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諾貝爾的榮耀——化學桂冠:Professor Michael Levitt

對話諾貝爾獎得主邁克爾.萊維特(2)

新唐人電視台記者方菲專訪2013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 Levitt)。(圖片:新唐人電視提供)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4年07月28日訊】日前新唐人電視台記者方菲專訪2013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 Levitt),詳細對談內容如下。

萊維特擁有美國、英國和以色列三重國籍 。16歲時,隨父母搬去英國生活。20歲畢業於倫敦國王學院。當時他非常希望能進入劍橋大學著名的分子生物實驗室讀博士,但他的申請一開始並未被批准。不過萊維特沒有輕言放棄,最終,他得到了1962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約翰.肯德魯的青睞。肯德魯要求他先去以色列的一個實驗室實習1年,之後回來劍橋讀書。

2013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 Levitt)。(圖片:新唐人電視提供)
2013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 Levitt)。(圖片:新唐人電視提供)

記者:我看有媒體報導你的一個故事,不知道是真是假,說你在一個教授的辦公室外露宿?

萊維特:我沒有露宿,只是未經預約就去了,(是去約翰.肯德魯的辦公室嗎?)是去Max Peruz的辦公室,他是我這些年越來越感激的一位,他是Francis Creek (1962年諾貝爾獎得主)和John Kendrew(1962年諾貝爾獎得主)的博士導師。他是個很謙遜的人,很安靜、小個子,像我一樣。我沒甚麼藉口,但我和他說我很擔心我的期末考試,如果我不知道我的未來會怎樣,我怎麼能好好複習我的考試呢?因為我被告知要等一年才能知道是否可以(進入劍橋);但我在等的時候本來可以去其他地方讀博士。他接受了這個理由,我想他不認為這是個好理由,但他和我說:我不能自己決定,我要和John Kendrew商量一下。那天John Kendrew不在;幾天後他回來了並給我打了個電話,說可以了。我想是我的堅持使這件事成了。我想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很認真的人,他想要做計算機領域的東西,那我就送他去以色列和Lifson (Shneior Lifson教授)一起做,這樣他能學到怎樣正確的用電腦(做化學研究)。所以當時那個情況是刻意造成的:他(John Kendrew)用告訴我做甚麼的方式影響了我,而且他完全正確。

記者:你在那裏遇到了你太太;你們兩個是怎麼相遇的?

萊維特:我們是在一個聖誕節聚會上遇到的,真是聖誕節,1967年12月25日。

記者:然後你們一年後就結婚了?

萊維特:不到一年;我們8月就結婚了。我要回劍橋讀博士,所以我回劍橋之前我們結婚了。

記者:在以色列那年聽上去像是你人生的轉折點

萊維特:確實是轉折點。那意味著我在20歲的時候就獨立了,因為當我回劍橋讀博士時,我很清楚我要做甚麼。在那個年代,不只是我,許多博士生都會發表文章,自己署名,或者和別的博士生一起署名,或者一組人。不是每篇文章都要有你的導師的名字在上面。現在都要有,我認為這是個錯誤;我認為學生要認識到,你看,學生的好處在於他還不知道甚麼是他不應該知道的。我知道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但是通常我是錯的,因為所有的新發現都是我一開始以為是錯的東西。如果我說:不要做這個,可它其實是對的事,學生並不知道這個。我們真要鼓勵世界各個國家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來做科學,並且不要太仰視前輩。我也想到同樣的問題:許多諾貝爾獎得主都是因為他們在20多,30多歲時的工作而得獎的,所以這讓我覺得一個新鮮開放的思想和敢於嚐試的精神要比經驗更重要。是這樣的,我認為一個新鮮的思想和勇敢的精神是非常重要的。我想也有人因為他們在40歲時開始做的工作而得獎,但通常這些人在很早期就在做很特別的事了。

記者:您似乎對您的工作非常有激情。是甚麼讓您這麼著迷?

萊維特:我認為科學讓人稱奇的地方是你會發現你想不到的東西,即使你的直覺也可能是錯的。它讓你謙卑;當然對於一個諾貝爾獎得主,或是一個扮演諾貝爾獎得主的演員說這話有點奇怪;但在科學面前,你意識到你知道一些但永遠都不很多;你必須總是認識到真相是複雜的,你不能通過生氣而發現真相,或者驕傲,或者自大。真相是一點點從細節中看到,去考慮新技術,總是心生警惕。試著去發現好注意從何而來;通常好注意來的奇怪,比如在洗澡時想到一個注意,而不是通過在紙上列出主意而來。很多時候是你不在想它的時候。

萊維特:當你不在工作的時候。你也許會問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是甚麼;我最大的遺憾是我沒有在早年的時候,更多的從工作中請假。當然我們有全家的假期,和孩子一起,我有假期 。但是在過去10年我更多的開始做體力運動,所以我會徒步旅遊,真正的徒步,背著大旅行包,即使是年輕人也不常做的那種,一去就是10天。如果你不要帳篷睡覺你可以不帶帳篷;但通常你需要,還有食物。那很棒,因為那很辛苦,你沒法想太多。 那是非常好的事。我應該在早期更多的做這些事,因為外面有一個令人驚奇的世界。

記者:所以你是說當你不刻意去想的時候,好主意就來了。

萊維特:每個人都是這樣。我相信這對每個人都一樣。不然主意怎麼來呢?你對我說:請給大家演示一下你怎麼想到好主意的?請你列出可能有的主意?不可能。好主意是從很奇怪的地方來的。就像直覺,像佛教的那種思維狀態。我的一個兒子對冥想很感興趣;有一次他和我爭論,我說一切都是理性的,他說:那主意(想法)來自哪裏?我說:哦,這個。是在放鬆,不想它的時候來的。當然你還是要努力工作,你要去試著按你的想法去做,不過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特別是年輕人他們不侷限於他們所知的,覺得自己老是正確(自以為是)不是一件好事。

記者:你過去經常說你希望獲得諾貝爾獎不會改變你的生活。那你的生活是不是沒甚麼變化?

