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間的文字〉變調的琴聲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陽光才從肉鬆舖高高的店招照過來,清晨的菜市場已人聲鼎沸,在舖前的菜攤旁,我又聽到了那一串變調的琴聲。

選好了大蒜交給老婆婆秤量時,我嘴裡一邊嘀咕著:「那麼難聽還敲得那麼響。」老婆婆聽到了,瞧了我一眼說:「是個賣口香糖的瘸了腿的年輕人。」這句話引起了我的好奇,賣口香糖還彈琴?

不成調的琴聲仍然囂張的回響在嘈雜的市場裡,我踮起腳張望了一圈,仍然找不到彈琴的年輕人,待要往前走時,琴聲卻消失了,一時心裡慌了起來。市場裡擠滿了人潮,我朝琴聲消失的方向走去,穿過一個賣水梨的攤位時,攤子讓我給撞得搖晃了兩下,惹得那老闆摘下頭上的竹笠,罵了幾句,我仍然往前擠過去。

還好,琴聲又響了起來,感覺就在不遠處,仔細聽著,彈的是台灣民謠「望春風」,離離落落的節拍敲得我心裡一陣煩亂,要不是家喻戶曉的曲子,誰能聽得進去。可是這樣的琴聲,更叫我想瞧瞧這位彈琴的青年。我抬頭向前望去,抓準了琴聲的方向,應該就在前面路口轉彎處,鮮魚攤的位置附近。

正要走過去,才想起剛才買的大蒜擱在攤上忘了拿了,心裡又增了慌亂。這時,琴聲突然尖尖響起,狠狠撞到我的心裡。估計了一下,最後決定還是返回去,拿了大蒜再做打算。

拔腿一路衝撞,在最短的時間裡終於回到了老婆婆的攤位處,卻不見了攤子,正徬徨著時,忽然又聽到了一陣琴聲。這時,有人拍著我的肩膀,轉過頭,老婆婆已站在身旁,把那包大蒜交到我手裡,指著前面一堆人說:「賣口香糖的年輕人就在那邊。」

我驚訝著賣口香糖的年輕人,怎麼一忽兒又鑽到這裡來了,音樂叮叮噹噹響著,這次彈的不是「望春風」了。前面鮮花店前圍了幾個人,我看見一個年輕人坐在殘障車裡,就急忙走過去,他停下琴鍵上的右手,音符也跟著停了,拿了一包口香糖交給客人,收了錢後,右手又回到鍵盤上,音符又響了起來。我買了口香糖,告訴他說:「拍子要抓穩啊,回去該好好練琴。」他坐在殘障車裡仰起頭,靦腆的望著我:「是的,我會努力練習。」

他抬起左手臂擦著額頭上的汗珠,琴聲跟著停了下來,這時我才發現他的左手已經沒有了手指,只剩整齊的手掌。我拿著口香糖,不知在人群裡站了多久,當一串變調的琴聲又在嘈雜的市場響起時,我四處張望,又不見彈琴青年的蹤影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小箭子說著,從口袋裡掏出一粒碎銀子,就朝拉琴的老者擲去,海二叔急忙叫著:「不要胡鬧。」只見那碎銀子已飛了出去,眼看著就要擊上了拉琴的老者,還是軟綿綿的墜了下來,看得海二叔驚呆了,手裡的酒杯子停在嘴前,嘴裡唸著:「這是那門子功夫,這趟路可沒白跑了。」…
  • (shown)可我一生飄泊江湖,拉琴賣唱只是求個餬口,真為的是尋訪正法大道,小兄弟喜歡武功,武功自有其精巧奧妙之處,豈知這正法大道才是人間至寶…
  • (shown)恍惚中聽到了一串小調兒,老者才從暈眩裡醒轉過來,發覺已進了一個村莊裡,只見眼前紅牆白瓦,村人悠閒來去,天空仍然稀疏下著細雪,也不沾身子,卻有片片粉紅梅花殘瓣在空中飛舞,煞是好看,抬頭望去,原來那屋後小山坡上植著一排梅樹…
  • (shown)待到了天亮,大地正沾了露水,那時的菜兒最對味,花兒最嬌美,竹筍子也正是肥嫩的時候。村哥哥們就從山上一路採摘下來。敏兒一面說著,只見一群漢子從前面山腳下向溪邊奔了過來,雄渾歌聲跟著一圈圈擴大…
  •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中央研究院嘉義地區研究駐站的張雅媚小姐在台灣嘉義縣梅山文教基金會展場,被一幅「真善忍國際美展」裡,題為《純真的呼喚》的畫作所感動,「她的淚水不會白流。」她指著畫裡的小女孩說:「這位小女孩皺著眉頭,從她的眼神、汗水,還有她的淚水,我看到她內心無言的抗議。小女孩在自由民主的國家,紐約曼哈噸的街頭,在雨中久久站著,那心靈悸動的眼神,告訴世人說,我們可以更努力一點,展現出世界和平的狀態,她所表現出來的眼神讓我非常感動,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幅。」
  • (shown)橘黃色的太陽已染成了紫紅色,眼看就要墜入山坳裡了,小箭子一時想著這世界甚是奧妙,覺著自己一路走來似乎早有了安排似的……
  • (shown)忽地,聽見曠野裡傳來一聲唱曲兒,覺著熟悉,再仔細聽去,像是梅姑的腔調兒,唱得可字正腔圓:「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路,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
  • 剛一進勞教所就把我們帶到操場上,強迫超強度的軍訓,我體認大法弟子應該煉功,不應該練這些東西,就在操場上盤腿坐下來,其他大法弟子也跟著坐下來。結果只訓了一天,就不訓了。後來又強迫我們做操,我們就煉動功,做了一天操,也不做了。真是否定啥,啥就解體。
  • 我心裡有堅定的一念:這是我最後一次魔窟行了,將來我不會再進來了。既然這次又來了,就沒想回去,我是大法鑄造的,誰也毀不了我,我要清理邪惡,救度眾生。有了這樣的一念,舊勢力就把我死死的定了二年,後來還加期了六十多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