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玩世不恭到賢妻良母

文/山東大法弟子

大法法光照十方。(圖:大紀元資料)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是個八零後的女孩,從小生活在一個吵吵鬧鬧、打鬥不休的家庭。家有倔強的爺爺,不明事理的奶奶,嗜酒如命的爸爸,還有個打起仗來不要命的姐姐,他們會為一句話、一點小事打罵起來,互不相讓,把個家鬧的雞犬不寧。一天放學進門,看到家裏一片狼藉,我很害怕,後來知道是爸爸和姐姐又打架了,這回一個抄菜刀,一個拎板凳。

家裏的鍋、碗、杯、盆經常摔了又買、買了又摔,光電視機就被爸爸摔壞了幾台。老實、可憐的媽媽抹著眼淚,任勞任怨,艱難度日。這個家使我幼小的心靈傷痕累累。小小的我,感到人生迷茫、無望。有一天爸爸當著我的面又要摔電視機,我絕望的拿起一瓶農藥躲進一個房間,剛要喝下去,被家人發現,奪了下來。

走向墮落

在恐懼與不安中長大的我,從小也就變得性情暴躁,厭惡人生、厭惡這個世界。十六歲那年,我終於離開家到青島打工了。心靈的束縛一下子解脫了,我終於自由了,可以主宰自己的生活了。

剛開始,除了應付幹活之外,吃、喝、玩、樂便成了我業餘生活的全部,還以為自己活得很時尚、瀟洒。久之,沾染了很多惡習,隨心所欲、大把的花錢,為了找刺激,每天喝酒、唱歌,發展到後來溜冰、賭博,用「玩世不恭」來形容都不夠……。

清醒時,也知道我的人生不該這樣走下去,很後悔墮落到這一步,可想回頭又回不了,就這麼醉生夢死的混著。

改邪歸正 絕處逢生

不知不覺到了婚嫁年齡,經同學介紹我認識了現在的丈夫。交往中,知道他的父母都修煉法輪功。那時候受邪黨宣傳的毒害,心裏對法輪功很抵觸,就想,結婚後一定要改變他們,不能讓他們再煉。

婚後,為了保住這個婚姻,自己以前的惡習似乎收斂了,但想完全改掉,根本做不到,稍不注意就「舊病復發」,毒癮還時常侵襲著我。婆家因剛買了房,經濟不寬裕。我在很短時間就把娘家陪嫁的幾萬元錢揮霍一空。為了不讓我爸媽知道公婆煉法輪功,結婚一年多,我也不讓他們進婆家門。

和公婆一起生活時日長了,觀察到公婆完全不是電視、報紙宣傳的那樣啊,他們勤勞、善良,善待與其接觸的每一個人,我和他們生活在一起感到很溫暖。

我懷孕的時候,婆家經濟仍不寬裕,婆婆穿的秋褲補了又補,可她千方百計的給我買好吃的,甚至買來海參給我補養身體。然而,不管他們對我怎麼好,我滿腦子裝的都是電視裏中共對法輪功妖魔化的宣傳畫面,他們對我講法輪功真相我也不相信。

正值甲型流感盛行時期,報紙剛報導一患甲型流感的產婦,生完孩子就死了。我的孩子也出生了。產後我高燒不退、雙肺發炎,一直住院治療,一天天過去仍不見好轉,眼看著針都沒處紮了,奄奄一息的我吸著氧氣,看著剛出生的孩子,我覺得我已瀕臨死亡,好可怕……

婆婆心疼的教我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能得到神佛的護佑,我依然搖頭。這時,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輕護士走過來(後來才知道她已四十多歲了),面帶微笑,我聽到她溫柔的說:「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恢復健康真的有幫助。」我很吃驚,看著她,想:她怎麼也這麼說?難道婆婆說的是真的?法輪功是佛法?是中共在誣陷法輪功?為甚麼這麼多年他們頂著嚴酷的打壓始終不放棄呢?為甚麼……

求生的慾望讓我決定聽一次護士的話,把自己心裏的那個法輪功放下,先誠心誠意的念念那九個字看看。於是就一遍接一遍的真誠的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下午默念到晚上,念著念著我睡著了。

神奇的是,一覺醒來,我居然全身不難受了,喘氣也順暢了,危險的症狀全消失了!我的身體很快康復了。我的內心受到很大的震撼,很激動,原來婆婆說的都是真的啊!可我還是困惑:「法輪功為甚麼會這麼神奇呢?」

我迫切想了解法輪功,焦急出院回家。回家後,我立即捧起了《轉法輪》。

我一句句的看了起來。書中那些博大、精深的內涵我第一次接觸到,太好了!接下來,我感到我的身體裏有東西在轉,到處轉動,越來越強烈。婆婆說:「是師父給你下法輪了。」這太讓我驚訝了,我哭了……

