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各少數民族婚禮習俗集錦

朝鮮族一對新人在舉行婚禮。(圖/Getty Images)

  人氣: 196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4年05月25日訊】中國有眾多的民族,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獨特的生活方式,在婚嫁上也有不同的風俗習慣,有許多還保持著原始古樸的特色。下面就讓我們來看看各民族不同的婚禮習俗

傣族

傣族青年男女結婚,一般實行「從妻居」的習俗,即男到女方家上門,因此婚禮主要在女方家舉行。因為傣族信奉佛教,按照傳統習俗,新婚夫婦必須要去佛寺拜佛,請求神佛保佑他們幸福美滿,白頭偕老。然後在自家門前鋪上花毯,請和尚唸經。念完經後,和尚把彩色絲線掛在新郎和新娘的手碗上,以示祝福。

傣族青年男女談戀愛時,一般都在潑水節、賽龍船、趕擺等時節進行,他們載歌載舞,從傍晚開始,直至深夜結束。圖為傣族的潑水節。(圖/Getty Images)
傣族青年男女談戀愛時,一般都在潑水節、賽龍船、趕擺等時節進行,他們載歌載舞,從傍晚開始,直至深夜結束。圖為傣族的潑水節。(圖/Getty Images)

傣族是雲南少數民族之一,在歡慶傣族新年。(圖/Getty Images)
傣族是雲南少數民族之一,在歡慶傣族新年。(圖/Getty Images)

傣族是雲南少數民族之一,在歡慶傣族新年。
傣族是雲南少數民族之一,在歡慶傣族新年。

傣族是雲南少數民族之一,在歡慶傣族新年。(圖/Getty Images)
傣族是雲南少數民族之一,在歡慶傣族新年。(圖/Getty Images)

朝鮮族

朝鮮族一對新人在舉行婚禮。(圖/Getty Images)
朝鮮族一對新人在舉行婚禮。(圖/Getty Images)

朝鮮族婚禮的儀式很複雜,在延邊,婚禮一般分兩段進行:先在新娘家舉行,後在新郎家舉行。在新娘家舉行謂之「新郎婚禮」,在新郎家舉行謂之「新娘婚禮」。新郎婚禮一般要按奠雁禮、交拜禮、房合禮、席宴禮等順序進行。新郎在新娘家住三日後,便獨自回家,隨後新娘等待選定的吉日再被迎接到新郎家,新郎家也照樣搭起醮禮廳,為新娘擺喜筵,第二天新娘同丈夫家的人相認,施禮,被請去招待,至此,婚禮才告結束。朝鮮族結婚後一般都不離婚,他們在婚禮中舉行獻木雁的儀式,象徵夫妻白頭到老的願望。

朝鮮族還有一種特殊的婚禮,稱為歸婚禮,如果一對夫妻結婚六十週年依然健在,且子女中無人夭折折,同時擁有孫子,孫女,就可進行歸婚禮。婚禮上,兩人必須穿上結婚時穿過的禮服,其隆重程度不亞於年青人,這天,子女、親戚按輩分遠近,年齡大小依次向老兩口敬酒並跪拜,祝福他們健康長壽。

苗族

湘西苗族地區有半路「抓走」新娘的習俗。(圖/Getty Images)
湘西苗族地區有半路「抓走」新娘的習俗。(圖/Getty Images)

婚前,苗族青年男女每逢節慶、趕場的日子,便利用聚會的時機對唱情歌、談情說愛、互訴衷情。這種傳統習俗在貴州黔東南被稱為「遊方」。遊方的地點除在每個村寨所設的固定的「遊方坡」外,還可選在離村寨較遠的河岸、撟頭、田間或花木叢生、風景宜人的山谷去進行遊方活動。但都得按照苗家的規矩,青年男女遊方的地點必須在公開的地方進行。如果在隱蔽的地方進行這一活動,一旦被人發現,就會認為是不正當的行為,受到社會輿論的譴責。

