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法輪功「4.25」上訪對今天的影響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4月27日訊】

主持人:聽眾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綜觀歷史我們會發現,有一些事情可能當時發生的時候轟轟烈烈,但是一段時間之後就像浮雲飄過,什麼痕跡都沒有留下;有一些事情雖然發生的時候看著並不起眼,而且可能知道的人並不太多,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卻發現那件事情對社會、對歷史都能產生深遠的影響。從這個角度來說,雖然我們的節目是時事評論,但是適當的回顧歷史能夠幫助我們更好的認清當下、看清未來。

「4月25日」,可能不是每一位聽眾都很瞭解15年前的這一天,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上訪。這件事情,就是我們剛才說的第二種;當時看著很平淡,但是對歷史和現實都有深遠影響的事件。我們今天請橫河先生一齊來探討法輪功的「4.25事件」是怎麼影響今天的中國和世界的。

橫河先生,我記得當年「4.25」,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去中南海上訪的時候就有人說,這種事情在共產黨統治下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這一下共產黨肯定要鎮壓的。如果法輪功學員當年不去上訪,是不是共產黨就不會鎮壓法輪功?有這樣的說法。

橫河:當年「4.25」如果法輪功學員不上訪,鎮壓可能不會發生在那個時候,但是遲早會發生。有幾個原因,第一,在中共統治下,中國有政治運動,過幾年就來一次,因此歷次政治運動就培養了一大批依賴政治運動和政治迫害為生的一批小丑們。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中國大陸有這麼幾個人被稱為「四大惡人」,現在有「新四大惡人」,在中共的統治下,他們有合適的氣候和土壤。即使中共沒有直接開始迫害,這些人會跳出來用各種方法去圍剿像法輪功這樣的團體,一定會有的。圍剿了以後,中共就會出來支持他們。實際上在「4.25」上訪之前就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

第二,中共所打擊的傳統的敵人,沒有一個是用任何方式惹過中共的。像它傳統的敵人「地、富、反、壞、右」(統稱黑五類)這些人,沒有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一件事情上甚至反抗過,還是被徹底消滅了。中共對人權的迫害是屬於進攻型的,並不是你惹了它,它就會去防衛一下,不是這樣的;在歷史上歷來它是主動出擊,有敵人就打敵人,沒有敵人就製造敵人去打擊。

再一個,你怎麼知道「人們就不能上訪」?這個說法是認為中共有一條線,你只要不越線就可以了。問題是中共法律都沒有對上訪和聚會有過限制。

主持人:但是有人說,因為去的地方很敏感。指的是中南海。

橫河: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法律沒有規定過任何敏感區域。連中共的法律和憲法都沒有限制,你怎麼去判斷畫線畫在哪裡?所說「都知道」的話,就是自己給自己畫一條線,這條線可能就越畫越小、越畫越小,畫到最後你就什麼都別動了,根本就無法說話、無法生活。哪裡是禁區?在中共的統治下是沒有一定的,所以不能以此來認定你認為線應該畫在這裡、他認為線應該畫在那裡,這是不對的,這種主動的自我限制本身是錯的。

最後一個,就是信仰上根本的衝突。中共的無神論和你真正的信仰總有一天要發生衝突,這是不可避免的,因為中共是無神論,它整個革命的宗旨之一就是要消滅所有的宗教信仰。這幾個角度來看的話,「如果不上訪中共就不會鎮壓」的說法是沒有任何根據的。

主持人:當年法輪功學員上訪,他們雖然提了三點要求,但是總結起來,應該說他們只是要求自由煉功的權利。就這一點,很多中國人是不理解的,大家一般的想法就是政府不讓煉你就不要煉好了!就像您剛才說的,他自己就給自己畫了很多線,他說不煉功你還可以幹別的嘛!你幹麼去反對政府呢?但是法輪功學員就不這麼看,他就覺得說這個信仰自由、煉功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利,他們爭取的是基本權利。那麼從這個角度來看,您覺得「4.25」上訪它有什麼意義?

