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曦:呼籲無條件釋放我爸 還我爸公道

人氣 4

【大紀元2014年03月02日訊】叔叔阿姨、正義的律師,你們好!

我叫張曉曦,黑龍江人,今年十六週歲。或許你們的孩子與我的年齡也相彷,想必他們在十六歲的年齡段都是無憂無慮的吧!如果那樣他們確實很幸福。我很希望能和他們一樣,可以在大雨中奔跑,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就是摔倒了,起碼還有父親扶。可我的生活早就不允許我這樣了,我的童年沒有父親的陪伴,無奈中我走上了沉重的申冤路。

前幾天,也就是20l4年2月17日,我姑姑獨自去呼蘭監獄探視爸爸,姑姑說爸爸的身體明顯比年前會見時嚴重了許多,他是被人背出來的,面部浮腫、說話遲頓,費了好大勁兒,姑姑才聽懂了一句。爸爸說:「姓田的醫生威脅爸爸:整死你政府都不管……」還說不讓爸爸睡覺。

聽到這您們或許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這事得從去年3月份說起:

我父親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聽到這您們也別反感,聽我往下說。2013年3月29日,黑龍江省依蘭縣的警察在沒有出示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在依蘭縣三道崗把我爸非法綁架了。

依蘭縣刑偵科副隊長孫道光曾到我家搜捕,我哭喊著叫他們放了我爸爸,並說世界上有那麼多壞人不去抓為甚麼要抓我爸爸。可是,孫道光卻說小孩你再鬧我就把你抓起來。之後,我手腳麻木,攤在了地上。

其實我心裏明白,爸爸這次被抓是少不了挨打,也有過這些例子。甚至有的還被活摘器官。

十四天後,我家裏交了一萬元的保釋金,爸爸才被放出。

被放出時爸爸帶著滿身傷痛,病泱泱,人瘦得跟皮包骨似的。看著被折磨成這樣的爸爸,我心痛得不敢上前。

據爸爸說,不法警察們給爸爸上刑,暴打。其中有兩種酷刑,被強制坐了二十小時的刑椅,蘇秦背劍。牙也是被警察打掉的,左肋骨受重傷,並且肺部發炎傳染成肺結核症狀。

4月20日,媽媽帶爸爸去醫院,院方開出的診斷是:肺部兩側均有空洞。

7月17日早5點,依蘭縣法院法官張安克夥同依蘭縣國保大隊和三道崗鎮派出所的兩名便衣警察擅自闖入我家,不容分說強行給爸爸戴上手銬子,從家中拖到門外,綁架了的爸爸。

第二天(7月18日),在家屬沒到的情況下非法開庭後,爸爸被誣判了五年。在法庭上爸爸說他遭受過酷刑!法官卻說這事與本案無關。從此以後,媽媽就走在了多次被拒絕的探視之路。

2013年10月21日,姑姑和媽媽去探視爸爸,爸爸是被兩個人架著胳膊走進接見室的,他渾身哆嗦、語言斷續、表情呆板、反應遲鈍。姑姑和媽媽的心禁不住一陣陣刺痛!可爸爸剛說了一句「有個穿白大褂的人打我」,就被呼蘭監獄教改科科長(監獄610)王曉臣立即叫兩個人把爸爸拖走,不叫接見了。

之後,媽媽往返七次也不讓見。王曉臣還說不轉化不讓見。情急之下,媽媽要求監獄公開病例、看會見時的視頻、做法鑒、無罪釋放!但這一切要求全被無理拒絕。拒絕後,我媽媽請了律師,控告到了哈爾濱濱江檢察院和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

在2014年1月9日,媽媽歷經周折才見到爸爸。媽媽看見爸爸的臉浮腫得很厲害,說話非常吃力,只能慢慢地吐著一個一個字。當媽媽問道有沒有人打你時,爸爸不連貫地說:「打就打了吧。」

2014年1月27日,快過年了,我和媽媽一同去看爸爸,監獄百般阻撓。體重只有七十多斤的媽媽急火攻心,在監獄刑罰科辦公室抽搐了。我心疼媽媽又想見到爸爸,哭著說要見爸爸!可我媽媽又病了怎麼辦?媽媽抽搐近五個小時,終於清醒過來了。獄警們才不得不讓我們見到爸爸。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短短的18天,爸爸的身體狀況更叫我不放心了。爸爸是被兩個犯人連架帶拖地十分吃力地來到接見室。他面部浮腫、很費力地好半天才吐出一個字來。爸爸還老是往外吐舌頭、流口水,但是我們還是聽清「打了」。看出爸爸非常想說話,但是又說不出來。我的淚禁不住流了出來,就這樣我和爸爸隔著玻璃,父女兩雙淚眼對望著……對望著……。