男女結婚時,女方和來人到男方家吃三天三晚酒,這三天新娘只能同伴娘睡,不能與新郎同床。三天後,新娘與伴娘一起回娘家生活,二年、三年、五年不等。在此期間,僅僅在農忙和重大節日,或遇到夫家喪事時女方纔可暫回夫家居住。待女方懷孕後,才能接新娘到男方家長住期共同生活。

半路「抓親」

此風俗流行於湘西苗族地區。姑娘結婚時,由六個年輕姑娘和一位40多歲的中年婦女組成送親隊伍。迎親隊伍由六個小伙子和兩個姑娘組成。兩支隊伍都在清晨五更相向出發,相會後,迎親隊伍把挑來的糯米飯交給送親的大嫂,大嫂把盛新娘用品的竹籃交給迎親的姑娘,然後把糯米飯分給大家吃。這時迎親的一個姑娘說:「婆婆,誰是我家嫂嫂啊?」話音沒落,送親的姑娘將新娘緊緊圍在中間保護起來。迎親的小伙子和姑娘們就設法去「抓」新娘。最終新娘還是被「抓」走了,送親的也便完成了任務。迎親的帶走新娘,雙方道別而去。

蒙古族

蒙古族婚禮非常隆重、熱鬧。(圖/Getty Images)
蒙古族婚禮非常隆重、熱鬧。(圖/Getty Images)

蒙古族凡遇喜慶事,迎送賓客均獻哈達表示慶祝或敬意。(圖/Getty Images)
蒙古族凡遇喜慶事,迎送賓客均獻哈達表示慶祝或敬意。(圖/Getty Images)

蒙古族的婚禮都要經過媒人說親、相親、訂婚、娉禮、許婚筵、迎親、送嫁、行見阿姑之禮、舉行結婚等較為繁複的程序。

一般牧區的婚俗是:當娶親回到男家後,新郎新娘不下車馬,先繞蒙古包三圈。然後,新郎、新娘雙雙穿過兩堆旺火,接受火神的洗塵。表示愛情的純潔,新生活的興旺。新郎新娘進入蒙古包後,首先拜佛祭灶,然後拜見父母和親友。禮畢,由梳頭額吉給新娘梳頭。梳洗換裝後,等待婚宴的開始。婚宴通常擺設羊背子或全羊席,各種奶食品、糖果應有盡有。婚宴上,新郎提銀壺,新娘捧銀碗,向長輩、親友,逐一獻哈達、敬喜酒。小伙子們高舉銀盃,開懷暢飲;姑娘們伴隨著馬頭琴,放聲歌唱。婚宴往往要延續兩三天,親友才陸續離去。

滿族

滿族早期的婚嫁禮儀更多地保留了女真人的習俗,簡樸有趣。圖為一對滿族新人。(圖/Getty Images)
滿族早期的婚嫁禮儀更多地保留了女真人的習俗,簡樸有趣。圖為一對滿族新人。(圖/Getty Images)

[[12]]
滿族早期的婚嫁禮儀更多地保留了女真人的習俗,簡樸有趣。(圖/Getty Images)
滿族早期的婚嫁禮儀更多地保留了女真人的習俗,簡樸有趣。(圖/Getty Images)

在相當長的一個歷史時期內,注重族第是滿族婚俗中的一個突出特點。滿漢不通婚幾乎成為清朝的傳統國策。在滿族內部也極為講究尊卑貴賤。

滿族婚禮既帶有本民族濃厚的特點,又融合了不少漢民族的風俗禮節,一般地講要經過以下程序:訂婚:滿族青年男女訂婚有兩種形式。一是男女青年的家長是熟人或朋友,相互瞭解,有意做親,便托媒人給子女許訂終身。另一種是男女雙方互不認識,托媒人為子女訂婚,並由媒人轉交雙方的「門戶貼」,開具雙方的旗佐、履歷、姓氏、三代。此外,還要互相檢驗生辰八字。