橫河:我覺得「4.25」上訪最大的意義就在這個地方。因為在中共統治下,特別是所謂改革開放以後,它把它的合法性建立在一個經濟發展的基礎上,所以它就說給你們生存權就可以了。它把生存權說成是所有權利的最基本的。而這個權利呢是一層一層給的,它給你一層一層,第一,給你生存權,讓你吃飽了,你就不應該再去爭取別的東西。那麼確實在中國有一部份人受了中共的這種洗腦的結果,他會承認這個說法。

但實際上你看,在人的這個追求當中他有很多權利。你像基本的所謂物質存活的權利,這也就是等同於中共的這個生存權;然後你有文化藝術的權利;然後你再有哲學思維的權利,還有精神追求到宗教信仰這個層次,它有不同的層次,但是這個層次並不是說自下而上逐步需要的,不是說你滿足了吃飽飯的權利以後,你就可以去追求文化上的權利,然後再高一點你再可以去追求宗教信仰權利。不是這樣的。是從人類文明開始的時候,所有的這些權利都是天賦的人權,就是都應該是同時存在的。所以可以看到就是宗教信仰並不誕生在物質豐富以後,而是在人類文明剛剛開始的時候就有了。

中共它只承認不餓死的權利。那麼這裡就有個問題了,就是最基本的生存權包不包括基本的生活品質?就除了吃飽飯以外,你像新鮮的空氣是不是生活品質的一部份?乾淨的水是不是生活品質的一部份?能夠吃健康的食物,或者是沒有毒的食物是不是基本權利?再向上,文化生活、精神生活怎麼樣?所以說這些權利本身應該是同時存在的。

還有一個就是生存權和信仰的權利。在中共的說法裡面,好像你要追求信仰的權利,就會影響到你的生存權,就是這兩者變成衝突的了。

主持人:對!

橫河:實際上只有在中共的文化圈裡面,就中共的黨文化圈裡面,才會去承認這兩者是對立的。事實上這兩者從來就不對立,在任何一個社會裡面,生存權和宗教信仰的權利從來就不對立的。不是說你爭取了宗教權利就會妨礙到你的生存權,沒有這種說法!這個說法很荒唐,仔細一想,非常荒唐!

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來說的話,15年前法輪功上訪所爭取的信仰的權利,就把信仰權利作為一個最基本的權利來爭取的話,這是第一次。當然它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

這個問題在哪裡呢?就是如果你聽了中共的,你承認說人只有生存權而沒有其它權利的話,就是不須要去爭取其它權利的話,那麼最後連生存權都保不住。你像現在霧霾、大米有鎘污染、地溝油、三聚氰胺奶粉、假疫苗、80%的水被污染了,也就是說那個土地很大一部份已經不適於人類生存了,你像那個化工廠的爆炸,蘭州的苯污染,就這些,這些實際上已經是屬於生存權的了。正是因為大家沒有其它的權利,所以最終他的生存權也得不到保障。

主持人:那您剛才說「4.25」這個事件就是第一次法輪功學員他把這個信仰的權利當作一個最基本的權利提出來,那麼除此以外,這個「4.25」它對今天的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還有什麼其它的影響呢?

橫河:由「4.25」及其後面繼發的一系列的因素,包括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的反迫害,實際上是徹底的改變了中國的政治版圖。一個呢,從文革結束以後有兩大政治迫害事件嘛,89年的「六四」鎮壓,這也是快到25週年了;還有一個是99年開始的對法輪功的迫害。

這個第一個影響的就是全社會的道德觀。「六四」以後,實際上中共是默許或者是鼓勵全民向錢看,就是你去追求物質生活,你不要管政治層面的東西。所以有一種說法就說「六四」以後吃、喝、嫖、賭,全民打麻將。新疆發生七五事件以後,它就禁止維吾爾人聚集,但是那一些非常奢侈的、腐化的娛樂場所例外,你可以隨便去,你可以到那個地方去儘管聚集。它實際上是希望大家就醉生夢死。

其中還有一個說法,是鄧小平當時問胡錦濤,胡錦濤不是西藏第一把手嗎?他問:西藏人民在幹什麼?胡錦濤就說是喝青稞酒的喝青稞喝酒,打麻將的打麻將。鄧小平就很高興說:好好好繼續喝酒,繼續打麻將。

也就是說「六四」以後鼓勵大家在生活上腐化下去,以便保證中共的統治。但是從「4.25」以後,因為「4.25」是追求一個信仰的權利,精神層面的,所以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就是把拒絕道德墮落的那些人,當作敵人來打。

主持人:因為法輪功這個群體他是拒絕道德墮落的。

橫河:對,不僅是拒絕道德墮落,而且還要回升。這樣子等於公開把這群人和這種行為作為敵人來打,而且打擊的理由明確的說是因為你拒絕墮落。「六四」以後是鼓勵,但是到「4.25」迫害法輪功開始以後,就不僅僅是鼓勵墮落了,而是要打擊不墮落的人。

