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如:《紅樓夢》開卷論「才子佳人」

《紅樓夢》賞析(2)

人氣 134
標籤:

【大紀元2014年07月18日訊】雖然曹雪芹在開卷頭一段就交代了《紅樓夢》的主旨為夢幻人生,提醒人們千萬不要把紅塵中無常而短暫的人生當作真相。但是由於林黛玉淒涼的「悲劇性的人生」寫的實在讓人心酸,人們不自覺的就會對作者的本意視而不見。將紅樓夢視為典型的男女愛情的悲劇。然而曹雪芹自己在開卷第一回的「緣起部分」就借「通靈寶玉」這塊石頭非常明確的告訴讀者,他對風月筆墨和才子佳人的書籍持否定態度,既然如此,他怎麼可能違背自己的觀念去創作男女情愛的東西呢?

頑石勸說空空道人抄錄《石頭記》的話

那麼讓我們先看看「緣起部分」到底說了些什麼?所謂緣起,其實就是告訴讀者,這部書到底是從何而來的。書中寫道,寶玉原是女媧補天時煉成的頑石,眾多頑石就只剩這一塊無才補天,被丟棄在大荒山無稽崖的青埂峰下,後自通靈性,可大可小,幻化為一塊可愛的寶玉,被一僧一道從天上帶入人間,投胎富貴溫柔鄉,享盡人間的榮華富貴,看盡紅塵悲歡離合的無奈,一夢過後,看破紅塵的虛幻,悟道後返回青埂峰下,現出巨大的頑石原像,將自己下凡歷劫的整個經歷記錄在自己身上,希望有人經過看到後抄錄下來,傳給世間。

於是經過漫長歲月後,終於遇上一位空空道人求道訪仙,經過這裡,發現了這塊頑石,知道了頑石的意圖,卻猶豫頑石下凡的經歷沒什麼轟轟烈烈的大賢大忠的故事,也無朝代可考,也不是值得稱道的治理國家的善政之類的事實,都是些家庭瑣事,幾個異樣女子,或情或癡的,擔心抄錄後有無問世的價值,於是有了這樣一段石頭對空空道人的回答:「我師何必太癡?我想歷來野史的朝代,無非假借漢唐的名色;莫如我這石頭所記,不借此套,只按自己的事體情理,反倒新鮮別緻。況且那野史中,或訕謗君相,或貶人妻女,姦淫兇惡,不可勝數,更有一種風月筆墨,其淫穢汙臭,最易壞人子弟。至於才子佳人等書,則又開口文君,滿篇子建,千部一腔,千人一面,且終不能不涉淫濫。在作者不過要寫出自己的兩首情詩艷賦來,故假捏出男女二人名姓,又必旁添一小人,撥亂其間,如戲中的小丑一般。更可厭者,「之乎者也」,非理即文,大不近情,自相矛盾。竟不如我這半世親見親聞的幾個女子,雖不敢說強似前代書中所有之人,但觀其事跡原委,亦可消愁破悶。至於幾首歪詩,也可以噴飯供酒。其間離合悲歡,興衰際遇,俱是按跡循蹤,不敢稍加穿鑿,至失其真。只願世人當那醉餘睡醒之時,或避事消愁之際,把此一玩,不但是洗舊翻新,卻也省了些壽命筋力,不更去謀虛逐妄了。我師意為如何?」

這段話,作者很明顯,借石頭的嘴,說出了自己對風月筆墨和才子佳人之類描寫男女私情的書籍的否定態度,認為那些書籍,都是不瞭解皇親貴族人家真實生活的胡編濫造,完全不合情理,即使是才子佳人,也是脫離現實的杜撰,幾乎都是一個模子,一個面孔,完全脫離真實的事體。寫這些書籍的作者,不過是借自己編的故事,顯示自己的幾首艷詩歪才,還故意一本正經的用些文言文,實在可笑,故事也根本不合大戶人家的情理,完全失真。

賈母對《鳳求凰》曲目的精闢論述

所以書中後來借賈母對曲目《鳳求凰》的一番評論,說的更仔細,賈母對說戲的人說:這些戲曲,最不合情理,都是一個套路,一般都是離朝回鄉宰相的女兒,碰到趕考借宿的窮書生,就要生出愛慕之情,別說是宰相家庭,就是自己這樣的中等家族,哪個千金小姐不是好幾個教導媽媽跟著,一舉一動都好幾個丫鬟跟著,哪能隨便出門,怎麼一到這些戲曲,就成了只有一個貼身丫鬟跟著,簡直是毀壞別人小姐的聲譽,一看就知道是那些酸腐文人妒嫉人家的富貴,瞎編亂造。還佳人呢,見到一個男子就不要父母,就想起自己終身大事了,哪是有嚴格家教的小姐,哪裡稱得上佳人?這些書最易移人性情,所以我們平時是不允許孩子們看這些東西的。很顯然,這些話就是作者對風月筆墨和才子佳人類書籍的思想的體現。

而曹雪芹認為自己借石頭說自己親身的經歷,是真實的,合乎情理的,讀了讓人瞭解真實的富貴人家的悲歡離合的生活情態,放棄對虛妄的盲目追求,不是更好嗎?因此反勸空空道人,此書完全有傳世的價值。