東北的滿族新娘在頭一天離家,到離新郎家不遠處暫住另外人家,稱「打下處」。次晨,新娘登彩車,由其兄護送,並將新娘抱到中途遇到的送親車上,俗稱「插車」。轎車到夫家門口,新郎手執馬鞭向轎下輕撲三下,或執弓向轎下三射,既是驅邪,又是表示不忘祖先騎射勇武之風。然後,一對新人面北而拜,為「拜北斗」。新娘將盛米及錢的錫壺抱在懷中,俗稱「抱寶瓶」。新娘跨過門檻上的馬鞭與火盆,象徵安全過門,日子火紅。新娘先入帳篷中「坐福」,之後才進入洞房。這時,伴娘用紅線為新娘「開臉」。正午,於院中設神桌,供豬哈力巴肉等,由薩滿致祭,念合婚歌,為「祝吉」。之後行「合巹」禮。第三天清晨,新郎新娘起身拜天地祖宗、父母及族中尊長、卑幼,稱「分大小」。婚後三天,新娘逆水行而歸。婚後七天,一對新人回娘家,稱「回門」。之後,新娘回娘家住一個月,俗稱「住對月」。婚禮到此方算結束。

雲南普米族

普米族處於雲南邊緣地區,婚期大多選在冬閒時節。圖為兩位普米族人坐在炕上。(圖/Getty Images)
普米族處於雲南邊緣地區,婚期大多選在冬閒時節。圖為兩位普米族人坐在炕上。(圖/Getty Images)

雲南普米族認為嫁姑娘不太光彩,成親時須由男方去女方家「逮捕」新娘,新娘被父母安排到山上或田間勞動,男家派一位兒女雙全的主婦、兩位伴娘和幾個精明強悍的小伙子前去迎親,小伙找到新娘,便大喊:「你已是xx家的人了,xx家請你去喫茶,跟我們走一趟吧!」說完就「逮捕」佯裝逃跑的新娘,而埋伏在新娘周圍的姑娘們便對「凶手」拳打腳踢。逼迫交出新娘,隨後,大家簇擁著新娘回到女方家舉行出嫁禮。

回族

回族青年男女結婚一般都選擇星期五,因為這一天被認為是吉日。圖為兩個回族女子。(圖/Getty Images)
回族青年男女結婚一般都選擇星期五,因為這一天被認為是吉日。圖為兩個回族女子。(圖/Getty Images)

回族青年男女找到自己的心上人後,小伙子就會坦率地告知雙親,接著便請求族中德高望重的長者作為介紹人去姑娘家求親。如果雙方對這門親事都滿意,下一步便是抉擇吉日舉行訂婚儀式。訂婚這天,女家把男家送來的茯茶分成若干小塊分送親友鄰里,並給未來女婿回送由姑娘親手縫製的衣帽鞋襪等禮物。交完「女卡銀」(彩禮)後,雙方家長就商定完婚良辰吉日。

婚禮是在吉日凌晨舉行:新郎家設「餐會」,招待賓客,送與檳榔。晨禮後,賓客進新郎家饋贈賀禮。「餐會」結束,由年青朋友、新郎哥哥或叔舅組成迎親隊伍,前往迎親。新娘頭戴黑麵紗,身穿結婚禮服,放聲嚎哭對父老兄妹和親朋好友表示惜別,隨迎親隊伍來到新郎家。迎親隊伍回到家時,鞭炮齊鳴。新娘在鄉鄰與親友的擁簇中邁進婆家大門。接著便是婚禮儀式。

壯族

壯族男女婚嫁禮儀甚繁,一般有問婚、訂婚和結婚三個過程。圖為一組壯族女子。(圖/Getty Images)
壯族男女婚嫁禮儀甚繁,一般有問婚、訂婚和結婚三個過程。圖為一組壯族女子。(圖/Getty Images)

昔日,壯族青年男女婚前一般是通過野外對歌、歌圩對歌及拋繡球等活動來進行交往。不過,此風俗在清代初年遭到流官的禁止。從清代到1949年以前,壯族地區實行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壯族男女婚嫁禮儀甚繁,一般有問婚、訂婚和結婚三個過程。

