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東莞掃黃難在哪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2月20日訊】

主持人: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的元宵節剛好和西方的情人節是同一天,聽說這也引發了國內的鮮花價格一路飛漲。大家都知道「情人」這個詞,在中國是有一層變了質的很曖昧的意思在裡面。

說到這我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就是上星期有一天,我打開微信,突然看到網絡上寫的都是「東莞挺住」、「東莞不哭」、「天佑東莞」,我還以為是發生了什麼天災,結果一查原來是掃黃。這個2月9日由央視報導為起點的掃黃,不僅使東莞的色情業一片蕭條,還引起了各界的熱烈圍觀和譏諷,有的是抨擊央視出賣靈魂,也有的是分析在這次掃黃的背後動機是中南海權鬥,大家都在猜測權鬥的目標是誰。

為什麼一個掃黃行動不能得到大家的認可?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中共當局的掃黃目的,它是掃黃嗎?這裡頭有什麼其它的信息呢?我們今天就來請橫河先生點評一下。

橫河先生,這一次央視的《焦點訪談》記者暗訪了東莞的色情業,而且把這個曝光了,萬萬沒想到這個報導不但沒有得到民眾的同情,反而引發了眾怒。在網絡上遭遇了大面積的吐槽、調侃。這個結果是非常出乎意料的,甚至可以說是匪夷所思的。為什麼大家嘲笑的是央視而不是東莞?同情的又是那些賣淫的小姐?

橫河:我想網民嘲笑央視的理由有各種各樣,反正至少有100個不同的理由去嘲諷央視的,但是我認為最根本上的是央視這個做法,它自己定位的問題。因為作為一個媒體來說,實際上它是應該監督什麼呢?監督政府、監督大企業,監督這些東西,這是媒體的責任。但是這次央視用了一些似乎非常不專業的手法,去找了一些最底層的性工作者,而不是說她後面的後台以及發生這種事情的原因。

因為這不是個新聞報導是個深度的報導,就是焦點訪談,焦點訪談是要深度報導的,結果它沒有做深度報導,反而是做了這些事情。這是一個。另外一個就是央視它究竟把自己定位在喉舌上面呢?還是把它定位在媒體上面?作為媒體進行暗訪這是很有可能的,但是媒體一般不會去做這種事情;那麼定位喉舌的話,那當然大家就要嘲諷它了,因為你是作為一個喉舌出現的。

所以這裡有一個是央視把自己看作什麼?就做這件事情,它把自己定在什麼位置上?第二個是民眾對央視的定位,毫無疑問在這事情上,民眾是把它作為一個喉舌來定位的,當然大家要嘲笑它。因為央視自己作為喉舌來說的話,正如民眾所說的,它是出賣靈魂的。你出賣靈魂的,你怎麼去嘲笑別人出賣肉體的。所以這個問題在民眾心目當中,央視的定位也是嘲笑的一個因素。至少從我的角度來看的話,央視這次被人嘲笑的主要原因是這麼兩個。

主持人:到目前為止,我們知道在東莞的事件裡頭最高的被免職的官員是東莞市的公安局局長嚴小康,有人說這是第一個替罪羊,因為很顯然他前任的責任比他要更大一些。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還會不會有更高的官員在這件事情上栽了呢?

橫河:我同意他是一個替罪羊。因為從幾個角度上,第一個從程序上,最簡單的,他是由省人大常委會出面決定把他免職的,但實際上他並不是省人大去任命的,他是由東莞市人大任命的,所以按照程序應該是由東莞市來免他的職。省人大都來不及讓市人大來做這個決定就直接免職,顯然就說明這件事情並不是就掃黃這件事情對他進行懲罰,而是來自更高層的一個決定,從上面壓下來的。

從警方來說,嚴小康他本人有沒有責任?當然我認為是有的。因為你像央視,不管說央視去的是什麼人吧,他去報警,警方不出警。警方為什麼不出警?最起碼有這麼幾個可能性,一個呢,警方就是色情業的保護傘;第二個是色情業的後台太大了,警方管不了。或者還有更深的原因,像東莞之所以能成為一個性都,被稱為是「性都」的話,那它還有更大的後台在後面,這也可能的。