萊維特:很難不影響。我想對我太太的影響大一些,她不喜歡這個獲得諾貝爾獎的演員(我)。

記者:但你在家裏就不是演員了啊。

萊維特:很難不表現出來,因為你要做許多額外的事。在家裏我會更努力不讓得獎的事影響生活,但我要旅行,她現在更經常的和我一起旅行,所以我們更多時候一起出門。不管你去甚麼場合他們想談的都只是諾貝爾獎。但另一方面,除了我太太外,我的孩子,孫子,我母親,我哥哥姊姊都覺得很好。他們真覺得得獎這個事對他們幫助很大。我母親說她現在受到的醫療待遇比她6個月前的好很多;我孫子很為我驕傲,我去學校時他和我說:哦,別讓大家知道你得了諾貝爾獎,這些方面很有趣;我的孩子們說他們受到許多關注,媒體的注意 。我不想甚麼都不做,但我需要非常小心不要做太多。我感覺我必須要做的就是鼓勵年輕人,讓他們覺得他們擁有這個世界,未來是他們的。我覺得這個是理所當然的,因為要讓人類能順利度過下面100年,我們需要解決能源的問題,解決食物的問題,解決人口問題,解決通訊問題。

記者:這個世界需要解決這些問題。如果今天一個年輕人問您:邁克爾,我想要一份通往成功的祕訣,你會寫甚麼呢?

萊維特:要有熱情、要持之以恆、要有創意,同時還要做個好人。我真的相信所有這些,而且實際上這些是通用的,每一項都。要有熱情。如果你在做的事你不喜歡,那就做別的。當然很多時候你沒有選擇,不會有人說哦,你可以做總統,或者是洗碗工;但是在生活中,不管你做甚麼,試著把它做到最好。要持之以恆,很多時候人們對你說不,是因為他們收到那麼多要求。但是當然你要有智慧的堅持;我認為要有創意是很重要的,因為那樣你就不用太擔心別人在做甚麼,所有的進步都是有了新東西,新的角度,你在應用軟體店裏會看到很多創新。這麼多應用軟件,有些軟件真是瘋狂,有些非常奇怪,但是很多新的應用軟件成功了。最後要做個好人,你不用為了上位而變得很刻薄。你要去鼓勵其他人。如果你的個性很強,即使你有這個個性,試著把它放在一邊,讓別人出主意。我不認為讓別人得到讚揚會使你失去任何東西。 這些是通用的,管理公司也同樣是這幾點,一個管理公司的人應該同樣這麼做。當然並不總是這樣,喬布斯就是個例子。他不是按照這些做的但他是個非常特別的人。他有著極大的激情,他的激情是有感染力的。(待續)

(責任編輯:謝雲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日前新唐人電視台記者方菲專訪2013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 Levitt),詳細對談內容如下。
  • 日前新唐人電視台記者方菲專訪2013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 Levitt),詳細對談內容如下。
  • 日前新唐人電視台記者方菲專訪2013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邁克爾.萊維特(Michael Levitt),詳細對談內容如下。
  • 臺灣大學傑出校友郭兆林博士本月應南加州臺灣大學校友會邀請擔任專題演講主講人,分享其最新科研成果──偵測到愛因斯坦一百年前提出的「重力波」(gravitational waves),為140億年前宇宙大爆炸「大霹靂(Big Bang)」提出直接證據,受到舉世矚目。此研究計劃中最關鍵的偵測儀器即是郭兆林設計發明的。
  • (大紀元記者俞建新澳洲悉尼編譯報導)2011年榮獲諾貝爾物理獎的澳洲天體物理學家(Brian Schmidt)施密特日前表示,放寬大學學費管制使得聯邦政府全額資助大學的研究活動變得更加重要,否則,學生們會為他們用不到的服務付款。
  • 台灣半導體協會(TSIA)及國際電子與電機工程師學會台北分會(IEEE Taipei Section)3日舉行「聽君一席話:與微電子界大師座談-Terman博士與施敏教授」,兩位大師分享學術研究歷程,並分別介紹美國IBM和貝爾實驗室。
  • 中國,這個GDP總量超過日本、躍居世界第二,且分別被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為將趕超美國、位居世界第一的經濟大國,卻已無數次的在全球多項指數的排名中被遠遠的甩在倒數的位置上。多年來,在「全球幸福指數報告」以及「全球最幸福的國家和地區」的調查報告中,中國一直進展緩慢,始終在125、112、93的排名中艱難的前行,而這種狀態又總是讓人禁不住對GDP那個輝煌的數字產生些許聯想和反思,並試圖在兩種數據極端矛盾的對立中尋找著某種合理與必然。
評論