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道義以濟世 視師志為己志

作者 : 智真

圖為清 王翬《法范寬山水》,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人氣: 521
【字號】    
   標籤: tags:

顏回,春秋末魯國(今山東曲阜)人,字子淵,一作顏淵。十三歲從學於孔子,畢生力行師教,據《論語》中記載,顏回敏而好學、德行出眾、志向遠大、尊師重道,真正能夠做到「謀道不謀食」、「憂道不憂貧」,多次受到孔子的讚許,被後世稱為「復聖」。

學以明道

顏回勤學、善思,學以致用,儘管學習條件很艱苦,但他早作晚息攻讀研習詩禮,對孔子所授反覆溫習,做到「聞一以知十」。孔子多次誇獎顏回好學,稱讚其一聞師教就能立刻去實行,「語之而不惰者,其回也與」;稱讚其虛懷若谷的品德,「回也其庶乎,屢空」;稱讚其能擇善而從,「得一善,則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

孔子說:「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論語.雍也》)顏回使用非常簡陋的竹器吃飯,用瓢飲水,住在陋巷,別人受不了這種貧苦,顏回卻處之泰然,不改變其自身的快樂。

這與孔子所說:「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的心境相通,意指如符合正道,即使吃粗糧,喝白水,彎著胳膊當枕頭,也是樂在其中了。

在憂患艱辛的生命歷程中,老師孔子能「樂而忘憂」,在貧寒困苦的生活境遇中,學生顏回能「不改其樂」。對於孔子、顏回這樣品德高尚的人來說,快樂不在於物質享受,而在於精神境界的追求,人們把他們這種融於道的心靈深處的快樂,安貧樂道的精神,合而稱之為「孔顏樂處」。

後來,儒家知識分子都以尋求「孔顏樂處」的精神之美,作為自身內心世界充實的理想境界。

「學」是培養君子德行和進行倫理道德的實踐,魯哀公曾問孔子:「弟子孰為好學?」孔子回答:「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遷怒」意指不遷怒於別人,「不貳過」意指不重犯同樣的錯誤。

顏回在各個方面都嚴格地要求自己,對老師所講的每句話都不懈怠,他善於自省,「反求諸己」,嚴於律己,寬以待人,最終成就了其仁人君子的人格,儒者的風範。在待人處世上,顏回曾說:「人善我,我亦善之;人不善我,我亦善之。」

顏回終身追隨孔子,隨孔子周遊列國而弘道,歸魯之後,除講學外,便是幫助孔子整理古代典籍,是《易經》主要整理人之一。

顏回一生好學不倦,孔子的學生子貢稱讚他說:「夫能夙興夜寐,諷誦崇禮,行不貳過,稱言不苟,是顏回之行也。」宋代程頤稱讚他說:「顏子所獨好者,何學也?學以至聖人之道也。」

崇禮行仁

顏回素以德行著稱,他認真領悟孔子關於「仁」、「禮」的涵義,並真正地去躬身力行,「敏於事而慎於言」。他曾向孔子請教什麼是仁,孔子回答:「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意指能克制自己的慾望,使自己的念頭、言行符合禮的原則,就叫做仁。如果每一個人都能夠做到,天下則歸於仁。

顏回又問關於仁的具體要求有哪些,孔子回答:「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在孔子對他進行「克己復禮為仁」及「四勿」的教導後,顏回馬上表示「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論語.顏淵》),意思是我雖然不聰敏,但是我能夠遵照老師的話去做。

孔子稱讚顏回是一位仁德的人,並讚其具有君子四德,即強於行義,弱於受諫,怵於待祿,慎於治身。《孔子家語》中記載,顏回、子路、子貢三人應其師孔子的要求,談及各自的志向。

顏回是這樣講的:「回願得明王聖主輔相之,敷其五教,導之以禮樂,使民城郭不修,溝池不越,鑄劍戟以為農器,放牛馬於原藪。室家無離曠之思,千歲無戰鬥之患。」

孔子對他們三人各有評論,對子路的評論是:「勇哉!」對子貢的評論是:「辯哉!」而對顏淵的評論則是「美哉!德也。」

孔子倡導仁政和道德,顏回所嚮往的也是德教風行,人人講仁義、個個言規矩的崇仁尚禮的理想社會。而這種理想的實現,顏回和孔子一樣主張教化為主,無論環境怎樣艱難,也要難行能行。

《韓詩外傳》記載顏回之言:「主以道制,臣以德化,君臣同心,內外相應。列國諸侯,莫不從義嚮風,壯者趨而進,老者扶而至。教行乎百姓,德施乎四蠻,莫不釋兵,輻輳乎四門。天下咸獲永寧,蟲宣飛蠕動,各樂其性。進賢使能,各任其事。於是君綏於上,臣和於下,垂拱無為,動作中道,從容得禮。」顏回還說:「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孟子.滕文公上》)

孟子稱讚顏回說:「禹、稷、顏回同道。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飢者,由己飢之也;是以如是其急也。禹、稷、顏子,易地則皆然。」(《孟子.離婁下》)

師志己志

兩千多年來,顏回一直被後人奉為尊師的楷模。他深深體會到孔子思想的精深博大,說道:「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論語.子罕》)

他極其敬重孔子,對孔子無事不從無言不悅,他時時跟隨孔子,《莊子.田子方》中有所謂「夫子步亦步,夫子趨亦趨」,在《論語》中記載:「子行顏隨」,當然顏回不僅僅是身隨,更是畢生依教奉行的心隨。