如果我們假設一下,做一個設想,就說東莞這一次不是撤了6個派出所所長嗎?那麼這6個派出所所長當中,比如說是有一個在他的管轄範圍之內他想管一管黃,不僅是那一種髮廊,包括那四星級、五星級的賓館,他管得了嗎?如果他管的話,他會不會丟職位?如果會丟職位的話,那就是更深層的問題。

那麼嚴小康,他應該不應該對東莞的「黃」負責?他上任是2012年,兩年前上任的,而東莞作為「性都」已經至少有十幾年的歷史了。至少在十年前我就聽說過,中國有一個「不到哪裡,不知道什麼」;其中有一個「不到東莞,不知道自己身體不好」,這就說東莞已經這麼有名了。那麼這之前,當然不應該由他來負責。他上台以後,該不該由他負責?那就要看這一次下決心到東莞去掃黃的是哪一個級別的。東莞市有沒有權力對於這些有很大後台的色情場所包括五星級的賓館,有沒有權力對他們進行制裁。這是很深的原因,不是說很簡單的把一個東莞市的公安局長撤職就能解決的,我相信很有可能還會有更高級的官員落馬。

主持人:就像您前面說的,從免掉他的職位的程序上來說是不對的,因為是從省人大出面來做這件事情,您剛才分析說是因為高層有壓力壓下來。那也有很多人同意說認為這一次不是單純的掃黃,是中南海的權鬥的一個手法。那您是怎麼看這一個問題呢?

橫河:陰謀論有很多種。我想在中國某一件事情,特別是司法方面的、執法方面的問題。像這種問題都是積累多年的,不是一年、兩年,十年、八年的事情,突然之間,這時候要去做一個早就在法律上要去管,以前卻一直沒有管的事情,當然人們會聯想到這不是一個單純的事件。所以陰謀論有這麼多種。

有人說中央想打擊團派,胡春華是團派,利用這個讓他下不了台。這倒是能解釋為什麼他這麼快的殺雞用牛刀,出動了4、5千個,5、6千警察才抓了一百多人。顯然是他為了保自己,這倒能解釋過去;也有人說是中央和地方的矛盾,就打擊廣東省;也有的說是打擊政法系統,因為那個黑社會的主要保護傘是政法系統嘛。

我想這個都有可能,但是問題就在於,為什麼中國沒有人會認為這是單純的掃黃?我覺得這裡頭有幾個原因,一個就是東莞的「黃」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不管從央視也好、從媒體也好,還是從警方出動和當地政府的反映來看,好像他們是今天才知道東莞是有色情業的。這是一個。還有一個就是中國的色情業並不是只有東莞才有,實際上是全國性的。儘管從中共來說的話,從法律上好像色情業賣淫是非法的,但是中國的色情業的嚴重程度,絕對在世界上是排前面的。這還僅僅是指公開的性工作者,不包括官場的性交易和官場的性文化,這部分還沒算。就像官員他不會到那種場所去啦,她是送上門來的,或者是他有專門的場所,警方絕對不敢去的那種場所。它有這種情況,各地官員都有這種情況。

人們曾經統計過,凡是被貪腐搞下台的官員,查下來90%以上是有這個性方面的腐敗的,這就是非常普遍了。如果把這些官場的性腐敗要加上去的話,絕對是排世界第一;如果不考慮官場的話,在世界是排前列的。所以說你單獨打擊東莞的話,肯定是沒有用的。就說對於消除全國的這個性產業,肯定沒有用,連殺雞儆猴都做不到,就是說你打了東莞以後讓別的地方害怕了,這一點都做不到。所以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網民他並不認為這是單純的掃黃。

出面的是央視,我們看看央視它曝光能曝些什麼東西,就是說最近它曝光過三星、曝光過蘋果,也曝光過星巴克,人們普遍的認為事實上也是如此,就是為了敲打外企,因為這和整個當時整外企的什麼腐敗、什麼東西是一個系統一起做的。就像打擊星巴克27元的咖啡,我記得當時有一個人最有趣的說法就是,如果不是央視這一提醒的話,我還真以為在裡面都是多有錢的人,他說下次我也敢去了!

