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台北新藝術博覽會

【水彩行家】觀物

會員參展活動系列報導
陳品華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

童武義水彩展—觀物
我喜歡描摹自然,常在平時的勞動者身上尋找題材,在平凡生活當中尋找神聖,在角落尋找永恆,這樣的心思應來自故鄉環境的教化,我從不把藝術當成沉重的十字架,而是當成一輩子的興趣和生活的必需,如果說,生命是一場奇妙的冒險,我更樂於獻給這豐富我整個生命和靈魂的冒險活動。 摘錄自台北新藝術博覽會專輯

武義的水彩世界—追求寧靜幽微的意境

武義的作品和他的人一樣有深度,如果僅以浮光掠影式的觀看他的畫作,那你只能看見筆調的形色漸層變化美感,卻進不去他那低調到不行的幽微世界,當然更會錯失許多含蓄內斂令人動容的精彩細節。要看武義的畫,你必須靜下心來細細的讀…慢慢的看…才能約略領受他所要傳達的深意。

光之城系列
武義居住新竹二十多年,面對複雜的都會建築景觀,他尋找到自己獨到的語言去表現落日餘輝中的都會面貌。這個系列曾讓他榮獲新竹美展水彩類竹塹獎,面對光之城的作品,感受著人間的浮華在一切塵埃即將落定之際,日夜時空正待交替轉換,心中昇起一股蒼茫如荒煙般不知是惆悵或是沉靜等待落幕的心情。建築景觀的外貌原本是光鮮亮麗如光芒般閃耀的,如今卻在曖曖微光中顯不出自恃的傲氣,倒像是一個走過驚濤駭浪的老者,重新回顧自己的拼鬥人生後的心情寫照,道出的是晚年的成熟與溫藹。

武義的人生曾遭逢一場身體病變,或許這個光之城的探尋有他個人的體悟,生活中所有叨擾到他的喧囂終歸沉寂,靜待明日曙光再度降臨。人世間的際遇啟示我們的不也像光之城給人的印象,當你經歷曾經有過的顯赫榮耀,或是黯然神傷的過往,這些走過我們生命中的喜悅與驕傲、痛苦與無奈,都會讓我們認清人生要追求的方向,願意選擇放下尖銳的對立與掙扎,讓一切被智慧包容,最後形成渾沌一片的和諧境地。

童武義/有餘 78x56cm 2012
童武義/有餘 78x56cm 2012

田園交響曲
生鮮的魚、清雅的荷花、香蕉園下啄食的雞群,這些作品掛起來讓人感覺到一片安和樂利的景象。「有餘」作品畫的是新鮮的漁獲擺放在用竹片編的大圓盤,這是武義的新作品,展出後很快被眼光獨到的人收藏。筆法相當暢快洗練,運用縫合技法一氣呵成的畫出魚身的立體感,黏膜的反光亮度不僅提高了生鮮度也為畫面帶來生動感。

童武義/喜悅56x78cm 2012
童武義/喜悅56x78cm 2012

「喜悅」一作可以看出武義選擇荷花的素材並非只想描繪荷的清新雅緻,應該有他畫外之音蘊含其中。兩朵渾圓的粉色花苞像青春美少女般,對生命感到新鮮喜悅對未來充滿期待,蘊藏著滿滿的能量正待開展,而多重瓣的白荷如仙女出塵,綻放聖潔的光華,傾盡全力完成今生的使命,傳遞生生不息的任務。武義透過構思在主賓關係上做了調整,荷葉沒有多餘的贅筆,灑脫的展現綠意,讓畫面充滿無限的生機。
坦培拉混合技法

武義採用坦培拉新技法,展出了兩幅作品。「情書」這件大尺寸的作品,就是以坦培拉技法來表現木麻黃在微風吹拂下柔美細緻的感覺。他說這種方法跟蛋彩畫很像,只是他不是每個色的顏料都調蛋彩,畫面中細柔的木麻黃僅調蛋彩的白色來畫,畫完後以一般水彩顏料薄染在白色上,等染完後又再畫白色上去,如此有耐心的層層染疊,才成功的營造出色調層次非常豐富細膩的特質。

(圖文由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園林之美 系列一(蓮池戲台)」作品一樣以靈動的輪廓線條來鉤勒再敷色,描寫的是戲台建築之美,只是在畫紙上飛奔的手顯然比前兩件作品更快速頻繁,期望涼亭樓宇的巧妙設計能在紙上成為讚歌供人緬懷。
  • 「紫色旋律」作品充分展現騰萱驚人的寫實功力,背景灰紫色的山沉穩渾厚和前景高彩度的鳶尾花拉開了空間的距離,遙遠的湖面迷濛一片,詩意漫漫…微光幽幽…看著這片迷人的紫花,那高高低低的節奏好像翩翩起舞的紫蝶,正為我們表演她最新的舞曲,看著看著…感覺心好像也飛起來了,人也浪漫起來了,不知騰萱是否也像她的畫一樣浪漫?
  • 振文的水彩世界 來自他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人事物、平凡的小花草小人物,來自他走過滄桑際遇的印痕、生命點滴的體悟,來自他珍惜家人親友的支持與溫暖,來自他一顆細膩敏銳的心、悲天憫人的情懷,來自他對創作柔韌的堅持、才氣縱橫卻謙沖致和的胸襟,來自他追求形靈合一的理想境地。
  • 張明祺水彩展—光影的轉角 作品以大自然為師,生活體驗入畫,要創作自然而不抄襲自然,強調韻律節奏,有主有賓,統一中有變化。 王文琮水彩展—情寄曠野 光影色彩幻化交織的綺麗世界,引領我的悸動,恣意潑灑在畫紙上,大地蒼茫中,擁抱一份人文的關注,最能撩動人們的心弦。
  • 百年來水彩可以他特有的文化性、方便性與經濟性在台灣成為最受喜愛的媒材之一,如果能藉由教育的更普及、創作水準的再提昇而讓水彩藝術成為深耕於民眾的「國民藝術」,應該是我們當前最重要的課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