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呼籲台灣學生見好就收轉為正常方式抗爭

【大紀元2014年03月25日訊】3月18日,一批台灣學生以「反黑箱服貿」的名義佔領立法院。引爆這次抗議的導火線是,執政黨漠視朝野協商結論,不顧程序正義,力圖把有巨大爭議的服貿協定強度關山。連一向力挺馬英九的《中國時報》也發表文章,批評這次國民黨的作為「荒腔走板丶離譜至極」。

22日,行政院長江宜樺到立法院前與抗議學生對話;23日,總統馬英九舉行記者會;整個台灣都為此事展開熱烈爭論;國際媒體紛紛予以報導。

抗議的學生對馬政府的回應很不滿意,因此決心繼續佔領立法院。不過在我看來,既然江宜樺丶馬英九都出面回應了,馬英九也同意對服貿逐條審查。這些多少可以視為讓步。所以,學生不妨「見好就收」,主動撤出立法院。

所謂「收」,不是停止抗爭,而是改變抗爭方式。畢竟,佔領立法院是非常之舉,應回歸正常方式,例如街頭或廣場遊行集會,罷課靜坐,等等。學生甚至可以宣佈,保留下一次再進入再佔領立法院的權利,先撤出立法院,以便給藍綠兩黨和社會都留下轉圜的空間和時間。

以非常方式從事和平抗爭,其主要目的應是喚起社會的關切警醒,激活朝野各界的積極參與。至於它的具體訴求倒未必總是能立竿見影,馬上實現的。因此抗議者尚須從長計議。老是停留在非常方式,「不達目的,決不收兵」恐怕不是好的策略。佔領的時間長了,佔領這種非常方式的正當性就可能流失。一些原先同情的民眾就可能從同情轉為反感。到那時再撤就被動了。

不錯,有時候,政府強行驅離會激起民眾情緒的強烈反彈,從而反過來拉高抗議的規模和聲勢。但並不一定總是如此。除非政府的強行驅離搞得很野蠻很血腥,如果驅離進行得大致平和,沒造成什麼人身傷害,同時政府又承認並保障民眾以正常方式抗爭的權利,那就不會招致社會的強烈反彈,相反,那倒有可能對抗議運動的士氣造成一定的挫折。民主轉型後的台灣,發生過好幾起抗議民眾被政府強行驅離的事件,後果各不相同,可資借鑑。

台灣有迄今為止華人世界最好的自由民主體制。在這樣的體制下,抗議者要爭取自己訴求的實現,必須要讓這些訴求獲得選民的認同,獲得民意代表丶民選官員的認同。

在今日台灣,以街頭運動的方式推翻一個民選政府,既是不應該,又是不可能,我相信也不是抗議者的意願。為了爭取自己訴求得到實現,街頭運動常常是必要的丶有益的。但歸根結底,還是要靠對話,靠協商,靠選票。

近些年來,不少地方都出現了「民主失靈」的現象。這和全球化的大背景有關。由於經濟全球化,一個國家的經濟活動大大超出了本國政治的控制範圍,由此引出的後果往往很難通過本國的政治加以解決--不論你那裡的民主制度多完善。

對台灣而言,這個問題更嚴重丶更複雜。因為對台灣影響最大的是大陸,而大陸又還處在共產黨一黨專制之下。服貿協定是台灣和大陸之間的協定,故而引起的爭議特別大。不少人擔心的是,服貿協定一旦通過,會使得台灣的經濟乃至政治都被大陸所操控。除了大小懸殊外,民主和專制不對等是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台灣著名的出版家高希均說,唸經濟學的他對簽署服貿協定非常興奮,沒想到台灣內部的報導卻幾乎是一面倒的反對。

高希均說:「我簡直不相信我的眼睛;怎麼會是一個開放丶民主丶自由與有信心的台灣怕跟人家競爭?」問題就在於民主與專制交往的不對等。

我在1988年寫的文章「中國統一之我見」裡就講過,中共所謂的「你搞你的資本主義,我搞我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際上是你搞你的民主,我搞我的專制。你那裡搞民主,這意味著我可以在你那裡反對你;我這裡搞專制,這意味著,你不能在我這裡反對我」。按照服貿協定,大陸可以在民主的台灣出版反對台灣民主的書,而台灣卻不可以在共產黨專制的大陸出版反對共產黨專制的書。這和我們追求的自由竟爭是一回事嗎?

台灣不可能不和包括大陸在內的外部世界往來。它和大陸的往來又免不了會帶來種種危險。這是目前台灣的兩難。眼下,台灣對這一兩難問題幾乎不可能給出令人滿意的解決方案。因此,不說別的,哪怕僅僅是為了台灣自身的經濟發展與經濟安全,台灣也必須關注大陸的民主化。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新聞
台學生佔議場反黑箱服貿 警方二次清場失敗
台立院持續遭占  警民多次衝突
台反服貿學生占立法院 外媒關注
民進黨下緊急動員令  擬長期抗爭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內華達州演講:重大選擇來臨
【紐約調查】紐約百年來10場 大運動帶來的變化
【珍言真語】劉銳紹:林鄭失寵 港官六神無主
【拍案驚奇】紐時圍川普救拜登 中共五中換人?
【一線採訪視頻版】遊青島返粵 民眾遭強制隔離
【珍言真語】梁錦祥:拜登醜聞曝中共靠港漂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