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正義(17):有關簡化字問題的幾個認識誤區(6)

作者 : 子正
(大紀元圖片庫)
  人氣: 140
【字號】    
   標籤: tags: ,

關於「繁簡之爭」中的幾種模糊認識︰

所謂「繁簡之爭」,主要是指關於是否恢復使用「繁體字」(或同時廢止簡化字)問題的爭論。這裡不討論是否要恢復或如何恢復的問題,主要是想澄清在「繁簡之爭」中所出現的一些模糊認識。

一、漢字簡化運動雖有瑕疵,但中國已無法走回頭路

2006年5月27日,馬來西亞華語規範理事會主辦華語規範講座會,在「現代漢語規範化問題」上談到「繁簡之爭」時,中國《現代漢語規範詞典》副主編餘志鴻強調,漢字簡化運動雖然有瑕疵,但中國已無法走回頭路。

他說︰「已經改了,不能再回去了,因為中國十三億人,你一回頭,多少億人就要變文盲了。」他同時提到,中國目前已暫緩漢字簡化運動。餘志鴻還說,漢字簡化是語文規範化的一大貢獻,即使是有毛病,但對於推動文化進行達到社會和經濟成長的貢獻毋庸置疑。

在場還有兩名中國大陸簡化字方面的權威,即《現代漢語規範詞典》主編兼中國教育部國家語委諮詢委員李行健,中國教育部語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副司長王鐵琨。(《南洋商報》,2006年5月28日,《餘志鴻:漢字簡化有瑕疵 中國無法走回頭路》)

下面一一剖析其謬︰

1、既然已經發現存在「瑕疵」,就應該將其去掉

任由「瑕疵」堂而皇之地存在,不是別有用心,就是不負責任或無知。恢復使用「繁體字」,也不是「走回頭路」,恰恰是屬於從邪路回歸正途的撥亂反正之舉。

實際上,「繁體字」在大陸也並沒有完全退出使用,在前文〈揭開簡化字的問題與危害(5)〉中,已經列舉出大陸必須使用繁體字的至少十二個領域。所以,既然「繁體字」還在使用,完全恢復使用「繁體字」,就不存在「走回頭路」的問題,更不存「無法走回頭路」的問題。

2、「已經改了,不能再回去了」

明知道錯了,還要繼續堅持錯下去,這是屬於明知故犯。而「不能再回去了」,不知理由是什麼?曾作為社會主義象徵的計劃經濟,大陸搞了三十年,不是說改也改了嗎?難道恢復「繁體字」,比改變運行三十年的經濟體制還困難?

3、「中國十三億人,你一回頭,多少億人就要變文盲了」

這話倒有些「文盲」思維的特點。如果這個說法成立的話,那麼當初推行簡化字的時候,豈不是同樣造成了大批文盲?當時大陸的文盲率本來就高,那推行簡化字的結果,只能是把文盲率推得更高。難道當初推行簡化字的目的,是為了增加文盲?

同時,如果這個說法成立的話,當時大陸有文化掌握知識的人,都是使用「繁體字」,那麼推行簡化字的結果,首先是使這些人變成文盲。如此一來,那大陸的教育靠誰來實施?簡化字靠誰來推行?難道是靠文盲?

如果文盲能做成這樣的事情,那有必要普及教育,進行漢字簡化嗎?

實際上,他們是故意混淆「簡化字」與「繁體字」的概念,其心可誅。所謂「簡化字」,主要是指1964年大陸出版的《簡化字總表》所公布的2,238個簡化漢字(因兩字重見,實為2236字),其中直接簡化而成的不過484字,其他1,754字是類推簡化字。

也就是說,簡化字的數量在484字至2,236字之間,取決於如何理解。

所謂「繁體字」,則是指被簡化的承傳漢字,其數量與簡化字相當(有些是被合併簡化的)。(參見前文〈有關簡化字、繁體字、正體字、規範字等概念〉)

簡化字(繁體字)在大陸1965年發布的《印刷通用漢字字形表》所收6,196個漢字中所占的比例,若以484字計,則僅為7.8%;若以2,236字計,不過才36%。

所以,所謂「中國十三億人,你一回頭,多少億人就要變文盲了」的說法,是故意以只占通用漢字7.8%或36%的「簡化字」,代表全體通用漢字,同時又以只占通用漢字7.8%或36%的所謂「繁體字」,代表全體通用漢字,是根本不成立。

恢復「繁體字」,改變的不過是通用漢字中7.8%或36%的部分,而64%或92.2%的部分根本就不被涉及,所以不會使任何人突然間變成文盲。即使不認識「繁體字」,不使用簡化字,僅靠那些沒有被改變的通用漢字,也能大致地閱讀與交流。

而且,所謂「繁體字」(或被簡化的部分),仍大量地留存於「簡化字」中被日常使用。如:

至於誤認被類推簡化的「繁體字」,那更沒有問題,像「釒钅、糹纟、飠饣、訁讠」等簡化部首,其本字一直在使用,所以識別被類推簡化的原字不存在任何障礙;另像由「車车、貝贝、頁页、門门、馬马、魚鱼、鳥鸟」等被類推簡化的繁體字,也不存在識認障礙。

