馬克斯.弗格森(Max Ferguson) (Courtesy of Max Ferguson)
美國畫家馬克斯.弗格森(Max Ferguson) (Courtesy of Max Ferguson)
  
記者:請給我們介紹一下您的作品《小提琴維修店》(Violin Repair Shop)。
  
弗格森先生:《小提琴維修店》這幅畫是我正在創作的音樂主題系列畫作的一幅,音樂是我另一項愛好。對我來說,這是一幅非常大的畫作(44英寸x 30英寸)。我花了比其他畫作更長的時間創作這幅畫(8個月)。這也是我創作過的細節最多的作品,畫中包括將近200個獨立的物件。
  
身為一名工匠,我經常將其他工匠作為創作的主體。在這幅畫中,一位優秀的小提琴工匠投入的工作,我試圖用同樣多的細節表現出技藝和專注。
   
記者:懷舊和那個地方的永恆似乎是作品中的一個主題。能否談談你對此的想法?
  
弗格森先生:我想讓我的畫作儘可能永恆。確實這是佳作的標誌之一,我當然渴望這樣。像懷念過去一樣,我也期待未來,試圖保存當代生活的各個方面,它們在快速的消失。在紐約市尤其如此,這個城市就像吃了興奮劑一樣快速的變化。我多年來畫的許多題材都已經完全消失,或者翻新完全認不出來。在某種意義上,讓人高興的是,我已經保存了它們(至少在畫作中),但是知道它們永遠不見了,也是讓人心碎。
  
記者:你最尊崇的三位畫家是誰?為甚麼?
  
弗格森先生:對我影響最大的三位畫家是倫勃朗(Rembrandt)、維米爾(Vermeer)和霍伯(Hopper):倫勃朗是因為他的靈魂和人性,維米爾是因為他構圖和配色的感覺,霍伯則是因為他的題材以及城市疏離的一般心理方面。這並不是說我要複製他們或者向他們表示敬意,而是一種心靈相通和「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感覺。
  
記者:從照片來創作,在你看來,甚麼是關鍵的考慮因素?
  
弗格森先生:我更願意直接從生活來創作。不幸的是,因為題材,我通常不得不研究我拍攝的照片來創作。(從生活來創作可能是不切實際的,或許是不可能的。比如,我不能在一個地鐵站設立3個月的畫架。)
  
對我來說,研究照片僅僅是一個起點。我不是它們的奴隸,我在工作室裡將它們改變了很多。最後的畫作實際上與原來的照片大不一樣。讓我的畫作看上去像照片一樣,這個從來不是我的目標。我想這只是自然的比作照片,但是同樣的是,這不是目的。「照相寫實主義」與我的畫作的差別就是做與用心做的差異。
  

加拿大華裔畫家關先生(Clement Kwan)

華裔畫家Clement Kwan. (Courtesy of Clement Kwan)
華裔畫家Clement Kwan. (Courtesy of Clement Kwan)
   
記者:您為甚麼會選《演奏不止》(Forever Playing)這個主題 ?
  
關先生:我喜歡在附近照相。這位80歲的老人正在會場吹短笛。我很驚訝他吹得這麼好。
  
記者:您自己彈奏樂器嗎?
  
關先生:我彈奏的樂器大多數是中國樂器,我最喜歡的是笛子。我也總是熱切的想知道別人是怎麼演奏他們的樂器的。
   
記者:您在中國出生,現居加拿大。您是如何勝任寫實主義畫家的培訓和加拿大的工作環境的?
  
關先生:在加拿大,培訓是非正式和自編自導的。我通過互聯網學習其他藝術家如何進行藝術創作。每當我去其他城市訪問時,也會尋機學習,今年夏天我就在紐約花好幾個小時呆在博物館裡。
  
記者:您覺得寫實藝術家最重要的技能是甚麼?最難掌握的技能是甚麼?
  
關先生:最難也是最重要的部分是,以藝術的眼光看待事物,產生新的藝術點子。你的思維必須是開放的,而且沒有任何精神負擔和壓力。
  

波蘭畫家勒斯托(Lesstro)

波蘭畫家勒斯托(Lesstro)。(Courtesy of Lesstro)
波蘭畫家勒斯托(Lesstro)。(Courtesy of Lesstro)
 
記者:請談談你的作品《愛葛妮絲》(Agnes)。

勒斯托先生:愛葛妮絲曾是翻新裝修隊的負責人,面臨著許多生活中的問題。我第一次見到她時,就立即決定,我應該畫她。在我的想像中,她不是穿著舊的牛仔褲,而是身著漂亮的巴洛克風格的裙子,四周環境掛滿了窗簾。我想讓這個女孩忘記麻煩,感覺像一個淑女。就是這樣。當她身穿這件巴洛克風格的裙子擺出姿勢照相時,忘記了自己的煩惱,我捕捉住她感到快樂的這一刻。
  
記者:你認為如何成為一名成功的肖像畫家?
  
勒斯托先生:一幅好的肖像畫表現模特悅人的一面,應該捕捉到主體的內在本質,而不僅僅是表面上的相似。
  
這些東西都是顯而易見的。不過,我認為這還不夠。在一幅真正成功的肖像畫中,還應該有一個神秘的光環。人是藝術最好的主題。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都深藏情感、記憶和夢想;畫家的任務不是全面展現,還要保持人的神秘,引起反思。
  
記者:你最尊崇的三位畫家是誰?為甚麼?
  
