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越紅魔窟 坦蕩正法路(下)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18
【字號】    
   標籤: tags: ,

十七、圖牧吉勞教所不敢收我了

我與八個同修再次遭到綁架,圖牧吉勞教所不敢收我了,後來,惡警把我綁架到呼市女子勞教所。

我心裡有堅定的一念:這是我最後一次魔窟行了,將來我不會再進來了。既然這次又來了,就沒想回去,我是大法鑄造的,誰也毀不了我,我要清理邪惡,救度眾生。有了這樣的一念,舊勢力就把我死死的定了二年,後來還加期了六十多天。

在呼市女子勞教所裡,一個老年同修被惡警罰站,強迫轉化,最後逼得跳了樓。勞教所想利用這件事作文章,污蔑法輪功,說是煉功才跳了樓。他們把大法弟子集中在一起,讓大家發言。當時我頭腦特別清醒,如果開場讓邪悟人員佔了上風,破壞性就會很大,所以沒等別人說話,我就先舉手發言:「說煉法輪功煉跳樓了,為甚麼不在家找個地方跳?非得在勞教所裡跳?你們天天逼著一個老太太,不讓他睡覺、不讓他休息,要是我也跳樓了。我原來是一個壞人,抽煙喝酒打人罵人啥都幹,你們把我關進來,我沒啥說的,而我學法輪功學好了,按照真善忍做人,你們還收拾我,簡直讓人沒有退路了,不跳樓也得跳樓。」我這麼一說,大家都明白了,開始你一言我一語揭露迫害。

惡警想藉這個機會污蔑大法,反而成了洪法的現場。

十八、被強迫灌食的慘叫聲

那天,我們正好去吃午飯,忽然聽到一陣慘叫聲,我遠遠看到大法弟子吳秀花,被惡警指使的三個犯人拉到廁所過道上強迫灌食。我即刻跑過去對那三個犯人說:「你們別動她!」犯人停住手說,我們不灌,你能讓她吃飯嗎?我說:「你們天天給她包餃子,或者大隊長吃啥,她就吃啥。」她們說,那我們報告隊長。隊長來了後對我吼道:「你別管閒事,又沒灌你,你想管你就讓她吃飯。」我告訴她說:「警察把吳秀花兩口子都抓進監獄,家裏留下兩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都被惡人強姦了,她想回家,她能不絕食嗎?」後來,這個隊長就不再打她了。

還有三天要過年了,勞教所要把過年放假耽誤的錢撈回來,因此要大幹三天,雖然每天熬到凌晨四點鐘,許多老年同修還是沒法完成工作。惡警就讓沒有完成工作的人站在走廊裡喊:「完成任務光榮,完不成任務可恥!」大法弟子雖然不喊,但感覺受到羞辱,都掉眼淚了。我看到同修在掉眼淚,心裏很不舒服,就到辦公室找大隊長說:「大過年的,你還讓她們喊,她們都哭了。」姓彭的隊長假裝朝外看一看,喊一聲:「都回去吧!」我對她說:「你收拾別人我不管,但那幾個老大媽,都是修真善忍的,沒有一點錯,多積點德吧,誰都有父母孩子。」彭隊長從抽屜裡拿出一把糖,說:「你去給她們分分吧。」

他們發現只要轉化的學員跟我接觸,都會醒悟過來,提出「嚴正聲明」表示要重新修煉。最後,惡警不敢再給我加期了。

十九、師父淨化的金剛不壞之體

二零零六年八月八日,我們去阿爾山送《九評共產黨》書籍時,被惡警發現了,我再次被抓進了看守所裡。

在烏蘭浩特看守所我堅持絕食,每天下午只喝一杯清水,絕食了七十三天,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也是對我是否放下生死,和我身上的一切靈體、細胞的一次大檢驗,我對他們說:夠格的留下,不夠的就離開我吧。

