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胭脂巷口故人來》的一些改動

作者﹕麥硯同
  人氣: 192
【字號】    
   標籤: tags:

唐滌生的《胭脂巷口故人來》除了在戲台上演出的舞台版外,還有一個電影版本,由任劍輝、白雪仙、林家聲等主演,改名《琵琶巷口故人來》。兩個版本的故事骨幹是一樣的,分別只在於舞台版中,文敏被逼離家後,懇求桐軒莫上京應試,因「有師在,弟子難出頭」,桐軒贈他盤川(盤纏)即隻身離去;電影版中,桐軒則認為「弟子功名師有責」,同赴秋闈,其後,二人投宿寺院,桐軒染病加上盤纏不足,自願放棄應試,把餘錢贈予文敏,「讓舅功名把姓埋」。

改動似乎甚微,然而,如此一改,沈桐軒的性格卻更顯圓滿,劇情也發展得更合理。

按原劇本,文敏向桐軒陳情,桐軒才放棄功名離去。文敏是主動者,桐軒則處於一個被動的地置,當然,玉蘭對桐軒有知遇之恩,更有託付終身之約,桐軒不忍見她家庭破碎是可以理解的。但在文敏一番遊說後,被感動才留書出走,很難判定他是否出於甘心樂意,或者說很難判定甘心與報恩,孰輕孰重。

何況古代士人十分看重科舉,十年寒窗苦讀,只為一舉成名。玉蘭對他縱有恩有愛,身為讀書人,對前程種種不能絕無考慮,要一時之間為愛捨卻前程有一定難度。這個心理轉折本來就有一點複雜,落到大老倌手上,定然有一番身段與排場要演,才能把那種內心爭扎表現出來,說服觀眾為何要作此決定。落到平庸的演員手上,或許還可依樣畫葫蘆地來幾下身段,一些水平不足或懶慢的演員乾脆一句「好,我放棄罷」了事,徒教觀眾看來突兀。

至於電影版的改動有獨到之處。桐軒與文敏同赴秋闈,表明了他對功名的追求,合於情理。因此,到後來桐軒患病,現實與理想要二選其一時,更覺左右為難,觀眾看了難免替他嘆息。再者,由桐軒攜文敏上京,到在寺廟中重病贈銀,皆由桐軒主導,由爭取到放棄,性格有起有落,不斷完整。

另外,桐軒因患病觸起他放棄應試的念頭,「何況有限盤川,難夠兩人分派」,明知盤川不足,仍然悉數給了文敏,他將身無分文,成為乞丐是可以預見的,進一步想,無銀兩又怎治病呢?顯得桐軒更偉大,犧牲自己成就他人,「報恩唯把人情賣,我讓你狀元及第,他日你白馬遊街」。

五六十年代的粵語片大多粗製趕造,常被譏為「七日鮮」,可是也不能蓋而論之,看《琵琶巷口故人來》,導演顯然有參詳過劇本,也改動過劇本,雖然改動很小,可差之毫釐,戲味就出來了,日後粵劇團若演出該劇也不妨參考一下。

責任編輯:周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六年前,根據三位粵劇界前輩任劍輝、白雪仙及著名編劇唐滌生的奇緣改編的舞台劇《劍雪浮生》上演時,由於「影迷公主」陳寶珠息影多年後的復出,《劍》劇曾一度引起哄動,在劇界傳為佳話。
  • 《再世紅梅記》改編自明周朝俊三十四齣傳奇劇本《紅梅記》,《紅梅記》描寫書生裴禹先遇李慧娘,後遇盧昭容,最後與昭容結成夫妻的故事。原著裡兩個女子並不相關,唐滌生則把她們牽連起來,甚至套用借屍還魂使她們合二為一。如此改編令人叫絕,然而每觀該劇,難免會替那個最後獻出身體的昭容鳴不平,唐滌生或太喜歡李慧娘,為了成全她與裴禹,不惜醜化、委屈了昭容。
  • 元順帝時期製作了讚美佛的樂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講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薩的容貌出現,迷惑世人,後來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顧名思義,「鼓」舞的舞蹈動作應當是圍繞著「鼓」展開的。而作為打擊樂器的「鼓」起源很早。傳說遠古時有伊耆氏用土製的鼓,鼓槌是用草紮成的。又傳說夏后氏有一種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鞀」字,此外還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遠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經有此樂器。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時將從那裡傳來的樂舞稱為《天竺樂》。《天竺樂》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傳入中原。
  • 唐朝文宗時,下詔讓太常卿馮定製作《雲韶法曲》。《新唐書·禮樂志》亦記載,這個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宮廷宴席時才表演。唐《樂府雜錄》記載,「樂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還有五個穿著繡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執著金蓮花在前面導引,意即「執金蓮花如仙家行道者」。
  • 《蘭陵王入陣曲》是唐代假面舞蹈,根據唐代崔令欽的《教坊記》記載,起源於北齊,盛行於唐代,又稱《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現北齊蘭陵王高長恭作戰的勇猛英姿,為帶有簡單情節的男子獨舞。
  • 唐 周昉《簪花仕女圖》。(公有領域)
    唐懿宗時期,曾令宮中伶人李可及創作了《歎百年》隊舞,或稱《歎百年隊》。該舞蹈是為了悼念懿宗與郭淑妃的愛女同昌公主不幸早夭而作,反映了一種人生無常的思想。
  •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礎上,又出現了被後世稱為《蓮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樂府雜錄》曰:「健舞曲有《柘枝》,軟舞曲有《屈柘》。」《樂苑》曰:「羽調有《柘枝曲》,商調有《屈柘枝》。此舞因曲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鈴,抃轉有聲。其來也,於二蓮花中藏花坼而後見,對舞相占,實舞中雅妙者也。」
  • 柘枝舞的伴奏樂器是鼓。正是在歡快的鼓聲中,柘枝舞的表演者出場、起舞、謝幕,因此舞蹈節奏鮮明歡快,風格健朗。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