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韓劇、軟實力和國家形象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3月13日訊】

主持人: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這一期我們來談論一下韓劇的問題。韓劇最近非常的流行,比如說前一段剛剛停播的《來自星星的你》,它時髦到什麼程度呢?據說王岐山在參加兩會的時候就主動提到了《來自星星的你》。他當時是說為什麼韓劇能占領中國市場?為什麼韓劇能飄洋過海?他看了半天韓劇,他說韓劇的內涵和靈魂恰恰是傳統文化回歸的昇華。他覺得這是韓劇的流行原因。同時,習近平在參加貴州(代表)團審議的時候也談到了弘揚優秀傳統文化。

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來點評一下傳統文化和國家形象的關係問題。橫河先生,最近韓劇比較流行,您覺得韓劇能占領中國市場,還影響到了歐洲和美國,這個是王岐山所說的因為它內涵的原因嗎?

橫河:我想這個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從文化上來說,近代的文化其實是從西方向東方來的,像以好萊塢為代表的美國文化體系向世界各國入侵。像這種東亞的文化,在近代由於東亞整體比較處於弱勢,所以在文化上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一直不是特別大,雖然日本和東亞四小龍大部分都在某個階段曾經有過某種藝術形式的輸出,對國際上也有一定影響力,但是基本上都達不到韓劇現在的水平。

像台灣片,台灣以前我們在大陸都知道,台灣生活片、香港武打片。台灣生活片主要是對大陸的影響,對西方社會影響不是特別大,沒什麼影響;而香港的武打片對全世界的影響都特別大。我剛到美國來沒幾天就去學開車,駕駛學校的司機就問我哪裡來的?我說中國來的。他馬上就說Bruce Lee,我還不知道Bruce Lee就是李小龍。就是幾乎是人人皆知,它其實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對西方的功夫片其實影響蠻大的,但是它僅侷限在一個點上,也沒有造成那麼大的影響力,它是個人影響力。

新加坡是沒有的。日本曾經在70年代、80年代的時候,卡通片是流行世界的,它其實對美國的卡通文化影響也很大。但是像韓國現在這種影響力,達到這麼全面的影響力,確實是不大多的。我想分析東亞所有的國家文化輸出的情況來看的話,如果你看一下韓劇就知道,它確實是東方傳統文化的內涵是體現得非常深刻的。

主持人:一般的大陸媒體都會把韓劇的成功歸於政府的支持和推動文化輸出。您覺得政府的推動在這裡頭能夠起什麼作用呢?

橫河:政府的推動我想對於一種文化的輸出吧,政府肯定是要有支持的,但是其實韓國文化主要是以韓劇帶領的一整套的東西,甚至包括後來的整容,其實也是由韓劇慢慢帶出來的。作為政府來說,它能做的事情我覺得並不是特別多,一個是在政策上面進行支持,這是一種能做的;另外一個就是政府出面,以國家形象的方式對外做一些推廣工作。

但實際上製作和它真正造成影響的是劇本身造成的。為什麼呢?因為你可以看到韓劇現在在世界向外輸出的,它的題材相差很大,都不一樣的,從傳統劇到現代劇,到家庭劇,什麼形式都有,製作上也不一樣,它的編劇,每個本子的編劇也不同,所以它的差別非常非常大。這些是政府管不了的東西,政府不可能下一個指導,這麼全面的去指導所有的作品。

所以真正的韓劇成功的作品,所有的不同的題材,它實際上有個共同的東西,就是貫穿在它各種題材當中的一個東方傳統文化的內涵,這是一個潛移默化的過程。政府推動是有一定的作用,但是絕對不是起決定作用的。

主持人:對,這一點我特別同意,因為中共政府這幾年花在推動文化,就是想把它自己的文化給打到世界上的努力,其實是做得非常的大。我指的努力是從錢和手段來說,它往這裡花了非常大的心思。其實中國的文化並沒有像中國政府希望的那樣在世界上被認可。還有一些在海外的中國人會覺得假如中國經濟起飛了,世界上就會看得起中國文化,中國文化就會被世界認可,但是事實上這些事情也並沒有發生。

橫河:這裡有兩個因素,一個就是所謂中國文化,實際上我現在不好說這是中國文化,因為中共向外推的並不是真正的中國文化。不管怎麼說,實際上我們剛才講的東亞這些國家,它的文化輸出基本上是和它的經濟起飛同步開始發展的,這個幾乎沒有什麼例外。