我由原來體重一百八十斤,瘦成七十多斤,汗毛一根挨著一根的,整個身子扒了一層皮。一直沒有大便,除了稍微有一點虛弱外,沒有任何不適,卻感到身體像一片雲、一片樹葉一樣輕。皮膚白裡透紅,一點也不像飢餓的人。因為我的身體沒有一點異狀,看守所也沒給我灌食。七十三天後,看守所把我再次非法綁架到呼市女子勞教所,一路上我跟四個押送我的警察講法輪功真相,把他們都勸退了黨團,其中一個人是看守所的副所長。

檢查身體時,醫生很驚訝的說:「我當了這些年的醫生,從沒有看過像你這麼清亮的肺子,你的心臟就像二十多歲的人一樣,跳動均勻有力。」我說:「實踐證明法輪功我煉對了,過去我是肺心病,有哮喘也有心臟病,現在都好了。」身體一切指標正常,因為這具肉身已經不屬於自己的了,是師父淨化的金剛不壞之體,是為救度眾生而存在的。

過去認識我的警察都來看我,問我怎麼又來了,我說這一次是為救你們來的。

二十、我看見滿院子黑色的蛇

在女子勞教所裡吸毒犯最多,她們打起人來非常凶狠。我剛一進勞教所,就看見滿院子都是黑色的蛇,在牆壁上、地面上到處纏繞著。我發正念清理這些敗物,把所有的毒蛇都捆在一起,揮手之間,一把神火就來了,把這些毒蛇都燒成了灰。當天晚上我用天目看見一群蜂子來螫我,眼看就要把我圍住時,一個圓形的、透明的玻璃罩把我罩住了,不一會兒,這個景象就消失了。

第二天吃中午飯時,惡警黃旭紅讓餐巾組的老年大法弟子都站著吃飯,說她們沒有完成生產任務,我一聲不響,放下碗筷站起來往外走。黃旭紅看到了,厲聲喝令吸毒犯們:「把她給我抓回來。」一群吸毒犯馬上像蜂子一樣向我撲來,有兩個人把我拽倒了,我就勢坐在地上,那兩個人就站在我兩邊,其餘的吸毒犯都圍著我站了一圈。我坐在地上望著她們說:「我做了一個夢,一群蜂子都來螫我,我的師父給我下了一個罩,誰也動不了我,你們就是那群蜂子。」一群吸毒犯氣得再擁上來拽我,可任誰也沒能搬動我。

過了一個多小時,大隊長馮黎來了,笑著對我說:「快起來吧,地上多涼啊。」我才站起來。

二十一、香爐籠罩彩虹光圈,顯現奇光異彩

二零零七年的春天,勞教局派人到女子勞教所檢查,勞教所上下非常緊張。我們全體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集體發正念。

我站在勞教所三樓走廊的窗戶往外看,窗戶外是綿延無際的大青山,我想起師父的《洪吟二》一篇經文〈佛法無邊〉裡的「香爐盡收亂法鬼,寶鼎熔化不法神」,只見我家那尊給師父敬香的金色大香爐,把整個大青山都罩住了,和一尊巨大的寶鼎對應著,寶鼎是方形的,底座有四個支架,香爐和寶鼎口都朝下。我靜靜看著,這兩個寶物像風一樣,捲著那些邪靈爛鬼,呼呼的吸進各種各樣的邪惡生命,化成了原始之氣。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提到的「如來佛手中的碗,這麼一照,你看孫悟空那麼大,一下子變成一小點。」

空氣變得清新了,天比原來藍,雲也比原來白了。一個多月後一天早上,我看見這兩個寶物還在大青山的上空盤旋著,香爐的四周籠罩著彩虹一樣的光圈,顯現著奇光異彩。

二十二、 瞎了一隻眼睛的大黑魚

師父曾說,中國大陸勞教所的管教都是地獄的小鬼轉世。我在勞教所裡,用天目看到那些管教都是一根枯骨頂著一個骷髏頭,都是小鬼的形象。

有一天,一個管教來查房,此人長得又高又胖,平常打人凶猛。沒等她進屋,我就看到一個小鬼倏一下閃進來,我喊,鬼!小鬼來了。第二天這個管教把我叫到辦公室,問我怎麼罵她是小鬼?我說:「我不知道是你進來,我看到一個小鬼進來了才喊的。」她若有所思的說了聲:「你去吧。」

