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期間女星梅婷被曝涉周永康案 炮火延燒曾慶紅家族

人氣 101

【大紀元2014年03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金睛報導)就在外界關注中南海將如何定性周永康案關鍵時刻,接連發生香港及昆明血腥砍殺案,被曝光出背後涉江澤民集團曾慶紅在暗中策劃。日前,陸媒突然曝光出曾慶紅家族成員、女星梅婷深度捲入周永康案,習近平陣營升級周永康案也露出端倪,炮火延燒至曾慶紅家族。

陸媒突然曝光出女星梅婷深度捲入周永康

日前,大陸媒體《中國經營報》以「神秘商人周濱代理人一度介入影視梅婷為合作夥伴」為題,深度揭秘周永康家族的「白手套」吳兵除插手能源外,還插足並不熟悉的影視領域,通過公安部等高層關係開展業務,直接把女星梅婷捲入誰都想退避三舍的周永康案。

一些網絡媒體及網民稱梅婷就是指大陸著名影星梅婷。

該報稱,作為神秘商人周濱的「代理人」,中旭系實際控制人吳兵遠不止「能源商人」這一重身份。在吳兵和中旭系龐雜的業務結構中,影視藝術以及投資難以為人忽視。2001年5月,北京中旭傳媒文化有限公司(下稱中旭傳媒)在京設立,由此,中旭傳媒成為吳兵在影視藝術領域拓展業務、「打通業緣」的平台和起點。

儘管中旭傳媒因經營不善註銷,但中旭系的股東卻在不同時點以不同方式相繼介入北京盛世風華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下稱盛世風華)、北京博尚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博尚文化)、星韻風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星韻風華)等公司。這些交易的對手均指向一人,即影視明星梅婷。

2007年,由梅婷持股的博尚文化參與投資拍攝的22集電視劇《溫暖》在央視播出。在該劇中吳兵出任總顧問,總策劃為黃婉即周濱之妻。

2008年,央視播出由公安部宣傳局、央視文藝中心影視部、博尚文化聯合攝製的電視連續劇《警察故事》。梅婷不僅成為該劇主演,而且還通過持股的博尚文化成為該劇的投資人之一。在這部劇集當中,中旭系實際控制人吳兵出任出品人。

知情人士透露,《警察故事》得到了公安系統高層的高度關注。此後,梅婷持股的星韻風華還在國家大劇院推出了先鋒話劇《螞蟻沒問題》。

目前,周濱、黃婉、黃渝生被有關部門控制,中旭系實際控制人吳兵也已配合有關部門調查。這個在能源領域編織了複雜關係網的家族,其代理人何以「圖謀」影視藝術領域的答案,已離揭曉不遠。

2011年,北京梅婷影視文化公司成立(下稱梅婷影視)。公司的經營範圍包括,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不含演出);企業管理諮詢;經濟貿易諮詢;企業形象策劃;文藝創作;會議及展覽服務。

《中國經營報》在文章的最後,意味深長地說,盛極而衰,不過,把她作為合作夥伴的周濱與吳兵,選擇了一條怎樣的「出路」,答案或許就要揭曉。

吳兵、梅婷牽出兩大家族

去年9月,大陸媒體就已經在關注曾慶淮家族與周永康案的關聯。曾慶紅的侄女、曾慶淮女兒曾寶寶被揭捲入吳兵的「中旭系」貪腐鏈條之中。而且當時還傳出時年38歲的女星梅婷將為年近70的曾慶淮產子。

女星梅婷,畢業於中央戲劇學院96級,和章子怡、秦海璐、胡靜、曾黎、傅晶、袁泉並稱「七朵金花」。她的前夫為導演鄢頗,兩人於2007年離婚。

《蘋果日報》此前報導稱,香港的中資圈就傳出女星梅婷去年8月正在香港待產,其肚中孩子爹據悉是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現年74歲)的胞弟,即文化部駐香港特派員、香港中華文化城終身名譽董事長曾慶淮。

去年9月11日,《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披露:低調吳兵與神秘「中旭系」,在中石油貪腐鏈條中佔據重要位置。

吳兵被外界稱為周永康家的「白手套」,吳兵所控制的企業多以「中旭」或「中旭陽光」為名。四川是吳兵的大本營,中旭實業投資有限公司下屬有兩家水電開發公司、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以及多家水電、房產業務鏈延伸的產業公司。

羅昌平稱,中旭在四川開發的錦上花項目就在合江亭附近,合作夥伴是赫赫有名的香港上市公司花樣年控股。

羅昌平透露,2002年9月,中旭投資有限公司贊助由曾慶淮策劃的在香港舉行的「香江中秋夜」大型晚會。七年後在北京成立中旭盛風文化有限公司,後吸收合併四川嘉仁投資有限公司,在文化投資以外也從事能源等基礎設施建設、金融股權投資。

據悉,中旭投資還先後參股了花樣年控股旗下的花樣年實業發展(成都)有限公司和佳兆業旗下的成都麗晶港項目。

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在維基百科中的介紹中,是一間中國大陸地產開發商,於1996年由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侄女、曾慶淮女兒曾寶寶成立,公司主要在深圳和成都等地開發房地產項目。

2009年11月25日,花樣年控股集團有限公司(01777,HK)在香港正式掛牌。創辦人兼執行董事曾寶寶身家也達到約70.8億港元,足以躋身胡潤內地女富豪榜前20位。

