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從馬航班機看國力和媒體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3月23日訊】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最近全球大事不斷,但是最牽動人心的還是馬航飛機失聯,馬航飛機失聯到現在為止已經整整2個星期了,仍然是一點消息都沒有。目前搜救行動是前所未有的,有26個國家參與,涉及到的是從原航線吉隆坡到越南間的海域,後來又擴展到澳洲西面的南印度洋。

目前在網上、各種媒體上的分析及評論更是見仁見智,眾說紛紜。我們今天也是打算談論一下馬航這個話題,但是我們的目的並不是要提供多一種說法,因為現在說法實在太多了,我們只是想從整個事件中分析一下各國的政治、文化、軍事、新聞和人文關懷這些諸多方面的優劣。

我記得第一次,就2星期前我們做這個節目時,馬航失蹤的消息剛剛報導出來,到現在為止關於馬航370航班失蹤有關的報導和分析都有哪些方面?橫河先生您能給我們做一個整個的綜合嗎?

橫河:我覺得主要有四個方面:第一個方面,也是一直持續到現在最關鍵的,就是飛機究竟在哪裡?從第一天剛剛開始失蹤就在討論這個問題,一直到現在還沒有結論。第二個方面,失蹤的原因是什麼?也就是說它究竟是人為的因素,還是機械的故障,還是有更嚴重的事件?

第三個大方面就是在馬航航班失蹤的背後有些什麼因素?就是說如果多種原因當中是某一種原因的話,特別是如果是人為干預的話,它是個人因素還是背後有更複雜的背景?這是第三個大方面。

最後一個方面就是跳出馬航本身,從地緣政治這方面進行分析,因為在歷史上還沒有任何一次飛機的航班墜落的地點和飛機乘客所牽涉到,和救援所牽涉到有這麼多國家、這麼多地區捲進去,這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在這方面的分析也是和其它飛機失事的航班進行的分析它有獨到之處的地方。

主持人:我們現在一個方面一個方面來分析,先從第一個方面講,就是飛機在哪裡?參與這方面分析的人現在是越來越多,從修飛機的,到造飛機的,到開飛機的,都在分析這架飛機到底有可能在哪裡?他們從方方面面的,就自己專業的角度都來談這個問題。您看這些報導和分析,您覺得有哪些是值得看的看點?

橫河:最早的時候,根據馬來西亞發布的消息,是在馬來西亞跟越南的富國島之間,也就是說在吉隆坡到北京的航線,剛剛升空到巡航高度不多久的時候發生的事情,也就在那個地點上,泰國灣的地方,也就是馬來西亞聲稱這架飛機失去聯絡的地方。

在這個過程當中,馬航不斷的發出消息,還包括軍方,包括不同的,都從馬來西亞方面發出各種各樣的消息,而記者都雲集在馬來西亞和越南的富國島,等待著政府發布消息。這個階段就是謠言滿天飛,什麼謠言都有。

第二個階段就是西方的媒體出動,他們是根據他們的消息來源和飛機方面的特點、航空方面的特點進行分析和挖掘,西方幾個大的媒體,然後逐步逐步的逼著馬航和馬來西亞政府逐漸的擠出一些真相來。這是第二個階段。馬航實際上失聯以後被認為,最早的披露就是還飛了5個小時嘛,飛出去以後實際上是跟衛星有聯絡。

第三步就是根據它跟衛星的聯絡,定位在兩條弧線上,兩條「空中走廊」。這兩條走廊,北部是經過印度、巴基斯坦、中國的西部,這一條紅線;另外南部就是一直畫到南印度洋。這個分析的結果,後來發現就是飛機努力設法和衛星發生聯繫的過程當中所得到的信息,超出原來的預計,所以最後就進一步縮小到現在正在集中搜尋的地區,也就是澳洲從衛星上面所看到的懷疑跟飛機有關的碎片,中國的衛星現在也發現了,而且現在中國的衛星和澳洲發現的是同一天,只是現在才分析出來,才看到是同一天,距離只相差120公里,這個距離就相當近了,是在同一個區域。這是第三個階段。

這一部分,主要的看點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謠言怎麼來的?當初謠言多得不得了!這個謠言並不是信息壟斷能夠排除的,事實上這謠言正是來源於信息壟斷,因為當初信息只能從馬航跟馬來西亞政府出來,而所有的謠言起於他們的說法之間的互相矛盾。正好說明了單方面的政府信息是不可靠的,沒有辦法相信的。

