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緣筆記:歸期

作者:塵埃

(Soonly/大紀元)

  人氣: 33
【字號】    
   標籤: tags:

才能從此不展現

喜歡繪圖的人,自小在受挫時,總會畫些神話中的故事與神仙,雖然是沒學過的,筆觸青澀,然而,總是在畫圖時,心情就慢慢平靜下來。他想找位老師,但他所處的環境,找不著可以教他畫圖的老師,於是,就自己拿著一支秃筆,黑白相間,青澀的塗抹了許多年。

許多年後,他的畫還是如此的青澀,不成熟的技法內隱約透著些許的純真,他想,老師在哪兒呢?

終於在夢中,他尋到一尊巨佛,跪在巨大的主佛前,主佛微笑,喜歡繪圖的人領悟那大意是:可以畫,但從此以後,不能在人中隨便亂用,是否願意?繪圖人雖說願意,卻在心裡想著,怎麼可能,學會了,不能用呢?

在那看似幻像的真實消失了之後,繪圖人回到了人間,他的筆觸依然青澀,從此以後卻開始,有人找他繪圖,幾乎都是為了幫助他人而畫,受託所畫的故事均是立意良好,能為兒童及世人打下美好基礎的故事,在繪畫中繪圖人自己也受益了,在這過程裡他的作品,無論是版面還是圖畫,所帶的訊息愈來愈良好,即使是沒學過的,技巧仍有不足處,其作品卻常會讓人感受到兩個字:感動!

唯一的一點是,不能收費,不能做為職業,繪圖人試了好幾年,嘗試要將這才能做為於世上生活的職業,卻總是不如願,一收費,收取的金錢,馬上當天就遺失,或是以災難的形式花去,或是人不舒服;且除了這些找上來的,立意為幫助他人,義務繪圖的人們外,沒有人相信他會繪圖,他也不能講起這些,因為,只要講起,人們會將他視為吹噓的瘋子。

與此同時,繪圖人仍需要生活來源,但沒有任何專長的他,只能留在基層工作,於是,偶爾會出現了這樣一幅有趣的畫面,繪圖人偶爾會在工作中繪製一兩張畫,然而因之前被視為吹噓瘋子的經驗,總是默默流傳,曾有善於判斷的人拿著繪圖人的作品來到他面前,卻對自己的判斷猶疑了,向繪圖人訴說:這作品所有的判斷指向作者是你,但,這不可能啊!

繪圖人笑笑,沒有答話,是也非也自在人心中,只要是作品對人有益就行。這一過,即十多年過去,繪圖人從需要他人幫助完成作品,已進步到能獨立將作品完成,技法也比初時進步。

而這十年尋找到他,託他做作品的人們是誰呢?是這十多年來被迫害得最慘烈、卻最堅忍不拔的,那善良的修煉人群,使得他所有的作品,最後都用在幫助制止迫害及扶正人心。

神傳藝術的要求

十年來,繪圖人漸漸有了判別圖形的能力,逐漸的,能在人們一筆一畫中,看出此人的個性,看出作品的光明與黑暗。

因這能力來得奇,用得也奇,繪圖人在自己能理解並了悟的範圍內,整理出一些心得:

「……神傳藝術挑選人,心性是最主要的。唯有品德高尚,才能做出好的作品。繪圖人得先純淨自己的思想,不想不好的事,做出的作品才會乾淨。

要求:
一、作品需呈現光明,不可表現陰暗。
二、作品需對人有益,啟發淨化人心。
三、不可表現暴力色情鬼怪,任何暴力色情醜惡形象同左處理。
四、面對壓力,任毀任謗也決不可為邪惡勢力塗脂抹粉,以此欺壓良善。
五、對受迫害之人,不吝惜伸出援手,不可為怕心所惑。

工藝、美術、雕刻、設計、舞蹈、服裝等(註:也可包含廣告及電視),都屬於藝術的一個類別,也都適用,甚至不同行業也都適用。」

然而無論怎麼整理,都理得不完全,繪圖人深知,在廣袤的境界中,他渺小得只如滄海一栗,知道的有限,也會錯,而多少高人走在前頭,技巧更為嫻熟,所表現出作品的內涵更為廣闊,語調與心境更為謙然,何況他只是……。

如上一切,繪圖人只願自己勿忘所託。

考驗

十年後的某一天,來了一群生意人,和繪圖人建立了僱佣關係,一段時間後,人群中有人,看出繪圖人的才能,在尋找其他人繪畫又不滿意的情況下,讓繪圖人幫忙編排作品。繪圖人不知怎辦才好,商業大潮中,只能儘量在作品上力求不為紅塵所染。