這就是獎惡懲善的制度。這個制度就變成一個強制執行的黨的公開政策,這點來說的話對全民道德下滑起了主要的推動作用。在民間就形成了互害的局面,所有的毒食品和有毒的東西其實都是人生產出來的,在生產的過程當中,他認為給別人消費的東西是可以去害人的。但是現在是一個商業社會,人互相之間他不會自給自足生產自己所有需要的東西,因此他買來的東西也是別人害他的東西;那官場就變成了腐敗,腐敗到什麼程度,現在大家都知道不用多說了。這個就變成了中共的基本國策在貫徹。

另外一個,從黨內來說的話它是第一次形成一個派系,在這之前毛澤東或鄧小平其實都沒有派系的,江派是第一個形成的派系。怎麼會形成的呢?就形成於對法輪功的迫害。因為中共權力的繼承,它不是來自於選擇一個最能擔當管理國家責任的人,而是選擇一個最不可能對它的主要的罪行進行清算的那個人。

所以毛澤東選擇了半天最後選擇了華國鋒,因為華國鋒不會否定文革;鄧小平選了半天,最後選了江澤民,把他專門從上海調來。因為他對欽本立和《導報》的打壓,說明在鎮壓學生運動、民主自由追求方面他是主動鎮壓的,是在他本性裡面。所以他最不可能否定後來發生的「六四」鎮壓。鄧小平是這樣選的。

江澤民沒有辦法指定自己的接班人了,怎麼辦呢?他就把政治局擴大到9個人,在他要退休的時候,這樣他繼續垂簾聽政,這就形成了後來胡、溫10年的政治格局,並且一直影響到今天。而這個佈置就起源於他害怕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被清算。

主持人:那麼也就是說這幾年中共權力鬥爭的焦點跟內鬥什麼的,其實都是跟「4.25」有個淵源關係的。

橫河:都是來源於「4.25」,因為在這後面就有一個政法系的崛起,這個政法系的崛起就跟今天的內鬥有直接的關係。而政法系的崛起,正好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後,對他不在位以後的安排所佈置下的,當然也和江澤民本人當時對法輪功迫害的佈置有直接關係的,所以這是直接連起來的。

這個又影響到今天中共整個治國方略,我們知道在傳統上,治國有帝道、王道、霸道。現在中共只剩下霸道,就是維穩,現在它是不按照法律來進行的維穩。這個霸道是因為它把道德和法治在迫害法輪功的時候都破壞掉了,所以它只剩下最後一招,就是維穩了。這和「4.25」及後來發生一系列的事件是直接相關的。

主持人:我們知道當時中共它挑法輪功這個群體來鎮壓,江澤民說過一句話,說三個月之內他要消滅法輪功。但是他沒有想到其實法輪功這個團體跟其他所有的團體非常的不同,不光是他堅持了15年,到現在為止還在堅持著反迫害,而且他還走向了世界。在反迫害的過程中,其實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其他的國家,像美國、歐洲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那麼這件事情跟「4.25」有什麼關係呢?

橫河:這「4.25」,我的觀點,它是法輪功在傳播發展過程當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碑,這個里程碑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是他走向世界的一個標誌性事件。因為在這之前被中共迫害的大部份群體,他都僅僅限於是中國人在中國大陸的範圍之內。當然某些群體後來有人移居到海外去了,但是他也不可能發展,因為他只是個體的移居。

即使是「六四」以後的民運,有大批的人過來,還有一部份是拿了「六四」綠卡的,但是這些人,一個是他不可能堅持下來,拿六四綠卡的人大部份都離開了;即使是堅持下來的人,他也很少人進入主流社會;即使他能夠得到主流社會的支持,但是作為西方的人來說的話,他只是支持者,很少會成為參與者。

法輪功作為一個信仰,他儘管不是宗教,但是他同樣具備類似一個特點,實際上是人和神的關係,修煉的關係,同樣他具備超越了種族和國度的特點,在「4.25」迫害以前他已經具備了一些條件,就是有一部份修法輪功的人已經移居海外了;而海外的一些華人相當一部份是留學生和專業人員也開始修煉了;另外有少數西方人透過各種方式,譬如說跟中國人結婚,還有到中國去留學,或者是其它原因,接觸並且開始修煉法輪功了;還有這時候法輪功的創始人已經到海外了。所以這些條件就使得法輪功在海外傳播有了一個基礎。

那麼「4.25」作為一個爆炸性的新聞,在非常短的時間之內引起了社會高度的關注。實質上起到了什麼作用呢?就是在短時間內讓法輪功廣為人知,在西方社會,我知道有很多人西方人通過「4.25」了解了法輪功而走進修煉法輪功的門。

主持人:這15年來我們看到法輪功的反迫害搞得如火如荼,一開始他是處於比較弱勢的地位,到現在特別近幾年這事情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您會看到他的氣勢會越來越大,相反的中共現在好像越來越走下坡路,而且大家都會看到它其實已經坐在火山口上。那麼您覺得這個變化是因為它迫法輪功引起了它自己到今天這樣很危險的狀況嗎?

