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孩子不乖 是父母不懂(一)

是孩子不乖,還是你不懂孩子的心?(上)
font print 人氣: 186
【字號】    
   標籤: tags:

作者: 丹尼爾‧席格Daniel J. Siegel M.D, 瑪麗‧哈柴爾Mary Hartzell M.ED
譯者:李昂

父母都希望和孩子保持充滿愛、持久且有意義的關係。了解情緒在人際關係中的作用有助於我們和孩子建立這樣的關係。人們正是透過分享情感與他人交流。跟察覺自身情緒、以尊重的態度分享情感的能力以及設身處地體會孩子情緒相關的交流模式,可以為穩固持久的親子關係奠定基礎。

情緒不只會影響我們的內在感受,也會影響外在的人際交往,使我們對事物的意義做出判斷。如果我們可以意識到自己的情緒並且與他人分享,生活就會變得更加豐富,分享情感與溝通可以深化我們與他人之間的關係。

如果父母能進行情感方面的溝通,會讓孩子在生活中發展出充滿活力、同理心的特質,這些特質對孩子和他人形成親密關係來說非常重要。撫育關係牽涉到分享和感染正面的情緒,以及撫慰和減少負面情緒。從最初的人生階段開始,情感交流就是親子關係中相互作用的過程,也是實質的內容。

不妨設想一下:妳的孩子在後院裡收集了一瓶子色彩鮮豔的甲蟲,興奮地拿進屋子裡,說:「媽媽,妳看我抓到了什麼,牠們漂亮嗎?」而妳想到的卻是:這些小蟲可能會在屋裡到處爬。

「把這些討厭的傢伙馬上拿開。」妳嚴厲地說。

孩子抗議地說:「但是媽媽都沒看一眼,牠們的翅膀閃著綠色光澤耶。」

妳快速地瞥了瓶子一眼,拉著孩子的手走到門口,提醒他:「昆蟲生活在野外,牠們要待在外面。」

在上述情形裡,孩子錯失了一次情感交流經驗。

他的喜悅和樂趣沒有「分享」的管道,他也可能會對這次經驗的意義和作用感到困惑。他對自己的發現感覺「良好」也很興奮,走進屋裡想與母親分享。

然而,母親的反應卻像是在說,孩子是「不好」的。

有意義的情感連結可以為孩子帶來價值,父母應該分享孩子的喜悅和發現。這並不是要我們和昆蟲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而是在表現出我們的反應之前,要先和孩子內在的情緒感受趨向一致或者產生共鳴。貼近孩子的情緒,意味著我們要站在孩子的角度,以包容和接受的態度看著孩子拿給我們看的東西。

其實,你可以驚訝又熱情地說:「讓我看看,哇!是色彩鮮豔的小甲蟲,是嗎?謝謝你拿給我看。你在哪兒抓到的?我認為牠們生活在野外會更好喔!」

這樣做不僅可以拉近媽媽和孩子的距離,也會讓孩子覺得媽媽重視他的想法和情感,而產生強烈的自我認同。如果父母和孩子的情緒產生共鳴,孩子的自我感受就會「良好」。情感交流能帶給孩子益處,也會影響孩子對父母和自己的理解。

─ ─摘自:《不是孩子不乖,是父母不懂!》野人文化提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日常生活中就要不斷練習「守約」。
  • 規定孩子打電玩的遊戲時間是一天一個小時,孩子卻老是說「媽媽拜託!先從明天的時間借十分鐘!」所以我會跟他說:「上次借了十分鐘,所以今天要扣掉喔!」但仍無法讓他改掉預借時間的習慣,所以每天打電玩都會超過規定的一小時。我該怎麼處理才好呢?
  • 我有一個兩歲十個月的女兒,現在特別的叛逆,比如說早晨穿衣服吧,我和先生兩個都上班,早上的時間都有限,給她穿衣服,她就趴在地上不肯穿,臉也不要洗,牙也不肯刷,然後搞的我們特別苦惱,我想問,碰到這樣狀況,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有需要趕快讓她穿戴整齊上幼稚園,有什麼好的辦法能夠解決?
  • 不少中國父母認為:孩子是我生養的,不是我的是誰的?這樣的觀念,是在占有孩子的思想和情感。每個人都有獨立的思想和情感,雖然會受到父母影響,但是不屬於父母。
  • 教育的核心是處理好規矩和愛的關係。尊重和理性是規矩與愛結合的前提。相反地,如果父母以占有為目的,很容易失去基本的教育理性和教育界限。
  • 目前忽略型的父母正急劇增加,最典型的是父母離家工作,孩子留在家中,這種現象逐年遞增。由於這些孩子缺乏規矩又缺乏愛,心理發展不健全,出現厭世自閉、反社會人格、空虛、自卑、膽怯、沒有精神寄託等現象,最重要的是缺乏愛。這些孩子不懂什麼是愛,更不知道什麼是敬畏,最後對自己和別人的生命極端地不尊重。
  • 教養孩子不容易,生活時間安排好,父母會輕鬆不少。
  • 孩子的行為有所改變時,要理性地給予肯定,也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孩子的行為反覆,是在考驗你設立規矩的界限是否堅定。父母第一次認真地立下規矩,是一個良好的開端,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 很多父母常捨不得孩子受罰,這是讓孩子失去對規矩的敬畏。例如,在教育孩子的時候,有些家長每次看到孩子認錯,就開心地誇獎起孩子,根本沒想到還需要處罰。孩子可以認錯值得肯定,但不代表可以不處罰。
  • 打小孩的最終目的是培養孩子對規矩的敬畏。傳統家庭中的家法,目的是要孩子每看到一次就受一次警惕,受一次震懾,直到內心產生一根無形的杖而實現自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