繪圖人曾親眼在一畫展中,見過一位觀畫人,對畫家說:「畫家!為什麼?我看你畫的這幅牡丹圖,感覺像看見了觀音菩薩!」而畫家開心的回答:「是啊!我在畫這幅畫時,心裡就想著觀音菩薩啊!」那造詣高深的畫家,在對神的崇敬中作畫,將觀音菩薩的慈悲都畫進了畫中,使得畫中的牡丹,也顯得那麼慈祥慈悲、熠熠生輝。

繪圖人知道,無論表面形式的表現是什麼,畫家作畫時的心念,才是最主要的,能給觀畫人帶來無形的影響,耳濡目染,潤物無聲。

於是繪圖人畫那「笑」,心裡想著經歷苦難卻雲淡風輕,心無牽掛,不染塵埃的笑;畫那「怒」,想著怒目金剛……如此這般,數張圖稿,宛若有生命。

生意人將圖拿去,沒問繪圖人即稍做修改,製成產品。等到成品到來,繪圖人卻哭了……那被稍做修改的圖,「笑」成了奸險的笑容……。繪圖人希望將圖改回,生意人讀不見圖的訊息,不解,稍作遲疑,於是,繪圖人終於明白,為什麼多年前那個幻象中,主佛殷殷告誡,他的才能從此以後不能隨便在人間亂用。

「……我們都希望遇見善良的人,但很多時候,我們的不足卻不經意而無知覺的損壞著這個世界。

我們需要什麼樣的世界呢?一定希望我們的孩子能生存在這樣美好的世界。可是,這個世界並不圓滿,所以我們只能退而求其次,將美好繪於紙張。

只願我們的圖,無論大人小孩看了都會會心一笑,在那一笑間能帶給受挫與悲傷的人力量,正面而向上,融化那久經風霜的冰封;如是那圖本身能夠帶有這樣的能量,那是繪圖真正的功夫,而表面的技巧只是其次。

只那一念,便仿如能夠得見微觀世界盡其所能的護佑,那看似微不足道的改變,彷若涓涓細流,從自己開始。」

將文字落筆後,繪圖人一連難過了數日,「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何不將才能隱去,只與少數人知,粗茶淡飯,也不忍將不好的訊息,散向人間。

生意人看不下他那麼難過,從原本認為繪圖人衝擊到他的權威,最後仍因惻隱之心,答應將圖改回。

太極設計司

這陳列出的產品,完全看不出來是太極,店面也完全沒有太極的名字,產品銷售至世界各地,堅持產地來源與品質保證而不走低價,也沒有任何醜惡恐怖的形象。

繪圖人驚訝極了,依其多年處理圖形的判斷,那裡頭帶的訊息是太極,許多產品也是從太極圖演化衍生出來的,趕忙進店,訊問設計理念,得知產品許多均是老闆與老闆娘親自設計,而他們,本身就對太極與東方文化極有興趣,並有所領悟。

繪圖人微笑,試玩了幾樣產品,且購買。在使用時,那從太極衍生出的產品,一層一層顯現出不同層次的意涵,直至最終的太極圖,其過程不知不覺中能培育專注力,歸正人的行為。

而一般人卻看不出來,只覺得好,覺得玩後心比較定,比較專注,卻不知道那背後是什麼。

繪圖人鬆手,似乎明白了什麼,想起圍棋,棋手層次的高低,能領悟的也不同,心性高者可從圍棋中領略經天緯地的治國之道,而心性過低者卻只能整日沈迷棋局不事生產。

一個簡簡單單的產品,融入了設計者多少的巧思,也顯出來設計者的境界,或許以後的教玩具,以後的任何產品,都會包含著某個層面的道理在內,讓不同特點,不同性格的人都能對人生有所領悟,無形中成為安定社會的力量。

古代有摩西出埃及記,如果將暴力、色情等作品,比擬成傷害猶太人的古埃及,那麼,屬於商業之神的子民們,願能不再受此荼毒;願水星淨化後的力量,能得到蒼穹之主的護佑,帶領衪所有的子民,再上演一次「出埃及記」。

「……在過去,我們買賣,是為了生活;而現在,我們買賣,是為了未來。……」

歸期

一日,重遊舊地,繪圖人又得見自己十多年前所繪之圖,猶記當時,他還得他人幫助,才能完成一幅可用之作品。畫中的國王、淳樸的小伙子、鵝、老人、少女、侍衛……他一幅幅看下來,這些都是他人幫他完稿與上色的。

