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留學澳洲

澳洲留學去 袋鼠相伴(18)

作者:陳邁克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孟加拉同學的思鄉病

到國外念書除了文化衝擊之外,還會遇到思鄉病等問題,有待留學生自己努力克服,否則不但影響心情,也會影響學業。

某次下課時,幾個同學站在牆邊的世界地圖旁指指點點,各自陳述自己將來有意前往工作或旅遊的國家,眾人有說有笑的,好不熱鬧。

然而,我卻看到新來的孟加拉同學愁眉深鎖地坐在座位上,一言不發,於是趨前關心一下。

「嗨,巴魯斯,你還好吧?」我問。

「不太好,我有思鄉病,我想念家人。」留著八字鬍的巴魯斯回答說。他已身為人父,有個女兒還在襁褓之中。

「要不要過來跟大家聊聊天?也許這樣心情會好一點。」我說。

「不用了,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他略帶哽咽地回答,看我還沒走,繼續說:「昨晚我打電話回家後就躲在宿舍裡哭泣,我真的很想念我的女兒。」

我沒有小孩,也是個不太會想家的人,所以很難體會他有多痛苦,但一個大男人會躲著偷哭,可見是相當痛苦的。

我接著問:「這是你第一次出國嗎?」

「是的。」他說。

「我建議你多參加這裡的社交活動,多認識一些相同國籍的朋友,或許可以逐漸忘卻鄉愁。當然,也可以多打電話回家,聽聽家人的鼓勵。你可以試想,你正在為家人的幸福努力著,不能輕易被打倒。」

「嗯。謝謝你的建議。」

日本同學的英文不好

像巴魯斯一樣,有個新來的日本同學F君也有適應不良的問題,但他不是也有思鄉病,而是英文程度不夠好,跟不上課業。

F君先前在日本做過5年會計,辭職後到我們學校的語言中心學習英語,經8個月的努力,終於在本學期申請到MBA課程。

他曾告訴我,一般日本人分不清R和L的發音,所以他們講英語別人聽不太懂,而且他也聽不太懂澳洲人講英語,因此上課時適應不良。我有時候發現,當同學們因為老師講笑話而哈哈大笑時,他卻面無表情,顯然不太瞭解老師在說什麼。

不過,他倒是很認真,幾乎每堂課都會用錄音機錄音,回宿舍後再多聽幾次,力求跟上課程進度。

有次下課時,坐在我身邊的F君還在錄音,我故意靠過去對著錄音機說:「哈囉,F君,別睡著喔。」

沒想到,他也很幽默地靠著錄音機說:「遵命,邁克。」

「你回去都會複習嗎?」我問他。

「是的,」他關掉錄音機說:「因為我的聽力不好,所以要多聽幾次。」

「你很認真。」

「沒辦法,我程度不夠,必須更加努力。邁克,你會不會覺得MBA的課程很難?」

「不會啊,我大學是學管理的,有些課程我大學時就上過,只不過以前是上中文版的,現在是學英語版的,腦袋要轉換一下。」

「真羨慕你。我一直覺得MBA課程很難。」

「我想,你這麼認真,一定會有所收穫,正如有句諺語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我後來發現,F君逐漸有進步,而且會主動提問,聽不懂就問,不怕別人笑。與他相比,我們這些從小接受填鴨式教育的華裔學生就慚愧多了。我們上課時很安靜,通常只聽不問,就算聽不懂,也寧願問同學而不好意思問老師,所以與老師的互動就比較少。@*

評論
2014-08-06 2: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