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美女教師遭酷刑折磨幾近失憶 終逃虎口

人氣 510

【大紀元2014年02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霞紐約採訪報導)長春市興隆山洗腦班大門前,兩個女警架著一個身體極度虛弱、不能行走、目光呆滯、眼窩深陷,面部脫相的女人站在那裏,面對家人的聲聲呼喚神情麻木,毫無反應。白髮蒼蒼的父母抱著女兒失聲痛哭,可女兒面對父母的悲痛沒有絲毫回應,木然呆立,也沒有一滴眼淚……昔日的美女教師在中共洗腦班遭迫害四十餘日後,不但身體孱弱,竟然失去記憶,連父母和家人都不認識了。

吉林省長春市46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妍,因為修煉法輪功,曾多次遭到中共酷刑、洗腦等迫害,並被剝奪做教師的權利長達十餘年。2013年8月逃離大陸來到美國紐約。(本人提供)
吉林省長春市46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妍,因為修煉法輪功,曾多次遭到中共酷刑、洗腦等迫害,並被剝奪做教師的權利長達十餘年。2013年8月逃離大陸來到美國紐約。(本人提供)

吉林省長春市46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妍,是東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教師,曾獲「長春市首屆學科十佳教師」稱號。因為修煉法輪功,曾多次遭到中共酷刑、洗腦等迫害,並被剝奪做教師的權利長達十餘年。2013年8月逃離大陸來到美國紐約。

除了在洗腦班被迫害致失憶,李妍還曾在看守所遭受中共警察的各種手段殘忍、毫無人性的酷刑迫害。李妍自1999年7月開始,為堅持信仰,十餘年來屢遭中共迫害,並被剝奪教師資格,以致父親精神失常,家無寧日。

看守所多種酷刑迫害

1999年7月開始,為證實法輪功的美好,李妍開始逐級上訪,結果遭到吉林省當地警察的追捕,1999年10月21日到北京上訪時還被非法綁架,兩日後被關進長春鐵北看守所,遭受酷刑迫害。

長春市鐵北第一看守所,曾是關押死刑犯的監獄,中共迫害法輪功初期,改為關押法輪功學員,最多時曾關押過法輪功學員近千名。李妍和諸多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關押在細菌牢房,每日遭受著地獄般非人的酷刑折磨。

[[15]][[16]]

長春市第一看守。(明慧網)
長春市第一看守。(明慧網)

因為江澤民授意對法輪功學員執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結果各地監獄和「六一零」組織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手段多是殘忍的酷刑,並且花招百出,因為即使被勞教所虐死也不用負刑責。李妍講述僅自己遭受的酷刑就包括:扒光衣服毒打、長時間坐板、「手腳連銬」等,甚至睡覺時也被「砸鋪」「立刀魚」等酷刑折磨。

李妍說:「剛入看守所,便被強迫抽血體檢、搜身、滾手印,然後被扒光所有的衣服,一絲不掛押入牢房的廁所,獄警對我一頓辱罵、恐嚇、拳打腳踢。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惡警吊起來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酷刑演示:毒打(明慧網)

每天長達15個小時「坐板」,從早五點開始直到晚八點結束,就是兩腿盤坐,雙手放平於膝蓋上,脖頸、後背、腰與床板平面成垂直,床板還不允許墊任何東西。過程中身體始終是一個姿勢,如果晃動就會挨罵、遭到毒打,嚴重的就給施以「手腳連銬」的酷刑。

酷刑演示:長時間坐板(明慧網)
酷刑演示:長時間坐板(明慧網)

酷刑「手腳連銬」就是把雙腳戴上重型鐐銬,雙手戴上手銬,再用不足一尺長的鐵鏈子把手銬和腳鐐串連在一起,讓人身體成弓形姿勢而根本無法改變,給人身體造成的痛楚極大。此酷刑的意圖是肉體折磨的同時,還要惡毒的踐踏人的尊嚴和人格。這種酷刑對一般人的承受極限是48小時,過去僅對男性犯人施行,卻被中共毫無顧忌的施加在所有男性和女性法輪功學員身上,並且超長時間施行。

李妍表示:「我親眼看到在吉林省農業銀行長春市南關區支行工作的法輪功學員王可非遭受此酷刑11天,最後被折磨得虛弱不堪,骨瘦如柴,根本無法行走。即使這樣獄警還每日將其抬出去審問。2001年8月末王可非又被關押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繼續迫害,同年12月20日,就被酷刑折磨致死,死時年僅35歲,轉到黑嘴子勞教所的時間還不到4個月。」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王可非。(明慧網)
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王可非。(明慧網)

