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畫家

【醉夢話丹青】(4)現代山水畫《醫巫春》

作者:曹醉夢
  人氣: 7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中國畫在歷史發展進程中,逐漸形成了一套相對完整的理論體系,從散點透視的構圖規則、行筆形式、表現技法、符號運用到審美理念,無一不具典型性。

《醫巫春》
《醫巫春》

在這個框架內,丹青畫家在藝術創作上最大的難處,就是怎樣利用傳統的筆墨畫出既區別於先人,又有自己抒情語言風格的作品,這是困擾畫家一生的「痛」,描摹出先人的畫法容易,揣摩透先人作品的內涵不易,達到先人作品的「韻」更不可能。因為畫作反映出的視覺資訊是作者素質能量綜合的流露,後人沒有先人的時代閱歷,沒有其生長環境和修為,畫出的筆墨形象和風韻就要同先人一樣,如同「夢囈」。所以,凡一味追求先人韻味的「苦行僧」,沒有能成功的,包括書法。

這也是千餘年來志於畫畫而走不出先人「窠臼」的多多畫家痛悔終生的「傷疤」,當然,現實的學藝者還在先人的作品裡面遊走,但撞不破先人的韻味大門,那只能是「能品」,用熟練的筆墨技巧是達不到「妙品」境界的,更不可能有「神品」的風範,距離「逸品」則更遠,所以書畫者在繼承傳統筆墨的基礎上,以己之能找到一條抒發自己情感的筆墨語言方為上。

但另一種現象,其負面影響不可小視,影響了對中國畫內涵瞭解不多的人,使之誤解為中國畫就是胡亂的塗抹,直接影響了這種高深藝術形式的價值,把中國畫俊美的面容塗成了大花臉。那就是畫家在創作研究中,用非中國畫的筆墨語言,引人注目,或用「驚世」的毫無功底的墨道道顛顛狂狂,嘩眾取寵,或用大板刷替代毛筆,取代毛筆行筆的韻味,構圖沒有章法、色彩沒有規律、甚至沒有明確的內容;這些作品從形式到內容不難看出是受到了近代變異視覺藝術的影響,至此這些人可以說,這種形式是他的中國畫的創作語言。

可以說,丹青畫家創作的道路寬泛又狹窄,「寬」在於藝術家創作的內容、形式可以自由馳騁,「窄」在於這種內容與形式,是在人類共性審美規律框架下的自由和馳騁,受中國畫屬性規律的制約,雖用宣紙、毛筆、墨汁等工具,但審美與構成形式理念不是中國畫,那就不是中國畫。

大約20年前的一次國際繪畫展覽上,一位朝鮮畫家的畫與我比鄰,他畫了一棵大松樹,遠看,就是中國畫的感覺,走近就覺得怪怪的,沒有任何中國畫的行筆筆法,雖用宣紙,毛筆,但不是中國畫。

(點閱【醉夢話丹青】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繪畫史上的大師並不多,吳昌碩、齊白石、張大千為中國畫的大師,何為?大師們除有好的筆墨技巧外,主要是藝術思想中正能量的傳遞,以及獨特普世價值的構建,以及能獨立於他人的理論體系,儘管大師們的作品或有一段時間不能被大眾所接受和認可,但藝術源于生活、高於生活的屬性,卻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 臺灣國立歷史博物館即日起至4月6日止在二樓展出「許文融創作展」,選出其百餘件包含水墨、油畫、複合媒材及雕塑等作品。史博館邀請大家一同藉由許文融的藝術之眼,對世間萬物的觀察與感悟認識臺灣風土,共同見證其人生與藝術的豐富奮鬥歷程。
  • (大紀元記者徐乃義台灣桃園報導)桃園文化局長張壯謀表示,成長於基隆鄉間的吳東昇,現定居於桃園,自幼親近自然環境並擅觀察萬物,對自然界動植物的體悟,心神觀照,表現在其創作上無不生動。舉凡四君子、花鳥、蟲獸、藤蔓、瓜果各類創作,饒富野趣的描繪和工筆畫風,筆墨精妙絕倫維妙維肖。鮮活靈現的神態,讓人回憶起回童年鄉村景緻。
  • 餘和魚是同音字,讀音相同但是意思卻不相同。
  • 【大紀元3月7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7日電)「台灣50現代水墨系列」展,即日起在台開築空間展出,要為戰後台灣50年以來,在這塊土地上為藝術奮鬥的藝術家致敬。
  • 中國千餘年可考的繪畫史上,對冰、雪、霜的描繪無明細的「質」的造像,一般都用留白或染四周留中間的反襯法表現,讓觀眾去「想像”,大大弱化了畫面的可視性和觀賞性,產生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的冰雪畫則彌補了這個空白,對冰雪霜的表現讓人們眼前一亮,特殊的材料,特殊的技法在繼承傳統筆墨的基礎上,是對中國畫表現空間的有力補充,至今,其對冰、雪、霜“質”的表現仍是其他畫種無法企及的。
  • 中華之文化源遠流長,約2500年前,繪畫藝術就以竹木、皮帛、粉牆為依託介質,就形成以毛筆蘸黑墨、行筆成黑線做為造型方式,用極為抽象的筆墨語言來表達畫家豐富的情感,夯實了較為完備的造型秩序和抒情理念,雖經朝代的數度更替、社會文化的扭動、外夷文化的侵蝕以及本土文化的撕扯,仍未撼動這種繪畫方式的表達秩序,一些想改變「她」的人都沒有成功過,形成了人類文明史上大大不同於其他繪畫語言的敘事方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