一個隊長的一隻眼睛陷下去,另一隻眼睛鼓起來,她經常迫害大法弟子,放邪黨的黑片子,和很髒的錄像。有一次她找我談話,不讓我煉功,我說法輪功對人有百利而無一害。她說法輪功好,法輪功能給我買一套樓嗎?我說如果你不退出中共黨團,給你一套樓房你也住不上。跟她說話時,我用天目看見在另外空間,她的背後有一隻瞎了一隻眼睛的大黑魚,跟著她好多年了。我發正念把大黑魚化成了原始之氣,她的眼神立刻變得柔和起來,沒有原來的凶光了。我再跟她講退黨時,她竟然點頭同意了,最後讓丈夫和孩子也退了黨團。

二十三、迫害我的隊長退了黨

二零零七年春天,右腿被惡警指揮犯人踩斷了,我天天躺在監舍裡不能動彈。

一天,主管隊長對我說:「今天天氣好,我領你出去走一走吧。」我就跟她走到大牆下紅磚鋪的小路上,她對我說,你給我講一個故事吧,我給她講了觀音菩薩修煉的故事。

觀音菩薩在常人中修煉時,是家裏的三姑娘,父親對她並不好,總給她製造魔難。有一天父親突然得了重病,百藥醫治無效,於是就找了一個老道,這個老道對他說:「要想治好你的病,就必須有特殊的藥引子。」父親問老道甚麼藥引子?老道說,需要三姑娘的手與眼睛。三姑娘知道後,毫不猶豫的把手與眼睛都給了父親。後來三姑娘修成了,佛讓她成就全手全眼佛,她聽成了千手千眼佛,最後成就了千手千眼佛。當她成佛飛昇時,父親跪在地上求她:「大慈大悲的菩薩,救救我吧。」菩薩不計前嫌,把他超度上去了。

隊長聽完這個故事,對我說:「將來你修成以後,你救不救我?」我慈悲的望著她說:「我現在就救你,你退黨吧。」她神情非常緊張,四周張望了一圈,瞧著無人,同意退了黨。

勞教所逼迫我們做奴工產品,做車座罩、床罩、鞋墊。我給一個所長做鞋墊時,在夾層裡用紅筆寫上「天滅中共」字樣。幾天後,由於出汗,那幾個字清晰的印了出來,所長跑來問我:「是不是你幹的?」我說:「連中共都被你踩在腳下了,你退了中共,能對你沒好處嗎?」她沒說甚麼。過了兩天,又要我給她做了三副鞋墊。勞教所的幹警哪個來要,我們都給做,前後做了五十多副,中間的夾層裡都是紅筆寫的「天滅中共」。

二十四、我決定不出國了

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我結束了最後一次魔窟之行。有一天,我去澡堂洗澡,因為我長得高大,足有一米八零,搓澡的婦女不願接我這個活,我給了兩倍的錢,她笑逐顏開的接受了。

我跟她說共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她說這些都是假的。我指著身上的傷說:「我腿上的疤痕是在勞教所他們給我踩的,腳背上的疤痕是用高跟鞋踩的。上大掛、戴背銬、蚊蟲叮咬的酷刑我都受過。」她睜大眼睛望著我:「怎麼可能幹出這種事。」

一個同修幫我辦好了出國手續,告訴我說:「你出國吧。」我長期遭受迫害,心裡也有這個念頭。

當天晚上我就做了一個夢,夢見當地的眾生都被大水淹沒了,我做了一個巨大的木筏子,把整個地區蓋住了,所有的眾生都坐上筏子,獲得了新生。山坡上還有一排房子,所有的房子都被鎖著,我用手一指,鎖頭就開了。屋裡坐著一個打坐的佛,身上包著一層黑色的殼,我一進去,佛身上的黑殼辟哩叭啦全都掉下來,一個金光閃閃的佛飛走了,我用佛法神通把所有的門都打開,每個房子裡都有一個黑殼包裹的佛,我進去,所有的佛都飛走了。