可想而知就是實際上在中國的企業當中比它暴利的不知道多多少,央視並不敢去打那些中國的暴利企業,卻去打星巴克27元一杯的咖啡,其實這真的算不上暴利,在中國這種情況下。所以央視不僅僅是欺軟怕硬,其實絕對是有目的的,因此人們就當然會說央視在做這件事情的背後有其它的什麼因素,當然就會去問。

主持人:剛才您也提到色情這個東西在中國官方表面上它是禁止的,而且掃黃這種運動據我知道每年都會來那麼一次。為什麼色情和黃這個東西,它會在全國範圍至上而下這麼氾濫成災?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深層的東西,比如說官方在鼓勵還是說在默許,是不是有這樣的原因在?

橫河:我認為官方肯定是有默許,但不僅僅是默許,其實官方是鼓勵的。這裡我覺得有這麼幾個因素,第一個因素就是政法委系統的因素。大家知道,很多人就說這次是針對政法委的,因為在色情業的背後絕對是有公安系統作為主要的後台的,這個後台我覺得是有一個演變的過程。就在30年前、25年前,那時候可能就是從敲詐、勒索方面來個人獲利,就是警方對當地的妓院、髮廊進行保護,定期去敲詐一下,敲詐一下把嫖客抓起來,抓起來以後拿錢,那麼警察就發財了。這種是屬於個人獲利。

但是逐漸發展到整個警方作為保護傘。因為個人獲利有個問題就是它打擊的時候,一次性打擊就是一次性賺錢,如果說打的太狠,這個產業沒有了,警察就賺不到錢了。所以逐漸逐漸就發展到一個巨大的,是一個產業了,就是性產業,這個產業警方的保護傘變成其中規範化的一個部份,就是定期的打擊。這個定期的打擊實際上是什麼呢?就是被禁的東西,有的時候如果真的是一個合法化的,警察反而沒油水了,只有是被禁的它才有油水,但是打的太厲害它又賺不到錢了,就是殺雞取蛋了,所以它要讓這個雞不斷的下蛋,它才能不斷的有利潤,所以這就變成了就是連警方都保護,政法系統的利益都變成巨大產業的一個部分,因為它是非常規範化的運作。

其實在中國很多灰色地帶就是故意留在那個地方含糊不清,連法律條文、具體實施都是含糊不清的,只有這樣的話,這些權貴集團、這些利益集團才有可能從中獲取最大的利潤。這是政法委的因素。

第二個就是地方政權和官員的因素。因為過去30年它都是GDP第一,發展是硬道理,所以有很多人解釋了,就是說它通過用這種方式來吸引台商、港商。

主持人:它也是一種創收是不是?

橫河:是一種服務,就是為外商,特別是台商和港商提供的一種服務,那麼這個地方就能吸引港商過來。作為另一個部份的話,就是性產業會帶動它的經濟。前幾天不是曝光出來說東莞的性產業帶動了經濟,占到它的GDP的14%,這個比例相當高。全國可能不一定有這麼高,但是全國範圍之內這個比例肯定也相當高的。這是地方政權和地方官員的因素。

第三個就是官場性文化的一個示範作用。像周永康,別人不是說他「百雞王」?李東生著名的就是在央視把央視的那些美女主播介紹給中共高級官員,央視就變成了向中共高級官員輸送性賄賂的一個基地。這也是這次人們為什麼對央視要嘲笑的原因,就是你自己不僅是出賣靈魂,你也出賣肉體,而且出賣肉體的普遍性可能還超過社會上,這個就是官場有一個示範作用。

最後就是一個社會政策的鼓勵和社會道德的問題,這個就是一個更深層的問題了。

主持人:您剛才說的政策鼓勵,您這種說法有什麼證據呢?官方我想它不太可能有公開的文件和政策指導支持性產業,這個不太可能有吧?

