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劇評析 難為了昭容

作者﹕麥硯同
  人氣: 719
【字號】    
   標籤: tags: ,

《再世紅梅記》改編自明周朝俊三十四齣傳奇劇本《紅梅記》,《紅梅記》描寫書生裴禹先遇李慧娘,後遇盧昭容,最後與昭容結成夫妻的故事。原著裡兩個女子並不相關,唐滌生則把她們牽連起來,甚至套用借屍還魂使她們合二為一。如此改編令人叫絕,然而每觀該劇,難免會替那個最後獻出身體的昭容鳴不平,唐滌生或太喜歡李慧娘,為了成全她與裴禹,不惜醜化、委屈了昭容。

《再世紅梅記》女主角是李慧娘,盧昭容是配角,原著恰相反,慧娘只是配角,在相府救出裴禹後不復出現,任裴禹去尋昭容完婚。原著裡的昭容是名門閨秀、典型淑女,「天生聰慧,性格溫柔」(〈紅梅記‧慈訓〉),唐滌生把她改成搔首弄姿的蕩娃,這於第二場〈拆梅巧遇〉尤為明顯。

〈拆梅巧遇〉取自原著第五齣〈折梅〉,〈折梅〉裡昭容遇裴禹,以梅相贈訂情,但她表現十分含蓄,與裴禹基本上沒直接對話,多由婢女轉達,更枉論肌膚之親。她自比紅梅「孤芳不與凡花並」,高雅可知。唐滌生筆下的昭容截然不同,甫登場就說「宵來愛月眠遲」,見裴禹即稱他「風度翩翩美少年」,思春意味頗濃,其後更假意留客,主動挑逗、許以終生。將原著與改編對比,簡直判若兩人。

唐滌生醜化昭容動機很明顯,他在掩飾裴禹的多情。

《再世紅梅記》裡裴禹第一場愛李慧娘,第二場轉愛昭容,觀眾不喜歡負心漢,故唐滌生作了些前設:其一,他把昭容設成蕩娃,裴禹正失意於情,少年心性,轉愛他人可理解。唐滌生更在〈鬧府裝瘋〉加深昭容放蕩形象,雖只是裝瘋,但豪放形象已發揮極致,豪放女不配嬌公子,說服觀眾裴禹最後選慧娘合情合理;其二,唐滌生設定李、盧容貌一般,裴禹愛昭容只是一種愛的投射,視她作替身,正如他向慧娘自辯:「失梅用桃代……我之愛昭容者,無非因為昭容似你咯。」這種解說對慧娘是奏效的,她聽後即轉嗔為喜,原諒了裴禹,唐滌生也希望觀眾如慧娘般原諒他。

本來改編包含創造,與原著不同亦無不可,但編劇的意願與觀眾的感受往往未必一致,尤其當知道原著裡昭容與裴禹本是一對,劇作家把他們拆散,更刻意抺黑昭容,情感上難免不快,替她抱不平。何況唐滌生把裴禹寫得太窝囊,滿像小男人。他把原著的貴小姐貶作豪放女,硬要她向一個小男人獻媚,最後還被拋棄,怎能不叫人不替昭容不值。

看劇中裴禹幾個舉動,便知他是小男人無疑。第四場〈脫穽救裴〉,慧娘告知他賈似道派人夜襲,裴禹極之驚懼,大呼「救命」,此其一;慧娘要救絳仙,裴禹死命留著,說:「我無你不能生,無你不能活……為一個絳仙撇下裴生愛。」明顯叫慧娘不顧難中姊妹,此其二;第五場《登壇鬼辯》,慧娘叫先裴禹藏身荼薇架,他顧慮:「倘遇萬斧千刀,豈不是身為肉醬呢……倘遇了一聲犬吠,豈不是誤了大事呀?」膽小可知,此其三。

如果《再世紅梅記》裡的裴禹是大丈夫,那要昭容委就奉迎,還說得過,他偏是一個小男人,真難為了昭容,更甚者,唐滌生為了強調裴禹深愛慧娘,使他對昭容很忘情。

責任編輯:周道

按理說,昭容雖是愛的替身,可與裴禹於繡谷園互許終身,在相府中歷過生死,脫難步出相府時也含情相對,不能說無情。可當裴禹重遇慧娘後,竟昭容全忘卻。第六場〈蕉窗魂合〉,慧娘說昭容已死,閰君準她借屍還陽,其後裴禹到盧家見昭容果然死去,不但不悲傷,反沾沾自喜,說「我早就知道昭容謝世……死得合時合候」,慧娘回生,他向盧父解釋「她是李慧娘」時,說「若不是桃僵李代一般相貌同,則怕我寵柳驕花兩頭難照應」,似乎對昭容,值得珍惜的只是她那與慧娘相同的外貌,難怪昭容老父罵他「薄情郎」。

由原著到改編,昭容形象急降,「再世紅梅留佳話」,那紅梅之所以再世,皆因昭容,那佳話之所以成就,也因昭容。無法責怪唐滌生如此改動,畢竟改編者有任何權利,但藝術作品有一種外延性,難免讓人想到原著,想到那個本是閨秀的昭容,想到唐滌生為成就了一段紅梅佳話,委屈了一個少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們在之前的幾期節目中從不同角度談了中國古典傳奇中的警世內涵,今天再來講講這樣一個主題——
  • 前兩篇文章中,我們談到中國古典傳奇中的兩個警世內涵——「人生如夢」和「返本歸真」及相關的幾個傳奇故事,今天我們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另一個主題︰
  • 我們在上篇中,跟大家分享了中國古典小說中「人生如夢」這個主題的幾個傳奇故事,從「南柯一夢」、「莊周夢蝶」、「黃梁夢」以及「紅樓夢」這些故事中,您是否體悟到神傳文化用夢所揭示給人們的警世內涵?
  • 11月23日,廣東前粵劇演員葉國永從東莞厚街鎮的一間桌球室離奇墜亡,警方排除他殺。但至今一個月內,知情者連遭恐嚇,家屬質疑警察辦案過程存在過失行為,要求警方還原事件真相。
  • 被外界稱為一代粵劇宗師紅線女於8日晚因病去世,享年89歲。紅線女將畢生奉獻給大陸粵劇事業的發展。她的去世被視為廣東粵劇界乃至大陸文藝界的一大損失。紅線女去世後,人們回憶她很多往事,包括文革中遭受的迫害故事等。網絡上還流傳她當年曾拒絕中共國家主席毛澤東一起游泳的邀請。
  • (大紀元記者楊天儀波士頓報導)粵劇日漸式微的今天﹐數十年如一日地承傳發揚粵劇文化的波士頓僑聲音樂劇社讓人尤其覺得可貴﹐這份堅持贏得了僑社與粵劇迷的尊重。21日晚僑聲在漢考克劇院 (John Hancock Hall)盛大上演大型古裝粵劇「帝女花」﹐慶祝74週年社慶之餘﹐也以精彩演出回饋觀眾﹐一千一百人的劇場座無虛席﹐長達四個小時的演出讓戲迷過足戲癮。
  • 【自由作家章觀海撰稿】講故事最能打動人,尤其是講自己的故事,那種真實的歷史再現,以及當事人的所思所想、所為所慮,完全抓住了觀眾的心。
  • 有粵劇大老倌、著名女文武生之稱的陳劍聲(聲姐),前日因罹患腸癌,於養和醫院病逝。其不少藝員以及粵劇演員在聞及死訊後紛紛在網上發表難過心情,悼念好友。陳劍聲的官方網頁亦設有弔唁留言版,戲迷會會長李小姐則表示喪禮詳情容後公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