我悟到這個夢告訴我,「筏」就是「法」,大法能救度所有的眾生,我只有在這裡才能完成使命,才能圓滿回歸,我決定不出國了。

我靜下心來向內找,反思自己,為甚麼四次被中共邪黨勞教。修煉了這麼長時間了,還沒有跳出舊宇宙神的圈套。表面上為了保護同修而吃苦,根子上還是站在為私的基點上,反迫害中,夾雜著中共黨文化與常人的英雄主義,沒有達到師父要求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找到了原因後,我的心靜如深潭、堅如磐石,像脫胎換骨一樣,體會到了無私的美妙。

那天晚上煉功時,感覺像坐在雞蛋殼裡一樣,寧靜而安詳,像一尊高大的佛,心中只有無量的慈悲,悲憫眾生,容納宇宙。

二十五、正念發出的功直通天頂

去年,烏蘭浩特有一個同修被非法迫害,我與本地同修去烏蘭浩特營救同修。

我們開了兩輛車,每輛車上坐著五個大法弟子,我們一路上發正念。大白天裡,我看見天開了一道縫,當我們到了公安局時,門口停了許多大巴車,一批警察全副武裝。我悟到,邪惡開始聚集了,我們在門口發正念,用天網罩住,一網打盡。

發正念時,我看見我們發出的功合在一起,直通天頂,五顏六色,在另外空間清理著邪惡,合在一起的功又翻著花下來,從微觀到宏觀,無處不在。我被這壯觀的景象感動了,心裏被師父的無量慈悲熔化著,不知不覺,眼眶裡流出了淚水。

邪惡迫害的陰謀沒有得逞,不到兩個月,烏蘭浩特看守所非法關押的同修被釋放了。

註:2014年4月11日初稿(刊《正見網》),2014年4月24日修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萬古機緣一線牽, 助師正法下人寰。 除盡邪惡了大願, 玉宇澄清隨師還。
  • 紅朝事散江湖翻,帝都淹水末日現。 西來幽靈反宇宙,馬列邪教禍中原。 無限傷心題往事,華夏民族血斑斑。 百年前夜一聲雷,民國草創世宇間。
  • 權揮棍棒,人陷羅網,偏教紅紗扇兒揚。一瞬間,感昏天黑地,難覓曙光。
  • 壯闊正法路,佛主領聖徒。 法傳真慧啟,神醒敗惡除。 蕩濁廿餘載,度眾億萬數。 大覺歸天穹,法輪旋萬古。
  • 主佛引正路,身後追眾徒; 苦海法舟啟,緣者癡迷除;
  • 億載正法路 主神領眾徒 下越層穹宇 悲壯蒼史步 迷苦得金篇 憶醒破塵霧 力轉蒼生危 佛恩頌千古
  • 現任一家礦物公司董事長的趙連浩先生(韓國人),退休前曾是名資深法官和律師。受父母影響,他自幼便嚮往修道,多年來一直苦苦找尋。二零一零年底,他在別人的推薦下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方面的奇妙變化使他確信,這就是自己要的真法真道。
  • 在內蒙古阿魯科爾沁的牧區,有位德高望重的老喇嘛,由於他說蒙語,他經常告誡蒙族同胞,怎樣做好人、不要背天理行事,要等待神的救助。老喇嘛「知因果、知未來」,他告知的事都一一應驗,所以人們有大事都去請教老喇嘛如何做,按他說的做了發現就是好,所以深受蒙族百姓的尊敬。
  • 魔教馬列無完膚,邪黨中共空悲泣。 華夏兒女心向善,真相指路邪黨棄。
  • 佛法無邊 慈悲無敵 正行無懼 正信無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