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丞相糊塗

作者:秦自省
  人氣: 30
【字號】    
   標籤: tags:

同仁暗合,各具心智

陳元方十一歲時,按時去拜訪袁公。袁公問他:「你父親在太丘做官的時候,遠近的人,都稱讚他,他都施行了一些甚麼好政策呢?」

陳元方說:「我父親在太丘時,對於強者,用說服教育,來安定他們;對於弱者,用施行仁愛,來撫恤他們。因此,時間過得越長久,百姓對我父親,就更加崇敬。」袁公饒:「我過去曾經擔任過鄴縣縣令,恰恰也是這樣做事的。不知道是你父親學我 ,還是我學你父親?」

陳元方說:「周公和孔子不生活在同一個時代,但他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雖然時隔那麼遠,卻完全一樣。周公不是向孔子學習的,孔子也不是向周公學習的。同仁者暗合。他們都是按照自己的心靈與智慧去做的。」

山濤任人準而賢

山濤任職司徒(官職名)期間,先先後後,所選拔的人才,差不多遍及所有部門。他所選拔的人,沒有不稱職的。凡是山濤作出的書面推薦評語,與被推薦者的所作所為,都完全符合。

只是任用陸亮,是皇帝下詔書叫任命的,與山濤的意見不合,經山濤奮力抗爭,皇帝也沒有依從他。不久,陸亮就因受賄,而身敗名裂。皇帝因此也有所悔憾。

小吏盜魚

王安期:王承,字安期,晉代太原晉陽(今山西太原市南)人。為人沖淡寡慾,為政清靜。歷官東海內史、從事中郎等。

王安期在東海郡做官時,有一名小官,偷了養魚池裡的魚。綜理府事的主簿(官職名),要按律追究他。

王安期說:「周文王的園囿,尚且與老百姓共同擁有,我們公府裡養的池魚,又有甚麼值得憐惜的?」

護送犯夜人回家

王安期任東海郡太守時,有一天,負責治安巡邏的官吏,逮來了一個違犯宵禁命令,而擅自夜間行走的人。

王安期審問他:「你從哪裏來?叫甚麼名字?」對方回答:「我叫寧越,從老師家聽課回來,不知不覺天色太晚了。」

於是,王安期說:「鞭打像寧越那樣好學的人,來樹立執法人的威名,恐怕不符合達到治理好天下的根本原則。」

於是,他命令負責治安巡邏的官吏,護送寧越安全回家。

丞相糊塗

丞相王導,晚年不願再過問政事,但皇帝還是要他擔任丞相。他就選拔賢才任事。自己只是在各種文書送來後,在上面寫上表示同意的字樣。

他自己歎息說:「別人說我:有官不當,有權不用,真是糊塗。後人將會思念我這種糊塗人!」

陶侃當官儉樸,愛行小事

陶侃性格方正嚴肅,辦事勤勤懇懇。任荊州刺史時,他命令監造船隻的官員,把鋸木頭的鋸屑,全部收集起來,不論多少,一點也不許丟棄。大家都不瞭解他這樣做是甚麼意思。

後來,正月初一集會,碰上久久下雪天剛放晴,大堂前邊的台階上下,還是濕漉漉的,於是陶侃叫人用鋸屑,覆蓋在濕地上。人們過往,都很方便,一點兒也不打滑了。

官府使用竹子,陶侃下令收集鋸掉的竹節、竹根,堆積得像小山一樣。後來,桓溫征伐蜀地,打造船隻,那些積存的竹根、竹節,全部用來作了船釘。

又有人說:陶侃曾經調集當地竹子做竹篙,有一名官員連根伐竹,用竹根代替竹篙的腳,結果,陶侃就超越兩級,提拔任用了那位官員。(均據劉義慶《世說新語》)@*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叛軍兵臨項城、縣令「不知所為」的危急情況下,楊氏挺身而出,當機立斷,幫助丈夫謀劃抗敵對策,激勵胥吏、百姓,堅決守城,並親自為士兵烹煮食物,鼓勵丈夫帶傷參戰,終於以少勝多、以弱勝強,使項城免於淪陷。
  • 綠雲答非所問地說:「事不宜遲,綠雲告辭了!」說完,竟像飛鳥一樣,一縱身,就躍到了窗外,轉眼之間沒了蹤影。在場的人無不驚奇地呆愣在一旁。
  • 陶侃性格方正嚴肅,辦事勤勤懇懇。任荊州刺史時,他命令監造船隻的官員,把鋸木頭的鋸屑,全部收集起來,不論多少,一點也不許丟棄。大家都不瞭解他這樣做是甚麼意思。
  • 傅玄指出:「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他強調「人和」,注重安民。要想穩定社會秩序,使各階層的人,都能夠各務其業、各行其事,關鍵在於安民和發展生產。
  • 孟子回答道:「大王喜歡戰爭,請允許我拿戰爭做個比喻。戰鼓咚咚地響,雙方戰士持著武器交鋒,打了敗仗的丟掉盔甲,拖著兵器逃跑,有的跑了一百步停下來,有的跑了五十步停下來。那些跑了五十步的土兵,譏笑跑了一百步的士兵,是逃兵,是膽小鬼。請問:您怎樣看待譏笑者呢?」
  • 漢武帝在金殿上閒坐,忽然有一個人,坐著白鹿拉的雲車,從天而降,來到金殿前。來者看上去三十多歲,但面色像孩子般紅潤,穿著羽衣,戴著天神的金冠。
  • 鄭國公富弼,官拜樞密使。時值宋英宗即位,賞賜朝中大臣。富弼已拜領了賞賜,英宗又額外另有專賞。
  • 世宗皇帝又曾對張廷玉說:「我做諸侯王時,與人一起行走,從來不用腳踩別人的頭影,也從來不踐踏螞蟻小蟲。」
  • 東漢時的許昌人陳元方,十一歲時,按時去拜訪袁公。袁公問他:「你父親在太丘做官的時候,遠近的人,都稱讚他,他都施行了一些甚麼好政策呢?」
  • 由於姚察清正廉明,俸祿又大都接濟了別人,素無積蓄,因而家中常常入不敷出,十分拮据。每當有人勸他想些辦法,搞些資財,來改善一下家中清貧生活時,姚察總是笑而不答。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