橫河:中共所有的政策它幾乎都有明文的規定和它的潛台詞,就是它實際的實施,這兩者在表面上是矛盾的。比如說憲法當中它有言論自由,但是你實際上要發表言論自由,你要是爭取言論自由的話,你就有罪了;憲法規定有信仰自由,但實際上對於信仰,特別是中共官方不能夠控制的信仰,它是嚴格打擊的。所以它有兩套系統,一套系統是公開的政策,另一套系統是實際實施的,這兩者是矛盾的。

在腐敗上也是這樣的,就是從表面上它在打擊腐敗,但這麼多年來為什麼腐敗越打越嚴重呢?也就是說實際上官場是鼓勵腐敗的。為什麼鼓勵腐敗?就包括性腐敗在內,它是鼓勵的。這就從江澤民開始,就是說他沒有治國方略,怎麼辦呢?他就必須讓整個官場腐敗,這樣的話,他的統治,就所有腐敗的官員就會都聽他的,他又可以通過打擊腐敗拿來打擊政敵。

所以腐敗包括性腐敗在內,是從江澤民開始的一個治國方針,到現在為止,這整個方針沒有大的變化。如果說現在的掃黃是一個信號的話,我還沒看出它能有什麼作用。

像現在曝光的所有腐敗官員,如果你追究下去的話,你會發現它都是在眾目睽睽之下發生的腐敗,而且是不斷被揭發舉報的過程當中被提拔的。像李東生為例,在央視的表現人人都知道,但是他照樣從央視副台長升到廣電總局當副局長,然後又升到中宣部長當副部長,所以他是在大家都在揭發他的情況下,他照樣升上去的。這就是官場的一個實際的潛規則。官場它是按潛規則運作的。

所以大家都知道你要跟對了人,跟對了政策,什麼政策呢?就是中共的一個正確的政策,比如說迫害信仰團體,你要跟對了,像李東生就是,他迫害法輪功,是「610」辦公室主任,這一個他跟對了,所以他的腐敗就是可以允許的。這是政策的鼓勵,這種政策的鼓勵它不會寫在字面上,但是官場人人都知道。

主持人:您剛才也提到了一個社會道德方面的因素,也有人說像這樣子的黃,它其實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因為我們中國人有個說法叫「飽暖思淫慾」,在以前的社會裡頭這些都是通過道德教育來規範人的行為的。但是我的問題就是說,中共官方它也提倡一些精神文明之類的,但是為什麼它提倡的精神文明就不能解決問題?

橫河:我覺得這有多方面的因素,一個就是道德教化它本來就不是世俗政府的責任。世俗政府,第一,它拿什麼定標準?第二,它有什麼權力、它有什麼力量讓別人來相信它的?這關鍵是一個道德和信仰的關係,就是人類的道德實際上是神給人制定的生活的準則,離開了神的標準以後,人怎麼能夠定?這裡還是一個中共講的和做的對立的問題,就是一個無神論的政府,它一邊提倡所謂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但一邊又打擊教人向善的信仰,包括主要是法輪功提倡的「真、善、忍」,你要去打擊把人家關到監獄裡面去,像現在藏人被逼得自焚,就是說真正有信仰的人在中國是無法生存的,就是這個無神論的政府是不讓你生存的,在這種情況下,你怎麼可能去造出一個所謂的文明標準讓大家來遵守呢?

所以中共,你看這幾天它正在宣傳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我們不去討論這24個字的內容,就這個價值觀是誰定的?是一般大家都知道像什麼衣俊卿這樣的腐敗墮落的馬列主義理論家,一邊在和小三、小四調情,一邊拍著腦袋去編這種什麼社會主義價值觀。這是一個,就是誰來定?就是一批一批道德極其敗壞的人來定。

第二,你是根據什麼標準訂的?現代政府都是政教分離的。古代有君主政權,它會提倡某種價值觀,但這個價值觀是聖人教化的,是聖人的教誨,只是說政府用了聖人教誨的這個價值體系,它不是自己編出來的,君主不是自己編出來的,統治者是編不出來的。中國傳統的價值體系是「儒、釋、道」,那麼這「儒、釋、道」是這樣,儒是孔子的教誨,釋是佛教,道是道教,老子有《道德經》,那都是聖人的教誨,然後統治者把它拿來的,統治者自己不會去編的。

現在中國沒有出自對神敬畏的這種約束的話,世俗的提倡又和它實際的政策正好相反,這一來的話實際上只會對道德敗壞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所以我們看到中共提倡社會主義精神文明、什麼「五講四美三熱愛」,越提倡社會道德越下滑,而且整個社會道德下滑的過程,我們看到和中共提倡精神文明的這個過程是一致的。

主持人:那您是不是覺得中國這個性產業是一個社會問題?