橫河:從表面上看,有的人會不相信這個說法。

主持人:對,很多人是不理解。

橫河:但是這有幾個因素:第一個因素是中共自己內部發生了巨大的分裂,這個分裂在某種程度上確實是動搖中共的統治。但是這個分裂的來源是什麼呢?這個分裂的來源是周永康為頭子的政法系統權力過大,形成了第二中央,而且它有自己政治代理人,政治代理人就是薄熙來,就是準備奪取中共最高領導權。這屬於中共內鬥,我們對中共內鬥本身不做評價,但事實上這確實起到了內部打擊中共的重要因素。

而這個因素的來源是來源於這個政法系統怎麼會變成這麼強大?那麼這個政法系統怎麼會變成這麼強大的呢?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中共)它要利用政法系統,要利用政法委和「610」系統去迫害法輪功,而迫害的過程當中又需要破壞中國的法律,因此就給它了一個超級權力。因為如果不給它超級權力的話,就沒辦法去把中國法律的系統給破壞掉,不系統破壞法律怎麼能夠迫害一個沒有犯法的團體呢。

這超級權力在運作的過程當中就變得越來越大,所以周永康為什麼能夠是在政治局常委的最後一名,第9名的政治局常委,卻掌握了實際上中共內部系統裡面最大的權力。這個過程跟迫害法輪功是有直接關係的,才能夠形成政法系統,而最終這個政法系統又從內部削弱了中共。

另外一個,法輪功在反迫害的過程當中,他最後要讓大家知道為什麼中共要迫害法輪功,所以就把中共邪惡的本質完全揭露出來。這就是系統的把中共從它的性質、到它的做法和歷史的根源這麼具體的用《九評共產黨》的方式,把它揭露在全世界面前。這是在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團體,任何一個個人都沒有做到的。而由於《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所引起的退黨大潮,對中共造成的打擊比內鬥還要嚴重。當然作為法輪功來說,他的起點當然是反迫害,但事實上所起到的作用對中共的合法性提出了最大的挑戰。

從另外一個角度說,歷史上、古今中外沒有一個政權,他的存在時間是要超過被他迫害的真正宗教信仰,沒有過。對基督徒的迫害也好,對佛教徒的迫害也好,迫害的政權消亡了很久以後,被迫害的群體和被迫害的信仰不僅還存在,而且還發揚壯大。誰能想到在羅馬帝國毀滅這麼多年以後,基督教成為一個世界的主流宗教,當時的人肯定沒想到這一點。

就從現在很短的時間,「4.25」到現在15年時間,15年時間我們已經看到江系現在已經是四面楚歌、分崩離析了,對不對?從江系派生出來的這個政法系統,就周永康這個集團,當然他們本來是一家,但是後來又變成一個獨立的集團了。這個集團現在是被圍剿的,跟它所有相關的幾乎都落馬了,雖然說表面上不是一個直接的聯繫,但如果你從它的根源,從它的權力的來源,確實跟它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的反迫害有直接的聯繫的。

再一個就是獨裁政權,它有政權的因素,也有個人的因素,人不可能永遠活下去,但是信仰可以永遠存在下去的。當年在毛澤東沒死之前,有誰想到文革會因為毛澤東死而結束,中國的政治版圖由於毛澤東死而重新改變呢?在這個迫害宗教信仰過程當中,還有一個自然的因素,主導迫害的人,他不可能活過這個信仰本身。我相信儘管不是法輪功的原始的意圖,但是事實上迫害法輪功會把中共自己拖倒的。

主持人:這個事情我還想再去探討一下,您看就是說中共它表面上看起來是個非常強大的政權,包括現在哪怕是它已經搖搖欲墜了,還有中國人心裡會覺得,說這個政權是非常強大的。那法輪功學員他們是想用和平理性的方式來對抗這種暴政,那麼就是說一個和平理性的一個行動,在一般人眼裡說你那麼和平、你那麼手無寸鐵的,你怎麼可能去對一個這麼強大的政權產生威脅,或者說能真正撼動它的統治?那麼這裡頭是不是雖然中共現在已經非常弱了,那它是不是有很多偶然的因素在,還是您覺得這是個必然的?