我想摸摸爸爸浮腫的臉,隔著玻璃那是不可能的,我想拉拉爸爸的手也做不到。爸爸的後面有警察在監視著。我和媽媽的旁邊也站著醫院監區隊長姜亮。我想和爸爸說話,可是只有一部電話媽媽拿著,另一部卻在姜亮的手裡監聽。我向媽媽要了電話,我問爸爸有沒有人打你。這時沒等我爸說姜亮接話說:張金庫你說誰打你了?還打了?」姜亮還說:張金庫你要是能好好說咱就見,你要是不好好說咱就別見了,咱就回去吧。

我哭著對姜亮說:你幹甚麼威脅我爸啊?你不許威脅我爸。姜亮又說:你看你爸臉色比你媽臉色還好呢,你看看。

我媽媽問爸爸:你臉現在腫了?你臉到底是怎麼弄得啊?姜亮說:她說是腫的,我說胖的她不信,她非得說是腫的。姜亮還時不時打斷爸爸和媽媽的談話。我還有好多話要和爸爸說可是接見時間到了。

回家後,媽媽找到一位很有威望的老中醫,把爸爸的狀態告訴了他,問爸爸身體有沒有危險。老中醫說:「根據你說的狀態這個人是心、肺、腎全部衰竭,生命垂危,而且大腦中樞神經被破壞了。而且很可能是藥物所致。

到現在爸爸的事情還沒有個頭緒。年前我家請的律師曾去交保外申請,可是監區拒收。這幾天我一直用微博聲援父親,可是帖子卻總被刪。有很多正義的叔叔阿姨幫我轉帖、聲援、支持父親,在此我替父親謝謝大家。

那些刪我帖子的人,我希望你們能站在正義的一方,這是你們贖罪的機會。自古以來邪不壓正。

各位網友,今日不站出,明日站不出。監獄裡有許多被關押的有信仰的同胞遭受破害,關禁閉,超體力幹活,不讓吃飽,一百五十人睡一張大鋪,還有虱子。我父親因病情嚴重沒遭受這些,可是那些信仰者卻是如此。

事說到這已近結尾,我希望這些人不再受殘暴的打壓迫害,不要讓信仰者的子女再因這些政治的殘暴而失去父母。

我也希望政治的殘暴離我的家庭、生活、童年遠一些。

警察叔叔阿姨們,記住,你們的槍口不要指向人民,你們的拳頭不要揮向人民。

法官叔叔阿姨們,不要再冤判這些有信仰的好人,監獄從來都不是給好人準備的。

送給大家一首詩:

蕾語

一步一步探監路 苦
一行一行思念淚 流
一聲一聲喚親歸 切
一句一句吶喊聲 威

信訪的張冬梅都說:「這不是你們想看就看的,」王曉臣還說「一個在玻璃裡面一個在玻璃外面有甚麼好看的」。並且管教還說:如果做鑑定需要家屬拿錢,呼蘭監獄就這樣給殘忍地拒絕了。我們全家人都時刻擔心爸爸的生命安危,我們所有的親朋好友都在關注著爸爸情況。

其實我也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爸爸就是因為要做好人,才遭到如此無辜的迫害。眼看就要過年了,爸爸還在呼蘭監獄裡躺著備受煎熬、生命垂危。病情究竟甚麼樣監獄根本就不告訴我們家屬,一再隱瞞、欺騙。其實我想問一句「誰不是父母所生?!」我知道我爸沒罪,我爸是好人,這是毋庸置疑的。如果連好人也要遭受這些,那麼這個社會也無法安寧了。

我想有個完整的家,還我爸爸自由。爺爺奶奶和親朋好友還在等待著爸爸回家!

在此,我呼籲無條件釋放我爸爸,還我爸爸一個公道!

張金庫的女兒:張曉曦
2014年1月26日

(責任編輯:魏敏)

相關新聞
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張金庫生命垂危 呼籲國際社會援助
黑龍江依蘭公檢法司政法委「610」一天作惡記錄
黑龍江戒毒勞教所不准劉麗傑參加公公葬禮
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張普賀被中共迫害致殘的遭遇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珍言真語】劉銳紹:國安法四任務 借外打內
【重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慶典上演講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新聞第一現場】52國與中港簽引渡條約 入境可送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