依著年份與月份,他看著這些圖,從需要他人幫助至自己能獨立完成作品。然而,當回顧到自己十年前剛有能力獨立完成的系列圖畫時,他從頭呆愣到腳,整個人開始冰涼。

「繪這張圖的人已經死了。」

「……不可能,我在這裡。」

「可是,繪這張圖的人應該早就該死了,而且,已死了很久很久。」

「那我是誰?」

繪圖人回過神,反覆看,這確實是自己十年前剛有能力獨立完成的作品,圖中的訊息透露著當年自己生命的天年已到盡頭。可是,他還活著,這麼多年,他的生命確延長了這麼多年,為什麼?

繪圖人想起多年前那似夢境的一切,什麼都明白了,他的生命,是主佛幫他延長,只因他的善念,現在他的每一天,都是被安排出來的,讓他幫助他人的同時,又反過來建立自己的威德,他自己真正的歸期,得主佛說了算。@*

在這篇文章落筆前,和我十分熟稔的繪圖人每每希望我將他的故事寫出。原來,我只想寫長詩,不過那篇詩作寫得不好,某編輯來回訊問,將詩作後的故事套出,並建議,既然有如此故事,不如以散文方式記述。於是,將文章重新整理,以酬謝該編輯,與在這篇文章中出現的所有人、物以及環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人的善念一出,便會有好事,有正神保護,一切皆安;若是惡念一出......
  •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明慧網刊登了兩篇關於化解仇恨的文章。
  • (大紀元記者Andres Auzunbud 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報導)Bracha Waldman女士是布宜諾斯艾利斯國家廣播電梯青年交響樂團的指揮,在觀賞了神韻紐約藝術團5月9 日晚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第四場演出後,她表示神韻演出無論是哪個角度來看都很壯觀,傳遞了非常積極的信息,而且打開了觀眾心靈的窗,喚起了觀眾心靈深處的善念。
  • 其實,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並不是把錢看得那麼。
  • 璞苑的建造者是兩個年輕人謝明璋和弟弟謝明宏。謝明璋的舅舅是土水師出身的建商,父母經營過房地產與建築。謝明璋理工科研究所畢業後曾經在高級公家單位負責寫程式,厭倦當上班族的他源於家庭背景,轉行從事房地產工作,自己購地自建自銷,在過程中實踐自己善念造屋的理念。
  • 一天,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做過很大壞事的人問我:你說我邪惡不?夢中的我沒有立即回答他的問題。只是第一感覺,如果我說他是邪惡的,他就會自暴自棄,繼續行惡。但我並不認為人是不可改變的,在佛法中講人有佛性和魔性。當魔性起主導作用的時候,人做的事都是壞事,都是邪惡的;當佛性起主導作用的時候,人做的事都是善事,都是好事。
  • (大紀元記者李明珊台北報導)八月 二十六日假工業銀行音樂廳法藍瓷舉辦第一屆的想像計畫成果發表會,獲得法藍瓷第一屆計劃支持的七組青年團體,從2013年初開始,歷經半年的執行,走 遍全台二十餘所偏鄉小學,透過音樂、舞蹈與彩畫,讓孩童認識文化藝術之美﹔以公演舞台劇、搖滾演唱會或美學、音樂體驗課程,讓孩童的想像馳騁飛翔。這群來自各行各業滿懷夢想的青年,無論是醫生、樂手或設計師皆現身分享執行過程的動人點滴,並展示 了計畫的豐碩成果。 法藍瓷更透過五部精采的紀錄影片紀錄了七組年輕人的熱情與動人歷程,希望將這份感動分享到世界上各個角落。請於官方網站(http://project- imagination.org)與Youtube頻道收看。
  • 直認為瑞典人比較古板,遵守規則,辦事認真,不打折扣,但最近才發現他們還有不守規則的另一面。
  • 在東西方的神話故事中,都曾出現神女用梭來織錦羅的美麗傳說。無論地域多麼遼遠廣闊,一支小小的織梭,便能施展廣大的法力,輕鬆的穿越遙遠,把緣分的絲線交織在一起,為普羅大眾編織不同的人生境遇。
  • 週末的午後,陽光明媚,暖暖的照在身上,讓人有一種悠閒的感覺。我坐在街邊的長椅上,靜靜的看著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在眼前穿來穿去。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