彝族

彝族男女青年主要通過火把節、婚嫁喪事和一些傳統的聚會進行交際。圖為幾位彝族女子。(圖/Getty Images)
彝族男女青年主要通過火把節、婚嫁喪事和一些傳統的聚會進行交際。圖為幾位彝族女子。(圖/Getty Images)

彝族男女青年主要通過火把節、婚嫁喪事和一些傳統的聚會進行交際。圖為一位彝族女子。(圖/Getty Images)
彝族男女青年主要通過火把節、婚嫁喪事和一些傳統的聚會進行交際。圖為一位彝族女子。(圖/Getty Images)

彝族青年男女結婚有說媒、訂婚、迎親、回門四個程序。彝族姑娘在15歲前,穿的是紅白兩色童裙,梳的是獨辮。一般在15歲,就要舉仔一種叫「陝拉爾」的儀式,意即換裙 子、梳雙辮、扯耳線,標誌著該女子已經長大成人,可以談情說愛了。這時姑娘要穿紅、藍、白、黑等對比強烈的三接或四接拖地長裙,將單辮梳成雙辮,戴上繡滿彩花的頭帕,還要將童年時期穿耳的的舊線扯下,換上銀光閃閃的耳墜。

彝族男女青年主要通過火把節、婚嫁喪事和一些傳統的聚會進行交際。每當一方看中了自己 的情人,就會主動去接近,並站在離對方不遠處,拿出口弦彈奏,通過含蓄而流暢的音樂旋律取悅對方。而對方一經接到求愛的暗語時,也會迅速取出自己的口弦對彈。如此經過多次秘密交往,雙方就約定時間,回去告訴自己的雙親。待老人許可後,擇定一個良辰吉日,由男方家請一位長者,背上一罈酒,前往女方家去說親。

土族

土族婚嫁,多在每年正月舉行。(圖/Getty Images)
土族婚嫁,多在每年正月舉行。(圖/Getty Images)

土族婚嫁,多在每年正月舉行。圖為一名土族男子迎娶新娘。(圖/Getty Images)
土族婚嫁,多在每年正月舉行。圖為一名土族男子迎娶新娘。(圖/Getty Images)

土族婚嫁,多在每年正月舉行。圖為一名土族新娘上花嬌。(圖/Getty Images)
土族婚嫁,多在每年正月舉行。圖為一名土族新娘上花嬌。(圖/Getty Images)

土族婚嫁,多在每年正月舉行。圖為一名土族男子迎娶新娘。(圖/Getty Images)
土族婚嫁,多在每年正月舉行。圖為一名土族男子迎娶新娘。(圖/Getty Images)

土族婚嫁,多在每年正月舉行。大約在一個月前,舉行擇吉日儀式,參加儀式的,有男女雙方的父親、叔父或哥哥等人,加上媒人,約有七八個人,共同請神擇吉日。

結婚前一天,男方在下午請兩名能歌善舞、能說會道的「納什金」(即娶親者)帶上娶親的禮品和新娘穿戴的服裝、首飾,拉著一隻白母羊(象徵著純潔和財富)到女方家娶親。隨後由新郎向岳父母敬獻哈達,拜神佛,禮畢上炕喝茶、吃飯。整個婚禮一直進行到深夜才結束,其間所涉及歌舞的種類近二十種,一場土族人的婚禮就是一次優美的歌舞盛典。

第二天天亮前,新娘經過梳妝打扮,頭上罩上一層層五顏六色的漂亮紗巾,上馬起程。新娘來到新郎家門口,首先由新郎捧著美酒和哈達,迎上前去接新娘下馬。然後,新娘到廚房灶神爺前,由事先選定的婦女動手為她梳頭、改髮式,穿新婚服裝。穿戴後,進行拜天地儀式,由媒人或一位長者主持誦祝詞:「鮮花般的阿姑,走過金子的樓門,來到金子鑲成的庭院,向上天下地,千神萬佛,叩頭!」新郎、新娘連續拜四次,進入洞房。