石頭的第一句「我師何必太癡」,其實就是對世人的勸告,人世間哪個朝代不一樣,朝代何必較真,人世間的事何必太執著,人們不過是在虛妄中追逐,到頭都是一場空。石頭幾乎道盡了曹雪芹的心裡話、對人生的看法、寫紅樓夢的意圖。所以紅樓夢整部書非常注重真實的描寫貴族女子是怎樣成長的,怎樣生活的,飲食起居,都寫的非常詳盡,連怎樣配丫鬟,有幾個教導媽媽,一舉一動什麼人伺候,什麼規矩,寫得讓讀者如身臨其境。其目的,不是為了顯示富貴本身,而是要寫出真實的富貴人家的生活情態,合情合理的將他展現出來,以示風月筆墨和才子佳人書籍的荒謬和不現實,這些書籍會讓人生出不切實際的幻想,害人不淺。所以紅樓夢才描寫了寶玉住進大觀園後,因無聊讀《西廂記》等描寫男女私情的雜書,連帶黛玉也被影響的情節。黛玉讀雜書被寶釵發現勸誡後,黛玉因此深深感激寶釵,改變了原先嫉恨寶釵的誤會。這些故事都一再體現作者否定男女私情的真實思想。都是要告誡世人從他的人生中看透名利情的無常與虛幻。絕對不是在表現愛情悲劇。黛玉的「悲劇」真相是因為在天界時自己原是一棵絳珠草,因欠寶玉在天上的灌溉之恩要下世還淚給寶玉的因緣造成的。

再者寫出這些富貴人家的生活細節,以及極盡奢侈的皇親之貴的榮華,也是告訴人們,再富貴也是短暫的擁有,表面的顯赫而已,其中的悲歡離合、興衰際遇,全都逃不過天定的命運安排,全都不過是幻夢一場,讓人看透紅塵的假像,跳出輪迴之苦,悟道回天。

空空道人因抄錄此書而徹悟修道真機

所以書中在緣起的最後寫道,空空道人聽了石頭的話,覺得有道理,於是抄錄傳世,「從此,空空道人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改名情僧,改《石頭記》為《情僧錄》。東魯孔梅溪題曰《風月寶鑒》。後因曹雪芹於悼紅軒中披閱十載,增刪五次,纂成目錄,分出章回,又題曰《金陵十二釵》,並題一絕。──即此便是《石頭記》(紅樓夢)的緣起。」

這最後部分,更直接告訴讀者,空空道人原來腹中空空,對修道一無所知,看了石頭刻錄在身上的傳記便「因空見色,由色生情,傳情入色,自色悟空,」。這裡出現兩個「空」,意思是說,因為對修道無知,很空(第一個空的含義),所以看到此書,先是眼中只見美色,後因美色生出愛慕之情,情色合在一起迷失其中後,最後看透情色的實質,跳出虛幻,真的得道了,將人世間的最難放下的情放下了(悟到了放下常人的執著才是真正的空,最後一個空的含義)。

那麼大家想想,這不就是告訴人,誰能看懂這部書,就能像空空道人一樣,悟到修煉真機了嗎?這個空空道人不就是作者自己嗎?寶玉不就是他自己的化身嗎?寶玉本性迷失,一直癡情於貌美的姐妹們,但最後對美貌的寶釵和身邊的姐妹們不再動心,襲人說他變得冷冷淡淡的,不就是走出了情色嗎?雖然後續部分為高鶚所寫,正說明高鶚對曹雪芹寫空空道人的這些文字的真正用意完全理解。其實曹雪芹在含蓄的提醒讀者,真機隱含書中,自己已經悟道,希望世人像空空道人那樣看懂此書的本意,走出虛妄的對名利情的追逐。其實整本書都是在寫賈寶玉這塊幻形入世的頑石是如何迷失本性,沉迷世間姐妹和男女情愛,又是如何被夢中點悟身邊女子命運的。開始不悟,最後眼見不捨的姐妹們一個個無奈的命運,或遠嫁,或死去,或出家,終於醒悟夢中所見的命運冊子是對他的點悟:人生本天定。終於放棄了對人世的執著,返回本性,得道回天。因此開卷第一段提醒讀者,本旨為夢幻人生,絕對不是隨便寫的。這是全書的主線。而甄士隱的好了歌不是已經把悟道的真機道明瞭嗎?只不過世人看不懂而已。所以把這本書當作愛情悲劇,那就完全違背了作者的用心和真意了。

其實這部書如果不是丟失了最後那40回,極有可能最後將得道的真機洩露的比較清楚,完整的揭示主旨的全貌和人來自天界的真相以及修道返天的真機。但是也許是天意,天機不可洩露,不允許告訴世人,才丟失了那部分吧。不過高鶚也充分看懂了曹雪芹的用意,基本上體現了原貌,只不過原著有可能寫的更明白。

相關新聞
《紅樓夢》後28回曹雪芹手稿歸國被指假新聞 黨媒中招
法緣:紅樓夢已斷
石銘 : 從《紅樓夢》看「紅朝夢」
安雯微博透露得抑鬱症 有信心恢復健康
最熱視頻
大疫下解救有道 歷史啟示帶您闖過中共肺炎
【珍言真語】梁錦祥:拜登醜聞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錯】一帶一路遭毛思想打擊
【大選觀察】拜登的燙手山芋:擴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讓美國再次偉大」
【直播】專訪《蠶食美國》製片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