而謠言後來怎麼會消除的呢?就是當西方媒體深入挖掘了以後,公布出來,然後逼著馬來西亞政府逐漸逐漸的說真話、說實話,謠言就停止了。也就是說信息壟斷是謠言的溫床,而不是說要消除謠言的話要去封鎖網絡、封鎖信息,不准別人調查,那是不對的。

從這一點來看,作為馬航班機乘客人數最多,又是航班終點站的中國大陸的媒體在這方面的報導可以說是不合格的,就是第一個飛機在哪裡的報導,它是不合格的。事實上一般人認為是沒有報導過任何有價值、有意義的新聞,就中國大陸的媒體。

主持人:雖然到現在馬來西亞政府是透露出越來越多的真實情況了,我們所了解的情況也越來越多,但是飛機失蹤的原因到現在大家還猜不透,因為也沒有任何組織聲稱說他們做了這件事情。現在網上大家總結出來有十大假設,那您看這些假設,您覺得有什麼值得分析的?

橫河:這實際上是有個過程的,就是這十大假設不是同時存在,這幾個假設其實是互相排斥的,就是說如果這個存在,那個就不存在了,所以它是有個過程。這個過程歸納起來大概有這麼幾種:一種是機械故障,或者是電子故障,就是屬於爆炸,突然之間爆炸,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就是恐怖襲擊,恐怖襲擊有一部份和爆炸是重疊的,就是說恐怖襲擊可能會爆炸。第三個就是劫機,其實恐怖襲擊和劫機又有一點重複。

這幾種大的猜想,幾個大的假設,它的分析其實是基於當時能夠得到信息的準確程度,和信息的多少來決定的。比如說如果全部的通訊和雷達信號是同時消失的,就是當時說跟外界聯繫,和能夠被外界探測到的一共是三種類型的信號。這三種類型的信號如果全部同時消失的話,它的爆炸可能性就很大,所以在早期的時候就提出來是爆炸。當然由於這飛機本身是故障率最少的一種飛機,所以人為爆炸的可能性很大,這是最早時候的假設。

後來就發現這個不同的信號是在前後隔10多分鐘才關閉的,這樣就把疑點集中到了內部人員有意作為。如果說,像後來證實馬航370班機繼續和外界有某種形式的聯繫,在這種情況下,陰謀論就有很大的空間。那麼從這幾種假設來看的話,後來越來越傾向於是劫機,這個有個過程的。

在這裡,馬來西亞政府或者馬航肯定是竭力想隱瞞什麼東西,從我們現在得到的信息。這個就是從中國方面來說的話,它未必完全不知情。比較有力的證據就是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黃惠康自己講的話,他有兩段話很有意思。第一次是剛剛航班失蹤的時候,他說這次航班失聯非同尋常,有很多令人疑惑的地方。然後他說到大家要有耐心,很多事情超出了想像和控制力。如果說他一點都不知情的話,是說不出這樣的話來的。也就是說,某些東西他就是告訴大家要耐心,現在不便說,其實是換句話這個意思。

另外,到了3月18日的上午有一個新聞發布會,還是黃惠康,他怎麼說呢?他就說這個馬航370客機失聯事件調查當中,有很多訊息是涉及到刑事調查,不宜對外公開。也就是說,這時候他已經知道有很多訊息是故意在隱暪了。後來他又說了一句話:事故原因調查不宜大張旗鼓進行。

這一點就很有意思了。就說事故的原因調查,馬來西亞方面是主導的,原來是馬航,後來被馬來西亞政府接管了。如果說沒有外界的監督的話,沒有大張旗鼓的人們監視他的調查的話,那調查最後會不會是隱瞞,這就很難說了。

因為我們確實知道,在一開始,謠言滿天飛的時候,其實馬來西亞方面已經知道了很多訊息,但是他們沒有公布,是在西方媒體的壓力下,馬來西亞才公布的。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不公布實際是上有利於隱瞞真相,不利於揭出真相。

而現在最重要的是有239名乘客在這個飛機上面,這個飛機的下落如何,應該是所有的事情的最優先,而不應該是其他任何東西,什麼考慮涉及刑事調查啊,或者什麼東西啊,是沒有意思的。

因為你現在公布任何東西,都不會到影響到馬航(飛機)現在的(狀況)。除非你有很確切的,就是你公布什麼東西會影響到馬航飛機怎麼樣,也就是說你確切知道這個飛機現在在誰手裡,在什麼地方,只有這種可能性。

另外一個,他說不宜大張旗鼓進行,其實中方的搜救就是大張旗鼓的。不僅是中方,各個國家從派些海軍啊,飛機啊去啊,這個隱瞞不住的,大家都是知道的。但是,在宣傳自己去派去調查的這個當中,實際上中方是非常大張旗鼓的,而美方倒是相對低調的。

所以看不出來現在這一種原因調查為什麼不能夠大張旗鼓,所謂不能大張旗鼓的進行,就是第一個是阻止媒體去挖,還有一個就阻止家屬去質問,無非這個因素。這個實際上對於找出這架飛機的真相是沒有幫助的。

主持人:就像您前面分析的一樣,就是因為馬來西亞政府一開始的遮遮掩掩,包括到後來,中國政府在這裡面也是幫他們打了很多掩護,所以這個陰謀論現在就是喧囂塵上。大家都覺得這個事件後面沒有那麼簡單,可能會有些背後的人為的因素。那您覺得這個背後的人為因素大概有可能是什麼?