曾慶紅家族貪腐黑幕不斷被揭

「石油幫龍頭幫主」曾慶紅,其家族長期掌控石油、能源、化工行業。兒子曾偉,一直從事石油貿易。曾慶淮家族與周永康家族在石油領域有太多的交集和貪腐黑幕。

據悉,中南海對中石油案作出批示,稱一定要徹查,即「無論涉及到甚麼人,都要一查到底」,顯然話外意有所指。

曾偉在澳洲花3,240萬澳幣購買超級豪宅,並提出再花500萬澳幣翻新豪宅被當地政府拒絕事件,曾經轟動整個澳洲。

《美國之音》報導說,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曾偉曾是中國石油界的巨亨,他的經濟活動涉及到中國經濟的各個領域。

大陸《財經》雜誌2007年1月8日揭露,山東最大型國有企業魯能集團在轉制中,被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和他的朋友趙君士以37.3億元的價格,買下了賬本淨值738.05億元,實際價值1,100億甚至更多的山東魯能91.6%的股權。

曾偉是有名的石油大亨,並且在房地產領域開拓巨大。曾偉直接製造了山東魯能700億價值流失的事件,並將絕大部份財富洗到國外。曾偉也是上海大眾汽車集團、上海東方航空公司、北京現代汽車集團的後台老闆。

此前,海外媒體一直在傳「石油幫」涉嫌巨額貪腐。被認為是「石油幫」幕後龍頭的是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他在1980年即擔任余秋裡的秘書,在石油系統浸淫多年,其後在政壇平步青雲,官至政治局常委,並一手將「石油幫」的政治勢力推至巔峰,除了他自己是中共十六屆政治局常委外,曾在石油系統工作逾30年的周永康和曾在茂名石化工作多年的張高麗,也分別出任第十七屆及第十八屆政治局常委,顯示了「石油幫」在中央的利益。

有知情人士披露,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國開行、中石化中海油、發改委這個體系的運轉模式:其中發改委是裡面的協調機構,並最終制定國內油價價格;陳元通過控制的國開行給委內瑞拉送錢;然後查韋斯給中石油、中海油低價出口石油。但是石油巨頭在國內油價還是賣得很高,最終江派等相關利益集團獲得超額利潤。

曾慶淮曾支持薄熙來「唱紅打黑」 家族獲利匪淺

此前有消息說,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被「捲入」薄熙來案件中。當初他為了支持薄熙來的「唱紅打黑」,親自策劃了江澤民情婦宋祖英2011年10月在重慶舉辦的大型音樂會,並從中撈取好處。

據說,重慶官方用巨額資金贊助了宋祖英這次演唱會,其中時任重慶巿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就動用了九百萬人民幣,有人從中截取了「個人巨大好處」,而某廣告公司亦是該次演唱會的得益者。

據悉,曾慶淮是中國文化部特別巡視員,是中國文藝界最重要的「幕後大佬」,其前妻呂某則操縱著同x廣告公司。

曾慶淮搞出大陸文藝界潛規則

據新紀元報導,曾慶淮是曾家老二,曾慶紅安排他做了中共文藝圈的幕後掌權者。曾慶淮仗著大哥的勢力在北京成立了歌華有限公司,然後上市圈錢幾個億,他還壟斷了全北京的有線電視接入服務,每年僅這一項就收入幾千萬以上,後來又開辦歌華寬帶網路服務公司,每年獲利上億。

大陸官方介紹曾慶淮時說,從1982年參與大型音樂舞蹈節目《中國革命之歌》的策劃組織工作後,曾慶淮多次擔任中共大型文藝晚會和藝術活動的總策劃,主要作品有:《光明讚》、《復興之路》、《祖國頌》、《紅旗頌》、《小平你好》、《我們的旗幟》、《長征頌》等,從中撈取了不少好處。比如從一次紀念毛澤東生日的晚會上,曾慶淮就賺了1,500萬元。

不過在大陸影視圈裡,曾慶淮最出名的是他搞出了「潛規矩」。他在文化部管文藝演出時,大肆玩弄文藝界女明星,誰要想當女主角,「曾總策劃」必須先過頭一遍手,他的下屬、原中央電視臺文藝部主任趙安就經常為他選美女。但曾慶淮不光自己享用,還兼給他大哥曾慶紅拉皮條。曾慶紅點名要「小蠻腰」、苗條又懂風情的女人,結果宋祖英傍上的第一高官就是曾慶紅。

後來,江澤民看上了宋祖英,往小妹手裡遞了一張紙條,雖然江比曾年歲大一輪,但江的地位比曾大出好幾輪,宋祖英這時已經嚐到傍高幹的甜頭,馬上投入江的懷裡,而且還與丈夫離了婚。宋祖英還想和曾慶紅糾纏,但曾慶紅知道江的妒忌心甚重,不想給自己找麻煩,就讓他弟弟再找更年輕漂亮的女演員。

後來,趙安因為「中共國母事件」被江送進監獄,曾慶紅怕禍及他二弟,就委派曾慶淮任文化部駐香港特派員。據說曾慶淮的任務是專替他大哥蒐集香港「情」報。

據大陸媒體報導,北京公安拘捕趙安時,在他的家中搜出1,000多萬元人民幣現金,而趙安是曾慶淮的主要助手,人們質疑曾慶淮是否更不乾淨。曾慶淮與宋祖英的關係也很密切,宋祖英到世界各地演出,曾慶淮經常到現場捧場。

聯絡本文作者請發郵件到:jinjingyongmeng@gmail.com

(責任編輯:謝東延)

相關新聞
【獨家】江派策劃昆明及香港血案「僱凶殺戮」
「央視名主持被抓 罪名驚人」 官媒翻炒舊聞釋信號?
開弓沒有回頭箭 習江生死博弈 都無退路
江澤民試圖再次發動政變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黨媒滲透 台灣下驅逐令
【珍言真語】劉銳紹:國安法四任務 借外打內
【重播】川普在「向美國致敬」慶典上演講
【深度報導】隱形之戰 中共的戰書
【新聞第一現場】52國與中港簽引渡條約 入境可送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