從文化軟實力來看的話,像中國現在的經濟實力發展到這一步,已經超過了當時日本和東亞其它一些國家文化輸出的時候它們的經濟實力了,已經遠遠超出了。但是相比較而言,中國大陸所謂文化軟實力的這個國際影響力是最沒有的,最小的。

正如你剛才講的,中共花了很大的價錢,我們知道就僅僅是前幾年所謂「大外宣」就花了幾百億,撒了這麼多錢卻沒有任何影響力,或者甚至是負的國際影響力,其原因正好並不是沒有政府的推動。因為沒有哪個國家能夠像中國政府那樣子花那麼多的錢去向外輸出它要輸出的所謂軟實力,特別是文化方面的。

恰恰它的失敗正是由於政府推動所引起的。這是為什麼呢?就是它這個「大外宣」,它向外去輸出這個文化實際上是輸出一個價值體系。中共政府向外推動的是有意識的輸出中共的價值體系,而這個價值體系和人類基本價值體系是處於一個矛盾狀態的,所以不管你花多少錢,也很可能錢花得越多起的副作用越大。

西方人其實並不是不喜歡中國元素,甚至還沒有到傳統文化,就是中國拍的一些東西,如果政府干預越少可能受歡迎的程度越高。我記得我剛來美國的時候,在實驗室裡面就有一些人告訴我說他特別特別喜歡張藝謀的電影,就張藝謀早期的那些片子,在美國真的是有一些觀眾的。但是當後來他變成政府向外輸出的一個工具的時候,他的粉絲就越來越少了,而那個片子越拍越貴,越拍場面越大,然而能夠被人歡迎的程度卻越來越低了。就同一個人的作品,我們這個是最好比較的,張藝謀同一個人的作品,他早期的作品和後期的作品。

這還跟中國傳統文化沒有什麼直接關係,就是政府干預的程度越高,儘管可能在拍攝過程當中沒有具體指導,但是實際上它是有一個符合中共的價值體系來作為輸出的,所以效果就越來越差。

實際上你可以看到在西方,現在中共官方派出來的文藝團體的數量和規模應該是世界上第一的,別人的文化交流儘管有政府級的,但大部分還是民間自己的交流,但是像這種官方派出來的太多了。比如說紐約的林肯中心,現在每個月都有很多來自中國的代表團在那裡演出,有的完全沒有票房價值的,也不知道林肯中心的錢是靠誰付,也許這個藝術團體就把錢付了,也許這就是大外宣的一部份。

像今年春晚的時候,大家不是說有統一著裝揮著大刀的暴徒,紅色娘子軍嘛,那個鏡頭今年出現在大陸春晚,2年前就在美國的華盛頓DC的肯尼迪中心演出的時候就已經出現過了。就是它輸出的並不是中國的文化,這個導致了它的效果和它花的錢和力量完全是成反比的。

像中國政府到現在還是,已經有持續了至少十多年了,和西方很多國家,法國、美國很多國家的政府,或者是地方政府,或者是國家聯合舉辦了很多很多的文化節、文化週、文化月,可以說是不計其數,跟俄羅斯,很多國家都有,但是它真正收到的效果是非常非常少的,甚至可以說沒有的,要有的話,其實它並不是說形成了一個體系。

像韓劇就是電視連續劇這一項影響力就非常大,像我知道新唐人電視台不是在演韓劇嗎?它演很多韓劇。就舉個例子,有一個朋友告訴我,說有一天他們要跑字幕,就是通知另外一件事情,結果跑的字幕正好遮掉了英文的翻譯字幕,因為新唐人演的,它對於西方觀眾嘛,就是一個通知遮掉了幾句話,馬上就有美國人打電話到電視台說我們正在看韓劇看得這麼有勁,你們把字幕給遮掉了!因為他聽不懂對白,他只能看字幕。你把字幕遮掉了,我們看什麼?就是說這麼一個連續劇它的影響力,潛移默化的影響力,要比中共政府花幾百億的效果都要好的多。

主持人:這就看出來西方人雖然不懂對白,他看字幕他都要看電影,而且在中國的電影可能你翻譯成英文了、配上對白,人家也不來看。

橫河:對,就是這樣。

主持人:其實我們知道中共政府花那麼大的錢把它的那一套文化輸出,它其實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提高中國的國家形象,也就是說所謂提高中國的軟實力,但是效果並不大。

最近還有一個兩會的代表,他是一個前新華社的記者,他給兩會上了一封信,他是說中國的境外遊客發生了很多起丟人的事件,他覺得中國的國有企業應該承擔起中國國家形象建設的責任。您覺得國家形象應該是國家的責任,還是一個國有企業的責任?