橫河:這個網上其實討論得挺多的,但網上有幾種陰謀論。一種陰謀論就是在中國大陸的網民當中比較流行的,說美國陰謀論。那這個實際上是沒有任何依據的,這是完完全全是作為一種反美宣傳來做的,因為到現在為止,沒有任何一個證據會指向這個方面。

還有一個指向講的是周永康這個派系的陰謀論。這個陰謀論推測的動機要比美國陰謀論要多得多。那就是說時機問題,因為現在災難多發,而且是跟中共有關,而且恰恰又是在公布周永康案件之前,這是一個動機性的推理。但是從這個現在飛機沒有找到之前,或者進一步的訊息披露之前的話,這個陰謀論啊大概也只能停留在這一步了。

還有一個陰謀論相信的人比較多了,這個和馬來西亞國內的政治有關,可能是由於政治派別啊,或者是政治信仰方面啊,就是現在對馬來西亞,反而對恐怖襲擊的這個猜測比較低了,這個可能性比較低了。

但我認為這個事情的背後有一個因素,猜測比較多的一個因素,就是最早的時候,我認為不一定有很強很強的政治背景,可能是個人行為或者是一個小團體的行為,這個小團體可能有一定的政治目的,但不大像是一個國際性的陰謀。但是,當這個事情一旦發生了以後,牽扯到後來捲進去的陰謀,就是為了掩蓋這件事情或者是為了什麼目的,現在不清楚,導致後來馬來西亞政府或者是馬航,或者是其它的國家或多或少有知情的也捲入了,卻有意的隱瞞。

這一部份陰謀論我覺得現在證據比較多,你可以看到他隱瞞,所以證據比較多。這方面就有人認為可能是有人綁架飛機跟馬來西亞政府提出要求要談判,為了保證旅客的安全、乘客的安全他可能要隱瞞一段時間,故意隱瞞一段時間。這才能解釋為什麼讓這麼多國家軍隊在泰國灣的地方花了這麼多的時間,白白的尋找,馬來西亞政府應該是知道他白白尋找的。所以從這裡來看這些陰謀論,當然還有其他更小的、不同的(陰謀論),大的可能這幾種。我認為至少馬來西亞當局可能是知道,知情不報或者故意隱瞞這裡頭的陰謀可能性比較大。

主持人:就像您剛才講的,他一開始有可能是一個比較單純的、單一的沒有太多政治因素的一個事件,現在發展到這一步,由於飛機上乘客多國籍,而且失蹤發生的地點是在敏感地區,再加上各個國家在這個過程中處理的過程中所表現出來的一些現象,我們從馬航失蹤本身就能看到非常多的各個國家在處理這些事情上的不同的方式和不同的態度。

剛才我們講到中國政府它一方面說大張旗鼓的派軍隊去搜索,同時它又說這種事情不太宜大張旗鼓的進行,給人感覺它是不是在作秀呢?

橫河:這次有這個問題在,因為這次發生的地點特別敏感,本來泰國灣周圍的國家就多,又加上從整個南海的大框架來說,他有很多爭議存在。所以這一次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有人考慮到在這一個充滿了爭端的海域這麼多國家能夠配合,但是很快的我們又發現其實這個配合裡面就有很多很多的講究,恰恰是反映了這裡的矛盾,本來就存在的矛盾。在這個搜救過程當中就暴露了,一個是參與搜救國家的本身的綜合國力,包括硬實力和軟實力,也暴露了除了搜救以外的其它的目地。

像對中共當局來說,一方面當仁不讓,因為你的乘客最多,又是飛到北京去的,但也有人說在這個之外確實有了一個展示在這個地區軍事存在的機會,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說,在展示軍事存在的同時,等於是把一支沒有經過作戰的軍隊爆露在全世界職業軍人的面前。因為這個跟巡航不一樣,你可以到南沙群島去,到那個地方去巡航或者是怎麼樣,那個人家不知道你實力怎麼樣,你也可以到釣魚島去,但這次搜救它暴露很多弱點。