多少年來無神論的禁錮、邪黨對大法抹黑的宣傳,在事實面前不攻自破。從那天起,我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煉,按照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做人,戒掉了以前種種不良習慣。我懂得了人生的意義,對生活充滿了希望,心裏感到從未有過的踏實和幸福。每次回娘家,我都會給我的爸、媽講述大法的美好。他們看到我的變化,自然由衷的高興。

我萬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將我從地獄中撈起。為了救度那些曾像我一樣仍被謊言毒害的世人,我也加入了講真相的行列,成了一名偉大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大法挽救了我的家

就在孩子兩歲多的時候,我的婚姻亮起了紅燈──丈夫有了外遇。婆婆先知道的。婆婆想到我也是修煉人,就沒有瞞我。我和公婆一起切磋,我們互相提醒不要動心,要放下情,向內找。

在百忙之中,我放下水果店的生意,鼓起勇氣,抱著講真相救人的目地,約了丈夫及那個女孩一起吃飯。我講大法真相,講善惡有報,勸他們改邪歸正、做個好人。誰知那個女孩說:「我們願意一起下地獄。」我沒有為其所動,繼續向內找自己。

丈夫每天和那個女孩鬼混著,我用法歸正著自己。有一天,抱著真正救她的目地,我買了四十多元一斤的大棗去看望那個女孩,再一次和她暢談。她被感動了,對我丈夫說:「你找了個好媳婦,你的父母太好了!」她堅決要離開我丈夫,勸他回家好好過日子,她不會再擔當那種不光彩的角色。

我們這個五口之家在大法中歸正了!我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2/信師信法-實修中見證大法的美好-272359p.html
  • 腥風血雨中我毅然走進大法,學法、煉功沒多久,我的心肌炎、頸椎骨質增生壓迫神經、半身麻木等病全好了。救人中,各種各樣的人都碰到,故事很多,說也說不完。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孩子們生意上那些讓人提心吊膽的麻煩事再也沒有了,平平安安的,我的孩子們都是上千萬資產的老闆,還給我買了別墅,支持我好好修煉大法。我知道,這是師父賜的洪福!
  • 八十年代走出校門,我為了爭名奪利,經常夜不成寐,身體狀況很差,同時從小的頭暈頭痛折騰的半夜都得起來到馬路上去轉。修煉大法後,大法的超常神奇,多次發生在自己及親人身上,同時自己因修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事事處處做個好人,得到單位同事、領導的認可,年年獲得單位各種榮譽、表彰,在向世人證實著大法,揭穿著邪黨的謊言。下面是我從得法到修煉之路上見證大法的點滴。
  • 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9/「沒真話」的丈夫浪子回頭-261731p.html
  • 法輪功師父把我從不幸的枷鎖中解救出來。他告訴我人為甚麼要活著,還有更高尚的東西。
  • 法輪大法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洪傳以來,因為其在身心方面的吸引了各民族的人們走入修煉的行列。在佛羅里達的奧蘭多就有一個近二十人的越裔法輪功學員小組。下面是一位名叫曹安妮的美籍越裔學員,從病入膏肓的憂鬱症患者,到今天成為一名神采奕奕的法輪功修煉者的經歷。
  • 網絡專家克里斯.紀澤(Chris Kitze)表示,閱讀《轉法輪》解開了自己心中多年的不解之謎。…這讓他體會到《轉法輪》真的威力無比,直指人心及宇宙的核心,直接針對事物的本質討論,不像現在的科學,都是對事情迂迴間接的探討。他說:「用迂迴的方式,永遠隔著一層,這樣永遠也得不到真相。只有直接面對問題核心,親身經歷,才是最有力找尋答案的方式。」
  • 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三日,這是我們煉功點建立的日子,也是我正式煉功的第一天。這是我難以忘懷的一天,是我生命發生轉折的一天。
  • 一九九六年三月,丈夫大面積心梗脫險出院後,家婆便教我煉法輪功,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還沒等學法,剛學抱輪,我便感覺法輪在兩臂間旋轉,好玄妙哇!…在矛盾中我經歷了常人的忍,再到修煉人的忍,再昇華到完全為他人著想。
  •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雙側股骨頭壞死病,從一瘸一拐的走,到拄雙拐、到癱瘓、到痛苦的在地上爬,我成了活死人,對生存已無望。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緣修煉法輪功,三天股骨頭壞死奇蹟般的恢復正常,成為當地的爆炸性新聞。我爸當時一字一板的說出了誰都想不到的一句話:「這不是真佛下世了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