勒斯托先生:儘管仍是一個大膽的藝術決定,我創作了很多古典的繪畫作品,希望繼荷蘭、法蘭德斯、西班牙和意大利畫派之後,開創一個歐洲當代藝術模式的新的運動。
  
我最尊崇的三位藝術家是倫勃朗(Rembrandt)、維米爾(Vermeer)和委拉斯開茲(Velazquez)。
  
我最欣賞倫勃朗的是他絕佳的明暗對比(光和影)、塊的直覺和表現。維米爾在我看來是最好的調色師,委拉斯開茲則在自由的筆觸方面獨一無二並且完美無缺。
  
記者:你覺得寫實畫家應該具備最重要的技能有哪些?哪一個是最難以獲得的?
  
勒斯托先生:如今藝術變得平庸,藝術家更多與社會打交道而不是藝術。寫實油畫成為人們嘲弄的對象,人作為藝術的主題也一直被貶低。
  
我認為,除了標準的技能,如明暗對比、塊直覺、比例和感覺色彩,寫實畫家應該具有偉大的觀察能力。然而,最重要最困難的是創造自己的風格,以此和其他畫家加以區別,忠於自我。
  
從平庸的、處於主導的照相寫實主義中逃脫出來,是當代寫實畫家的一個巨大的挑戰。
  

美國畫家穆里(Daniel Murri)

美國畫家穆裡 (Daniel Murri)。( Courtesy of Daniel Murri)
美國畫家穆裡 (Daniel Murri)。( Courtesy of Daniel Murri)
   
記者:您出生在哪裏?您在意大利生活和創作得到甚麼收穫?現在在哪裏生活?
  
穆里先生:我從小在加州和猶他州長大。我在童年早期從哥哥姐姐和繪畫班那裏入門畫畫,我的姨媽把我引入油畫。我獲得楊百翰大學的獎學金學習插圖,那裏有人物寫實主義的堅實基礎。
  
我又在佛羅倫薩美術學院修讀一些課程,在我看來,那裏是首屈一指的學習傳統繪畫的學院。那段經歷幫助我連接19世紀的繪畫傳統並且得到更深入的理解,在我看來,那是繪畫技藝的最高水平。
  
記者:《收檸檬者》(Lemon Gatherer)和《賣花女孩》(Flowergirls)兩幅作品,靈感都是來自意大利,卻是具足工作室風格的肖像畫。為甚麼你做出這樣的選擇?你希望捕捉甚麼樣的感覺?
 
穆裡先生:《賣花女孩》這幅作品的靈感出自我在意大利佛羅倫薩的一段經歷。在那裏,像在其他的城市一樣,民眾在晚上聚在一起社交,享受歷史名城的氛圍。一天晚上,兩名吉普賽女孩吸引了我,她們走到我和妻子跟前賣鮮花。我給妻子買了幾束鮮花後,兩個女孩就急切的跑過市中心廣場,到冰激凌店裡享受自己的成果,我被她們迷住了。
  
創作《收檸檬者》是為了表現人對技藝的專注和熱情,不管是甚麼技藝,這在整個意大利的文化中非常明顯。在坐落於佛羅倫薩之外的一個小山鎮,在網貝裡亞莊園裡有一個完美的花園。這個花園的特色之一就是有許多精心養護的檸檬樹。在這幅繪畫中,我想要傳遞的就是傳統的感覺和培育這些樹的關懷。
  
記者:在你的另一幅作品《慈悲》(Compassion)中,耶穌將一件大衣蓋在兩個小孩身上。創作這幅畫的動機是甚麼?
  
穆里先生:這幅作品我想要描繪慈悲,我相信耶穌是慈悲、溫暖和愛。這些元素有助於我自己的人生以及在一個成功社會中成長,這幅畫是為耶穌基督教堂的後期聖徒創作的,在那裏有一個特殊的儀式,來凝聚和彌閤家庭。這幅畫還有意提醒那些參加儀式的人們,這些都是耶穌基督的犧牲(用紅布表現),才讓家庭的彌合(通過互相擁抱的女孩表現)成為可能。
  
記者:您最尊崇哪三位畫家?為甚麼?
  
穆里先生:我從三位畫家那裏獲得靈感,包括布格羅(William Bouguereau),他技藝精湛,可以如此美妙的將現實理想化或者古典化;安東尼‧齊賽里(Antonio Ciseri),他能夠繪製出戲劇性的場面,而不流於鬧劇,還具備繪製人體的能力;卡爾‧布洛赫(Carl Bloch),他可以結合寫實主義、古典主義、歷史、宗教和寓言等元素創作宗教畫作。這種結合,我認為是一名畫家能夠達到的最困難、最高水平的成就。
  
記者:您認為寫實畫家應該具備的最重要的技能是甚麼?
  
穆裡先生:我認為一個重要的技巧是理解構圖的能力。除了構圖簡潔,更重要的是對構圖的感覺,過去的畫家對這個掌握運用得非常好,這種能力在當前的畫作中並不多見。特別在繪製肖像的寫實主義中,要考慮許多重要的方面,包括色彩、光線、視角、人物之間的互動以及人物姿勢,甚至手的姿態,還有面部表情,所有這些都有助於畫家成功表現一個故事或者感受。 ◇◇
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戴兵/大紀元)
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戴兵/大紀元)
 

責任編輯:漢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