橫河:這是一個必然因素,它是由一系列看似偶然的因素組成的。但最終你去追究它的最基本的根源的話,它是必然的。第一個是中共它自己不斷地製造敵人,你可以看到中共現在有無數的敏感日,像昨天「4.25」,今天4.26。那「4.26」是什麼呢?「4.26」是當年八九學生運動的時候,「4.26社論」,最終導致血洗天安門的這個事件。

中共自己宣布的,說今年就是敏感年。什麼敏感年呢?迫害法輪功4.25開始,後來到迫害這是15週年;六四鎮壓學生運動是25週年;西藏抗暴從59年到現在55週年,全是逢「5」的,那麼新疆七五事件現在是5週年,所以中共在不斷地製造敵人。

主持人:我記得這個敏感年,好像幾年前我也聽說過敏感年這個說法,那可能是5年前它就逢水。

橫河:對,5年前。最奇怪的是今年是中共建政65週年,我看了一篇文章,中共把它自己建政65週年,也放到這個敏感事件裡面去了,這個是非常奇怪的。也就是說它統治到了這一步,它樹立了無數的敵人,最終跟它統治相關的日期,它都害怕了。

主持人:對,就好像什麼東西對它來說都很敏感,跟它敵人有關的它也敏感,跟它自己有關的它也覺得敏感。

橫河:對,我們看一下,它今天列出來的這些所謂敏感年的那些年份的東西,都不是中共的傳統敵人,中共的傳統敵人它自己承認的是三座大山。現在帝國主義不說了,他們子女都送到帝國主義國家去了,都跟帝國主義勾結起來了。什麼封建主義其實這個定義就是錯的,然後就是什麼官僚資本主義,那個都已經被中共消滅掉了嘛。

主持人:現在全部都是官僚資本主義。

橫河:對,他們自己是官僚資本主義,但是當年的都被它消滅掉了。它的具體落實的這個三座大山,就是「地、富、反、壞、右」。這些敵人早就被它肉體上消滅了,即使存活到現在的話,精神上也被它們徹底摧毀了,所以基本上就不成為敵人了。

而現在列為敵人的,你看這些這麼多人,基本上都是中共統治以後出生的,說明這些敵人是中共的統治製造出來的敵人。就是說中共在過程當中,製造出來的這些敵人,要比它認為的那些老的敵人,對它的影響要大得多。因為這是不斷產生的,就是說它的統治能夠不斷地產生敵人、不斷地製造敵人。

法輪功是所有這些事件當中,人群最多、被迫害時間最長,也是最慘烈的、也是最堅持的。所謂非暴力和平吧,其實他的一個基礎是什麼呢?這個不是講法輪功,因為法輪功是修煉。這裡說非暴力的基礎在於不合作,你要是合作的話,就談不上非暴力。

主持人:就成了馴服了。

橫河:法輪功他的一個基本的出發點是救人,救人的話就是說中共被定了神要消滅它的,如果說中共的成員不離開中共的話、不拋棄中共的話,被神懲罰的時候會被一併懲罰,所以為了讓他們不受懲罰,就告訴他們。這一來實際上就解決了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說中共統治從表面上最強大的,是它的宣傳工具,而面對民眾退黨或者是講真相,就把它的這個宣傳工具徹底破掉了,就是這個中共的宣傳和洗腦給破掉了。當中共不能夠愚弄中國民眾的時候,就是它的滅亡之日。

法輪功的和平抗爭,是從最根本上消除了中共統治的基礎。你再暴力的政權,當你沒有基礎的時候,你沒有任何人支持的時候,說倒就倒。這個茉莉花在中東的時候,是那些人不掌握暴力嗎?但是當他掌握的暴力工具也開始拋棄他的時候,他還有誰?他不可能自己拿槍去打仗。

所以我覺得法輪功的和平抗爭,最終會壓倒中共的這個暴力,並不是說他真的去壓倒它,而是從根基上。因為最終是落實到每個人的嘛,把支撐它的基礎改變了。

主持人:今天我們這個節目時間裡,我們回顧了「4.25」這個事件。在歷史上,就是這15年的歷史,在這個歷史上對中國和對世界產生的重大的影響。我們前面講到了,我們回顧歷史是為了看清現在,也是為了展望未來,您能不能花兩分鐘時間跟我們展望一下,說「4.25」這個事件在歷史上、在將來人們會怎麼看待這個事件?

橫河:我想若干年以後吧,人們會看到中共最終是倒在這件事情上的。我想歷史最終會把這個事件,作為一個人類歷史上一個非常重要的事件紀錄下來。

主持人:那麼這次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下載收聽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

評論
2014-05-01 10:4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