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奘生死劫中顯慈悲 劫匪惡業天報

font print 人氣: 113
【字號】    
   標籤: tags:

《西遊記》中唐僧師徒取經的故事膾炙人口,玄奘是歷盡艱辛,遠足數萬里,前後十九年載譽歸來。

史書記述當時民眾自發迎接玄奘空前盛大的場面,「道俗奔迎,傾都罷市」。而後他譯經十九年功成圓滿。現在西安的大雁塔,就是當年玄奘按照古印度佛塔的樣子修建的。

西安大雁塔(公有領域)

《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是他的兩個弟子按照玄奘的親身經歷寫成,是很珍貴的史料。其中有一段最為險惡的生死劫。

那是玄奘走到中印度地區後,一天他和當地八十多人結伴,坐船順恆河去阿耶穆佉國。途中從兩岸樹林遮蔽處衝出來十幾條強盜船。玄奘所坐的船上頓時大亂,有人嚇得跳河逃生。

玄奘多次遇到過劫匪,那些亡命徒基本都被玄奘教化了,而這次強盜絕非尋常,不但劫財,還要劫一個美男子,祭祀他們信奉的女神。

祭祀的季節快過去了,正在為人祭發愁的凶徒們一下就看上了玄奘,大叫:「用這麼偉岸美貌的和尚獻祭,真是大吉大利!」玄奘勸善不成,同伴們苦求也沒用,被統統押走。

匪徒們修好了祭壇,兩人持刀把玄奘押上了祭台。玄奘自知無望,便請賊人給他一點時間,讓他自行坐化圓寂。劫匪們早被玄奘的氣度和淡定震懾了,自行退去。壇下同伴們哭成一片,而玄奘誠心誦佛,發願往生,願聽彌勒真經,而後下世救度這些殺他的匪徒。

也許是在生死劫中證悟了佛門覺者的大慈悲境界,感動了天地,天地對匪徒們變了臉。霎那間,黑風四起,飛沙走石,河浪滔天,船幾乎被掀翻。

強盜們嚇得跪倒拜天,問眾人:「這和尚是誰啊?甚麼來頭?」有人告訴強盜:「這就是東土大唐取經來的玄奘法師。天神怒了,還不懺悔!」強盜們連忙給玄奘磕頭,而此時的玄奘端坐入定,看到自己飛過了須彌山的三層天,展望著佛界的莊嚴……。

風浪漸去,賊人上前以手觸碰玄奘,玄奘出了定,問道:「時候到了?」以為要動刀了呢。

強盜們馬上歡呼雀躍,法師還沒坐化呀!馬上過來拜服懺悔。玄奘給他們開示佛法,告訴他們不要圖一時之利,種下無窮惡果。結果匪徒們全都摒棄了那個殺人嗜血的邪教,扔凶器,受五戒,皈依正道。此後他們逢人便稱頌玄奘的威德,訴說自己得度的喜悅,時人無不讚嘆。

那時的風雲突變,是巧合嗎?哪有那麼巧呢?那時天地震怒、狂風巨浪的天譴正是對邪教匪徒的警告。那些匪徒搶財殺人已造下深重的罪業,而殺害修煉的人更是罪業滔天。好在他們是一時迷失,本性未泯,終在佛法教化下迷途知返。@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著名的政治家、文學家范仲淹,在〈岳陽樓記〉中寫下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千古名句,寓意深遠,被古代正直的士大夫們視為立身行己的準則,也是歷代人們所崇仰的思想境界和美德。
  • 發自內心的善舉,讓命運也跟著改變......
  • 《西遊記》一書家喻戶曉,其中主要人物孫悟空真我本色更是為人稱道......
  • 宋代時汀梁曹州有個秀才叫周榮祖,周家先世廣有家財,祖父周奉敬奉神佛,蓋了一所佛院,每日看經念佛,施仁布德,家業興旺。到他父親手裏,只經營產業,不信神佛,為修理宅舍,不捨得另搬木石磚瓦,就將那所佛院盡拆毀來用了,等到宅舍工完,得病不起,百般醫治無效,人皆以為不信佛之過。父親死後,周榮祖掌管家業,因學業有成,想上朝應舉,就帶了妻子張氏和尚在溺褓中的兒子長壽同去。他把祖上遺下那些金銀成錠的做一窖埋在後院牆下,隨身只帶些零碎金銀,叫一個當值的看守房廓屋舍,就舉家應試去了。
  • 吳道子,盛唐時期傑出畫家,被後世尊稱為「一代畫聖」,被民間畫塑匠人尊稱為「祖師」......
  • 在中國歷史上,從禹、湯到周成王、秦穆公、漢武帝、唐德宗、清世祖、清聖祖,每當有重大的天災人禍發生時,帝王們常常都要反省自己--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上天會震怒?然後,沐浴齋戒,拜祭天地,甚至向天下發出〈罪己詔〉,公開對自身的過錯和失敗進行反省懺悔,向上天、向所有百姓承諾一定會改正錯誤,並要求天下人務必要勸諫、監督自己,以此來獲得上天的原諒,免得上天降罪、百姓受苦。
  • 《禮記‧樂記》中說:「樂者,天地之和也;禮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別。」禮是天之經,地之義,是天地間最重要的秩序和儀則;樂是天地間的美妙聲音,是道德的彰顯,禮序乾坤,樂和天地,氣魄何等宏大!
  • 師曠,名曠,字子野,今山西洪洞人,晉國主樂大師(當時地位最高的音樂家名字前常冠以「師」字)。大約生活時期在西元前572~532年,晉悼公、晉平公執政時期。師曠生而無目,故自稱盲臣,又稱瞑臣。為晉大夫,亦稱晉野。是當時著名的大音樂家,以「師曠之聰」聞名於後世。他還是位傑出政治活動家和博古通今的學者,時人稱其「多聞」。
  • 棄惡從善,張生靠一善念脫離了餓鬼道......
  • B>一、陸績的鬱林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