深圳南澳漁民

水上迎親是深圳龍崗區南澳漁民——蛋家人的婚禮習俗,相傳有400年曆史。漁民子女成親之日,新郎家船泊靠左,新娘家船泊靠右船頭對船頭,但新娘家的船頭要高過新郎家的船頭,船身都要掛三角旗、長禮炮、喜帳,船上鑼鼓喧天、炮竹聲聲。新郎家的船開到新娘的船邊時,新娘被眾多漁家姐妹簇擁走出門來,而新郎家的船上一名男扮女裝的漁民帶領著一群漁家姑娘。如今,漁民們陸續在岸上蓋房,迎親習俗也慢慢地轉移到了岸上。

(責任編輯:柳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近日,貴州省關嶺布依族苗族自治縣政府出動特警、武警、施工人員等近500人,在強佔頂雲鄉兩個村寨耕地時,與阻止施工的村民發生衝突,數名村民被打傷,8人被強行抓走。村民稱,縣政府將在當地建旅遊區,但村民沒有獲得耕地補償。
  • 我是生活在內地的渝東南地區,這裡屬於武陵山區。一直以來居住著苗族和土家族主要兩個少數民族,由於中共建政以來的長期壓迫,尤其是文化大革命期間的壓迫最為殘酷,導致很多少數民族無家可歸。今天春節早晨,我剛起床下樓,就有一位穿著苗族服飾的苗族老婦前來乞討:「主人家,過年好,麻煩給點錢」,當時我二話沒說,就從口袋裡取了一元的人民幣遞給她,然後她接過錢連說:「主人家大吉大利啊,今年要一帆風順啊」等一系列的吉祥祝福話來回謝我。
  • (法廣記者鄭漢良報導)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智能圖文信息處理研究室的丁曉青教授成功研發一套少數民族語言識別系統,但人權組織擔心,這可能成為被當局利用來監控甚至打壓少數民族的最新科技手段。
  • 唐高宗時,南方部族相聚騷擾邊地。朝廷發兵征剿失利,於是,用徐敬業為刺史。州裡派兵到郊外迎接,徐敬業把他們盡數打發回去,單人獨馬,到了州府。
  • 近來新疆局勢動盪,中國維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批評當局說,在社會不安的敏感時刻,中共在新疆駐守的安全人員屢屢煽動種族不合的情緒。
  • (大紀元記者鍾元台灣台北報導)台灣圖博(西藏)之友會日前於台北舉辦「莫讓台灣成為消失的國家--南(內)蒙古、東土(新疆)和圖博的啟示」國際研討會,來自內蒙古、新疆、西藏、流亡海外中國人和台灣的民間團體與會,他們共同譴責中共對中國大陸各民族的人權迫害。
  • 越南北部邊界少數民族,每個星期天聚集在海拔1000公尺高地上的北河鎮市集。遊客在此可以買到少數民族自製自銷的特產。這也是越南發展旅遊的另一個亮點。
  • (大紀元記者鍾元台灣台北報導)來自南(內)蒙古、東土耳其斯坦(新疆)及圖博(西藏)的人權運動家今年首次齊聚台灣,台灣圖博之友會和各社團領袖7日於台大校友會館共同舉行「莫讓台灣成為消失的國家─南蒙古、東土及圖博的啟示」國際研討會記者會會前會,他們控訴中共政權對這三個民族採取的種族滅絕政策。
  • 我是雲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隴川縣章鳳鎮章鳳辦事處所轄下的德昂族一組,二組,營盤一,二,三組,老寨子傣族一,二組,晃相傣族一組,上章鳳傣族村的村民,我想把隴川縣委,縣政府強行徵用我們以上幾個村民小組的500多畝高產,穩產良田一事向社會公佈,希望有關部門能調查落實,好心的網友們幫幫我們,救救我們少數民族,給我們一條生路吧。
  • 中共「兩會」期間,3月7日新疆區委書記張春賢聲稱,新疆整體形勢「穩定趨好」。就在張春賢谈话的當天,新疆南部庫爾勒市發生少數民族騷亂,死傷多人,當天全城戒嚴並封鎖消息。據透露,近段時間新疆已發生多起流血事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