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道癌晚期患者的重生

文/四川大法弟子

法輪大法好,佛光普照,迫害嚇不倒,艱難擋不住,讓人生低谷轉化成錘煉心性的機遇。(圖:明慧網/大紀元檔案)

  人氣: 79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九九七年,為了祛病健身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剛一接觸大法,我的身體就有強大的反應,沒幾天,身體裏的各種疾病和一切不正常的狀態完全消失了。身體輕鬆,心情開朗,每天總是樂呵呵的。人家也說我修大法後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大法,誹謗師父。我聽說很多大法弟子為了進京護法被關押入監牢,還挨警察的毒打,我就害怕了。特別是看到介紹我修煉法輪功的妹妹遭受中共迫害,多次被非法抄家,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 幾次非法勞教、關監,我就更加害怕。最終放棄了修煉,回到常人中過起了常人生活。

原來的病因修大法完全好了,放棄修煉後,各種病痛又回到了我身上。其實早在迫害發生前師父就講過:「因為你過去世所欠下的業力是因為修正法而躲過了,一旦你降為常人了,無人保護你,魔也會取你性命的呀!」「而且業力也會回到你身體上來。」[1]再後來我身體就越來越不行,不能吃,不能喝,嚴重失眠,全身疼痛難忍,體重由原來一百二十多斤降到八十來斤。

親人和兒女們見我都快不行了,就帶我到省城的大醫院去檢查。檢查結果──我患了食道且已到晚期,還有一些其他雜病。醫生認為沒有治癒的希望,不給治了,就讓我等死了。

這時妹妹來看我,幫助我,告訴我,只有修煉大法才是唯一的出路。這時我就在心裏邊跟師父說:師父,請您幫幫我,救救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吧!我跟家人說:我不住醫院了,要回家,回家學法,煉功。

回到家裏忍著劇烈疼痛,堅持每天煉完五套功法,然後聽師父的大連講法錄音,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了起來。

由於心性沒有提高上來,兒女們見我身體病症(假相)還沒完全去除,就說:媽,我們去給你買一隻鱉來給你煲湯喝,把身體補一補。我用人心對待這事,沒有反對,就喝了一小碗鱉湯。鱉湯剛下肚,胸部開始劇痛、嘔吐。這一吐就長達兩個多月之久。身體再一次回到了以前,不能吃,不能喝,更不能睡覺,疼痛難忍。

我知道又錯了。作為一個煉功人,沒有聽師父的話。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殺生會造成很大的業力。」這鱉雖然不是我親手殺的,可它是為了我才被殺的呀!這痛苦和魔難不正是自己人為的招來的嘛。

就在我快要失去肉身的時候,弟弟、妹妹又來我家幫助我,鼓勵我精進,和我一起學法。通過學法、煉功,修心性,遇事向內找,我身體又一天天好起來,最後痊癒。兒女們從我的經歷中見證了大法的威力、神奇和美好,都自覺的作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並走進大法修煉。現在,他們每天都抽出時間跟我一起學法、煉功。我們這個修煉之家,每天幸福的沐浴在大法中。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竊〉

--轉自明慧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提起法輪功,也許你會問:「法輪功究竟是甚麼?為甚麼這麼多人煉法輪功?不讓煉還煉,抓、打、關也不放棄?」本輯幾位法輪大法弟子講述的真實故事,也許你能找到問題的答案。
  • 隨著我的思想轉變,我的身體半個月明顯見好,有食慾了,有力氣了,臉色由灰暗變白淨了,眼睛在有光的地方能看法了。有一天晚上,似睡非睡時,好像有人從我的胸部往下推,伴隨我一生的難忍之痛一掃而光。
  • 我大哥今年五十九歲,2010年六月初檢查發現肝部有一個鴨蛋大的腫瘤。醫院初步確診為百分之七十是惡性腫瘤…他用了兩個白天一個晚上看了一遍《轉法輪》,以法為師…現在已經半年多過去了,他的臉色紅潤,體重增加了很多,心情舒暢,見到親朋好友講大法真相。
  • 走進法輪功十二個年頭的她,從開始似信非信的疑惑,到現在堅定不移的修煉,其間經歷了不凡的親身體驗和難忘的心靈震撼。十二年來,筆者堅持修煉喜得福報、煉功半年丈夫肝癌康復,好友的兒子明白大法真相也得救不用截肢,本文是她十多年修煉的親身經歷…
  • 我就對著患癌症的老父親耳朵上說:「爸,你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後全家人都跟著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喊著喊著,奇蹟出現了,我父親從昏迷中醒了過來,並能說話了。我又放師父講法錄像,讓全家人一塊聽。幾天後,父親到醫院複查,癌症狀消失了。醫生嘖嘖稱奇。
  • 因腫瘤(癌變)已擴散,醫院鑑定我生命已到盡頭,當時體重只有三十多公斤,連翻身都需要人幫助…我就躺在病床上看書(轉法輪)學法,雙手比劃著煉功。經過短短的幾天,我擺脫了死神,身體奇蹟般的恢復過來了…
  • 我是雲南省的法輪大法弟子。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得法的經歷很不尋常。我現在的生命得之不易,是師父救了我的命,大法造就了我。我是在生不如死,痛苦萬分的情況下開始修煉,想想是多麼不容易啊。三次把大法告訴我,我才接受…
  • 這麼大的手術,醫生準備了上千毫升血,結果手術中一點也沒用。手術後一週就拆線了,傷口長的平平的,幾乎沒有痕跡。醫生說這是奇蹟,從來沒有的奇蹟。…兩個絕症患者,醫院判他們生命最多維持半年。可現在三、四年過去了,身體卻越來越好。
  • …這麼大的手術,醫生準備了上千毫升血,結果手術中一點也沒用。手術後一週就拆線了,傷口長的平平的,幾乎沒有痕跡。兩個絕症患者,醫院判他們生命最多維持半年。可現在三、四年過去了,身體卻越來越好。
  • 丈夫被強行送到醫院診斷結果為「肝癌晚期」,先後三次下病危通知。…在我丈夫可以坐起來後,夜間有機會就起來打坐煉法輪功。白天有時間就發正念。…後來醫生提出再做一次全面檢查,沒有危險再出院,讓醫生想不到的是,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這個結果讓所有參加會診的專家感到不可思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