酷刑演示:「手腳連銬」(明慧網)
酷刑演示:「手腳連銬」(明慧網)

睡覺時「砸鋪」 「立刀魚」 不到半月渾身長瘡癤

李妍和諸多女法輪功學員白天被強迫坐板,隨時可能受到毒打,晚上睡覺還要遭受「砸鋪」、「立刀魚」的酷刑折磨。「立刀魚」就是每個人都側身躺著,一個挨著一個,人與人之間不能有空隙,只能睡五人左右的位置卻要擠下二十多人。人貼人,人擠人,個個像刀魚一樣立著,即為「立刀魚」酷刑。

「立刀魚」後獄警或牢頭開始「砸鋪」,將最兩端的人使勁用腳往裡踹,直至二十多人都緊緊的粘連在一起分不開,皮膚粘在一起不透風。「砸鋪」之後,所有人都是想出出不來,想進進不去,一點都動不了。過一段時間牢頭還要再往裡踹,整夜都不能有一絲鬆動。

李妍說:「這種酷刑一夜下來,每個人都是全身麻木,然後骨頭酸痛。」

「我們被關押在陰暗潮濕環境極其惡劣的監房裡,終日不見陽光,房子牆上、地上、頂棚上長滿紅、綠、黃、白等長毛(菌絲)。把學員關進去,不出半個月,人身上全部長滿了各種各樣的疙瘩(瘡癤),連醫生都說不清是甚麼疹子。染上這東西之後,痛癢難忍,白天讓人坐臥不安,晚上整宿不能入睡,讓人苦不堪言。」

酷刑演示:「立刀魚」(明慧網)
酷刑演示:「立刀魚」(明慧網)

迫害神經藥物強行洗腦致失憶

李妍還披露,中共在酷刑體罰不能令法輪功學員改變信仰的情況下,開始改用「下藥」「洗腦」等手段迫害,用迫害神經系統的藥物強行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李妍自己就被這種藥物迫害得一度意識恍惚,記憶消失,甚至一度昏睡不醒。

2005年7月7日,李妍正在東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的辦公室工作,突然被單位書記牛鐵英領著四個長春市「六一零」的便衣打手,將其強行綁架長春市洗腦班無限期封閉關押,強制洗腦迫害。

李妍被關押在洗腦班一個單獨房間內40多天,不許與任何人接觸,房間內的攝像頭24小時全方位監控,整晚不許熄燈。夜間經常有男警突然闖入,李妍被驚嚇得不敢睡覺,精神高度緊張及恐懼。

「他們不讓我睡覺,24小時輪番群攻、談話、強迫我看誣蔑大法的材料,電視上大聲播放誣蔑大法的錄像。警察們還滿口污言穢語,侮辱恐嚇,利用各種手段向我施壓,揚言如不『轉化』,洗腦班就不結束,不『轉化』就直接送監獄、勞教所等等。我的意志受到挫傷,寂寞與恐懼更使我瀕臨絕望,我覺的自己快被逼瘋了。」

最可怕的事情就是吃飯,因為飯裡下了迫害神經系統的藥物,警察把飯直接送到房間裡,並監視著必須吃完、吃乾淨,不吃就要受到毒打或酷刑迫害。李妍到洗腦班後每天都被逼著吃這種下了藥的飯,一週之內就開始出現昏睡狀態並越發嚴重,接著開始失去記憶,甚麼也記不起來。離開洗腦班之後長達半年的時間,李妍時常處於昏睡狀態,清醒時很少。

「這種強制洗腦加藥物摧殘,不僅使我精神上受到嚴重刺激,身體也垮了,整個人和過去相比已經面目皆非。目光呆滯、眼窩深陷,面部脫相,不能行走。離開洗腦班的那天,我只能由兩個女警攙扶著走出去。看到白髮蒼蒼的母親佇立那裏,家人滿面期盼的表情時,我已經認不出來他們了。任憑家人們抱著我的頭痛哭,大聲呼喊我的名字,可我意識麻木、沒有一絲表情,也沒有一滴眼淚……」

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位于长春市东部,长吉公路北线九号。共五层楼,每层窗户上都焊有铁栅栏。出入需特殊证件,大楼戒备森严。(明慧網)
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位于长春市东部,长吉公路北线九号。共五层楼,每层窗户上都焊有铁栅栏。出入需特殊证件,大楼戒备森严。(明慧網)

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位于长春市东部,长吉公路北线九号。共五层楼,每层窗户上都焊有铁栅栏。出入需特殊证件,大楼戒备森严。(明慧網)
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位于长春市东部,长吉公路北线九号。共五层楼,每层窗户上都焊有铁栅栏。出入需特殊证件,大楼戒备森严。(明慧網)