所以,就識字而言,恢復「繁體字」,對於簡化字背景的人並不造成多大的影響。

4、「漢字簡化是語文規範化的一大貢獻,即使是有毛病,但對於推動文化進行達到社會和經濟成長的貢獻毋庸置疑」

「漢字簡化是語文規範化的一大貢獻」,這是睜眼說瞎話。中共的漢字改革方針很明確,那就是「漢字必須改革,漢字改革要走世界文字共同的拼音方向,而在實現拼音化以前,必須簡化漢字」。(中共〈關於文字改革工作問題的指示〉,1956年1月27日)

漢字簡化過程中,大陸那些文改專家們所秉持的策略是:破壞漢字形體,削弱漢字效用,以簡體字創造漢字內部利於拼音化的條件。(中國語文雜誌社編《簡化漢字問題》,中華書局,1956年,第98頁)

把「破壞漢字形體,削弱漢字效用」的簡化字,說成是「語文規範化的一大貢獻」,這不得不讓人佩服言者的鐵面皮功夫。

事實上,漢字簡化毫無章法,簡化漢字混亂不堪。這一點,我們已在前文〈簡化字對正體漢字的戕害變亂〉及〈揭開簡化字的問題與危害〉中分析得很明白了。

至於說簡化字「對於推動文化進行達到社會和經濟成長的貢獻毋庸置疑」,不知說這話的「膽氣」來自哪裡?

大家知道,簡化字的普及,主要是十年「文革」時期,通過幾乎人手一冊、被迫學習的《毛語錄》,及大量印製發行《毛選》來實現的。十年「文革」,用中共自己的說法,是文化浩劫,並把國民經濟推到崩潰邊緣。

難道這就是簡化字「推動文化進行」、「達到社會和經濟成長的貢獻」?還「毋庸置疑」?

如果把簡化字的歷史拉長,從1964年大陸出版《簡化字總表》到今年,整整五十年的時間過去了,不知靠「簡化字」培養出什麼像樣的世界級優秀人才?而人們印象中大陸那些在世界上有名的專家,比如華羅庚,蘇步青、陳建功、陳省身,比如錢三強、錢偉長,錢學森等,都是民國時期成長的。

華人諾貝爾獎得主共11位,卻都是在「繁體字」環境下所培養出來。見下表:
僅有兩位是在簡化字背景下培養出的華人諾獎得主--一位是劉曉波,另一位是作家莫言。@*

點閱【漢字正義】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陸在宣傳掃盲成績時,一直強調,中共建政時,全國5.5億人口中有4億多都是文盲,文盲率高達80%。2000年2月大陸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的《中國人權發展50年》白皮書稱:(1998年)全國總人口文盲率由80%(1949年)以上下降到14.5%。
  • 一般來說,人一生中閱讀(書籍、小說、報紙、雜誌、廣告、影視等)的需要與時間,要遠遠超過書寫。對於閱讀而言,字體規整、宜於辨識是首要要求,所以正規的印刷品最為適宜。而印刷品的印製,與字體的繁簡無關,特別是現代印刷,尤其無關。對於書寫而言,則須區分場合、用途。對此,古人已經處理得非常有效而智慧。
  • 漢字簡化運動,從一開始所謂漢字「難認、難記、難寫」,到後來所謂簡化字比繁體字「易學、易記、易寫」等說法,都是拍腦袋的妄言,未經任何科學論證。
  • 在前文〈漢字的造字理念與原則〉及〈漢字造字揭秘〉中我們已經揭示,漢字是按照「依類象形,形聲相益」的原則系統設計、模組構造。所以,漢字的整體發展演變趨勢是有設計、規律的「由簡而繁」,整個漢字系統所呈現出來的樣態就是這樣。
  • 漢字有著完整的構造理論與方法,即如許慎在《說文解字.敘》中所說「倉頡之初作書,蓋依類象形,故謂之文;其後形聲相益,即謂之字」,屬系統設計,模組構造,所以漢字系統始終保持可用「六書」分析構造的基本特性,具有形、音、義三位一體的自足性。
  • 拼音文字,是單純記錄語言的符號、傳達信息的低級形式。動物都有其語言,但記錄的亂吠聲音不可解讀,所以沒有意義。而表意文字(漢字)直接表達意義、思維,超越語音限制,無論用哪一語種或方言解讀,其基本含義不變,是記錄與傳達信息的高級形式。漢字讓使用不同口語的人互相交流成為可能與現實。
  • 「每個人都有權利用自己選擇的語言文字,特別是用自己的母語文字表達思想,進行創作和傳播自己的作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多樣性宣言〉
  • 中華文化經歷過兩次大災難,一次是兩千多年前暴秦的「書同文」與「焚書坑儒」;一次是近代百年來的「白話文」運動、「簡化字」與「文化大革命」。
  • 大陸推行簡化字之初,原以為可以完全取代「繁體字」,但後來的事實證明,「繁體字」不僅不能被完全廢除,而且在很多領域,還必須精通、熟練掌握、經常使用與不可避免地要接觸到。
  • 民族文字,不僅是民族語言的記錄,更是民族文化傳承的最重要載體,飽含民族文化的遺傳密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