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讀歷史 學管理

浩然:看《笑談風雲》之《知人善任》有感

人氣: 2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4年07月02日訊】當今社會盡人皆知人才重要,有了好的人才,可以使一個企業起死回生,可以使一個國家繁榮昌盛。但作為管理者應怎樣選拔人才?怎樣培養人才?還有更多的人是關心怎樣使自己成為人才。這都成了人們反覆思考但永遠難有標準答案的難題。

在中國歷史中展現了成千上萬的人物,他們中既有雄才偉略的開國帝王,也有可悲可歎的亡國之君;既有開疆拓土的功臣名將,也有喪師辱國的浮誇之臣;既有忠君愛國的赤膽忠臣,也有陰險狡詐的奸邪小人。

讀歷史,讓我從中國古老文明中感受人生的無常與世事的滄桑,也啟發了我為人處事的道理與智慧,看到那一件件豐功偉績也最終隨風逝去,想到自己為一點點的成績還沾沾自喜,真是井底之蛙,妄自尊大。看到那些古人為達到理想,行常人難行之事,忍辱負重,不屈不撓,想到自己為之忿忿不平的那點委屈和損失,真是不值一提。不知不覺間,心胸更寬廣,眼界更長遠,遇事更從容,待人更週全。下面就分享一點我的收穫。

在《笑談風雲》第十集《知人善任》中,章天亮博士把視角集中在魏文侯時代,那時的魏國文治武功都達到鼎盛時期,人才濟濟。那麼這些人才創造了哪些功業?如何創造的?這些人才又是怎麼找到的?他們又是在甚麼條件下產生的?看完這一集,我的收穫很多。

其中章天亮博士對樂羊、西門豹、吳起這些開疆拓土的功臣事跡說的很詳細了,其中不少好的思路和技巧直接可以應用到我的工作和生活當中。

而李悝、翟璜、魏成是在識人薦賢方面的獨到的見解和做法,也讓曾經做過企業人事管理的我耳目一新,受益不淺。

而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魏文侯。按照現在的通行的看法,一個企業的最高管理者最主要的任務是選擇主要的管理幹部,和制訂企業發展的大方向。人選對了,方向定對了,企業就可以高枕無憂了,而最高管理者只要做對了選人和定方向兩件大事,其他的時間就是應酬政府和其他外部的關係。他就算是奢侈一點,也花不了多少錢,一個企業家大業大,不差那一點。所以規範是給下面的人制訂的,越往下制度越細,越嚴格,越往上越沒人管。這個不成文的規則好像不那麼合理,但又不知錯在哪裏。看了《知人善任》這一集,我終於想明白其中的問題了。

這一集中對魏文侯單獨講述的內容不多,但幾乎每個人物都與魏文侯有點牽扯,這樣也就可以勾勒出魏文侯的性格特點和管理風格了。這集中,提及的魏文侯的主要事例和體現的風格簡要列舉如下:

1、他講信義,守諾言,體現在冒雨親自去取消打獵的約定。

2、他注重儒學,不是僅僅推廣讓下屬讓人民學習儒學,而是自己找儒學的老師來教授自己和王室成員。所以這是身體力行而不是當今中國社會流行的對下說一套,自己做一套的雙重標準。而他學儒學時所用的講義成為後世儒家的重要經典。

3、他注重法律,也就是規則。他的大臣中才會有人制定出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系統的成文法典《法經》。

4、魏文侯敢於放手使用新人,並且用人不疑。樂羊被任命負責進攻中山國時,並不出名,群臣頗有疑議,並且在一路勢如破竹的順利形勢下,只剩都城時卻用了三個月只圍不打。這時魏國國內對樂羊的非議達到頂點。但魏文侯仍能頂住壓力,全力支持樂羊,終於完成這一功業。

5、魏文侯在發現樂羊品德有缺陷時,能及時解除樂羊的兵權,但也給他優厚的待遇,讓他能安享清福。這說明他既智慧又寬厚。

6、魏文侯在向李悝諮詢誰更適合當相國時,李悝只說了選擇的五個標準,魏文侯就說:「我知道誰更合適了。」這說明他向臣下諮詢時很謙遜,因為李悝實際上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這種回答不是下級對上級的回答,而是很親密的朋友之間的回答。而且還可以看出魏文侯不是那種甚麼都不瞭解只管聽匯報最後拍板的「甩手大掌櫃」。實際上他對潛在人選的情況是十分瞭解的,所以只要他得到了這五個標準就可以立即判斷出誰更合適。

所以從這個角度說,魏文侯才是這個國家最深藏不露的最高明的管理者。做一個明君果然不像以前想像的那麼簡單。

如果說樂羊、西門豹、吳起、公羊高、谷梁赤這些有光輝事跡流傳後世的人物是一顆顆耀眼的明星,那麼李悝、翟璜、魏成這樣的人就是在幕後發現這些明星的伯樂。而無論明星還是伯樂,都要有一個可以產生他們和培養他們的土壤。這土壤是甚麼?

比如樂羊,如果沒有他的妻子的深明大義,勸他止貪念,不懈怠,勤奮學習,樂羊也不可能做出豐功偉績。每個人的資質不同,樂羊的妻子也許不具備建功立業的潛質,社會環境也不允許,但她的處世原則非常明確,做人準則也很清晰,她的堅決的態度和真誠的規勸幫助她丈夫成就了功業。這就是土壤,每一個有成就的人在他的人生道路中都會面臨很多誘惑與磨難,也會有很多人給予他支持與規勸,這都是他們成長的土壤。這土壤說白了就是整體國民的價值取向。這又是甚麼決定的呢?有句諺語說:「吳王好劍客,百姓多創瘢。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 那麼魏文侯重視儒學,重視法律,國內人民自然也就形成風氣,這個土壤就是一個能培養出勤政愛民,有勇有謀的忠臣良將的最好環境。所以說到底,一個企業也好,一個國家也好,它的興衰與最高的管理者(統治者)的言行舉止,道德修養,都是息息相關的。

而最高管理者昏庸無道,即使有忠臣良將也無法挽回亡國的命運。《笑談風雲》中講到的吳王夫差與伍子餚的故事,以及第十六集《張儀欺楚》中講的楚懷王與屈原故事中都可看到這樣可悲可歎的例子。

(責任編輯:林彬)

評論
2014-11-25 6: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