親見法輪功學員遭毒打 警察恐嚇不許聲張

李妍在洗腦班還看到,警察毒打法輪功學員並掩蓋真相的驚人一幕。六、七個便衣警察拖拽著一名男法輪功學員從樓下上來,這名男學員不斷的高喊「法輪大法好」,令警察非常緊張,他們連拖帶拽,拳打腳踢,一群人迅速將這名男法輪功學員抬進一個離樓梯口最近的房間裡,只聽得一陣騷亂之後,「法輪大法好」的聲音消失了,整個大樓瞬間恢復了寧靜……

作惡後的警察還試圖以恐嚇封李妍的口,幾個男便衣闖入房間,其中一個手拿電棍連聲咆哮:「剛才你看到了甚麼?看到了甚麼——」李妍嚇得蜷縮在一邊,捂著臉,不斷的搖著頭。惡警用電棍指著李妍狂喊:「你要是說出去,就活扒了你的皮。」

每天半夜都李妍能聽到警察的叫罵聲以及男法輪功學員被毒打折磨的慘叫聲,這種恐懼感一直伴隨著她離開洗腦班。

被剝奪教師資格十餘年 父親精神失常家無寧日

連番的看守所、洗腦班迫害之後,李妍的生活並沒有平靜,又多次遭到警察綁架、抄家、非法拘禁等,甚至連辦公室也被警察洗劫。常年遭受監視、跟蹤、恐嚇、騷擾,生活無寧日。

因堅持信仰法輪功,不放棄修煉,李妍於2003年4月開始被東北師範大學「六一零」負責人柳海民及東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校長孫鶴娟、書記牛鐵英剝奪了做教師的資格,長達十餘年在學校圖書館做教輔工作,工資也被下調三分之一,遭受經濟損失至少達七十萬人民幣。

李妍的一系列遭遇令遭受過中共迫害多年的父親精神緊張,長期處於恐懼之中的老人病情逐漸加重,害怕使他越發沉默寡言,最終得了嚴重的抑鬱症,以致最後精神徹底失常。體弱多病的母親也病倒在床,整個家庭因李妍的被迫害而連坐困頓、苦難深重。

來美後抗議迫害 呼籲全世界聲援

李妍來到美國後,深感自由的珍貴,隨處可以看到法輪功學員弘法煉功、抗議迫害的場景。李妍在2013年10月20來到美國洛杉磯長灘,參加了五千名法輪功學員集體大煉功和抗議中共迫害的活動。當她和同修們一起喊出了自己內心壓抑已久的聲音:「法輪大法好!」時,淚水止不住的流淌……」

李妍表示,自己很幸運如今能夠在美國這塊自由的土地上,但是在中國大陸還有數十萬的法輪功學員仍被非法關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依然在持續,並且手段更加殘忍,甚至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價販賣,中共這種滅絕人性的行為至今沒有停止。

李妍呼籲全世界善良的人們能共同制止這場迫害,立即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同時希望中國大陸被矇蔽的廣大百姓,以及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替中共作惡的執法人員,都能夠徹底認清中共「假、惡、斗」的邪教本質,摒棄邪惡,堅守良知與正義,為制止這場長達十五年的殘酷迫害而共同努力。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洛杉磯長灘五千法輪功學員大煉功。圖為煉功時的李妍。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洛杉磯長灘五千法輪功學員大煉功。圖為煉功時的李妍。

吉林省長春市46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妍,因為修煉法輪功,曾多次遭到中共酷刑、洗腦等迫害,並被剝奪做教師的權利長達十餘年。2013年8月逃離大陸來到美國紐約。(本人提供)
吉林省長春市46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妍,因為修煉法輪功,曾多次遭到中共酷刑、洗腦等迫害,並被剝奪做教師的權利長達十餘年。2013年8月逃離大陸來到美國紐約。(本人提供)

(責任編輯:劉曉真)

相關新聞
青關會誣告香港法輪功再失敗 法官斥惡徒不可信
江澤民機關算盡 法輪功成中南海決戰主題
曝光中共脅迫信 加拿大省議員:將更有力支持法輪功
中文媒體重新洗牌 「大紀元」迅速躍升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TikTok命懸一線 微信還遠嗎?
【西岸觀察】郵寄投票不靠譜?川普為何反對
【拍案驚奇】貝魯特大爆炸如核彈 中共軍備黑幕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謀霸風險大 難闖兩大危機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講話:強調生命權
【重播】蓬佩奧:自由世界聯合應對中共威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