在這次暴露的弱點當中,第一個就是情報蒐集和分析非常非常弱,對於這個事件從一開始幾乎就沒有考慮到,就完全根據馬來西亞方面提供的消息,在泰國灣的地方進行搜索,並沒有第二手方案,並沒有後備方案,當然你可以說也許是配合馬來西亞要求幫他掩蓋什麼東西。

但是你要知道海軍第一次出國大規模的搜救行動當中,如果是被人認為是情報判斷錯誤的話,那是很大的問題。所以有一種說法就是中共最高當局對這個非常震怒,情報分析全都錯了。

主持人:但是當時大家都很相信馬來西亞政府的說法或者他們提供的消息,其他國家不也同樣是受騙了嗎?

橫河:對,其他國家也受騙,但是作為大國來說,像越南他沒辦法因為他是一個區域的國家,但中國現在已經是一個大國了,也就是說他本來就是要想計畫在南海和東海發揮更大的地區作用的。在這種情況下,你把這裡看成主要的地方的話,至少在這個地區裡面你發揮的作用不能和……因為美國他的涵蓋範圍是包括全世界的海域,這只是他其中的一部份,你至少在這一部份的時候不能跟他差太遠。

而美國方面雖然說他一開始也派軍艦、派飛機到這個地方來檢查,現在的情況看 來他並沒有把所有的精力全部集中在這個地方,他有二手方案,另外的方案,而且同時在進行各方面的調查。也就是說在救援的同時不放棄其它的可能性,而且確實有效的找到其它的可能性。在這點上儘管判斷錯誤不僅僅是中共方面,在所有的搜救國家當中,中共的判斷錯誤,對於中共軍隊來說是難以原諒的,就是說它的投入和所獲到的東西是不平衡的。

你看它調動了十多顆衛星去調整位置去監控,有人說現在有二十顆了,當然你可以說軍隊出現是一件好事情,至少美國在那個地方搜尋,他沒有給人留下這麼一種印象就是走錯了地方。這種過於強調在這個地方投放兵力,實際上是國內救災思維的一個延伸。所謂國內救災的思維,因為中共的軍隊就是按照《外交家》雜誌的說法,中共的軍隊它不是一支被人能夠認可的正規的軍隊,它是一個黨軍,作為黨軍的性質它就是保黨的功能為主,它每次救災的目的都是為了宣傳,所以才會出現像那種所謂紅旗飄飄,一到救災的地方最先插的是紅旗,然後拿著鏟子就去幹活去了,就是完全是為了作秀的。

在國內救災沒有問題,你國內媒體報導大家有意見沒法說,但是國外的媒體不會買帳,因為這次是多國聯合行動,在國內你可以壟斷救災,不讓民間組織去參加救災,但是像這種多國的救災你就不能壟斷救災,你不能說只有我能來搜尋你們不能來。

主持人:而且在一個公共海域,大家記者也都集中在那邊,其實沒有辦法藏的。

橫河:對,這樣的話,各國海軍的實力、情報的蒐集等於全都曝光在外面了,所以別人就可以進行一個比較,就是這個國家表現怎麼樣、那個國家表現怎麼樣。

主持人:這裡我們又會有一個新的問題,大家都知道中共放在軍隊建設上就是它放在軍事上面的投資是非常非常大的,它投入了這麼多年,它的軍費開銷是世界上最高的幾個國家之一。為什麼這麼多年投資下來,它現在的軍隊會是這樣一個水平?

橫河:它硬件的投資確實很多,所以在整個亞洲甚至在全世界它的軍費開支其實都是屬於相當高的。但是硬件投資是比較容易的,就是你科學技術達到一定程度,你再買一點核心設備,你就可以造起來,像航母也可以造了,但是問題是硬件能不能用還是一個問題。甲午海戰之前北洋水師的硬件一點都不會比日本差,實際上在某種方面超過日本,但是一到打起來的時候,怎麼樣用這種硬件,這種用法就牽涉到作戰思想、這個國家的政治制度甚至腐敗的程度都有很大的影響,包括軍隊訓練多方面的因素,沒有重大的事件的時候看不出來的。

像中國海軍也派到索馬里去打海盜,但是你可以看到事實上打海盜的時候,我們原來不是討論過嗎,當海盜劫持一個商船的時候,中共的海軍事要等另外一個軍艦到,然後明明知道趕不上就裝模作樣的去趕到那個地方去攔截,誤了十幾個小時以後你趕不上你是知道的,但是為什麼它不去呢?