橫河:我想國家形象既不是國家的責任,也不是國有企業的責任,這個國家形象是自然形成的,不是說你要去推動一個國家形象建設你就可以做的到的。所以這裡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什麼是國家形象?像中共政府出錢,像新華社,或者是國家在時代廣場打廣告,以前曾經打中國人的廣告,弄了一批名人,而且很多是海外華人,來代表中共自己的一個想打的國際形象。但那個根本就不是你的人,其中甚至有些人都不是中國的公民。

主持人:都已經拿了國外護照了。

橫河:都拿了國際護照了,世界的華人名人。花了這麼多錢在時代廣場打廣告,看過這個廣告的人很多,但是幾乎沒有碰到知道這個廣告想說明什麼的。就是說實際上它是擺個大雜燴要把它拿出去。這就造成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國家的形象不是靠這樣子建設來的,國家形象是長期培養的。

你在打這個時代廣場的廣告,你要碰到一窩蜂的在名牌店裡面像買白菜一樣的去買包包、搶購包的話,在蘋果店裡面去買iPhone不按規定買,就是買很多,就是一次一次排隊去買,結果被人家抓出來,像這種形象很快就被具體的事件給完全抵銷掉了。

國家的形象當然最主要的是以這個國家的政治制度、人權狀況等等一系列國內的情況體現出來的,當然也有一部份是通過國民在國外的表現所體現出來的,而國民在國外的表現只是國內狀況的一個反應。但是國民這個體現是怎麼來的呢?它就是一個承擔的問題了。因為很多人談到了國民教育,就像這次也談到就是由國企或者由國家(承擔)。那麼不管是由國家還是國企來做,兩個問題:一個是誰來教育?還有一個是用什麼來教育?

現在在國外的不文明形象或者什麼形象,這不就是這幾十年教育出來的嗎?也就是說就是它的這個教育體系培養出來的,怎麼培養出來的?這裡面當然很複雜,不是我們今天討論的內容。但是在中國的中小學裡面,包括大學裡面,都是有政治教育的,所謂「政治教育」,也就是說這個政治教育教育出來的就是這樣的素質,政治教育並不是一個國民素質的教育。不管你怎麼教育,你再教育的話不可能由政府來規定國民應該怎麼表現,也就是政府能不能管到人的道德層面上的事情。現在中國的現狀正好是中共教育的結果。所以有人就說了,不能把孩子留在中國接受教育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會教成一個不符合世界潮流的、不符合世界普世價值的道德規範的人。

國營企業就是同樣的問題了,因為企業並沒有對國民道德教化的責任,它也承擔不了這個責任,因為國企本身就是中共收集中國人財富的一個手段,國企是這麼一個作用,另外一方面是起到中共統治的基石的作用,因為國企本身就是道德敗壞和腐敗的一個典型的地方,它怎麼能來承擔起這種國民教育的責任呢?就是中共的政府它也承擔不了道德教化的責任,這個政府正好把中國的國民素質降到今天這一步的罪魁禍首。

主持人:我應該說中國政府把國民的素質給降低到今天這樣的程度,這是它的責任。

橫河:對,這是它的責任,但是它卻沒有能力、也不打算把國民的素質改變過來。因為國民的素質如果真的提高的話,那麼它的統治就危險了。所以像中共這樣的專制獨裁是希望民間越亂越好,道德越敗壞越好,這樣它的統治才能維持。

主持人:如果這麼說,現在的中共政府也在各方面都強調了傳統文化,包括習近平最近在參加貴州(代表團)審議的時候也談到了文化軟實力和弘揚優秀的傳統文化。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橫河:這裡有一個問題是什麼呢?就是所謂「弘揚傳統文化」,所謂「弘揚」的話,他必須要承認第一點就是中國的傳統文化是被破壞了的。習近平在講話當中他也談到了中國文化自信是損害了的,他談到文化自信的損害是來源於西方的堅船利炮,就是把中國人的文化自信給打掉了。

