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藥物迫害(三)

2012年11月28日和12月初,劉志的家屬兩次到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去控訴、打橫幅,要求調查遼寧省女子監獄對劉志的迫害、還劉志自由和健康。(知情者提供)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3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萬方報導)遼寧省瀋陽市法輪功學員劉志在遼寧省女子監獄關押期間被迫害的肌肉萎縮、全身癱瘓,她曾在瀋陽739醫院特殊病房裡遭受藥物迫害

劉志被抬到哪真相講到哪 邪惡恐慌 打針下毒

2012年7月,劉志決定要向所有遇到的人講真相。她提出找醫院監區隊長談話的要求。7月末,劉志見到隊長原桂玲,劉志從江澤民最後悔鎮壓了法輪功一直講到三退保平安……她一直聽著。

2012年11月20日,獄警帶劉志到瀋陽739醫院。劉志一路在講真相,從內科到骨科。劉志大聲向醫生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從739醫院回來後,監獄醫院楊秀明院長開始給劉志打點滴。劉志一直在背誦李洪志師父的講法,忽然看到原桂玲、邊媛等幾個人圍住她,氣氛高度緊張,周圍的空氣象凝固了一樣,每個人都在密切注視著她。隨後幾天,劉志被天天打點滴,每天一大瓶一小瓶。

11 月27日凌晨5時許,犯人將劉志從睡夢中捅醒,問她要不要匙羹,劉志感到口乾舌燥、嗓子冒煙。她立刻明白了,這次用藥是針對她的嗓子而來,現在是試探她能不能說話。有一天,她的胳膊腫了起來,包夾吳東紅沖劉志說:「你去死吧!」

第二天,同室的其他病人轉入其它房間。只剩下劉志一個人在房間裡打點滴。每當劉志被抬來抬去時,她就大聲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11月27日,當著隊長原桂玲的面,抬著劉志的人故意摔倒,劉志被摔到地上。劉志表示:「這次故意摔倒,是試探我的身體反應。」

11月28日,前一天觀察過劉志身體狀況的獄醫張平又來了。他為劉志配藥打點滴,點滴打進去不長的時間,劉志殭化的手更嚴重了。這段時間,包夾天天給劉志抻手抻腳,劉志說:「我心裏明白,包夾是在檢查我的手腳被迫害到甚麼程度了。」

在劉志的飯菜飲用水裡下毒

12月14日,監獄醫院沒有給劉志扎點滴。劉志吃的玉米面發糕裡藥的苦味非常大,隨後連喝的水裡都摻了藥。

12月16日星期日,包夾將劉志的女兒買的黃豆放在旁邊,讓劉志吃,下午劉志吃了。包夾牛桂平從床上下來說:「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劉志犯病了。」劉志沒在意,接著吃黃豆,後來發現嘴裡有苦味,才醒覺,「女兒買的黃豆也被下藥了。」過了一會兒,劉志感覺心臟狂跳,牛桂平往門外走時,突然回頭說了一句「藥死,拉倒。」

第二天,劉志的女兒買的雞肝被包夾放在菜湯裡,劉志吃時,發現藥的苦味非常大。

12月18日,劉志在吃完發糕後,包夾一直在吃飯的板上找東西,這是以前從沒有過的動作。劉志吃的包谷面粥裡伴有紅糖,吃完後就吐了一些。包夾牛桂平將食物端走,回來時嘟囔道:「讓你吃點藥,這麼費勁。」

2013年1月2日至1月19日,監獄醫院一直在給劉志打點滴。從19日開始,劉志吃飯就往外嘔吐,吐出來的都是粘液,嗓子也發不出聲音了。劉志不能吃飯了。

2013年2月28日,劉志身體出疹子、發燒。監獄將劉志拉到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檢查身體,監獄叫來家屬簽字。
[[2]]

瀋陽739醫院直接參與對劉志進行系統地藥物迫害。(明慧網)
瀋陽739醫院直接參與對劉志進行系統地藥物迫害。(明慧網)

[[5]]
辽宁省女子监狱酷刑迫害导致法轮功学员刘志瘫痪。在瘫痪的一年七个多月里,监狱伙同沈阳739医院对刘志进行系统地药物迫害。这是刘志2013年3月保外就医回家後的照片。(知情人提供)
辽宁省女子监狱酷刑迫害导致法轮功学员刘志瘫痪。在瘫痪的一年七个多月里,监狱伙同沈阳739医院对刘志进行系统地药物迫害。这是刘志2013年3月保外就医回家後的照片。(知情人提供)

