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昆:權力為何忌憚知識份子

人氣 7

【大紀元2014年06月30日訊】左春和在《知識份子在當下的局限》一文中曾說,任何權力都明瞭知識的潛在威脅,因為,知識份子是專制權力的解構力量,因此,千百年來,老到的權術會盡一切所能來壓制知識,或者收買和分化知識份子。

歷史地看,尊師重教是在唐宋和民國,而在元和清及其偉大領袖時期,教師地位低下,有「臭老九」之稱。元朝把天下人分為十等,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醫、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元代重點維穩知識份子,儒排在第九,在妓女之後,乞丐之前。知識份子地位之低下曠古未有。「文革」期間,知識份子是「臭老九」蓋來源於元代的傳統。

明清易代,知識份子變化最大,明儒之學用以應事,清儒用以保身,明儒直而愚,清儒智而譎。清代知識份子以官位尊崇為榮辱,幾近猥瑣,為史家所不齒。清代知識份子之墮落與清代大力迫害知識份子有關。清朝府學縣學都有明倫堂,清廷在每個明倫堂裡都置有一塊石碑,這塊碑不是豎立的而是橫躺的,叫做臥碑。臥碑上鐫有幾條禁令。第一,生員不得言事;第二,不得立盟結社;第三,不得刊刻文字。有名的金聖歎就為犯了禁令而殺頭。考試官貪污,一些生員跑到明倫堂向孔子靈位哭叫,就犯了言事結社禁令要進行整治。乾隆年間僅大的文字獄就出現了一百三十件。三十餘年的文字獄運動,消滅了一切異端思想萌芽的完美局面,打造了一個他自認為萬代無虞的鐵打江山。

當權者最痛恨和討厭知識份子,何也?蓋因防民之口甚於防川,防民之口重點是防知識份子之口,特別是從事哲學、歷史、文化等人文學領域研究的知識份子,他們一是具有本身已經形成的善惡標準,內心深處總有「異端」的想法;二是能夠識破極權主義者的種種騙術,能夠依據自己的社會學知識分析出極權主義者所炮製的種種謠言的可信度,進而可能會動搖極權統治的根基。

雅科夫曾經說,極權主義建立在暴力和欺騙基礎上,暴力害怕良心、騙術害怕知識。極權主義者們對群眾都無一例外地採取愚民政策,這種愚民政策有的是不許老百姓獲得知識,有的則是直接插手教育,利用教育灌輸謊言、培養自己的忠實奴才,為此,他們不惜侮辱人類文明、侮辱先賢,而對自己「大樹特樹」,真是無所不用其極。所以,極權主義者把從事人文研究的知識份子視做心腹大患。一般先拉攏他們,讓他們歌功頌德,達不到目的就迫害;即使有願意為極權主義者效犬馬之勞的,時機一成熟還是要想法消滅掉,這種消滅片刻不會停止,直到極權主義者死亡。

極權主義的核心理念不是經濟發展,它一切的目標就是一條:政治權力的排他性。發展、保八、剛性維穩等等,它一貫的目標就是獨佔權力,造成權力的排他性。一切都是手段,真正的目的在於政治權力的壟斷性。所以,極權主義重點維穩對象是知識份子。對知識份子維穩採取分化瓦解,利誘,打壓,收編,讓這些思想者們沒有思想,或者只有主體思想。哈耶克說,在一個政府是唯一的僱主的國家裏,反抗就等於慢慢地餓死。「不勞動者不得食」這個舊的原則,已由「不服從者不得食」這個新的原則所代替。實行低工資低待遇是個辦法,對於不聽話的就只有工資,生活都緊張,整天討生活,自然就沒有稜角了。能夠爭取的知識份子,收編到體制內,為主題思想服務,充當鷹犬,給他們很好的待遇。

相關新聞
牟傳珩:「中國知識份子精神和良知」在哪裡?
知識份子的道德良知
仲維光:在文學和歷史的經緯線上(下)
張俊森 : 沙灘夜話 (四)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不想背鍋?李克強戳穿華麗泡沫
【胡乃文開講】天熱流汗好難受!9大茶飲消暑止汗又提神
【紀元播報】郝海東投震撼彈 美議員籲世界抉擇
【拍案驚奇】中共特工美國布局 郝海東大陸被封
【直播】6.6疫情追蹤:韓國瑜下台 巴西退世衛?
挺身發聲 袁弓夷:滅共救港是唯一目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