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的傳奇(四)

文/方慧
  人氣: 3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 , ,

【大紀元2014年03月01日訊】走上創業之路

1854年路易•威登與艾米莉結為秦晉之好,當時路易32歲,而艾米莉芳齡17。艾米莉雖然年輕,但很成熟,路易可以和她商討任何事。當路易求婚時,就告知了艾米莉他要開創自己的事業。如果此時的路易還有幾分猶豫的話,艾米莉則對她的丈夫充滿了信心。婚後三個月,艾米莉有身孕了,她堅信路易應該停止在馬雷夏爾的木箱店裡工作,自立門戶的時機到了,路易被說服了。

路易選中納夫•德•加普希納街4號(4 de la rue Neuve-des-Capucines) ,亦為今日的加普希納街開店。加普希納街在旺多姆廣場附近,街雖不長但很繁華,馬雷夏爾的客戶大部份集中在這一帶,奧斯曼在那裏又剛鋪好一條通向未來歌劇院的大道,是巴黎上流社會達官貴人出入頻繁的地區。

路易的店舖開張的那一年,巴黎有百來個專門從事打理行李和製造箱子的店家,然而一個半世紀後的今天,這些店家絕大部份都不復存在,唯有路易•威登屹立在皮件帝國的巔峰,但是攀向巔峰的路並不是一條坦途,甚至因為戰爭的緣故也曾遭遇瀕臨破產的命運,這是後話了。

剛開張的路易店舖,以打理行李為主要業務。當時旅遊業的興起和發展產生了對旅行箱的新需求,這些需求給了路易設計箱子的靈感。當時他只是設計師,並不製造箱子,他向外訂購所需木材,並提供設計圖給木箱供應商,然而卻沒有一家的產品讓他滿意。要求嚴苛的路易厭倦了不中意的木箱,於是他決定在離店舖不遠的羅謝街(rue du Rocher) 開一個工作坊,自己親手製作箱子。

忙碌的父親

1855年4月的一天,艾米莉在加普希納街店舖樓上的住家中,生下了他們的女兒。但是路易卻無暇與妻子一起享受女兒降臨人世的快樂,他在杜勒麗宮(Palais des Tuileries)-拿破侖三世的皇宮裡忙碌奔波,原來英女王維多利亞邀請拿破侖三世和歐仁妮皇后前往倫敦訪問。路易負責收拾皇后所有的行李,他必須把皇后貴重的香水瓶包起來裝箱,當時年青的香水師皮埃爾•弗朗索瓦•帕斯卡爾•蓋爾蘭(Pierre François Pascal Guerlain)為皇后特地調配了一款御用香氛,取名為「皇后之香水」(L’Eau Impériale)。路易還要保護皇后的寬大帽子和高貴的皇冠,打理無數的優雅女裙、面紗和手套等。但是幾天之後,他得知他的辛苦勞動全付之東流:歐仁妮皇后的所有行李箱在路上遺失了,皇后只能在倫敦臨時趕製衣服。

1855年5月,持續5個半月的第一屆巴黎世界博覽會在巴黎開幕,同年八月杜勒麗皇宮迎來了維多利亞女王夫婦的回訪,這是一件歷史性大事,因為四個多世紀以來,英法之間就幾乎一直是兵戎相見,自英格蘭國王亨利六世即位後,英國的君主就不曾踏上法蘭西的土地。展覽會在法國工業宮舉行,面積達16公頃,吸引了來自26國的24000參展商和5百萬的參觀人次。路易稍有空閒就往工業宮跑,他喜歡蒸汽船夾雜灰塵和噪音的氛圍,以及炎熱而潮濕的氣溫。他欽羨那個當時世界上最大的一面鏡子,在高5.37米、寬3.36米、面積為18.4平方米的巨鏡前沉思。

行李箱的革新

路易一直想要製造真正的箱子,而不是作為臨時收拾行李的箱子。他要將箱子本身變成恆久耐用的物品,憑著對木材和布料的愛好和熟悉度,他相信自己一定能製造出華麗並兼具藝術感的行李箱。

當時的箱子基本上是圓頂的,路易的兒子曾提到:「這種圓頂箱給火車行李工作人員帶來很多麻煩,他們不得不把箱子側放,以保持平穩。」路易清楚地意識到必須用平頂箱取代圓頂箱,但當務之急是要設計出外表美觀且輕便耐用的箱子。

1856年路易製造出一個圓頂的白楊木箱,稜邊用木條和黑色鐵條封固住,箱身用淺灰色的帆布粘住,這就是著名的具革命性改革的「灰色特里亞農」行李箱(Gris Trianon)。與以往的木箱相比,它的體積更大,重量更輕,而且便於安上鎖扣,箱子的質地很堅固,貼帆布用的是由黑麥麵粉製成的黏性超強的膠水,所以防水性能很高。路易摒棄了箱子表面的真皮,因為遇到雨天,真皮吸水後增加箱子的重量,濕氣又會損害箱子。他強調箱子的美觀,當時的行李箱都是很沉悶的深色調,他的淡灰色帆布行李箱立刻在旅行者中流行起來。

接著路易推出了高檔平頂的灰色特里亞農旅行箱。人們對這個新鮮設計很驚訝,但都相當欣賞它的雅觀大方。路易的大膽創新引起了同行或多或少的嘲笑,不過路易根本不理會別人的議論,依然堅持自己的理念。

第一個平頂箱的問世,使路易成為巴黎城裡令人矚目的人物

@

(責任編輯:德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見證歷史時刻 路易•威登在馬雷夏爾的木箱店裡幹了兩年後,就升為首席技師,這個新職位讓他整日在巴黎的大街小巷中徒步奔波。雖然路易•威登對政治不感興趣,但因為處在那個時代,還是身不由己地成為某些歷史時刻的見證人...
  • 在巴黎繁華的香榭麗捨大街上,離凱旋門不遠的一家店門前,顧客經常排起長龍等著進店購物,走出店門的那些膚色不同的顧客經常是手上拎著大大小小的購物包,上面都印有「LV」 字樣的圖案,這就是著名的路易威登旗艦店。近年來,這裡的中國顧客越來越多,他們也像一個多世紀前的王公貴族和名媛紳士一樣,對聲譽卓著的路易威登皮件情有獨鍾。
  • 在巴黎繁華的香榭麗捨大街上,離凱旋門不遠的一家店門前,顧客經常排起長龍等著進店購物,走出店門的那些膚色不同的顧客經常是手上拎著大大小小的購物包,上面都印有「LV」 字樣的圖案,這就是著名的路易威登旗艦店。近年來,這裡的中國顧客越來越多,他們也像一個多世紀前的王公貴族和名媛紳士一樣,對聲譽卓著的路易威登皮件情有獨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