我們可以做個比較,就是西方的堅船利炮是不是導致中國沒有文化自信的因素。從橫向周邊國家比較,日本和中國基本上是同時被堅船利炮打開過門的,日本甚至長期以來一直打的政策就是「脫亞入歐」,它根本就不承認亞洲,它要成為歐洲。但是事實上日本的傳統文化保留的非常多。

韓國就更晚一點了,因為它很長一段時間是日本殖民地,後來它真正到自己的文化的復興還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但是從現在韓國文化對外輸出的內容來看,韓劇內容來看的話,它的文化自信其實一直是有的,而且沒有損害得很嚴重,它的文化實際上一直在國民當中承傳著,在這個國家當中承傳著,沒有破壞,並沒有被堅船利炮,或者是被外族入侵給破壞掉,即使有破壞的話,那麼它在經濟飛越的時候它可以很快的恢復。

拿中國自己來比較的話,中國實際上是從五四運動開始的,並不是堅船利炮打開的,對傳統文化的自我否定是從五四運動開始的,「打倒孔家店」嘛。後來國民政府有所糾正,當時比較典型的就是抗戰時期的一個新生活運動,它就提倡「禮、義、廉、恥」嘛,這是傳統文化的一部份;到了六十年代,在台灣又有一個中華文化復興運動。

但是五四運動後來是兩個分支,一個分支就是國民政府試圖去恢復一些被五四否定的傳統文化;另外一個就是五四否定傳統文化最極端的那個部分就被中共承傳了,而且發揚了。比如說對新生活運動,中共認為它是一種奴隸運動,它說「禮、義、廉、恥」是野蠻行為,孔孟學說是反動的,所以它說新生活運動代表的是國民政府甘願成為帝國主義的走狗。這是中共的說法。

到了中共自己奪取政權49年以後,它就不僅僅是損害一個文化自信的問題了,它是通過把傳統文化的物的部份全部消滅掉,這叫「破四舊」,把人全部消滅掉,就是把地主殺完了,打右派,一直到文革;另外在文化承傳上徹底把它切斷了,就包括各種政治運動,連續不斷的政治運動,搞大批判。所以不僅是文化自信被損壞了,實際上是傳統文化的承傳就被中共徹底的中斷了,這才是中國目前傳統文化為什麼消失,它不是一個西方文化入侵的結果,恰恰是中共統治的一個結果。

主持人:是的,就像您剛才分析的,其實那個堅船利炮它是不可能把文化給消滅的,在古代的中國它也有很多這樣的例子,比如在元朝的時候,因為蒙古人的入侵,還有清朝的時候,這種其他民族的入侵,它甚至連髮型、服飾都給你徹底改變了以後,你那個文化還是流傳下來了。

橫河:對,而且最後他自己被同化了,就是被這個文化同化了。

主持人:那麼您看中共領導人他今天又提出來要大力的弘揚傳統文化,就您剛才的分析來說,現在中共宣傳的是五四運動裡面破壞傳統文化的那一部份被它承傳下來了,其實中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過來的,但是它今天又說要弘揚傳統文化,它這不是在否定它自己的歷史嗎?

橫河:這就是為什麼弘揚優秀的傳統文化在中共統治下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這裡有幾個問題,一個就是在理論上它是衝突的,因為中共到現在為止堅持的都是無產階級革命的階級鬥爭的觀念,所以在理論上,它跟敬天敬神的這個傳統文化是有衝突的。

另外一個就是說,它如果現在要弘揚的話,那麼存在一個問題就是,它是不是要否定長期以來它消滅傳統文化的實質?如果不否定,那你就不可能說現在再去弘揚你已經否定掉的東西。要否定中共長期以來消滅傳統文化的做法的話,就牽涉到中共一個合法性來源的問題。因為中共認為它是一個無產階級革命,它不是改朝換代,改朝換代有文化繼承關係;無產階級革命,就沒有文化繼承關係,而是一種否定的關係。

