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洲留學去 袋鼠相伴(6)

作者:陳邁克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第一次在國外看電影
一個週末午後,傑瑞邀我與其他華裔學生一起去市區看電影,我們約在巴士候車處會面。

正當我查看巴士時刻表時,遠處傳來一句句廣東話與笑聲,我知道那群馬來西亞學生來了。雖然我聽不懂廣東話,但我分辨得出這種方言的腔調。

除了那幾個男生外,還有兩個女生是生面孔。傑瑞為我一一介紹,她們一個來自香港,另一個是來自臺灣的小嫻。小嫻算是我的老鄉,所以我與她特別有話可聊。

「你來多久了?」我問小嫻。

「好幾年了。」她說,她目前念大三,但就讀大學之前上過語言課程,所以待在這裡好幾年了。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她在市區一家中餐館打工賺學費。她姊姊以前也在這所大學念書,現在已經畢業回去了。

「你念什麼科系?」

「電子商務。」

「快畢業了吧?」就我所知,澳洲的大學是三年制。

「對啊,剩下一個學期。希望大學畢業後繼續念研究所,可能也會申請MBA。」她的眼睛閃爍著光芒,似乎是對未來充滿著期待。

正當我們聊得起勁的時候,巴士已經到了市區,我們下了車,直接走向唯一的一家電影院。電影院內觀眾並不多,我們這些學生是人最多的一群。

我問傑瑞:「今天看哪部電影?」

他說:「《不可能的任務2》(Mission: Impossible 2),你聽過嗎?」

我回答說:「喔,我知道,這部電影由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主演,有些場景在澳洲拍攝。」

對我來說,第一次在國外看電影感覺很特殊。以前在臺灣習慣看中文字幕,但這裡的電影完全沒有字幕,只能藉由聽力瞭解演員之間的對白。儘管我的聽力沒有好到能完全聽懂,但這種好萊塢電影的賣點是動作特效與視聽上的感官刺激,劇情反倒不是很重要,用猜的都知道好人會打贏壞人。

電影散場後,我偷偷問坐在我旁邊的小嫻:「你都聽得懂嗎?」

她回答說:「盡力去聽囉,聽多少算多少。」

我後來聽到其他學生在討論劇情,有一個人說聽不太懂演員的對白。此時,我不知道應該因為自己的聽力沒有差別人很多而感到高興,還是應該因為我們的聽力都不是非常好而感到難過。

不過,我能肯定的就是,如果在國外每天都與華人混在一起,英語就很難進步,這也失去了在國外念書可提升語言能力的優勢。

第一次上臺用英語做簡報
在語言課程結束前,教授會話的老師要求我們上臺做簡報,題目自定。當然,這是以英語簡報,而不是用自己熟悉的母語。老師希望我們學會做簡報,因為各科系的老師通常都會要求學生在課堂上報告,這次算練習吧。

由於這是生平第一次用英語做簡報,所以我花了很多時間準備。除了撰寫報告並根據報告內容製作投影片之外,事先也想好要如何講,以及如何回答老師和其他同學可能提的問題。

在簡報當天,老師問誰願意第一個上臺,我看沒人舉手,就自告奮勇當第一個。雖然第一個上臺壓力比較大,但不管講得好不好,講完之後壓力全消,可以安心地聽別人講,這大概就是我們常說的「早死早超生」吧。

在我報告完之後,老師講評說:「邁克的簡報準備充分,時間的掌握和投影片的製作都很好,內容的論述也符合邏輯,是一次良好的示範,希望其他同學向他看齊。」

她這一說,讓我的心情飛揚起來,原有的緊張情緒一掃而空。不過,我覺得我還有很多改善的空間。比方說,我是先用中文想該怎麼講,再翻譯成英文稿件背起來,然後在講的時候背出來。這其實是很蹩腳的簡報方式,與真正用英文思考與表達的方式相距甚遠。@*

評論
2014-04-14 6: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