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寧:兩個自殺將軍身後待遇不同之解讀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12月06日訊】12月2日,中共海軍黨委機關報《人民海軍》在頭版發佈了海軍副政委馬發祥中將11月13日「病逝」消息,12月1日,中共中央軍委委員兼海軍司令員吳勝利上將等海軍領導出席了馬發祥遺體告別儀式。此外,報導還稱,中央軍委領導,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總裝備部、軍委辦公廳領導,海軍領導和機關、直屬單位領導,以及退下來的海軍老領導送了花圈。

根據不久前港媒的報導,馬發祥是在被軍紀委調查後跳樓自殺身亡的,而中共海軍發佈的消息除了證實其確實死亡外,特意掩蓋了其真正死亡的方式和原因,而代之以「因病逝世」。從報導的用詞和遺體告別式的規模以及其在北京八寶山火化看,馬發祥自殺使其至少在表面上「一了百了」,而且身後享有了應有的哀榮。

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另一個幾乎在同時間自殺的將軍的死訊在被官方證實時,卻無人哀悼。

據大陸財新網11月底報導,11月29日將滿56歲的吉林省人大代表、吉林省軍區副政委宋玉文近日亡歿,同時被終止吉林省人大相關職務。吉林人大公佈此事時,並未說明「宋玉文去世」的原因,而使用了「亡歿」一詞,更未按慣例對其表示哀悼。迄今為止,報章並未見到關於其遺體告別式的報導。

一厚一薄,顯然中共高層有意有所區分,原因是甚麼?根據此前外媒的報導,馬發祥和宋玉文都在11月初被軍紀委調查過,可能都涉及徐才厚案。亦有消息稱,馬發祥是被傳已被調查的原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馬仔。雖然並不清楚馬、郭二人有著怎樣的交集,但同為陝西老鄉的背景還是能說明一些問題。

至於宋玉文,生前先後擔任的重要職務是通化軍分區參謀長、通化軍分區政委、吉林省軍區政治部主任,2014年被提拔為吉林省軍區副政委。在他擔任吉林省軍區政治部主任期間,他經歷的兩任政委張福才和常躍都來自瀋陽軍區,而瀋陽軍區是徐才厚的老巢,徐不僅曾任吉林省軍區政治部副主任,還曾任16軍的政治部主任和政委。在徐才厚落馬後,其秘書和多名將領被調查,其中就有16軍前任軍長高光輝、曾擔任瀋陽軍區參謀長的中共副總參謀長侯樹森、瀋陽軍區聯勤部政委康曉輝等人。

資料顯示,曾任16軍政治部主任、副政委的張福才與一直在16軍的高光輝、曾任瀋陽軍區參謀長的侯樹森皆有交集,常躍與侯樹森等也都有交集。二人提拔是否因此得到了徐才厚或其親信的助力,也都是外界很感興趣的。

同樣,作為張福才、常躍助手的宋玉文,無疑不可能不瞭解軍隊中的「潛規則」,是否也因此通過「買官」當上了軍區副政委,也不是沒有可能。不過,有分析指出,貪腐並不足以導致宋玉文走上絕路,或許其也捲入了吉林軍分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而這樣的罪惡讓其很可能與軍隊之外的某些人也產生了交集,而這些人也正處於反腐的風口浪尖。

由此,筆者推斷,導致中共高層在兩人身後厚此薄彼的兩個原因可能是:一是馬發祥與郭伯雄或徐才厚間牽扯的利益並未查實,而宋玉文的則相反,甚至被發現還相當嚴重。二是馬發祥雖然被發現某些貪腐行為,但情節尚不嚴重,因其走上絕路,高層為安撫海軍將官,決定不予追究,並給予其應有的待遇;而宋玉文則可能因牽涉面廣、罪行嚴重而採取了冷處理的方式。只是,不管死後是否享有哀榮,人死後都不可能一了百了。

責任編輯:尚一

評論
2014-12-06 7: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