所以現政權的合法性的來源,它是來自中共無產階級革命的,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否定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不去否定中共的革命,就不可能恢復傳統文化;而要否定中共的革命,就否定掉了現政權的合法性。所以這個矛盾它永遠沒辦法解決。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就是傳統文化的精髓是什麼?傳統文化的精髓,中國傳統文化,或者東方傳統文化的精髓,它都是一樣的,都是來自神傳文化,那麼你首先就是說是一個信仰,在中國傳統文化裡面就是儒釋道,這種道德的規範和對神的敬仰,這個部份恰恰是中共的無神論的體系要否定的東西。這兩者不可能共存的。

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中共提出來,它可以提、它可以說,但是實施的可能性應該是很小的。就是說因為它的內在的衝突,中共儘管它是用不同的互相矛盾的理論體系在那裡勉強維持著。你像中共自己從毛澤東的繼續革命,到鄧小平的什麼改革開放,黑貓白貓,然後又到三個代表,雖然它互相否定,但它一個最根本的東西它沒有否定,就是說最根本的它是一個無神論的。而在傳統文化你要一提倡的話,要真正的提倡真的傳統文化的話,就會否定它這個最根本的東西,所以這個東西它很難把它容在一個體系裡面。

主持人:其實我們看到像現在很流行的韓劇,像從幾年前的《大長今》開始,到今天的《來自星星的你》,其實它的核心都是講到對天和對神的敬仰,而且講到報應、輪迴這樣子的一些概念,但這個概念恰恰是中共一直要否認的,它要批判的東西。所以它在不承認天和神的基礎上,如果講回歸中國傳統的話,只能是一個表面上的回歸。

橫河:表面上的回歸其實也做不到!這就是為什麼中共對外輸出文化它沒有辦法得到大家的認可,就是因為它所輸出的東西即使在表面上也不是傳統文化的東西。像它真正願意拿出來到美國最好的舞台上去表演的恰恰是像《紅色娘子軍》這種,宣揚無產階級革命的那些東西。

再一個就是,中共現在它是輿論一律、思想一律、文化一律,就是只容許一種聲音,所以它有無數的監管機構去把不同的聲音全部都壓制掉,只有中共主導下的東西才能夠進行,而文化承傳恰恰不是有一個人管著才能夠把它承傳下來的。

中共它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這種輿論、文化和思想的一律,表示它的政權的性質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性質,而這種政教合一性質的政權它具有非常強烈的排他性,所以它不會容許和它的意識形態相矛盾的東西存在。從這一點來說的話,中共它也不可能去恢復傳統文化。

主持人:那從前面這些分析來說,就是中共它說的一套,又做的一套,兩個互相很矛盾的一個說法來說,您是不是覺得它現在面對的一些無法解決的問題,它現在也是無路可走了?

橫河:應該是這樣的。就是中共現在,當然它現在面臨的是一個全社會的難題,不僅是一方面的,至少在文化這個方面的話,它遇到了一個很大的難題就是它已經沒有號召性了,它已經沒有能夠吸引別人的東西了,所以它企圖到傳統文化當中去找一些東西。

但是你要知道就是說,它企圖到傳統文化當中去找東西的目的是維護中共的統治,是為了讓它能夠繼續維護下去。因此在這個問題上,它是把它當工具用,而不是說真正從本質上來恢復傳統文化,這就導致了它在實際運作當中,就是當它看到真正的傳統文化的時候,它的第一個念頭是打擊!

主持人:對。

橫河:你像打擊真正中國傳統文化的、神傳文化的法輪功修煉體系,因為它就是無神論,它認為任何對神的信仰是對它的一種威脅。

主持人:因為它從心裡它自己是不相信神的,所以它才會這麼看待這些事情。

橫河:一旦大家都相信神了,都要去行善的話,那麼中共自己這種鬥爭哲學的工具就沒有了。也就是說在信仰方面,它是完全不兼容的。你像「神韻」在海外演出,是復興中國傳統文化的,但中共現在是想方設法的在打擊。因為它覺得什麼是傳統文化?怎麼來復興傳統文化,是必須它來壟斷這個話語權和解釋權的。而真正的傳統文化一旦被人認識的時候,它的壟斷就打破了,所以這就不利於它把恢復傳統文化作為加強它統治的工具來用的目的,所以它就不會容許真正的傳統文化、神傳文化的存在和發揚光大。

主持人:好,這次節目時間已經到了,我們這個話題就討論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再見。

橫河:謝謝大家。再見。

下載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評論
2014-03-13 10: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