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落錘定音 三被告串謀移民欺詐罪成

紐約政庇作假案系列(26)劉楓凌喊冤 不甘心認輸

經過連續三週的庭審,4月14日,備受關注的劉楓凌、班德瑞、楊瑞三名被告涉嫌政治庇護造假案落錘定音。圖為劉楓凌和丈夫苗裕昌走出法庭。(蔡溶/大紀元)

人氣: 9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4年04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經過連續三週的庭審,4月14日,備受關注的劉楓凌、班德瑞、楊瑞三名被告涉嫌政治庇護造假案落錘定音,12名陪審員在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庭宣告三人串謀移民欺詐罪成,該罪的最高刑罰為5年監禁,法官將於7月、8月分別對三人量刑。

陪審團裁決后,劉楓凌不服判決,指出證人的證詞有很大的問題,檢控官的說法也自相矛盾,庭審期間她有四次要求自我辯護,無奈都沒能成功,當4月8日進入最后階段,法官詢問她是否要自己做結辯陳詞時,她又迫於律師以外的壓力,昨日聲稱,甚至有人威脅不讓她出庭作證,她只能放棄為自己辯護的最后機會,「我很不甘心被他們冤枉,我不認輸。」劉楓凌說。

劉楓凌昨日(4月14日)公開與媒體談論她的感受,她說,證人游天龍完全在撒謊,證詞經不起推敲,「他沒有資格作證」劉楓凌說,游說劉面試他的時候說要招「故事寫手」,楊瑞的律師就曾當庭質問他,如果劉是檢方所說的謹慎的人,怎么可能對一個陌生人發出類似「歡迎到我們的造假工廠來」的邀請呢?

對於游天龍指控劉楓凌未與客戶溝通,就自行幫客戶改故事,劉楓凌說,她幫客戶改故事是合法的,「你怎么知道我沒有與客戶溝通呢?游天龍的證詞有一堆堆的漏洞,可是我的律師像睡著了一樣。」

劉楓凌:為自己、客戶和華人社區辯護

劉楓凌認為,她的案子,最初通過一名跟政府合作的翻譯員,從他開始一個個錄音收證,遊天龍和于夢飛被錄到罪證後,跟政府合作, 開始錄音其他人,就這樣順藤摸瓜逮到她,「他們真正的目標就是要拉我下馬。」

劉楓凌說,她不僅是為自己辯護,也是為客戶辯護,甚至也是為華人移民社區辯護。

劉的辯護律師認為她上訴成功機會不大

事實上,劉楓凌開始找的辯護律師是為劉醇逸辯護的舍曼(Paul Lewis Shechtman),劉楓凌昨日說,因為舍曼一直勸她認罪,才在開庭前兩週決定用現在的律師Ronald P. Fischetti。

劉楓凌的辯護律師Ronald P. Fischetti昨日已經請辭,他認為劉上訴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媒體報道來美的非法移民,奪去了很多工作机會,這种現象我們在法庭上很難辨駁,但是,這种觀點确實對本案有影響,我想這就是為什么判她有罪,我們為這個案子投入很多,現在案子打輸了,我們很難再作什么,我們的法律就是這樣。」

福州客戶為劉楓凌鳴冤

在庇護移民申請者的眼里,劉楓凌或者有錯,但沒有罪。福州社區一名曾經是是劉楓凌客戶的陳先生說,劉楓凌籍貫河南,是北大才女,為客戶打官司很負責,救了很多死案,幫了很多福州人:「很多人偷渡來美,就是為了擺脫共產黨的控制,她幫助他們沒有錯。」

檢方指責劉對每個政治庇護的案子收費高達1萬到1萬3千元是暴利,陳先生為劉楓凌鳴冤叫屈:「為了實現美國夢,人家愿意啊,不能說敲詐勒索,何況每個律師樓都這個收費價格。如果他們拿不到身份,就會家破人亡,很多人自殺就是這樣,所以劉楓凌是救了他們。」

「什么是欺詐?」陳先生又說,對這個定義見仁見智,「每個人都應該問一問自己,那些以六四政治庇護拿到美國身份的僑領,轉過身來又和共產黨拉拉手,為了生意利益攻擊真正受迫害的中國人,他們才是真正的欺詐。」

「真正要抓欺詐的話,應該先抓這批頻繁出入大陸的(親共)僑領,取消他們的綠卡和公民身份,他們拿美國政府救濟金,在大陸又拿退休金,還罵美國政府,所以美國政府對華人社區的政庇申請起疑,因為真假難分,真正受迫害的法官不相信。」

(責任編輯:Aric chen)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