主持人:它不敢單獨去面對。

橫河:打海盜不一定打不過,但是很可能就是海盜不跟你面對面作戰,又是劫持的商船,在這方面中國的海軍是沒有作戰的經驗的,就是完全不知道怎麼對付,所以它是避開這種情況。在這種情況下,僅僅有軍艦、有飛機、有艦載導彈都沒有用的,因為作戰最關鍵的是你怎麼應用這些武器。搜尋也是一樣的,沒有敵人的時候你可以光看硬件,你可以開三條船到釣魚島去那沒問題,但是真實作戰的時候你就要看硬件和軟件的配合還有後勤支援,這種立體戰爭,多方面的因素。而在這個海域的搜尋行動和救援行動,它實際上是中國海軍到目前為止所經歷的最最接近實戰的一次。因為平常演習打靶都是假的,就跟甲午海戰電影裡一樣的,就是先安個炸彈在那個上面,然後遙控引爆給領導來視察用的。這就不行了,在這種情況下軟件的配合、軍隊的指揮情報,多種因素來反映軍隊的綜合力量,實際上也反映一個綜合國力,這個不是靠GDP能夠做到的。

主持人:這次除了軍事力量的暴露之外,國外還有一些評論認為,這次中方媒體跟西方有實力的媒體相比之下,就徹底顯出它的非專業性來,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橫河:這個倒不僅是西方認為的,在中國的社交網絡上很多人談論這個也談論了很多。中方的報導我們可以看到在一開始的時候,它的記者基本上都集中在馬來西亞和越南的富國島,聽的都是這種採訪,也就是說是一個低水平的重覆。因為當時所有的媒體都在一起,你能採訪到的別人也能採訪到,別人採訪不到的你也採訪不到,所以這個水平我把它說成是典型的中方媒體,就是停留在採訪報導兩會的這個水平上。

真正的新聞恰恰不在那個地方,他們並不知道到哪裡去找新聞,這是由它的性質來決定的,就是中國的媒體嚴格的說,它不是媒體,它是「喉舌」。喉舌就是正面歌頌,並不是來報導這些東西,也不是去挖掘新聞的。

中國的新聞現在有分兩大類,一大類就是還是完全喉舌性質,還有一類實際上是跟喉舌有點脫節了,也會做些深度報導,但這些媒體相對來說,它的實力要比那個喉舌媒體要小得多。而且這些媒體的重大事件報導還是受中宣部控制、指揮,所以中宣部說這個不能炒作,你就不能炒作了。

有人就抱怨了,說中國的媒體沒有話語權。其實這個話語權不是靠錢堆出來的。現在中國是財大氣粗,連陳光標個人都敢去說他要買《紐約時報》!但是這種話語權不是靠錢堆出來的。就你真買一個西方的大報紙,那報紙一落千丈,馬上就沒人看。

中國媒體它在世界各地派的人數可以說是世界領先的,它的設備也是世界領先的。官方媒體在美國有六百多個記者和編輯,而美國屬於官方的只有兩個記者在北京,真是財大氣粗。但是話語權為什麼它沒有呢?這個媒體的特徵就是由讀者和觀眾來決定你能不能生存的,人家不看你的媒體,不看你的報紙,你再堆錢也沒有用。

這一次中國的喉舌媒體在分析的時候,依賴的還是西方媒體的報導,他們也不依賴中國的媒體,因為中國沒有媒體,中國的媒體也沒有拿出有價值的新聞來。當然還包括其它各方面的實力,飛機不是他製造的,所以他也不可能知道飛機上會有什麼東西在對外面發信號,就是給他機會他也不一定能夠知道到什麼地方去發掘新聞。

中國媒體有沒有事情可以做呢?本來是有事情可做的,但它有沒有做呢?沒有做,就是採訪家屬。最後還是外國媒體報導的,他們去採訪的家屬。因為這個在人文關懷上,他們更重要關心的是這些失蹤的人,這個人背後有什麼故事,那個人背後有什麼故事。而這一點中宣部已經有通知了,不准採訪家屬,不准抄作新聞!那你怎麼辦呢?中國媒體唯一能做的,而且最有條件做的,就是把家屬一個一個個人,把這些乘客作為一個一個的個體介紹給大家,也做不到。這就是為什麼這一次人們說中國媒體是一次完敗,它有多種因素,當然有這個素質的因素,有自己能力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還是一個體制的因素。

主持人:根據最新的消息,現在澳大利亞方面和中國的衛星都已經發現了那些碎片,很可能那些碎片就是跟馬航有關的。我們當然在這裡衷心的希望所有的乘客和機組人員能夠平安的回來。這次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主持人:再見。

下載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評論
2014-03-23 9: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