孔子也認為「回也,視予猶父也」。顏回的仁德,也影響了同門中的許多人,孔子說:「自吾有回,門人益親」(《史記.仲尼弟子列傳》),意思是說自從我有了顏回這個學生,學生們更加一天天地親近起來,大家更加和睦了。

《孔子家語》中記載:少正卯鼓吹邪說,與孔子同時講學爭奪弟子時,孔子很多學生為此而動搖,竟使「孔子之門三盈三虛」。唯有顏回未離孔門半步,有人問他:「你何不去向少正卯學呢?」顏回回答:「一日為師,終生為父,且夫子之學,遵天命,倡仁德,示人以正道,足吾之為學也,何去之有哉?!」

孔子周遊列國弘道,顏回緊隨孔子,信念堅定。孔子在厄於陳、蔡的最艱難時期,依然堅持理想,「講頌弦歌不衰」,在不為世人理解容納的逆境中,有的學生產生了動搖,顏回始終堅定不移。

顏回說:「夫子之道達到了非常高的境界,所以不被有些人容納。即使如此,夫子盡心盡力去推行,以仁德之心救百姓於水火之中。雖受阻遭嫉,不為一些人所容,對夫子之道有何傷害呢?這可能正是道的珍貴吧!任何環境中能夠堅守正道不動搖,這是君子才能做到的。不修養正道,是我們的恥辱;我們傳播正道了,卻不被一些人採納,那是他們的恥辱。」

孔子在眾弟子們中,稱讚顏回臨難而不失其德,窮困而不改其節,「吾信回之為仁久矣」,「吾之信回也,非待今日也」。

後來,漢代王符亦稱讚顏回:「困饉於郊野,守志篤固,秉節不虧。寵祿不能固,威武不能屈。雖有南面之尊、公侯之位,德義有殆,禮義不班,撓志如芷,負心若芬,固弗為也。」(漢王符《潛夫論.遏利》)

孔子天命論思想談到敬天知命,以德配天之理。孔子及其弟子們一生的天命在於承繼道統,傳續千古之文脈,堅定「道濟天下」,在禮崩樂壞的社會環境中,雖然一生顛沛流離,時遇困頓,屢遭艱難,然而卻能始終不更其守,不遂其志,有如天地厚德,澤被蒼生百千餘年。

孔門弟子尊師的風尚為歷代人所推崇,顏回以師志為己志,以師願為己願,追隨孔子行義天下,為後世留下了尊師重道和矢志不移追求真理的聖賢風範。

──原載《明慧網》#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南宋忠臣文天祥在其流傳千古的作品《正氣歌》之中,列舉了歷朝歷代「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的幾個忠臣義士,其中有「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張睢陽齒」,說得是氣吞山河的大唐忠臣張巡固守睢陽,以身徇義的浩然正氣。 而「顏常山舌」則是指大唐忠臣顏杲卿舌斷仍噴血罵叛賊的壯烈事蹟。
  • 秦良玉,是明朝末年宣撫使馬千乘之妻。馬千乘死後,秦良玉統領丈夫馬千乘所屬軍隊,繼續練兵禦敵。她為人善騎射,兼通詩詞文墨,儀容賢淑,風度高雅,然而管束部下,十分嚴峻,軍中紀律整肅。
  • 《諸葛亮文集.便宜十六策.舉措》說:「治國之道,務在舉賢。」又說:「國之有輔,如屋之有柱,柱不可細,輔不可弱,柱細則害,輔弱則傾。」人才是治國的根本,治國和人才的關係,就像房屋和柱子的關係,人才短缺了,國家也就難以維持。
  • (shown)專家認為,正性情緒與負性情緒都會造成神經內分泌和免疫功能的變化。經常處在正性情緒中的人,可以保持內分泌的平衡和身體機能的協調,也可增強免疫力,表現在臉上就是面色紅潤、容光煥發。
  • 子一生以傳承和弘揚傳統文化為己任,使文教大宣於世。他教化人們,談做人的具體道理,注重從當下的事做起,從解決現實的人生問題做起,其它的事,自然就會豁然貫通。
  • 唐代是中國歷史上輝煌燦爛的時代,是世界上聞名的天朝大國。盛唐時期指的是貞觀之治到開元盛世這段時間,這個時期政治清明,經濟繁榮,文化開明,社會生活、文學藝術等各個方面所呈現出來的繁盛景象,被後世稱為「盛唐氣象」。
  • 人生在世,壽夭貧富,雖說命中註定但今生所為亦非常重要。為善獲福,作惡招災,依人心之善惡,可隨時改變。天地神明,鑑察分明,絲毫不爽。人能一心向善,廣積福德,則雖遇兇厄而化吉祥。若任意非為,種下罪根,雖本有福而終得凶災,此因果法則,自然之理。
  • 五代、兩宋的繪畫,絢麗多彩。它繼承了唐代豐富的傳統,竭力創造,出現了大步邁進的氣象。尤其是兩宋繪畫的蓬勃發展,成為中國繪畫史上的鼎盛時期。
  • 文品如人品,只有憂國憂民的人才能寫出千古流芳的文字,文品之淵源在於道德學養之純正,詩文必承載至道,才能達到最佳的弘道效果。
  • 長孫皇后,隋右驍衛將軍晟之女。八歲喪父,由舅父高士廉撫養,十三歲嫁李世民,李世民即位十三天即冊封為皇后。在后位時,善於借古喻今,匡正李世民為政的失誤,並保護忠正得力的大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