橫河:這個肯定是一個社會問題。中共它早年總是把妓女歸咎於舊社會,還有西方的墮落,它是這樣的,它一口咬定,過去的性產業是一個社會問題。中共統治以後,它聲稱它勝利的時候,其中有一條就是1949年以後徹底消滅了中國的妓女。這是它說的。

但是你想想看,當年中共消滅娼妓的時候,北京市1,286名妓女,當時北京的戶籍人口是209萬,當然北京比現在小,按照現在北京的行政範圍的話,當時北京長住人口是420萬。在420萬人口,或者是209萬的人口當中有1,286名妓女,它把人家給消滅了就算是一個成就了。

那今天東莞一個城市就有30萬性工作者,現在任何一個城市都會比當時中共宣稱的北京的妓女占人口當中的比率要高的多,比任何一個城市都要高。按照這個比率的話,比所謂中共所說的舊社會,中共這個社會要墮落何止幾百倍?那個時候是社會問題,今天墮落到了百倍都不止,難道不是社會問題嗎?

主持人:那這個社會問題,您覺得能夠怎麼解決呢?因為像這次掃黃,雖然我們知道說前面以前每年都有一個例行的掃黃,但是這次的掃黃從表面上來看,它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樣,至少在東莞吧,它不光打擊到了底層,而且也打擊到了有背景、有後台的一些大的酒店,比如四星級的、五星級的,還有人揭發出來說跟中石油什麼有一些淵源關係。那您覺得它這次有可能起到一些作用嗎?

橫河:從表面上現在東莞有作用,但是要說全面的,一個是不讓它死灰復燃,另一個就是在全國範圍之內消除這種現象,這個可能性幾乎沒有。為什麼呢?因為性腐敗,它只是全面腐敗的一個部份,它不可能單獨解決,這是一個問題。

第二問題,這個腐敗已經成為中共發展的一個潤滑劑,也成為了中共統治合法性的一個部份了,就是說中共用經濟發展來作為它合法性的,那麼腐敗又是經濟發展的一個部份。不是說腐敗隨著經濟發展而來的,而是說製造腐敗就是中共發展經濟的一個策略。在這種情況下,它就變成中共統治合法性的一個部份了,所以它不可能徹底否定,它要徹底否定就把自己給否定掉了。

第三個,這個腐敗,包括性腐敗在內,它已經是龐大利益集團的一個部份了,這個部份就是中共今天統治的基礎。所以只可能在表面上短期內在某個地區做一個樣子,沒準後面還有其它的動機在裡面,就是說真正就是為了消滅腐敗的話,它也只可能短期的在某個地方發生作用,不可能在長期起到作用。

主持人:這次的節目時間也快到了,我們現在再討論最後一個問題。就是有人評論這次民眾對東莞事件的反應,與其說他們想表達的是對弱者的同情,不如說是對公權力的反感。那麼他們覺得在這個雙方交鋒的過程中,反應出來的就是政府還是原來的政府,但是老百姓已經不是原來的老百姓了,這個社會已經明顯的改變了。您對這個有什麼評論?

橫河:我倒是同意一部份這樣的說法,就是說對公權力的反感確實是一個部份。當然從另外一個角度上來說的話,整個社會,就是作為中共統治,特別是近30年來吧,它是讓全民腐敗作為一個統治基礎的,讓人們不再去關注政治問題,不再去關注中共統治合法性的問題。

所以當人們認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他肯定會對公權力提出新的挑戰,而且會有一個反思。但是我覺得這個反思的基礎僅僅是對公權力的挑戰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要有一個更全面的反思,就是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和一個道德全面重建的過程,這個過程就必須要有信仰來完成的,而不僅僅是挑戰中共的統治權威能夠完成的。

主持人:這次的節目時間就到了,我們這個問題就先討論到這裡。這個東莞掃黃據說浩浩蕩蕩要持續3個月。那其實在這段時間裡大家比較關心的事實上是中共要打的那個大老虎到底是哪一隻?要怎麼打?因為東莞的事件大家的注意力又變成了抓雞,很多人就在分析說,是不是這個抓雞背後要牽出那隻大老虎?那麼我們就拭目以待,看看這3個月內會發生什麼情況。

橫河:好,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再見。

下載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評論
2014-02-20 11: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