遼寧瀋陽法輪功學員劉志年輕時的照片。(明慧網)
遼寧瀋陽法輪功學員劉志年輕時的照片。(明慧網)

家屬多次營救 監獄害怕擔責 將病危的劉志以欺騙的方式推給家屬

2013年3月1日,劉志被送到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看病。監獄醫院院長王麗英命令獄警從精神病醫院為劉志取藥。

3月2日、3日,劉志依然發不出聲音來。監獄給她打點滴。監獄醫院院長王麗英說:「這個人不能死在這裡,家屬追得緊,省裡影響大。」

3月6日下午,劉志被用擔架抬到了739醫院。一般病人打點滴都在一樓,劉志被單獨抬到5樓。急診科醫生給劉志檢查時說,「劉志的雙腳已經壞死。」

3月7日,監獄醫院副院長邊媛說,「得想辦法多加點藥」。739醫院四樓的內科主任給劉志檢查、下藥方,劉志被打點滴時,護士沒有報藥名。原桂玲、邊媛、監獄醫院的陳教導員和女採購員一直在談關於植物人的話題。

3月8日,監獄醫院院長王麗英打電話要救護車時說:「(劉志)晚上8點,死了也活該。」這時,劉志已經不吃不喝,也不說話,眼睛也睜不開了。

劉志被關押期間,劉志的家屬一直在找監獄管理局,要求給劉志辦理保外就醫。監獄總是以劉志不「轉化」不夠保外就醫的條件而拒絕。

據《明慧網》報導,劉志從2011年7月13日被警察投入遼寧省女子監獄後,家屬一再要求接見被拒絕。8月23日,劉志的家屬到遼寧省監獄管理局,要求接見,監獄管理局開出了一個「信訪專用信」,8月28日,家屬憑該信終於見到了獄中的劉志,當時劉志是被三四個犯人架出來的,被迫害得渾身抽搐。

9月23日,家屬到監獄探視時,劉志坐在椅子和牆體的夾縫中,後面有三個女犯人。劉志的兩腿全部浮腫並抽搐,腳腫的像饅頭,手緊緊握拳、張不開,身體在椅子上坐不住、往地下滑,頭一直大幅度的失控式搖晃,言語困難,吐字不清。

9月26日,劉志的親屬再次來到監獄,要求放人,隊長劉傑嫌家屬來的太多了,對家屬一一登記,並表示,像劉志這種情況的多了,醫院檢查了,身體正常,不能給辦保外就醫。家屬質疑:「被迫害的不能自理了還正常?」
[[1]]

2012年11月28日和12月初,劉志的家屬兩次到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去控訴、打橫幅,要求調查遼寧省女子監獄對劉志的迫害、還劉志自由和健康。(知情者提供)
2012年11月28日和12月初,劉志的家屬兩次到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去控訴、打橫幅,要求調查遼寧省女子監獄對劉志的迫害、還劉志自由和健康。(知情者提供)

[[8]]
2012年11月28日和12月初,劉志的家屬兩次到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去控訴、打橫幅,要求調查遼寧省女子監獄對劉志的迫害、還劉志自由和健康。(知情者提供)
2012年11月28日和12月初,劉志的家屬兩次到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去控訴、打橫幅,要求調查遼寧省女子監獄對劉志的迫害、還劉志自由和健康。(知情者提供)

2012年11月28日和12月初,劉志的家屬兩次到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去控訴、打橫幅,要求調查遼寧省女子監獄對劉志的迫害、還劉志自由和健康。家屬的控訴行為引起路人關注,有的拿出手機拍照。

2013 年3月8日,邊媛給劉志的二哥打電話,要求他將劉志接回家。劉志的二哥希望先看看劉志的情況,當時劉志被迫害的已經脫去人形,獄警心虛,逼迫劉 志的哥哥必須在保外就醫的文件上簽字,才可見劉志。劉志的哥哥見妹妹心切,無奈地簽了字,監獄用擔架車將劉志從車上推出來,匆匆逃離。劉志的哥哥打電話叫120急救車,將劉志送回家。

幾天後,劉志為了不連累親人,離開了二哥的家。離開監獄的劉志堅持修煉法輪功,僅用2個月20天時間,癱瘓了1年7個多月的劉志甩掉雙拐,能夠獨立行走。現在她行走自如。劉志又重新投入到向世人講清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的洪流中。

(責任編輯:謝東延)

評論
2014-03-23 7: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